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BlackSails黑帆]五次老媽子Jack想揍熊孩子Vane一次他成功了(Jack/Vane)

CP:Jack×Vane(前後不代表攻受)隱Anne×Max

分級:PG-13

簡介:覬覦他們兩個好久,看完104終於忍不住了/105生肉好像說Jack真的搞到了妓院【我要當編劇別攔我

棄權:他們不屬於我屬於大海

警告:ooc大概請慎重選擇閱讀/104以後的腦內妄想

 

1

——He didn’t do this to me.You did..

那一瞬間Eleanor的表情,Jack發誓要不是當時船隊深陷囫圇他一定會痛飲三大杯——他一直都很討厭EleanorGuthrie,那個利益又自以為是的女人。

但很明顯Vane不同於Jack,他簡直愛死這個女人了,甚至在對著她的時候還跟剛談戀愛似的羞澀。天——他居然會用這個詞來形容Vane。Jack一臉吃屎還塞牙的表情看著趴在地上酗酒又抽大麻的Vane——他一定是這兩天受的刺激太大了。然後他決定出門去挽回一下船隊。

——Fuck you.

再次被這句話甩了一臉的Jack看著對方淤青的面頰就知道怎麼回事兒了。真的很有必要找他頹廢的船長好好商討一下這個問題。

「你不能一有別人挑釁就去打架。」Jack趴在門框上看著地上的Vane。

Vane肯定沒有聽見,他翻轉了下身子,伸長手臂去夠酒瓶和塞著大麻的煙管。

「聽我說,你不能丟了船就這副德行。」Jack嘴裏碎碎念著,走到Vane身邊將酒瓶子挪的更遠。Vane總算看了他一眼,他勾了勾手指,Jack立即屁顛的湊了上去。

——Fuck you,Jack.

Jack終於決定不再忍下去,他把酒瓶子和煙感統統挪到了Vane輕易拿不到的位置。

 

2

對於只剩下8個船員這件事Jack一點也不擔心,事實上他認為,只要有自己的腦子和Vane、Anne的戰鬥力就完全足矣。不過前提是他們有一艘可以出海的船。

一定要趕在Flint出發前完成這個任務,Jack正在為此不懈的努力著。

在遊說的路上Noonnan攔住了他,不用等他開口都知道一定是為了那個能掙錢的妓女Max。不過相比起Eleanor,Jack還是不討厭她的,只是又一個被拋棄的可憐人而已。又一個。

Jack搖著頭拒絕,「這是她自願的。」他解釋。

不過Anne很明顯喜歡更直接的方式,「有種自己過來搶。」

「天。」Jack驚悚的回頭看了下Anne,後者不為所動——她看起來有些生氣。Jack覺得其實自己才是最倒楣的那一個——他唯一拿得出手的腦子根本搞不懂女人。

就算遊俠號沒有了但船長和戰鬥員的威名還在,Noonan很快悻悻的離開了。這還沒有結束,Jack看著Noonan的背影。

真他媽的別再搞出事情了!

然後他晚上回到帳篷的時候就看到了渾身青紫甚至還帶有血蹟的Vane目光炯炯的端坐在地上看著自己。

他震驚了——上帝一定聽到了我的許願。但他還是對Vane這種突然的轉變保持著十二萬分的警戒。

「Noonan。」Vane開口說道,「我把Noonan幹掉了。」

「哦——操!」

Jack對這個世界絕望了,「你知道嗎,船長。」

「嗯?」

「有的時候我真的很想揍你。」

Vane單手撐著下巴,抬眼看著坐在了地上的Jack,「想?」

「不。」Jack很快擺手,「你聽錯了。」

 

3

不過也許偶爾用Vane強硬的手段不是一件壞事——他們得到了Noonan的妓院,即使Eleanor對此表示了反對——但那其實沒什麼用,她已經失去了絕大多數支持者。

這意味著一大筆財富,但不代表一艘船。

Jack還在為此苦惱著。

「你不要再瞪我了,Anne。」Jack看著走進帳篷不發一語的Anne,很是心力交瘁。自己就是個保姆,而他們簡直就是熊孩子。還是管教不起的那種。

「我不知道你在為什麼生氣,但如果是因為Max的話,對此我表示無能為力。」

Anne還是沒有理他。

不過Jack的直覺告訴自己她並不討厭Max。如果是這樣那Anne為什麼要生氣?他就應該相信祖父的那句話——女人都不可理喻。他現在才明白這句話的真諦。

「直接搶一艘船。」Vane走了進來,他看上去好多了。Jack很好奇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不能用腦子的話請閉上嘴巴,船長。」

Jack在很多時候都在反思為什麼自己的智力和武力不成正比。

 

4

一件好事一件壞事,要先聽哪件——Vane真的動手去搶船了/Jack及時的拉住Vane了。

他差點攔不住,誰都知道遊俠號的船長向來兇猛。他放棄了大聲呼喊Anne來幫忙的想法——她最近總是守在Max敞篷外,那裡離這太遠了,他完全不想吸引任何人的注意。任何!

「嘿,聽我說一句好麼,就一句!操!停下!」Jack發誓他早晚要忍不住,哪怕他會被Vane揍死

Vane不耐的回頭,準備開口說什麼,Jack打斷了。

「不要讓我操自己。」

Vane閉上了嘴,難得的。

Jack確認他不會再發瘋後鬆開了死命抱着Vane腰部的手,他整了整衣領。

「我們可以談判,不要打斷我。」Jack做出噤聲的手勢,很嚴肅,其實也還好,但Vane聽話了。Jack接著說,「比起遊俠號Flint更需要的是你的領導和武力。Gates很清楚這一點,因為他和我是一類人。」

「也許你忘了Eleanor和Flint是一夥的。」Vane立即提出不滿。

「「Eleanor小姐很快就會沒有發言權的。」Jack很篤定,「而且Gates先生會說服Flint的,就像上次。現在的問題是你,這個機會很重要,你必須明白利害關係。」

Vane聳肩,「只要Flint沒問題。」

他倒了一杯酒,「只為了厄卡德利馬號。」

 

5

Jack永遠是對的——Vane曾經懷疑過,但以後絕不會了。

Flint同意了合約,雖然分得的錢比原來少了但是依舊很可觀。

「感謝偉大的Gates先生!」Jack和Gates碰杯。雖然中間有些坎坷但總歸是朝著理想的方向邁出了曆史性的一步。

Jack不想提Eleanor,她遲早要為自己的任性承擔後果。他發誓,那會很快到來。

所有的一切都似乎回到了原點——除了死了幾個人,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Vane沒有留下來喝酒,事實上Flint也沒有一起,Jack對此表示十分的理解。

「舵手不是好黨的對吧,尤其是——船長——」Jack喝多了,他打著酒嗝,一面繼續往杯子裏倒,「船長就沒個讓人省心的!」

他最後總結。

Gates好心的結了帳,將他丟盡了Vane的帳篷裏。

「他交給你了,我不知道他的帳篷在哪。」

也許Vane總算學乖了,他對著Gates點頭,接過癱軟的舵手。

「醒醒。」他說了一句十分沒必要的話。

但Jack似乎真的清醒了一點,他拽著Vane的衣領湊得近了些,「啊,船長啊。」

Vane向後閃去,他離得太近了。不過醉酒的人總是出乎人意料,Jack用力的把他推到了榻子上,然後整個人死死的壓住。

「我——老早——就想揍你!」

「你說過。」Vane企圖推開他。天!真沉!

突然Jack的拳頭就揮了過來。Vane絕對想不到,臉頰火燒一般的疼痛擴散開來。Jack居然真的這麼做了。

「你想死麼!」Vane一條腿扣到Jack腰後,用力的翻身將他制住。

「舵手真不是人幹的活!太他媽憋屈了!」Jack胡亂讓讓,Vane的手勁松了一些,Jack抽出了自己的雙手,伸到了Vane的腦後用力的壓下。

——我總要討點報酬。

 

                            ==FIN==


06 Mar 2014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