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OP同人][PK/KL]狂夏

狂夏

 

[夏——至]

从未试过这么热的夏天。

蝉发出巨大的声响像是轰鸣一般的效果,阳光照射下来甚至刺眼的光亮,还有那蒸笼一样的温度,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变的扭曲模糊。

这一切都显示——

“这根本不是个让人活的夏天嘛!”

 

Penguin仰躺在铺在地上的凉席上,开着空调,手里还拿着像是老大爷用的蒲扇,忽闪来忽闪去。

“你已经很好了,西区那边据说这两天断电啊,好像是用电过度。”

Law从旋转椅上转向Penguin,“珍惜现在,后天起就要阶梯式用电了。”

“啊?!”Penguin猛地坐起来,但很快就躺了下去——还是地板凉快,“怎么可以这样啊!”

“所以说你根本没有理解我的意思——你现在最好安静一点,在还没有停电之前让我赶完这期作业!”

Law深深叹了口气,觉得分到这样的室友绝对是上天给他的最大挑战。暑假已经过了一半,但他们两个人基本上什么都没做,窝在宿舍除了游戏就是游戏。也难怪,这样炎热的夏天,不论是出去把妹子还是看动作片都不是个明智的的选择。

比起一身臭汗视力下降可是好太多了。

 

所以还是老实一点的好。

 

就这样磨蹭了一个多月,结果还是law撑不住决定还是做一回好学生,而Penguin更是连游戏都懒得打,宁可就这么赖在地上一天。

张爱X不是说过吗,青春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

这是在law一脸鄙视的看着Penguin的时候,后者自认为很深奥很文艺的说出来的。

 

可惜再坚强的虱子在这样的天气也会被活活热死。

Law毫不犹豫的吐槽。

 

虽然目前为止最大的心愿是不要停电,但果然还是希望来点刺激的,什么都好,日子太乏味了啊。

Law和Penguin难得一致的想到一起。

 

咚咚——的敲门声像是人的心跳一样有音律,law甚至觉得自己的胸腔都产生了共鸣。果然是闷太久出现幻觉了么,law撇着嘴看着死在地上丝毫没打算动弹的Penguin,腹诽着某人走到门口。

薄薄的纸张被一双惨白的大手捏着递了过来。Law抬头扫了一眼——快递。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善良的三好少年,但还是小小的佩服了一下。

这么热的天也能坚持跑快递啊,但是为什么这么白呢,难道真有晒不黑的人?在借过单子的瞬间肤色的对比异常明显,law忍不住郁闷了一下。

快递单子上湿湿的,应该是手心出汗的缘故吧。Law想到这里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人的手——到底为什么那么白呢。

 

规定的流程走完之后,law接过了快递的东西——电风扇。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么没用的东西是谁买的。

“艹!你买东西的时候都不能用点脑子!你是嫌宿舍电费太少还是供电局老大的夫人是包你的富婆啊!”

“万一停电了呢?!”

“……停电了我就手动把你的脑袋搅碎在风扇里!”

 

夏天就是这样,火气大。

 

等law想起还有一个辛苦的快递人员的时候,那个被遗忘的家伙已经识相的自己走了。

没注意看他长什么样子呢,什么年纪,家里条件不好么,居然在这样的天气里送快递。

Law突然发现自己变身成了好奇宝宝,果然是暑假太久太无聊了啊。

狠狠的揉揉头发,结果发现手掌上全是汗。

 

“诶?!law!怎么办啊!停电了啊!”

看,这就是你乱买东西的报应。不对,自己的作业还没有搞完啊,结果最后还是要出卖色相讨好老师么。

 

[小——暑]

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要体验一下夏天没有空调没有风扇甚至连扇子扇出来的风都是燥热的日子。

那是喝爽歪歪也形容不来的绝妙感受啊。

Law就是处在这样的日子里,他明智的选择和Penguin一样躺在还算凉爽的地上,然后贱兮兮的上网发帖子。

很快就有人留言了。

 

——【船长】:LZ是南区的?

——【毛控】:不LZ我是北区的==你难道不知道北区刚才也停电了吗,真特么希望东区和西区也停电,要死大家一起死,最好老湿也一起,这样作业就可以不用交了=w=

——【船长】:北区啊,你是蓝海大学的么?我是今年的新生,学校条件这么差不是吧,擦,老子有点后悔了==

——【毛控】:学校条件是很好的,两人一间的宿舍只有我们大学才有==+这样淡疼的天气能撑到这个时候已经很好了毕竟暑假留校的没几个人啊小子说话注意点 

——【船长】:擦,这么爱校啊,你哪一级哪个专业的

——【毛控】:什么专业跟你有关系【中指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所谓母校,就是只准自己骂坚决不能让外人骂的存在

 

结果等了半天也没见人回复。Law觉得有些恼怒。

其实连law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和那个人聊上,嘛,大概是生活太无趣了吧。

 

“晚上去楼下睡吧?”身旁的Penguin冷不丁的突然冒出一句,“和谁聊那么嗨啊~”

恶狠狠的用力扒开为了偷看自己手机而黏在身上的家伙,law嫌弃的说,“你自己去喂蚊子吧。”

“你也说了啊,这么热的天虱子都死翘翘了,蚊子应该早就灭绝了吧~”

 

Law发誓要是有机会一定要申请换掉这个舍友。

 

僵持到最后两人互相折中了意见——睡在凉台。

这么做的结果是law第二天一早几乎把花露水整罐的倒在身上。他当时是怎么被那个白痴说服睡到凉台去的?谁说蚊子飞不上四楼啊?谁说凉台没有蚊子啊?而且最关键的是为什么蚊子只叮他一个,那个该死的白痴一点事都没有?

Law看着睡的不亦乐乎的Penguin,突然很想膜拜一下自己最近狗屎一般的运气。

忍住该死的包的瘙痒,law将空掉的瓶子丢在Penguin脸上,顺带砸出了一片红印。看着那些红印和Penguin痛苦的表情,law才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花露水没有了,你,去上网买。”

 

出门左拐100米就有一家超市。

 

law面对Penguin的友好的建议,只是淡淡一句,“你去。”然后后者看了看外面明媚的天,踌躇了一下很快就爽快的上网购物了。

其实law是知道Penguin那个懒货不会出门才那么说的,至于为什么想要网购,他也说不明白。

 

“对了,顺便订一下外卖啊。”

 

[大——暑]

——【船长】:刚才有点事,LZ还在不

——【毛控】:在干嘛 

——【船长】:啧,口气真差,脾气这么阴晴不定啊,有没有人说过你像猫一样啊

——【毛控】:没有!

 

回完这个law就狠狠的瞪了一眼又睡着的Penguin。确实是有人说过的。

而且为什么这货这么能睡名字却要叫企鹅不叫考拉啊。

 

——【船长】:那你周围人太没有眼光了

——【毛控】:那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没有教养,像只没规矩的野狗?

——【船长】:嘴下不饶人啊,一点儿亏都不吃,真看不出来==我们好像歪楼了

——【毛控】:是你歪的跟我有毛关系

——【船长】:不能说楼是你开的就只准你歪楼不让别人歪吧

——【毛控】:你现在就是在歪楼小心我叫版主删你回帖

——【船长】:啧算你狠,说正事

——【毛控】:你能说出什么正事【鄙视

——【船长】:我觉得天气还好,最近我天天都在外边啊

——【毛控】:皮厚

——【船长】==+皮厚才应该热吧

——【毛控】:天然皮脂层隔离效果SPF+++

 

又没音了。

那个家伙在搞什么啊,该不会脆弱到被自己说了两句就生气了吧。狗狗不应该贱兮兮的即使别人骂他也会蹭上来的吗,还是猫咪矜持,或者说傲娇。当然law是不会承认最后一句的。

Law把手机丢到一旁,有些无聊的四周看看有什么解闷的东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实在是不想动了。然后意外的发现了一把剪刀,咧嘴笑笑,随手抄起Penguin的一撮刘海开始细心的修剪。

一种学校花匠修剪花草的架势。拿着巨型剪刀操作的那种。

 

咚咚——的门声响起,law像打鸡血一样坐了起来,手中的剪刀差点手滑戳瞎Penguin的眼睛。

默默的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毫不知情的Penguin,law淡定的把剪刀藏了起来。

“谁?”罗问。

“外卖”门口想起一个低沉但好听的男声。

是外卖啊,law重新躺了下来,“马上就来——”说话间腿狠狠的踹着某人,“开门去。”

Penguin揉着眼睛和头发——诶?不对!头发怎么成了这副样子了?!玩命的冲进洗手间然后很快发出惨烈的叫声。

Law事不关己的装作睡着。

“还没有好么?”门口的外卖人员大概是等不及了,再次开口催道。

好像大提琴一样的声音。Penguin像个怀春少女一样突然这么想到。

有些郁闷的用手遮住刘海的部分,Penguin慢腾腾开了门。

不是往常送外卖的那个人啊,应该是暑期打工的吧。Penguin看着眼前这个有些朋克范儿的男人想,头发还是金色的长发,是卷的,用皮筋扎起束在脑后,额头的刘海被汗浸湿黏在一起。

外面果然很热。

Penguin突然觉得自己网购是个正确的主意,虽然要多加一笔邮费,但还是很划算的。

 

仍旧没有被老友算计的觉悟,还有些小窃喜。

 

准备单手接过外卖袋子,却发现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Penguin有些急的回头看了law一眼——后者还是在装睡中,不过Penguin可不知道。

 

在打扰老友睡觉和露出扯淡的刘海之间狠狠犹豫着。

 

“干嘛用手遮住刘海啊?”那个男人看着Penguin怪异的动作忍不住开口询问。

“额——”犹豫了一下,决定坦白,“刘海剪扯了。”然后把手放下。

“我觉得还好啊。”

Penguin愣了一下,很快对方就把袋子再次递了过来。

Penguin傻愣愣的双手接住。

回过神来时,那个人已经走了。甚至还体贴的替他关上了门。

 

“真是好人啊~”

 

白痴。

Law翻了个白眼。他难道没听出来那个人是以一种很不耐烦的语气说着他的刘海吗?刘海是很丑的,没错。最后大概也是因为不想再看见他才顺手关门的吧。

对于这个白痴无论是男人女人都能犯花痴这一点law也很受不了。

太容易满足了。

 

还有,那个白痴花痴犯完了没啊,怎么不叫自己起来吃午饭啊!

 

[立——秋]

Law发誓从来没这么想把Penguin弄死过。

他居然做出了以后都只吃这一家店的决定!当他傻了还是死了啊,law郁闷的强忍着内心的冲动。

分明就是为了那个外卖员嘛。

一想到要为了这种扯淡的理由尝遍那家的菜law就有种打人的冲动。特定的某个人。不过law最后还是默许了,就当是自己算计他一次的奖励好了。

而且他绝对把不到那个外卖员,law有些幸灾乐祸的想。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快递还没有来。

在想法过了脑子的时候,law也顺带说了出来。惊觉自己失误的时候,也收不回来了。不过幸好Penguin还在脱线中,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只是当law身上的包难受的受不了才这么问的。

“今早才定的啊,哪能来那么快啊,不过那天好像看见说市内有货的,应该会快一点吧。”

 

快一点啊。

 

Penguin失控是在晚上,更准确的说是在晚餐时。

 

当他开门摆出个偌大的笑脸欢迎外卖员的时候,再当他看到一个中年大叔一脸猥琐的回笑的时候,law发誓他看到了Penguin扒着门框的手冒起了青筋,想来应该是在努力克制把门摔倒那个大叔脸上的冲动吧。

有些不厚道的想笑。

大概是店里欺负新来的打工仔,让新人在最热的中午送外卖。

不知道那个说自己成天在外面的家伙是做什么的,会不会也是送外卖啊,不过他那脾气应该不会被压榨吧。

 

想到那个家伙了,没礼貌的回帖小子。

Law拿起手机。

呐,还是没有回贴啊,不过别人的回帖莫名有些不想回怎么回事。

 

好奇怪。

 

再次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情况——Penguin已经一副欲哭无泪企求安慰的表情回来了,手里还提溜着盒饭。

 

这副表情,law黑线。真心不想理他,等饿了再安慰一下他吧,毕竟盒饭还在他那里。

再次按下手机的刷新键,嗯,有回复了。

 

——【船长】:怎么不见你回别人的贴啊

 

Law看见这个问题一时间愣住了,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反正不论怎么会大都会很怪。

为什么不回别人的帖子呢?

还没等law犹豫好到底是怎么回还是干脆直接弃坑逃掉的时候,帖子里已经闹成另一番天地了。

 

——【匿名1】:我早就想说了,LZ你和那个什么船长是不是GD上了啊,就见你们连个人聊得嗨的不行,直接变水贴  真想人肉一下LZ看看是什么货色啊

——【匿名2】:同LS啊,自己私聊不行啊

——【匿名3】:我倒是觉得是LZ看上那个船长了,你们猜哪个是妹子啊

 

Law看着这样的回帖真的觉得混乱了,什么样的霉运能霉到自己这种程度呢。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是不会回的,有一个词叫越抹越黑啊,而且估计短时间内这个帖子也是沉不下去了。Law想了想准备私信版主,让他帮忙删掉那个帖子。

 

明明已经打算删掉了,law还是忍不住再次看了看回帖。

结果发现新的状况。

 

——【船长】:瞎扯什么淡呢

——【匿名1】:呦,当事人现身了啊这种口气应该是妹子想装男生的效果吧才大一就被人GD 说说感想么

——【匿名2】:求照片啊 LZ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我们联系一下吧

——【船长】:别以为匿名我就查不出你们的IP地址有本事告诉我你是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

——【匿名1】:告诉你能怎么样

——【船长】:让你后悔乱说话

——【匿名1】:擦我乱说什么你别随便黑人

——【面具控】:黑别人的是你吧 @船长要不要我帮忙

 

Law瞬间有些无语,一种膝盖中箭都不够还要加上躺枪的感觉。

那人是什么意思啊,是在帮自己还是只是单纯的觉得别人黑他,说自己和他有点什么然后觉得不爽。

 

到底是怎样啊。

 

这大概是law第一次觉得自己考年级第一的脑袋有些不够使唤了吧。

 

正在发呆的时候,Penguin一把抢过law的手机。

“呦,居然有人帮你啊~”

“你那个‘居然’是什么意思啊!手机拿过来!”

“我倒是觉得那个船长是为你抱不平诶,不过这么看来确实是像你想GD人家,那么多回帖你就回人家那一个。我说你什么时候这么笨了,好歹做点掩护嘛~喂,你是不是真的看上人家了~”

Penguin笑嘻嘻凑上来的样子贱到罗真的很想一拳招呼上。

而且居然被这个白痴说笨,自己果然堕落了么。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两人真的有两把刷子呢。”

“嗯?两个?”

“你都没看到么,还是说你只注意船长啊!还有一个面具小子嘛~”

“是么,真的能找出来么,不过是两个大一的青葱仔啊。”

 

——【匿名1】:喂,怎没音了那个船长呢还有那个什么面具的

——【匿名2】:有种不好的预感 LS的你的话太多了自求多福吧那两个好象真的不怎么好惹呢

——【匿名1】:你也没少说

——【匿名2】:所以我现在已经在家里上香祈祷了QAQ好像真的热到不该惹的人了

——【匿名1】:擦要不然我换家网吧

——【面具控】:你IP所在的那区所有的网吧我们都混过,放心,能让你在开学前养好的

——【匿名1】:你不是开玩笑吧这区混的是个搞乐队的不过他们好像没有在上学啊

 

Penguin守着手机守了两个多小时,结果那个匿名ID的人再也没出现过。

 

老天保佑。

Penguin默默念着,别让人抓到船长和面具君啊。

还有,一定要狠狠的教训那个魂淡。

 

[处——暑]

结果当天的晚饭两个人都没有吃。

Law很明显是因为帖子的事情弄得没有胃口,而Penguin则是一想起来那个大叔的脸就没有了胃口。

“明天中午叫外卖吧。”law躺在地板上说。

“万一又是大叔怎么办?!”

“让你叫你就叫!”

“怎么这样——”

“赶紧睡了!困死!”

“是烦死了吧~有什么心事说给我听嘛~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是随时会撂摊子走人或者倒戈的后盾吧。”

“law你这样说我很难过啊!”

“我真的是困了——”

Penguin还没来得急再说些,就听见身边传来了Law均匀绵长的呼吸。

 

真的睡着了啊。

 

Penguin撇嘴郁闷了一下,也乖乖的安分睡觉了。

 

希望明天的外卖员是那天的金发仔啊。

 

咚咚——的敲门声想闹钟一样准时的响起。

Law抬手从桌子上拿下手机——时间显示刚好是九点整。

 

“你叫早餐的外卖了?”推了推旁边睡死的Penguin,后者嘟囔着说着类似于‘没有’的话。

“开门去。”

“为什么总是我——”Penguin抱怨着还是起身准备开门——考试的那种关键时刻还是要靠law的,平时是应该巴结着点。

“等下!”law伸手拉住Penguin阻止他前进。

Penguin疑惑的回头,Law则是压根没理会他的询问,直接朝门那边喊了一句,“谁?”

 

时间像是突然静止了一样,Law和Penguin都摒住了呼吸。

Penguin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做,他只是觉得自己也在期待着什么。

 

“快递。”熟悉的声音响起。

Penguin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Law甩开Penguin飞快的走到门边,沿路路过洗手间的时候还顺便洗了把脸。

 

“签收一下吧。”

还是和前段时间一样的苍白的大手,不同的是这次手上多了点伤。

Law抬头,发现这人不是一般的高大,快递普通的有点丑的帽子都压抑不住他红色头发的嚣张。脸果然也是一样的惨白啊。

到底为什么这么白啊。

不过没想到居然是朋克范儿的。

嗯,还有那个护目镜挺帅的。

上下打量了一圈才发现重要的话没有问,“你受伤了吗?”

“哦,送快递的时候不小心磕到的。”

“是么。”

Law突然很想鄙视一下自己箭一般飞快的笔速。真的是贱一般呐。

将签好的单子递还,law还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好像没什么好说的。撇撇嘴,等着那个人离开。

 

“这是本公司回馈您订购商品累计积分的礼品。”

入眼的是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熊。

“啊?”law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在得到对方肯定的表示后接了过来。

果然很柔软呢。

 

“谢了,慢走。”

 

罗真的非常喜欢毛绒绒的东西,所以他才会起了个被Penguin嘲笑为少女的名字。

毛控。

 

扭头第一眼看到的便是Penguin贱兮兮的标志性笑脸。

“law你劈腿!说!到底是喜欢船长多一点还是快递仔多一点!”

 

“再这么笑小心人品用光,中午来的是个大叔。”

“诶——law你怎么可以这样咒我啊!”

 

虽然law这么说,但是Penguin还是那样笑了很久,眯着眼晴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平时怎么不见他这么聪明。Law偷偷拿出自己的小笔记本,给Penguin记上了一笔。

 

禁止抄袭自己作业及考试试卷一次。

 

不过虽然law拜了各路神仙,但中午来的果然是那天那个金色头发的人。

 

Penguin不出Law所料的凑了上去热情的搭讪,同样不出Law所料的,对方很冷淡。不过Law倒是感觉那是一种表面上的,总觉得他对Penguin也很上心,也许是性格如此才不愿多话吧。

Law这么想。

他还想着自己这种被Penguin称为傲娇的性子真的在某些时候不如直白的有些白痴的直爽有用。

 

然后夏天,暑假,就这么过去了。

 

而且最后law还是没有让版主删了那个帖子。

 

[夏——终]

开学的那天不知道是出了什么BUG,新生居然和他们一起报道了,本来还挺大的校园一时间给人一种拥挤如早上超市抢购蔬菜和鸡蛋的错觉。

 

——女生A:“你知不知道那个有名的地下乐队成员来我们学校上学了啊!”

——女生B:“超帅的啊!我刚才还看见了呢!好想去要签名啊~”

——女生C:“而且听说他们暑期打工赚钱,准备录制自己的专辑呢!”

——女生DEFG:“啊——真的吗~~那一定要买啊,真后悔没有和他们一起打工呢,这样这个夏天就不会这么无聊了呢!”

 

叽叽,喳喳。

 

Penguin和Law刚好从旁边路过。

“啊,搞乐队的家伙就是比较受欢迎呢~真羡慕啊~”

Law没有搭理他,他觉得刚才一瞬间似乎看见了什么。

 

“对了,我觉得很奇怪啊,我问过管理员,网站没有赠送什么商品啊?该不会那个熊有什么问题吧?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喂!law?”

Penguin看着law盯着某一个方向,然后也顺着目光望去。

 

他觉得自己收到了网站给自己的最好的礼品。

 

“哦,是么,我知道啊。”

Law勾起嘴角,看着一抹红色慢慢闯入自己的世界。

 

这个夏天过得还不错。

 

                                                                  ==FIN==

13 Feb 2014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