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鬼哭神嚎(RIPD·AU)03

#趕在月末來一發,沒想到我也跟隨某人的腳步開啟了月更的節奏(。


#新腦洞開的不亦樂乎,然而還欠了一屁股債,被欠債的小夥伴,莫方,抱緊我。




Chapter03


在驅車駛離公墓的路上,諾伊爾好奇的問了無數次克拉默為什麼臉那麼紅,但對方牙關咬得死緊硬是一句話哪怕是拒絕都不願意說。而這無疑只會激起諾伊爾的好奇心,於是兩個人就這麼僵持的停在了一棟大廈的地下停車場裏。


“我早晚要問出來。”諾伊爾下車前扔下了戰貼,而克拉默則是仍舊懵懵的。


克拉默看了看手機顯示的時間,到現在這一秒為止,兩個人才認識了整整8個小時。當然是按死人世界的時間,看情況底下的時間要過得更快一些。在自己被默特薩克徵召,稱為RIPD的一員,到重新回到這個世界執行任務的8個小時裏,人類世界已經過去了一週。配發的手機時間在這裡暫時停止了,除了偶爾會用克拉默看不懂的衡量單位前進——不對,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發展的方向太出乎意料。克拉默不太願意承認剛才的那種微妙的情緒是一種叫做‘喜歡’的感情,他們明明還算是陌生人,再親近一點也只是普通的搭檔而已。他覺得整個腦袋都快爆炸似得,暈乎乎的像是回到了腦袋剛被球砸到的時候。


“愣著幹什麼?”發呆的時候,諾伊爾已經走到了電梯旁,“別忘了我們是有工作在身的。”


“算了算了……再說吧,可能這是腦震蕩的後遺症。”碎碎念著安慰自己,克拉默小跑著追進電梯裏。


“現在我要教你一些實用的破案技巧,比如如何找到死鬼存在的痕跡。”強壓住好奇心,諾伊爾為了防止菜鳥搭檔第一次出任務就領便當,還是決定當一回好老師。“看這裡。”他指了指電梯按鈕的‘6’鍵,與別的按鍵不同,這個按鍵閃爍的光晦暗且不完整。“因為他們並不屬於這個世界,所以所有他們觸碰過的東西都會變得和正常的不一樣。”兩人說話間電梯轎廂已經到達了第六層,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電梯裏的燈光突然開始閃爍。


克拉默緊張的扶住了腰後的武器。


“別緊張,還沒到開始交火的地步。”諾伊爾把手按在了克拉默的手背上,輕輕的拍了兩下——這下子克拉默更緊張了。控制不住的吞咽了幾下分泌增多的口水,眼神渙散的不知道看向哪裡。“不想莫名其妙死掉就機靈點。”諾伊爾無奈的看著克拉默,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直到對方吃痛的回過神。


現在克拉默能夠很快的找出是哪一個房間不同,他在諾伊爾的默許下按下了門鈴,果然那個聲音沙啞的像是指甲劃過鐵器一樣的刺耳。沒幾秒他就聽到沉重的腳步聲,一張陰森的臉出現在門縫中。


“你們有什麼事?”就連聲音都像是幾十年沒喝過水一樣的乾澀。克拉默有些嫌棄的皺眉,同時詢問的看向身後的諾伊爾。


“物業,例行檢查水電。”


門裏的男人皺著眉頭,看樣子並不想讓兩人進去。“我現在不方便。”


“你的鄰居提了幾次意見,如果你拒絕,那麼我們有權請您搬離這棟大樓。”克拉默崇拜的看著一點兒也不猶豫的瞎扯淡的諾伊爾,暗自發誓自己以後也要成為前輩這樣優秀的人才。下一秒諾伊爾打了個不小的噴嚏,克拉默尷尬的摸了摸鼻尖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男人猶豫了幾秒鐘還是不情願的打開了門。


一進門克拉默就有種想要乾嘔的衝動,那是他從前從未接觸過的味道,粘膩的腥氣,像是肉類在高溫中擱置了一個禮拜產生的腐臭。諾伊爾不動聲色的捏了下克拉默的後頸,接著又安撫性的拍了拍。克拉默強行壓制住想要嘔吐的慾望,聽話的根據諾伊爾的口型站到了他的身邊——旁邊,不要站在身後。克拉默不理解對方執拗的眼神,但本能讓他聽話的閉嘴別多說話。


根據任務的不同等級,B級及以上的任務可以在犯人現形的情況下直接擊斃,C級別及以下等級要求儘量帶回監獄,如有不可控制因素導致必須當場擊斃,需要在任務結束後填寫報告——這是諾伊爾剛才在電梯裏給他說的。克拉默歪過腦袋看了眼諾伊爾夾在手中正在核對信息的紙張,右上角粘貼的照片上有一個通紅的‘B’印章。突然一股子熱血開始在血管裏翻騰,食指變得有些躍躍欲試的想要扣動扳機。


但目前還需要讓對方顯出死鬼的原型。


“與死者死因有關的物品有助於刺激死鬼最快的現出原形。”諾伊爾扭頭對克拉默說道,“學著點。”接著從上衣口袋掏出了一隻橙色的口紅,在桌子上寫下一個女人的名字。那是他前女友最喜歡的口紅顏色,他也是因為被前女友劈腿才跳樓自殺,不甘心想要報復對方所以成為死鬼留在了人間。果然,男人的神色很快就變得扭曲,眼珠子咕嚕嚕的滾出了眼眶,整個身體也開始變成了扁平狀。


“呃——”對方怪異的叫了一聲,猛地抓起掉在桌子上的眼珠子扔向了兩個人。諾伊爾偏頭躲過,用手槍對準了已經跑到窗口的死鬼,而克拉默則是下意識的抓住了那顆眼珠子。不過隨著慘叫聲響起,死鬼和他手中的眼球都變成了細碎的灰塵。

“呃…”


“交工了。”諾伊爾在還沒緩過神的克拉默眼前打了個響指,“本來還想帶你在這裡再轉轉,但我一會兒還有事情。”


“我沒事。”克拉默急忙說道。


“那我們就回警局,順便帶你認識一下我在你之前的老搭檔。”


 


克拉默一點兒也不想見那個傳說中合作了幾十年的老搭檔。


“你很有名的,小子。”長著奇怪大眼睛的男人笑著對自己伸出了手,而他不怎麼情願的‘呵呵’回握了回去。他當然明白對方說的出名是什麼意思,大概全警局只有他一個是因為撞在門框上才來這裡報到。


“嘿!”諾伊爾及時的打掉了大眼男人的手,“別欺負他。”說完對對方呲了一下牙齒,就像宣誓領地的貓科動物。


這真是可愛極了。克拉默咬了一下嘴巴上的幹皮,而這一切小動作全都被大眼男人捕捉在了眼裏。而對方接下來的話讓克拉默發誓這人一定是他的天敵,某些方面來說簡直太討人厭了。


“別太護著,這可是只小狼崽,曼努你最好提防著點。”


克拉默終於沒忍住,朝對方亮出了自己的牙齒。


“梅蘇特!”


“好吧好吧——”男人舉起了雙手,沖著克拉默眨了兩下眼睛,“重新認識一下,我是梅蘇特·厄齊爾,檔案管理科主管,曼努的老搭檔,剛從倫敦分部交流回來。”克拉默發誓他在某三個字上聽到了重讀,“我賭十元錢你追不到曼努。”


“梅蘇特!”諾伊爾吼出聲,“你為什麼不乾脆留到倫敦別回來!”


“因為捨不得你。”


“哦……天哪。”


“只捨不得曼努嗎?那我呢?”一個嘴巴咧的老大的男人跳到幾人中間,沒錯,是跳。那一瞬間克拉默還以為是一隻猴子。“明知道你討厭雨天還把你借調過去,局長是不是年紀大了。”


“這是托馬斯·穆勒,和我一樣是探長。”因為穆勒的聲音太過聒噪,諾伊爾只能湊到克拉默耳邊介紹。“我記得佩爾也給你丟了新人,怎麼沒見?”


穆勒擺擺手,“只是帶新人熟悉工作,又不是奶孩子,幹嘛一天到晚揣在身邊。”厄齊爾突然笑了,穆勒有些不解的追問原因。


“你們兩個可以一起閉嘴。”諾伊爾無奈的捏著眼角放鬆暴躁的情緒,站在他身邊的‘孩子’克拉默的情緒也沒好到哪裡去。


“而且那小子似乎更想要跟著貝尼工作。”穆勒聳聳肩膀說道,“其實我也覺得尤裏安更適合貝尼,曼努你是沒有見到,兩個人站在一起就像是父子。”


“在貝尼面前記得說是兄弟。”厄齊爾彈了一下穆勒的耳尖,“貝尼現在最討厭別人說他看著年紀大,拐著玩兒形容也不行。”


“我以為——”


“你以為我去了倫敦就與世隔絕了。”


“唔——”


“不和你們扯了,我還要先找菲利普完成工作交接,晚上老地方見。”厄齊爾蜷起食指,鼓足力氣再次彈了一下穆勒的耳尖,然後對克拉默莫名奇妙的笑了笑。後者不自在的想要往諾伊爾身後躲,但眼疾手快的厄齊爾先一步拽住他的胳膊將人拉到身邊。早就瞭解對方的諾伊爾壓根兒就沒打算理會,和穆勒勾肩搭背的準備提前下班去酒吧佔位子。


“你那些小心思我暫時沒空理會,但有一點你一定要記住:不管什麼情況、任何時候,都不要試圖站在曼努的背後。”


克拉默側過腦袋看了看突然嚴肅起來的厄齊爾,想到了不久前執行任務時諾伊爾的叮囑。


“為什麼?”克拉默追問。


“如果你不想讓曼努討厭你……事實上就連我都不會想要嘗試那麼做。”厄齊爾的眼神有幾秒鐘的渙散,但很快又重新投向克拉默。“至於理由……我不告訴你,想知道的話自己去問。但我的建議是最好現在不要,因為你還沒那個資格。”說完拍了拍克拉默的肩膀,拿起椅背上的外套準備去拉姆的辦公室。


“那我什麼時候有權限去資料室查閱檔案。”


“正式任職後。”厄齊爾終於像是提起了興趣,單手撐在桌子上看著他。“你沒有看起來那麼蠢,但我可以告訴你的是,如果你查了檔案,會自己承認蠢。”


                        ==TBC==

23 Jun 2015
 
评论(1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