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Worth It

高能预警
#因为微博一段视频开的脑洞,【非足球同人】
#微博地址
#旱地的白衣小哥视角



 

worth it

 

一直到屁股挨上火车的座位,他都没有想起要问对方的联系方式。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冲回候车室把写了自己电话的纸条塞进对方的手里,也许那时候对方正坐在刚才自己坐过的椅子上弹别的曲子。他不希望再听见那首《Una Mattina》,因为他莫名固执的认为这曲子一个人弹不了。

 

他已经忘记一开始是怎么一个人弹了两分钟。

 

但他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安分的呆在座位上。身上的球衣因为汗液黏在身上,这让他有些坐立难安,连手机里录播的球赛都看不进去。他连看球赛都没那么紧张和激动过,还出了一身的汗。

 

火车开动的时候,身体因为惯性超前倾倒,胸口撞击在桌沿,下一秒又撞回靠背上。他皱着眉头揉揉有些疼痛的胸口,关掉了球赛的播放页面,插上耳机准备听歌。那首《Una Mattina》钻进了耳朵里,像一个躁狂的熊孩子扯乱了大脑里的每一根名为理智的弦。

 

路程不算短暂,他想不到办法去打发这些多余的时间。

 

“你是刚才在候车室弹琴的年轻人吗?”

 

他激动的转头,忘记了思考声音的来源是一位年迈的老人,更忘记了他还没来得及听一下对方的声音是不是和琴技一样美妙。

 

“哦…对…是我。”他尴尬的抓了几下头发,眼珠子不知道该盯着哪里。

 

“我记得还有另外一个小伙子?”

 

“呃…”可能大脑真的完蛋了,“你也觉得我应该跟他要电话号码吗?”

 

“什么?”

 

“不…没什么”

 

老人的座位就在他对面,他以为会开启一段聊天以便打法难熬的时间。但是老人在夸赞他们的琴技之后,很快就睡了过去。

 

再一次的,他的脑海里只留下了刚才一起演奏的画面。

 

事实上在对方站在他身后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他看起来淡定极了,但是没人知道他的掌心其实已经冒出了薄汗,内心慌乱的一塌糊涂。直到那双手擦着他的脖子放在上一秒他还触碰过的琴键上,那一瞬间呼吸大概是停止的。那双手每一次有意无意的触碰,都让皮肤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有那么一瞬间他是在靠本能按下下一个琴键,而不是用早已放空的大脑。对方在最后调皮的招手让他来了一个音阶,那时候他才回过神埋怨这首曲子怎么这么短小,同时悄悄的揉了下心口。这几分钟里他就像是谈了场恋爱——有些矫情,但艺术家大多是矫情的。

 

把脸贴上冰凉的玻璃,不甘心的皱了一下鼻子。

 

也许是他期待过高?毕竟只是一起谈了一首钢琴曲,滚过床单都不留电话的大有人在。

 

但他就是不甘心,他甚至都没来得及仔细看一看对方的样子,只是简单的击掌握手,广播的提示音就让他不得不一步三回头的拎着背包狼狈的跑进车厢。

 

越想越来气,幼稚的就像回到还没有过社交的孩童。他甚至用脑袋撞了几下玻璃发泄懊恼,还差点惊醒对面熟睡的老人。

 

一个过路人,一个额外的惊喜,没再多别的了。

 

他安慰自己。手指在屏幕上来来回回的戳,到底还是把手机上那首《Una Mattina》调出来,按下了删除。

 

下一秒火车就停了下来,胸口再一次撞上桌沿。

 

老人醒了过来,旅客也断断续续的起身拿起行李下车。直到工作人员开始清洁打扫,他才慢吞吞的收起手机,撑着桌子准备站起来。

 

一双熟悉的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将他重新压回座位里。

 

他抬头,那个人就在和他背靠背的位置上,低着脑袋,看着他。

 

“还有一点时间…听说你想要我的电话号码?”

 

事实上,他还想再要些别的。

 

 
 ·FIN·

20 Dec 2015
 
评论(10)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