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足同人】The fault in our lives(默新AU)

[THRICE]

BGM:Watch me rise

難得的體驗,克拉默經歷了一次自殺的過程,像是靈魂被抽離肉體。他在天花板上看著自己的血液丟失的一幹二淨,紅色的血液鋪滿了更衣室的地板——有些誇張,但確實很驚悚。意外的是並不疼,但也可能是因為太疼了所以有些麻痹。他胡思亂想着,計算大概需要多少時間他才能死透。

還有些什麼?克拉默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他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時間究竟是在怎樣不斷的循環,還有他為什麼會被無限制的禁錮在這一天。他嘗試了無數種可能,也思考了究竟做錯了哪些事,但每次都以失敗告終。就像一個惡毒的魔咒,未來的某一天他就要以精神病的身份不斷重複下去。

他聽到了貓叫聲。

克拉默回過頭,一隻花斑貓蹲在他身體的腳邊,仰著腦袋看著他。老人們總說貓是很靈異的動物,克拉默現在信了。同時他覺得這只貓有些眼熟,也許曾經自己施捨過它一片麵包片。

“嗨……”克拉默想他已經瘋了,居然在試圖和一隻貓交流。

貓咪眯起眼睛,克拉默越發覺得它眼熟。但很快他沒功夫關心這些,因為貓咪跳上了他的身體,然後走到了他的手腕處,割破並且還在流血的那隻。

“嘿!聽我說小傢伙!這不好吃!離我的身體遠一點!”

很顯然貓咪沒打算理會他,而是自顧自的伸出舌頭輕柔的舔著皮肉翻卷的傷口。

“哦……上帝……”

他以為自從見到那個巫師之後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那麼的不可思議,但接下來發生的才是真的神奇——他流了滿地的血液抗拒了地心引力,重新回到他的身體裏。身體開始重新變得紅潤,青色的血管重新注入活力,蒼白的臉頰也有了血色。包括手腕的傷口,肉眼可見的一點點消失。

“別這樣……”一股子強大的吸力拉扯著他重新回到身體裏。然後就像他猜的那樣,以一個完整的、活人的身份在長椅上醒了過來,像是剛才所有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當然對其他人來說是的,因為手機的時間顯示,從他劃開手腕的瞬間開始,時間就已經暫停了。

 

“別在發呆了……或者說……別再盯著曼努看了。”德拉克斯勒把胳膊肘搭在他的肩膀上,若有所思的看看他再看看諾伊爾。後者正在興高采烈的和厄齊爾聊天,穆勒一直在試圖插進他們的話題但是每次都失敗了。

“曼努的女朋友……我是說,他怎麼一個人?”克拉默努力把頭轉向德拉克斯勒,但是眼睛的餘光還是忍不住的瞄向諾伊爾。

“什麼?”德拉克斯勒一副見鬼的表情,“曼努的上一個女朋友已經分手一年了,除非他掩蓋的很好,不然不可能沒人知道他找了新的。”

又一件和原來不一樣的事情。克拉默有些懷疑時間線並不是倒回了,而是他來到了另外一個平行世界。“你有女朋友。對吧?”他不確定的問道。

“當然!你腦子到底怎麼了?這話千萬別讓她聽到!”

“哦……感謝。”克拉默想擁抱一下對方,但是這實在太奇怪,於是他收回了手。“我真高興你還是原來的尤裏安。”

“……我想我應該離你遠一點。”德拉克斯勒嫌棄的撥開克拉默的手,就像記憶中的一樣,走到場邊將他的女朋友抱進球場裏——感謝上帝。克拉默激動的朝她揮手,後者則是用和德拉克斯勒一樣的嫌棄表情回應了他。不過不要緊,就因為這樣克拉默才高興。

接著他走向了諾伊爾,但在看見厄齊爾的時候仍有些犯怵。他縮了一下脖子,儘管這一次厄齊爾並沒有對他怎麼樣。

“小子,你害怕什麼。”穆勒嬉笑著捶了一下克拉默的肩膀,有點疼,天知道他現在有多嗨。“我們不會因為曼努責怪你的。”

我又做什麼蠢事了。克拉默嚇了一跳,以為前幾次的嘗試影響到了這一次,他懷疑自己把這個世界攪和的亂七八糟。“呃……”他很想問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麼,或者裝作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腦子被撞了。但是諾伊爾沒有生氣,而是笑著將厄齊爾和穆勒推走。

這就意味著沒有發生他和諾伊爾吵架的事件。

克拉默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曼努?我現在有些暈……也許你願意給我解釋一下現狀?”

諾伊爾疑惑的眨了幾下眼睛,但還沒等開口,攝影師就招呼大家一起拍合照。諾伊爾轉身就忘了這事,拉着克拉默擠進人堆,勉為其難的在正中間擁有了一席之地。

“笑一個。”諾伊爾在他耳邊說道,呼出的熱氣烘的克拉默耳朵發燒。“我們可是世界冠軍。”

他有些猶豫要不要追問之前的那個問題,但是又怕諾伊爾再次不高興,他恨透了上一次愚蠢的嘗試,也不想再在對方臉上露出那樣難過的神情。於是他閉上嘴,聽話的對著攝像機扯出一個微笑。

 

“別亂跑。”諾伊爾揪住他的胳膊,讓原地打轉的克拉默停下——他這次真的沒想逃走,只是大腦有些跟不上,仍有些暈乎。並且自暴自棄的決定放棄這一天,讓時間隨意去吧,他現在只想像之前每一次那樣親吻諾伊爾。上帝保佑,快讓他們走上領獎臺吧。

“我哪裡都不去,我發誓,曼努……只是你的力氣有點大。”他無辜的眨了眨眼睛,有些撒嬌的說道。他總算找回了自己,最起碼現在覺得,變回從前的克里斯托弗·克拉默不壞。

諾伊爾的手掌下一秒就放在了他的頭頂,就像揉一隻小狗那樣揉著他。克拉默默見過他逗弄小動物,表情都和現在一模一樣。從前他總用這一招,諾伊爾一直都對他沒有辦法,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他將腦袋更深的拱進諾伊爾的掌心裏,那裡乾燥又暖和。事實上諾伊爾身上的每一處都是這樣,克拉默無法停下對其的欲念。“曼努……我可能今天有些奇怪,但我發誓我從來都是我自己,無論發生什麼,我都是我……好吧,你現在可能以為我是瘋子。但我希望如果我做了什麼蠢事或者什麼蠢話,你別不理我,最起碼等等我的解釋。”

“你到底在說什麼?”諾伊爾將手從克拉默的頭頂挪到額頭上,“我聽不太明白……你真的還好嗎?醫生?需要醫生嗎?”

“我發誓我好的不得了,只求你記住剛才那句話,不管到了哪裡。”事實上克拉默也覺得他瘋了,但這些話就像不受他控制一樣,嘴巴一張就往外冒。“如果你能抱抱我就更好。”最後他開玩笑的轉移話題。

沒想到諾伊爾真的抱住了他,就在這個球場上,甚至有無數的攝像機在對著他們。克拉默有些慌亂,他小聲的在諾伊爾耳邊說著那只是自己的玩笑話,但對方的回應是垂下腦袋並且邁進克拉默的肩窩裏。

讓攝影機都見鬼去吧——克拉默擁緊了諾伊爾,悄悄的用嘴唇蹭過諾伊爾的臉頰。他等不及走上頒獎臺了,他想親諾伊爾,就在現在。但他還是放開了,裝作那只是普通隊友因為激動而不由自主的慶祝方式。

他不能這麼自私,這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諾伊爾不管在哪裡都值得更好的未來。克拉默在諾伊爾面前隱藏不了情緒,於是他轉身跟上大部隊的腳步,儘量避免和對方的眼神接觸,裝作若無其事。他不想讓諾伊爾傷心,他發過誓,但到頭來還是又做了蠢事。

“好吧,克里斯。”在大家都走上頒獎臺後,諾伊爾走到了他的身邊。“你確實有點怪,但我記得你的話。所以你的解釋呢?”

不知道谁在他身后鬧騰,一個肘擊襲擊在他後腰。克拉默痛呼着趴到諾伊爾身上,餘光看見諾伊爾臉上的擔心和疑惑,他心疼的抱住對方,並且不住的罵自己蠢貨。“有些事情我想留在這裡做。”他說道,親了一下諾伊爾的淚痣。“別打我。”

諾伊爾大概被他嚇傻了,因為在他吻上諾伊爾嘴唇的時候,並沒有拳頭招呼過來。

 

儘管他的內心更想要維持現狀,但是他還有最後一個想法想要嘗試。

他拒絕了穆特薩克想要拉他進舞池的邀請,說實話這有些蠢,但是在那雙手轉而拉起拉姆的時候,他選擇閉嘴。手機的時間顯示此刻是23:30,他只需要安靜的再呆半個小時,同時確保自己的清醒和安全。

也許時間會像他試圖自殺時那樣暫停或者直接倒回,但仍值得一試,這是他能保持理智的最後一個嘗試。

數字在一個一個的改變,克拉默的神經緊繃的像是要斷掉。在倒數五分鐘的時候,他把自己鎖進了廁所,靠在門上目不轉睛的盯著手機。大部分人已經迷糊到拿著酒瓶子亂晃了,這太危險,但是想到這個克拉默還是彎起嘴角笑了一下。

但是,克拉默討厭這個詞。他小看了上帝的力量——有人撞上了廁所的門,肯定是很多人在撞,因為門直接撞壞了。他甚至還來不及回頭,就被力量衝擊著一腦袋撞上洗手臺。

那個疼痛。在失去意識前他想的只是,為什麼總是自己的腦袋在遭殃,而且是用各種各樣的方式。


                           ==TBC==

评论(9)
热度(23)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