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鬼哭神嚎(RIPD·AU)04

#上一次更新在六月(。拖得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寫什麼了(手黃再

#順便提前預告一下,聖誕賀+新年賀,七天連更,還有許久沒有熬的肉湯(別信


Chapter04

諾伊爾和穆勒兩個人閒散的踱著步子,往平時常去的那家酒吧走去,穆勒不安分的一會兒跑到前面又跑回諾伊爾身邊。

“也只有梅蘇特受得了你……你們現在到底算怎麼情況?”諾伊爾終是不耐煩的扯住穆勒的衣服領子,強行讓對方安分的走路。

穆勒不置可否的抖了兩下,“我覺得挺好的。”

“你們高興就好。”

“我倒是想問你。”穆勒突然來了精神,趴在諾伊爾肩頭上,咧嘴笑的樣子像極了打折壞主意的厄齊爾,諾伊爾抽了口氣,扭過頭不想看那張臉。“你是怎麼馴服一隻認識不足一天的小狼崽的?”

“別那樣叫他。”諾伊爾把靠在肩膀上的穆勒撥拉掉,“大概是因為我是搭檔……?”

“我也是尤裏安的搭檔,但那小子現在卻圍著貝尼轉,這兩者沒什麼必然聯繫。誒,對了,馬上日本分部要來交流,你知道這回事兒不?”

“嘖……”諾伊爾皺起眉頭,穆勒大腦的跳躍性太強,再交流下去他擔心會忍不住揍對方。“那種喜歡只是暫時性的,那時候他的身邊只有我……還有交流的事情,我不知道。”

穆勒漂亮的完成了厄齊爾交代的任務,他就知道諾伊爾一早就察覺到克拉默微妙的感情變化。他再次哼了一聲,跟著厄齊爾混了這麼久,有些事情還是學到了點。“你遲早會後悔這麼想的,這句話是我說的,不是梅蘇特。”

“那真的謝謝你了而不是梅蘇特。”

“這是個繞口令嗎?”

“誰知道呢。”諾伊爾聳聳肩膀,不怎麼在意的推開酒吧的大門走進去。“其實我蠻喜歡那個小子的,畢竟我們單位不禁止辦公室戀愛,如果他向我提出交往或者有進一步的關係,我肯定不會拒絕。”

穆勒原地打了個轉而,然後飛撲到諾伊爾身上,死死的扒著。“你要追他嗎!你這樣我會賠的連本都收不回來啊!你不能這樣!”酒保驚訝的看了兩人一眼,把兩個空杯子放在兩人面前——諾伊爾知道這個可憐的小青年一定嚇壞了。因為在正常人的眼裏畫面是這樣的:一個蹬著馬靴的帥氣女人抱著另一個豐腴的性感女人。畫面一定很美。想到這點兩個人都偷偷的笑了笑,並且穆勒還得意的親了一下諾伊爾的臉頰。“不用看了,她是我的。順便兩杯……果汁。”

“我早晚要揍你一頓。”諾伊爾小聲的在穆勒耳邊說到。

“想揍我的人太多了,我先給你排個號……我們不說這個,說你要追那小子的事。”

“我沒說要追他。”

“這就對了!矜持一點嘛!”穆勒的右手握成拳頭,敲了一下左手的手掌。看起來傻極了,諾伊爾一點也不想理他。“我把整個月的薪水都壓了進去。”

“具體的內容是什麼?”賭注中心的重要人物看起來並不在意,閒散的靠在背靠在吧臺上,盯著入口來來往往的人看。“我猜猜……無非就是,克里斯多久能追到我。梅蘇特給的期限可能是一個月,總之肯定不超過兩個月。”

“好吧好吧。”穆勒頭像似的舉起雙手,“我知道你們是發小,還活著的時候就是。”

“你說這話的時候可以聲音小點,我可不想被當神經病抓起來。”諾伊爾抿了一口果汁,嫌棄的癟了下嘴。“我穿這樣喝果汁一定蠢爆了。”

“得了吧,你又不知道這是什麼味道。”

“所以到底是多久?”

“什麼?哦,一個月,你猜得很對。我賭那小子一個月內追不到你,所以你能不能幫我一把。”

“因為你贏梅蘇特一次不容易。”

“我就知道曼努你是大好人。”穆勒狗腿的把臉貼上諾伊爾的肩膀,但下一秒就又彈了起來。“你怎麼知道梅蘇特和我壓的不一樣?”

“嗯哼。”諾伊爾挑釁的把穆勒的腦袋推離自己,“你說的,我們認識了幾十年來。我對誰有意思他會不知道嗎?梅蘇特現在大概對著帳本開心的傻笑呢吧,這一把能賺不少,也許我可以找他分成。”

“嗷……”穆勒絕望的在吧臺上攤做一團,接著一個男人曖昧的把手搭在穆勒的肩膀上。諾伊爾都不用回頭,就知道下一秒就會傳來過肩摔造成的痛呼。換做平常穆勒心情好的時候可能會逗弄一下,但今天顯然不宜搭訕,那男人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出口,就被扔了出去。

 

厄齊爾和赫韋德斯以及克拉默走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幅畫面,穆勒快要把那個男人的胳膊弄折了,整個酒吧以他為中心,圍了一個小圓圈。

“哦。”厄齊爾翻了個白眼,“上帝。”他走過去,從一堆女人艷羨的目光和一堆男人的口哨聲中穿過,一把把穆勒拎了起來。“抱歉別想了,她是我女朋友。”

“哇哦。”目睹一切的酒吧看了一眼諾伊爾,發出了聲讚歎。諾伊爾真想裝作沒看見,他可不想知道對方骯髒齷齪的大腦在想什麼畫面。

從厄齊爾引起騷動的時候克拉默就知道那一定是副好皮囊,他忍不住掏出證件看了看,然後發出惋惜的嘆氣。“為什麼我的就要是這樣呢?和曼努一點也不配啊……我猜都能猜到,在他們的眼裏,梅蘇特和托馬斯一定養眼極了。”他對著身邊的赫韋德斯抱怨道。

赫韋德斯好笑的拍拍克拉默的肩膀,“如果這樣都能讓你羨慕,那你最好別知道我的皮囊是什麼樣。”

不用想也知道,看看那些貼上來的女人。克拉默憤恨的把證件塞回口袋裏,一屁股坐到了諾伊爾的身邊。“蘇格蘭威士忌,謝謝。”

“未成年不能飲酒。”酒保皺眉看了他一眼,然後看著門口像是準備招呼保全帶她出去。“詹姆斯怎麼會把你放進來?”說著就抬起了胳膊,不過諾伊爾的手按在上面,壓了下去。

“等一等,如果你願意聽我的解釋。”諾伊爾把一疊豐厚的小費壓在杯子下面,推到酒保手邊。“她是我的妹妹,年輕人總要見點世面。”說著一聳肩,擺出一副嫌棄的表情。“你也看得出來,她太土了,我不能讓她這樣下去。”

最後酒保又給兩人調了兩杯果汁,不過好在沒人再注意他們了。

“又不是我願意這麼土。”克拉默委屈的用吸管喝著果汁,眨巴著眼睛抱怨。“就算不是帥氣的男人,也應該給個正常的、成年女人。”他停頓了幾秒,再次重複。“成年的。”

諾伊爾沒忍住,撲哧笑了出來,這個舉動吸引了旁邊男士的一些注意力。克拉默瞪了他們一眼,決定把諾伊爾拉到角落的卡座裏。雖然額外有些費用要支付,但好在清靜多了。克拉默舒坦的長出口氣,滿意的靠在靠枕上。不過沒過多久就像是渾身長了跳蚤似得坐立不安,鬼鬼祟祟的開始偷瞄諾伊爾。

“梅蘇特是不是給你說什麼了?”諾伊爾放下杯子,雙手撐著下巴看著克拉默。這個動作讓他仰著腦袋,那顆淚痣就更為清晰的展現了出來。克拉默的腦子一瞬間就像是罷工了,什麼話都聽不進去,滿心全是那顆好看的痣。“嘿!發什麼呆啊,問話呢。”諾伊爾見喊了幾聲沒反應,索性一手肘打到了克拉默的肚子上。

克拉默嚎叫著,眼睛淚汪汪的像是要哭,他也確實發出了嗚咽聲。“曼努你打我。”

這是你自找的——諾伊爾本來是想說這句,但是沒有緣由的,看見克拉默委屈的皺起來的小臉的時候就決定咽回肚子裏。他把手放在了對方雜亂的腦袋頂,輕輕的揉了幾下。“明明是你先無視我的問題。克里斯,你這樣太犯規,禁止撒嬌。”

“在你說這句話之前我還不知道這招對你如此有效。”說完得寸進尺的把腦袋朝諾伊爾手心又送了幾分。

諾伊爾眯起眼睛,覺得自己可能遇見了對手。“回答我的問題。”他把手抽了回去,轉而抱著胳膊質問道。

“你為什麼不讓我站在你身後?”

“看起來梅蘇特蠻喜歡你啊,給你說了這麼多。還有……我也沒想到你會這麼直白的問我。”

“你沒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酒吧的燈光太暗,克拉默看不清楚諾伊爾的表情,但是依稀覺得對方勾起嘴角笑了一下,有些嘲諷,並不開心。那一瞬間克拉默就後悔了,他不應該這麼多嘴,因為有關這個問題的回憶一定不怎麼愉快。不過他倒是挺開心諾伊爾沒有因此生氣,這意味著他和之前那些搭檔是不一樣的。

“抱歉……”克拉默正準備道歉,諾伊爾就站了起來。“如果我能在一個月後賺一筆,我就告訴你答案。”

“這和發工資有關係嗎?還是你發了工資心情會變好?”傻孩子克拉默蠢蠢的問道,仰著腦袋一臉的天真好奇,就像一隻沒長開的小金毛。諾伊爾再次揉了揉手感良好的頭髮,將本就雜亂的金髮弄得一塌糊塗。

但是直到一群人回到公寓,互相打招呼告別,諾伊爾都沒再露出一個笑臉。克拉默能感覺到厄齊爾扎在他後背的目光,他想他大概活不過明天了——不過他也確實想再次了結自己。

你就是個蠢蛋。克拉默看著諾伊爾房間的門緩緩合上,小聲罵了自己一句。

                                   ==TBC==

10 Nov 2015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