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BlackSails黑帆]Shelter容身之所(Billy/Flint,PG-13)

CP:Billy×Flint

分級:PG-13

棄權:他們不屬於我屬於大海

警告:OOC大概請謹慎選擇閱讀/一如既往的流水賬/104腦內妄想以及肯定會被編劇打臉


——Mrs·Barlow

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對Billy來說是的。在他上船的這些年頭裏,從來沒人跟他說到甚至提起過。直到那天晚上,Morley神秘的對他說出這個名字和那段故事。

他承認自己其實無時無刻不在動搖,幾乎總在懷疑Flint的決定——在他設計Singleton之後的每一個。Morley告訴他這些肯定是在期望他做些什麼,畢竟他很有可能是下一個舵手——推翻Flint。

「我很怕他。」Billy對Gates說,身旁不遠處就放著Randle和Morley的尸首。像是在警示著什麼——下一個就是你。

「小心。」Gates拍拍他的肩膀。

 

Billy喜歡在不知所措的時候想很多。Gates要離開並成為他自己的船的船長了,幾年前就是他拍著自己的肩膀問要不要上船,Billy把它當作了嘲笑——那時候的Billy剛離開一個商隊,過人的身高在貨艙裏會變得無比礙事,這很明顯給了本就經費不足的船隊趕走他的理由。

但他聽到了海象號。這個名字令每一個商隊膽寒,毋庸置疑眼前個子矮小又狡猾的男人是個海盜。不過他肯定不是海象號的船長Flint,對於這個結論Billy很肯定,即使他沒見過這位船長本人。他沒想到惱人的身高也會成為稀缺的珍寶,他答應了Gates。很快Gates就帶著他來到了船上,穿過對著自己指點的船員,和有些破損的甲板——也許海象號剛經歷一場戰鬥,他站在了船長室的門前。Gates推了一把,他甚至絆了一跤——這太丟人了。Billy撓著頭看著坐在桌子另一面的船長。

那時候的Flint並沒有現在這樣冷漠,舉手投足也像個出身良好的貴族,要不是他黝黑的臉龐和隨意的穿著Billy絕對猜不到這竟然是海象號船長。他指了指凳子,示意Billy坐下,然後問了些稀鬆平常的問題就讓他出去了。Gates等在門外,拍著他的肩膀說,「小子你走運啦,船長很喜歡你,你可以留在船上了!」Billy一直沒搞懂Flint的反應是哪種意義的喜歡,直到後來他聽說Flint在他之前對那些應徵的水手只說了一個滾字。這麼想他是挺幸運。

他就這麼呆下來了,一直坐到了水手長的位置,然後他快要成為舵手了。

 

Billy拍乾淨屁股上的沙子,看見Silver鬼鬼祟祟的從船長的帳篷下走出來,在看到自己的時候迅速的轉移目光。

每一個參與那件事的人都清楚的知道Silver是一個怎樣的人——不值得信任、見風使舵、利益熏心,肯定還有更多標籤被貼在他的身上。Billy用腳指頭想都知道他一定給Flint說了什麼關於自己的事,也許是挑撥。

Billy想這或許是個讓他反抗Flint的契機,他想了很久還是放棄了。就像Morley出事前說的——他是一個膽小懦弱的人。

因為事故,出發日子拖後了一天,就在這一天中,事情出現了非常大的轉折。Billy不敢輕易評斷好壞——Gates先生回來了,他還是舵手,自己也還是水手長。遊俠號重新回到了Vane的手中,但兩個船長——Billy都知道其實是舵手的交易並沒有取消。不過擔保人變成了Scott,那個跟在Eleanor小姐身後替她擦屁股的黑人管家。

還好Gates回來了,Billy覺得這是一件好事,畢竟除了他沒人管得住Flint,哪怕自己試著用過槍威脅Flint都沒有聽自己的話。

在出發前,Gates找到坐在甲板值班的Billy,像往常一樣拍著他的肩膀,「我真的開始相信那些傳言了。」

「什麼?」

Gates大笑著指著岸上的妓女帳篷,昏暗的油燈把裏面糾纏的一對對肉體映在帘子上。Billy懂了——水手長Billy兩天都沒有玩女人。沒想到Morley臨死前還報復了自己——他大概知道自己早晚一定會死。

Billy無奈的看著Gates,「要不是這些破事。」厄卡德利馬號對海盜來說是大事,但對於Billy來說簡直傷透腦筋。「我沒辦法像以前那樣了。」

「像以前那樣對女人提起興趣?」Gates打開一瓶朗姆酒,灌了一口後遞給Billy,「我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永遠不要太早下結論。你要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麼,Billy,相信我。」

「你經常騙我。」Billy嘟囔。

「想一想,好好的。」Gates再次拍著Billy的肩膀,然後他下到岸上製備補給。

 

他又看到Silver走到了船長室門前,Billy快速躲進陰影裏,那個男人四處環望後小聲的敲門。

不要開。Billy不怎麼高興的默念——哦,該死的,他進去了。肯定是今晚的朗姆酒有些問題,Billy覺得自己有些醉,因為他小心的湊近了船長室。

沒什麼要緊,只要他們不發現,現在船上就他們3個。

「我不喜歡重複很多遍。」Flint聽起來不怎麼耐心。好的,就這樣,趕他走——Billy捏起拳頭。

「可是我真的看見Billy和那些有反對你的人有來往。」

Flint沒有吭聲,Billy覺得自己手心有些出汗。

「我再說一次。」Flint聽起來生氣了,「比起你這個小人,我更願意相信Billy。」

這不是他想聽到的——Billy有些失落,聽起來談話要結束了,他要快點躲起來。但他很快又止住腳步,他剛才好像又聽到了什麼,很重要的一句話。他走到門的側面坐下,聽見Silver說,「你真的不能信任Billy,那是個隱患。」

這下他聽清楚了,Flint一字一句的重複著,「我信任他。」

我才不是隱患。Billy聽見Siliver離開了船長室回到了岸上,Flint過了一會兒也走了出來。他看了眼坐在船頭甲板的Billy,似乎在確認他是否注意到這邊發生的一切,看來他很放心,Flint很快也下了船。

也許是去找MrsBarlow。

 

船上就剩他一個了,這是個好好想想他需要的是什麼的好時候。他想用這個打發一下時間,但很快他發現自己已經知道答案了。

——Maybe there’s something you’drather not to say out loud.

是的。Billy對Morley的回答有些晚,不過不遲。

Home?Billy搖搖頭,這個詞太過溫情並不適合這裡。

——Shelter。

是的,一個容身之所。

 

                         ==FIN==


06 Mar 2014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