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The fault in our lives(默新AU)

[ONCE]

BGM:Take you away

“也許我該自殺?”

克拉默端坐在長凳上,他鎖上了門,並且拒絕給教練打開。“或者就這樣躺下,再睡一覺。”嘴中碎碎念著,重新躺了下來,將球衣鋪在身上。但很快他就又坐起來,因為大腦像是注射了興奮劑一樣,活躍的每個腦細胞都在跳舞。接著他就開始發呆,茫然的挨個兒看過更衣室屬於每個人的衣架,那下面原本放著四星的球衣,等待他們奪冠後披在身上。然後他就看到了諾伊爾的那個,乾淨整潔,最底下放著疊放整齊的訓練服。克拉默站起來走過去,抽出諾伊爾的外套,然後重新躺回長椅上,閉上眼睛之前將外套蓋在了臉上。

總算有一件事情在按照他的想法繼續,很快他就感覺到了困意,眼睛疲憊且沉重。活躍的腦細胞終於停止,他感覺再過幾分鐘就會回到正常的軌道,只要他睡一覺。

“砰——!”更衣室的大門被撞開,撞在牆上發出巨大的聲響,沒等克拉默遲鈍的大腦反應一下,就已經有無數個人壓倒他的身上,一個疊一個,克拉默在窒息之前覺得他也許會這樣死掉。所幸那群人很快就爬起來,還順便拉起他。

一個人取下他蒙在頭上的外套,“幹嘛把自己關在這裡面?你中途醒了嗎?還是靈異事件?或者你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克拉默睜開迷糊的眼睛,腦仁又開始一抽一抽的痛,對面拿著外套的人果不其然是穆勒。

厄齊爾用力打了一下穆勒的腦袋,“你的問題太多了。”

這不是正常的發展軌跡,克拉默不確定現下的狀況是怎麼回事。他只能呆在原地,睜著嘴巴像個傻子似得看著隊友們——這和說好的不一樣,現在的狀況在原先的時間線中並沒有發生過。一瞬間他想過是自己改變了未來,但同時又覺得自己怎麼可能有這樣大的本事。他有些無措,緊張的舔著乾燥的嘴唇。

“發生了什麼?”

時間靜止了幾秒鐘,然後大家爆發出瘋狂的笑聲。直到穆勒拍打著他的肩膀,“看來我們要把大力神杯塞進克里斯的懷裏!這樣他才會相信發生了什麼!”接著又有幾個人擠上來,挨個兒拿他开涮,繪聲繪色的給他描述他是怎麼被撞翻扶下場,接著諾伊爾又是怎樣回敬了對方。

“什麼?曼努?曼努怎么了?”大腦仍在空白的克拉默總算抓到一點重點。

默特薩克利用身高優勢,伸長手臂在克拉默頭上敲了一下,“怎麼就記得曼努?!我可是把象徵隊內權利的戒指賜予了你!臭小子你还是还给我吧!”

“隊內最傻吧。”拉姆難得的也打趣道,然後和默特薩克不滿的打作一團。克拉默急忙扭头试图找点别的东西看,他还没有勇气面对即将退队的两人。

“曼努呢?”嘴巴再一次不受控制。

這次厄齊爾回應了他,“他說你可能需要喝水,去找沒開封的礦泉水了。”

“曼努……”

跟隨大部隊離開腳步的厄齊爾停下腳步,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腳步停頓幾秒鐘後朝另一個方向跑去。

克拉默猜他是去找諾伊爾了。是去讓對方快點來拯救腦震蕩并且只知道重复一个名字的青年,也或許是讓諾伊爾遠離他。他自己都觉得这样不斷念叨諾伊爾名字的行為像个变态。

他希望是第二個,如果自己做不到不接觸諾伊爾,那麼有第三者強行介入是最妥當的辦法。雖然其他人都不知道時間在停滯不前,但是沒人會喜歡這樣,他也沒有權利替別人決定未來。

 

但也許是上帝的旨意,諾伊爾推開更衣室的門走了進來,臉上寫著擔憂,手裏抱著幾瓶水,和幾盒小點心。“梅蘇特說你可能不太好……要不要先吃點點心?或者實在難受我去叫醫生來給你瞅瞅?”

“不!”克拉默覺得他此刻嘶吼的樣子一定就像個瘋子,他捂住自己的臉。“我只是沒緩過來……不敢相信一會兒可以走上領獎臺,可以親吻大力神杯。我只是……抱歉,我的狀態太奇怪,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也许你应该离我远一点?”

“沒事。”諾伊爾的手拍著他的腦袋頂,因為顧及自己的傷並沒有用上力氣,輕柔的像在撫弄小貓。克拉默舒服的磨蹭了几下,喉咙发出愉悦的呼噜声。“我知道這太令人興奮,很多人都像個瘋子似得又哭又笑,這沒什麼。喝點水吧,再吃點點心,然後我們出去,好不好?”最後一個問句太過溫柔,克拉默不由自主的就點了腦袋。

他吃一口點心,諾伊爾就喂給他一口水,礦泉水瓶裏甚至還插著吸管。換做以前克拉默一定會皺著鼻子抱怨‘這樣太娘炮’,但他現在什麼也沒有說,過分的乖巧讓一旁的諾伊爾都禁不住摸上了他的額頭,怀疑脑子是不是真的出了问题。

“天……克里斯你確定你好著嗎?我是說……你就像變了一個人。别给我说你长大了。”諾伊爾從椅子上站起蹲在克拉默面前,微揚著臉看著他。“你知道我是誰嗎?或者說一兩件只有我們知道的事情?”

“別鬧了曼努,我死都不會忘了你。”話一出口才覺得不對勁,然而卻收不回去。克拉默有些緊張的捏緊手中的叉子,生怕諾伊爾就這樣丟下他不管。“我的意思是……”

“胡說些什麼!”諾伊爾有些生氣的屈起手指彈了一下克拉默的腦門兒,這次用了十足力氣。克拉默覺得他應該像往常一樣哭唧唧然後趁機撒個嬌,但是對方的那句話就像給他判了死刑,他除了僵坐在原地沒辦法有別的反應。“你會好好的,才23歲……成天說什麼死來死去……”

克拉默鬆了一口氣,他叉起一塊水果塞進嘴裏,飽滿的汁液順著喉嚨竄進胃裏,但他卻覺得跟吃了一把辣椒一樣難受。於是他哭了,嚎啕大哭那種,驚得過來查看情況的厄齊爾手一抖摔掉了手中的獎牌。

 

克拉默發現自己也許要離成為瘋子不遠了。

一半的他希望諾伊爾拒絕自己,打破所有的無厘幻想,這樣修正了錯誤,時間線就可以繼續前進;另一半的他留戀這種兩人依舊親密的狀態,哪怕時間永遠重複這一天。

“我該怎麼做。”

“你該擦乾淨眼淚,然後走上領獎臺接受人們的歡呼。”厄齊爾翻著白眼,試圖讓他止住還在往外流的淚水。“應該親吻獎牌,擁抱大力神杯……需要我幫你預約醫生嗎?”說完裝模作樣的撩起克拉默的眼皮檢查了一番。

不過很快諾伊爾就打掉了厄齊爾的手,“別再逗弄他了。”

“曼努你真是夠了。”厄齊爾又犯了白眼,這樣的頻繁看的一旁的克拉默都覺得眼睛酸澀。“大家都在等你們,快點整理好出來……這句話怎麼這麼怪……”很明顯沒打算得到兩人回應,厄齊爾說完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已經走出了更衣室。但是克拉默很肯定諾伊爾也聽到了那句話,他小心的瞄了一眼對方。諾伊爾神色如常的把四星球衣舉到克拉默眼前,示意他迅速的穿好。

克拉默不太明白這意味著什麼,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還算是熟悉的頒獎臺,克拉默這次沒有選擇站在諾伊爾旁邊,而是費勁的穿过人群擠到角落。隊友們太過激動,不斷有人從後面擠上,欄杆壓迫他的胃部,克拉默感覺噁心的想吐。

“嘿!克里斯讓一下!”克拉默扭頭,是打了雞血的德拉克斯勒,咧著嘴巴一點也沒有平時的孤傲范兒。“我需要和我女朋友揮一下手!”說著沒等克拉默給點反應,就雙手捏住他的兩隻胳膊,將人夾著送到了旁邊。

那一瞬間克拉默就有很不好的感覺,果不其然肩膀撞上了熟悉的觸感。他做的所有努力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该来的总会来。

“嗨,曼努……”

諾伊爾看起來興奮極了,臉頰紅撲撲的。“克里斯?你這會兒好點了嘛?”環境太嘈雜,每個人都是扯著嗓子在說話,他們也不例外。諾伊爾的臉幾乎貼上了他的,呼出的熱氣夾雜着一絲酒味——克拉默猜是默特薩克的酒,比賽前他看到默特薩克的背包藏了一瓶。

“曼努……”克拉默湊了上去,再一次的抱住了諾伊爾。他能夠預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他沒辦法阻止。嘴唇像是不屬於他,而他就像只狂躁的小獸。炙熱的沿著熟悉的輪廓一路向下,直到把臉邁進對方的肩窩。這一次他沒再哭,眼睛酸澀干痛,他下意識的眨動眼睛。睫毛肯定弄得諾伊爾不舒服,因為他聽到對方發出低沉的笑聲,他還感覺到了胸膛產生的共鳴。

“曼努……”他不清楚今晚究竟叫了多少聲對方的名字。

“好孩子。”諾伊爾回抱住了他。

 

克拉默捂住臉,在更衣室的長凳上醒來,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後就隨手丟進背包裏。蓋在他身上的那件球衣冷極了,像是刚从冰箱中拿出来——克拉默覺得他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覺。也許在找到讓事情重回正軌的方法前,他會先瘋掉。


                                           ==TBC==

26 Dec 2015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