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Mirror Mirror(AU)

MirrorMirror

注釋:DFB同人/平行世界AU

CP:默新/穆厄/1617

分級:PG13

警告:OOC可能請慎重選擇閱讀/腦洞無限大

 

Chapter01

“你喜歡曼努什麼?”

“嗯……”克拉默停下手裏的工作,雙手撐在鋤頭上面。“突然這麼問,一時半會兒也說不上來……很多吧。如果我說喜歡曼努的全部,你會不會覺得我虛偽?”

“不會,因為我也一樣。”

 

這種奇妙的對話開始于一週前。

因為國家隊的集訓,大家又一次聚到一起。克拉默這次來的比較晚,等他拿到房間鑰匙的時候已經是規定時間的第二天晚上。根據這次的安排他的舍友應該是赫韋德斯,但他推開門的時候看到的卻是諾伊爾——這簡直就是一份超級禮物。

但克拉默還是努力鎮定的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尤裏安捨不得貝尼。”

“就這樣?”

“不然呢?”諾伊爾疑惑,手撐在身後仰起腦袋看著克拉默。這個姿勢讓T恤蹦的緊極了,克拉默的眼睛掃了一圈後看向了對方身後的牆角。“難道是我捨不得你?”

也可能是我捨不得你。克拉默笑了笑沒有答話,打開行李箱準備整理行李。一旁的諾伊爾無所事事一會兒後,也湊上來幫忙。

“你訓練了一天,早點睡吧,我可以自己來的。”克拉默急忙攔住諾伊爾,並試圖扣上箱子,但眼疾手快的諾伊爾早就把對方想要藏起來的東西拿了出來,一個泰迪熊。不大不小,剛好抱在懷裏。諾伊爾悄悄比劃了一下,有點像是自己小時候喜歡的那種。

“你多大了?”嘴上這麼不屑的說著,手裏卻下意識的揉捏著,軟綿的手感讓諾伊爾有借過來玩的衝動。於是他就這麼做了,把熊舉過頭頂,幼稚的以為這樣子克拉默就拿不走。但他忘記對面的是個和自己一般高的年輕人不是還沒膝蓋高的小孩,克拉默下一秒就撲了上來,撞的諾伊爾後了好幾步,後背幾乎要碰上窗臺。

克拉默漲紅著臉,整個人都貼在諾伊爾身上,抻長手臂去夠那隻好像在笑自己的泰迪——他不想讓諾伊爾知道這只熊是自己拿著模糊的視頻,幾乎問遍了全世界才找到的絕版。這一點兒也不誇張,克拉默最後在日本一個泰迪熊博物館裏買到了它。他要承認這種行為足以讓諾伊爾想要遠離他,因為確實太奇怪了,沒有一個男人會為了另一個男人小時候的玩偶費如此的功夫——除非喜歡。是的,克拉默喜歡諾伊爾。

曼努知道後會討厭我的。想到這種可能性,克拉默的心情又跌到谷底,眼睛有些委屈的眨巴了幾下,原本扒拉著諾伊爾雙臂的手也卸下了力道。

這下子反而諾伊爾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手忙腳亂的準備把熊還給對方。但是手放下來的過程中撞到了窗框,熊一下子脫手掉到了窗戶外面。

“額……”諾伊爾不安的皺了一下鼻子,空出的右手像是想要摸一摸克拉默和那隻泰迪一樣的頭髮,不過伸到一般還是擱到了自己頭上。“我現在就去給你拿回來,抱歉,我沒想到你這麼在乎,是我玩笑開太過分了。”

“你的手磕紅了。”克拉默拉過諾伊爾的手,揉了揉紅腫的手背,然後不放心的又吹了幾下。“我自己去,你早點休息,明天還要訓練。”說著抬起眼睛看著諾伊爾,灰藍色的眼睛在燈光下顯得亮晶晶。

“那你快點。”諾伊爾最後還是把那句‘我等你’憋回了肚子,看著克拉默出門後用手用力的拍了下臉頰。今晚有些微妙,好像每一件事都在脫離軌道。就象現在,他不討厭克拉默離自己這麼近,甚至還有些留戀剛才拂過手背的觸感。

“邪了門了。”諾伊爾把自己像一顆炮彈似得投射到床上,然後迅速的捲起被子裹緊自己。

 

“曼努現在一定認為我是個幼稚的需要抱著玩偶才能睡著的小鬼,或者對我剛才的舉動感到噁心。”克拉默癟著嘴慢悠悠的朝著花園晃悠。

“不會的。”一個聲音突然回答。

“你怎麼知道——!”克拉默下意識的反問,但話說了一半才感覺到不對勁,驚了一跳的扭頭看向身後。“誰?”他覺得聲音有些熟悉,但卻說不上來是誰的聲音。

“最起碼我的曼努不討厭,反而很喜歡。”

“你的?”克拉默瞬間忘記了最迫切的那些問題,比如你到底是誰,或者這究竟怎麼回事,他只記得整個腦子全部被那句‘我的曼努’佔據。“你叫的很親昵。”克拉默站在花園中央,豎起耳朵捕捉所有聲音。

“叫的親昵因為那是我的曼努。”那個聲音像是立體環繞,花園的每個角落都有回音。

“你在哪裡?”克拉默決定曲線打探敵情。

“反正你肯定找不到我,因為我也看不到你。”那個聲音聽起來有點得意,“我猜你叫克里斯托弗·克拉默,你口中的曼努全名是曼努埃爾·諾伊爾。”

“你到底是誰?!”克拉默開始有些急躁,他不希望諾伊爾被奇怪的人盯上。

“說出來我都不信。”克拉默發誓如果可以,一定要把這個人拉出來狠狠的湊一頓,哪怕是國家總統也絕不手下留情,但凡事總有例外,就像他無法給自己一拳——“我的名字是克里斯托弗·克拉默。”

“……有種你出來。”

“其實我也想見見你,但很可惜這個無法做到,如果我沒猜錯,我們並不在一個時空。”那個聲音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思索如何解釋清楚。“平行時空?我大概就是另一個時空的你,而我的曼努也是另一個時空的你的曼努。”

“還不是我的曼努……”冗長又拗口的話,克拉默這次卻準確無誤的捕捉到了所有重點。

“早晚會是的。”另一個克拉默回答的異常肯定,“不論在哪個時空,曼努都只能是克里斯的。”

 

接下來的時間裏,兩個人進行了友好又深刻的談話,一掃之前的不愉快和濃重的火藥味。

“你們在那邊也是運動員嗎?”克拉默一號機問道。

“你們是運動員啊。”克拉默二號機答非所問,不過很快還是回答道。“我是記者,曼努是美食家,我們住在一起養了一隻大金毛。”

“我沒問那麼多,炫耀什麼。”克拉默一號機有些不爽,決定暫時線轉移話題調節一下情緒。“你們那邊也是晚上嗎?”

“是啊。”

“……曼努在做什麼?”

“喂喂……”二號機也有些不高興,“這是我的曼努,你應該操心你的,不要肖想我的。就算從本質上講我們是一個人,但有些事情還是要分清楚。”

克拉默一號機皺了皺鼻子,“那你在幹什麼?”

“這就對了。”二號機聽起來很得意,“我在等花園等曼努,他今晚有個夜間節目,他說給我帶宵夜回來,我和克里斯都在等待投食。“

“克里斯?難道是你們養的那隻狗?”

“對啊。”

“怎麼起……自己的名字……”

“……就當我有病吧,我也在想著給它改個名字,它奪走曼努太多寵愛了,臭狗。”

克拉默一號機能想像到二號機此刻的表情,於是原本抑鬱的心情得到了很好的釋放。“總要為自己的炫耀付出代價。”兩個人絆了一會兒嘴,一號機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你還能跟其他人交流嗎?”

“其他人?”

“就是其他時空的我們。”

“我想我跟不上你的思路了。”

“那就換個問題。”一號機像是想起了什麼,“曼努的新球衣好看極了。”

“你可以直說是曼努好看。”

“那是肯定的。”聲音聽起來很得意,因為球場上的諾伊爾只有自己可以看到。“事實上曼努穿什麼都好看,你是沒見過,這顏色讓曼努白的像是要發光一樣,襯得那雙眼睛。”克拉默說著舔了一下嘴角,他看到諾伊爾迎面走進了花園——太美了,他在心裏說道。

時間來不及了,克拉默還準備再問點問題,比如另一個自己之前的那句‘曼努只能屬於克里斯’究竟是不是真的。還沒等張開嘴巴,諾伊爾的聲音就從耳邊傳來。

“怎麼這麼久還不回來,泰迪沒找到嗎?”諾伊爾看著克拉默空空的雙手問道。

克拉默這才想起自己下來的最初目的是什麼。為了防止諾伊爾看出端倪,克拉默急忙‘噓——’了一聲,“小聲點,大家都已經睡了。”他試圖暗示二號機不要再說話,萬一諾伊爾也能聽到。不過很顯然他和那個自己一點默契也沒有,因為他覺得二號機的聲音比剛才更大了。

“怎麼不說話?是你的曼努來找你了嗎?”

哦,快閉嘴,他一定是在報復剛才自己的炫耀。

克拉默一副受死的表情看了看認真尋找泰迪熊的諾伊爾,對方並沒有其他多餘的反應,這讓克拉默鬆了口氣——說明克拉默說的話只有克拉默才可以聽見。

“找到了!”諾伊爾興奮的把熊舉得高高的,臉上的得意讓克拉默一瞬間有些恍惚。“不過有些髒,我明天幫你洗乾淨,這幾天天氣都很好,應該幹的很快。”說著拍了拍熊上的泥土走回克拉默身邊,“已經很晚了,你明天也要訓練,我們早點回去。”

‘我們’這個詞像是一顆尾巴草搔在心尖上。“嗯。”克拉默乖乖的點頭,跟在諾伊爾屁股後頭笑的一臉開心。

“你現在笑的一定蠢爆了。”

要你管。雖然沒有念出聲但克拉默相信對方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說什麼,果然。

“剛才怎麼不見你——”聲音在克拉默跨出花園的霎那戛然而止。

“誒?”克拉默停住腳步,試探的重新站進花園。

“果然還是只能在花園裏交流。”二號機的聲音重新出現。“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晚上見。”

還沒等克拉默緩過神,諾伊爾催促的聲音就傳來。於是他只能輕輕的說了聲‘晚安’,就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你也是。”

 

Chapter02

一夜無眠,克拉默睜著眼睛等天亮。整晚腦子裏都是‘我究竟是不是人格分裂’的不斷肯定和否定,直到早上諾伊爾睡醒後才好容易停止無休止的猜測。“晚上再去一次,就知道是不是我有病了。”克拉默歎了口氣,打著哈欠爬起。

“沒睡好?”

“嗯?”克拉默急忙搖頭,怕諾伊爾以為自己沒睡好是因為熊的原因。“有些認床。”

“其實你可以直說是因為沒有熊,我不會嘲笑你的,因為我小時候比你現在還誇張,甚至把熊帶到了球場上。”

這些我都知道,我試圖瞭解你的每一件事每一個習慣。“但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克拉默癟著嘴換上訓練服,準備去球場先跑上兩圈把快要炸掉的腦子清理一下。

諾伊爾看了眼窗外陰雲密佈的天空,又偷偷的瞄了眼克拉默的黑眼圈,摸了摸鼻尖。“要是你今晚還睡不好,要不要和我一起睡?”說完這話諾伊爾自己都愣住了,但說出來又不能收回,只能裝做鎮定的看著牆角。

一時間房間尷尬的什麼聲響都沒有,克拉默直直的盯著諾伊爾的側臉,不知道在琢磨什麼的眯著眼睛。諾伊爾感覺左邊臉頰都像是要被戳出個洞出來,只能安慰自己對方一定會認為自己在開玩笑然後把這句話就這麼放過去。

“好啊。”克拉默突然咧開了嘴巴,彎腰系好鞋帶後丟下一句肯定的答復,就小跑著出了門。

“我一定是腦子被門夾了……都怪他。”諾伊爾‘嘖’了一聲,伸手捏了一下熊,確定今天沒有幹的可能性後才皺著臉去訓練場。

 

“怎麼了?”厄齊爾把球踢給了穆勒,一溜煙的竄到正在做肌肉拉伸的諾伊爾身邊。用食指戳著對方繃得緊緊的臉頰,“和誰有什麼深仇大恨呢?”

諾伊爾突然直起身子,驚的厄齊爾蹲著朝後跳了一步。他張著嘴巴,吱唔了一分鐘還是決定重新閉上。“就當我沒睡好吧。”反正接下來的幾晚肯定也睡不好,這麼說也不算錯。

“你覺得我會信?”

厄齊爾臉上寫滿了好奇心,諾伊爾瞭解他,這表情代表不問到他滿意的答案出來是不會放自己走的。但即使這樣諾伊爾也不能說出來,因為邀請隊友舍友這件事實在是太奇怪了,而且厄齊爾一定會認為他喜歡克拉默,接著就會嘗試一切可能撮合他們。無論哪種可能性都讓諾伊爾下定了決心不把這件事告訴對方,哪怕厄齊爾曾經分享過一個秘密給他——他和穆勒已經交往了4年。說真的諾伊爾在這點上太佩服兩人,如果不是自己遲鈍就是所有人一起裝作不知道。

“這次讓我自己來,好嘛?我現在感覺腦子像是被雷劈了,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像自己。”

“好吧。”厄齊爾難得的爽快讓諾伊爾有些脊背發涼,他拍拍屁股上的碎草屑站了起來。“你現在挺像我還沒和托馬斯好的時候。”丟下一句意味不明話就飛奔著跑向舉著足球傻笑的穆勒。

諾伊爾索性仰躺在草坪上,隨便一瞥就是在角落顛球的克拉默——角落。諾伊爾絕望的捂住臉,想像不到自己究竟是怎麼隨便就能看到角落。然而更驚悚的是克拉默把球踢給了德拉克斯勒後走了過來,目測距離400米,還來得及跑。諾伊爾迅速的爬起來,並在對方走過來之前,撒開腿跑出了訓練場。

“曼努這是怎麼了?”德拉克斯勒抱著球吃驚的看著靈活的諾伊爾,不解的看向身邊還沒邁出步子的克拉默。

克拉默皺著眉頭看了一眼德拉克斯勒,對對方剛才直呼諾伊爾名字的舉動有些不爽,但事實上所有人都這麼稱呼諾伊爾,克拉默只能暗自和自己慪氣。“大概是因為把我的熊弄壞了感到內疚吧。”

“嚇死我。”德拉克斯勒長出口氣,歪著身子把胳膊搭在克拉默肩膀上,“還以為你昨晚忍不住做了什麼。”

“我倒是想。”克拉默翻著白眼,把球重新勾回腳底下。

“準備怎麼謝我。”

“集訓結束請你喝酒。”

兩個人碰了下拳頭。

 

簡單和教練打了聲招呼,諾伊爾就躲進了花園,拿著鋤頭充當義務園丁。不過這才不是他的真正目的,也沒有多餘的精力照顧這些花花草草。

“在嗎?”

諾伊爾支愣著耳朵,他發誓如果此刻有人路過,一定會以為他是精神病。在等了大概2分鐘,諾伊爾以為不會有回音的時候。

“……嗯,我在。”那邊的聲音像是嘴裏塞滿了食物,吧唧吧唧的。

“你都快玩兒死我了,還吃得那麼開心。”諾伊爾不滿的用出頭戳著腳下的泥土,音量也控制不住的升高起來。

“小聲點。”那邊還在吃,“如果你不想被人當作神經病。”

“你在自家花園了不起嗎。”

“和自己為這點小事吵架你夠可以的啊。”那邊聽起來總算放下了食物,“怎麼了,心情不好啊?”

“我好像做了蠢爆的事情。”

“你幹嘛了?”

“我問克里斯晚上要不要和我一起睡。”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諾伊爾捂住了耳朵,果不其然很快就傳來誇張的大笑。“你被雷劈了嗎?你怎麼這麼主動啊,簡直嚇壞我了……你確定和我是一個人?你是曼努埃爾·諾伊爾沒錯吧?”

“你快閉嘴吧。”諾伊爾乾脆丟掉手中的鋤頭。

那邊又笑了一會兒,突然帶著笑意小聲的嘟囔了一聲。“主動點也好,也不能每個曼努埃爾都被臭小子克里斯牽著鼻子走……誒呀那小子回來了!我先去準備午餐,這是我們的秘密別讓別人知道啊尤其是狼崽子!”

諾伊爾敷衍的嗯着,直到花園響起另一個熟悉的聲音。

“曼努和你說什麼了?”

諾伊爾突然發現,不管哪個時空,諾伊爾好像都玩兒不過克拉默,小兔崽子心眼真多。

 

“直接承認你喜歡我是有多難。”

“你還是滾吧。”諾伊爾再次絕望的用雙手捂住了臉,他無法想像另一個自己究竟是怎麼跟這樣子厚臉皮的克拉默生活在一起,又或者自己的克拉默也是那個樣子,只不過還沒完全表現出來——‘自己的’,諾伊爾臊紅了臉。

“剛好飯也好了。”另一個克拉默笑著說道,諾伊爾還聽見了吸鼻子的聲音,莫名的腦袋裏就出現了克拉默長著狗耳朵,大尾巴搖來搖去的畫面。就在他努力憋笑的時候,那邊說道,“就像我一直說的那樣,你應該做好準備,因為曼努永遠都是克里斯的。”

“也許這次就會例外。”

“我相信自己,要打賭嗎?”那邊傳來諾伊爾呼喚的聲音,“如果我是對的,你就讓另一個我可以對你為所欲為一整個晚上,如果你贏了,我就躺平讓另一個你上。瞧,賭注多麼誘人,賭不賭?”

不遠處的訓練場一陣嘈雜,聽起來像是訓練結束了。諾伊爾心虛的看看四周,最終還是逃避了這個問題。“你快去吃飯吧。”說著就低著腦袋沖出了花園,動作敏捷的嚇壞了路過的厄齊爾。後者眯著眼睛探著腦袋瞧了瞧花園裏面,然後笑的一臉微妙去追前面的諾伊爾。

“你為了我犧牲好大。”克拉默靠在樹幹上說道。

那邊意味不明的哼了一聲,“你很快就會知道這個賭注毫無意義,因為曼努永遠會放縱我們對他做任何事。”

克拉默翻著白眼趕走了自己,他總算明白那種微妙的不爽來源於何處,他居然被自己騙了。另一個自己在背著自己調戲自己的曼努——天哪。克拉默嚎了一聲,最終決定早晚要討回去。

“就像你說的,雖然理論上講我們是一個人,但有些事情還是分清楚比較好。”

說完撿起諾伊爾落下的那個鋤頭,準備去食堂填滿一下自己的肚子。體力充沛才有可能打勝仗,就算是為了自己,克拉默也要贏了賭約。

“這聲音……克里斯?”

但總有意外發生,事情確實發展的太出乎意料了。

“呃……”克拉默停住了腳步,抓了抓腦袋上亂糟糟的頭髮,“我覺得我叫你曼努他會生氣,就像他昨天叫我的曼努那樣。”

那邊很明顯沉默了,因為另一個曼努很明顯不知道這件事——有時候報復來的就是如此迅速。不過克拉默知道即使生氣也不會是真的生氣,因為他贊同另一個自己的那句話,諾伊爾的底線在克拉默這裡從來不存在——說不定自己還創造了一個機會。克拉默勾起嘴角笑了,“你告訴他,他為我爭取的福利,我自己會努力的。”

 

Chapter03

意料之中的是,就像諾伊爾猜測的那樣,陰雨天氣即將持續一週;而意外的部分,即使和克拉默擠在一張床上,諾伊爾也睡的好極了,他以為自己要頂著黑眼圈直到那隻泰迪變幹。

“早上好。”那張近在咫尺的毛臉總讓諾伊爾錯覺的以為他們就像厄齊爾和穆勒那樣,已經在一起好幾年。每天早上的問候熟練又自然,好像接下來就該是一個早安吻。這麼想著的諾伊爾在看到克拉默直接起床後,心裏居然產生了失落的情緒。不過很快就重新調整好,大方的脫掉了睡衣換上訓練服。他知道克拉默就站在背後,不落一瞬的盯著自己看。

兩個人拉開了一場戰爭。

 

“所以呢?”克拉默二號機吸溜兒的吃著意大利肉醬面問道,“你幹嘛不直接推倒完事?你們互相都喜歡,也彼此都知道這一事實,現在這樣是要幹嘛?”

“大概是因為曼努那句話?”克拉默一號機也有些不解,覺得這樣的自己確實就像諾伊爾口中的‘小崽子’那樣幼稚。

那邊很快就反應過來,“他說自己是個例外?所以你想讓他先主動承認?”

一號機沒有答話,二號機就明白了。

“重要的不是過程是結果。”那邊傳來刀叉收拾的聲音,“不論是誰先主動,最後都是我贏,然後你懂得,最終的結果只能是你佔便宜。”

“賭約是什麼?”諾伊爾二號機的聲音,克拉默一號機驚呆了,真盼望此刻身邊能有一個小板凳讓他坐著看戲,最好手上再來點零食。“你和我打了什麼賭?不對,問題是為什麼我自己在幫著你坑我?!”聲音聽起來氣憤極了,音調拔高的都快要破音似得。“……你等著!我先去接電話!”說著就噠噠的跑走了。

“嗯哼。”另一個自己的聲音簡直愉悅的不得了。

“你們記得回房子,我不想聽現場版。”

“我也不想讓你聽,那可是我的曼努。”克拉默二號機端起了盤子,聽起來像是準備離開。“你也記得回房子。”

“當然,那是我的曼努。”

 

比賽進行的很順利,所以集訓的最後一晚全隊理所應該的開了個派對。這也就意味著放縱,厄齊爾和穆勒早早就回了房間,大家意義不明的‘嘿嘿’幾聲後重新投入進酒局。

“這樣玩這樣玩!”默特薩克激動的揮舞著酒瓶,站在他身邊的拉姆沒有制止住,無奈的扶住了額頭。“瓶口對的那個人要和平底對的那個人一起真心話大冒險!”

“來來來!”喝嗨了的德拉克斯勒也舉起了酒瓶附和著,一旁的赫韋德斯無奈的扯著他的訓練服,試圖把他從凳子上拉下來。

諾伊爾眼皮跳了一下,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和克拉默的位置。‘他們一定是故意的。’諾伊爾碎碎念著。他和克拉默兩個剛巧在一條直線上,其他人也巧合的站得極為鬆散,絕對不會誤傷到其他人的‘鬆散’。

“我有些上不來氣,去花園走走。”很明顯沒打算徵求其他人同意,說話的同時就已經跑的不見人影。

確保沒有人追上來後,諾伊爾這才放慢腳步。然後發現今晚的花園安靜得出奇,一點兒風也沒有。他這才想起來陽臺上的那隻泰迪熊也不知道幹了沒有,自己已經全讓忘了這回事,就這麼和克拉默擠着睡了一週。

“那小子看著瘦,其實還是蠻結實的。”諾伊爾想起了曾經不小心碰到的觸感。

“是蠻有料,我喜歡看他穿西裝。”

“西裝確實不錯——你怎麼聲音這麼啞?”諾伊爾擔心的問道,不過沒等那邊回答他就明白了。“不,你還是不要告訴我,我一點也不想知道為什麼。”

那邊笑了笑,“克里斯在給我準備宵夜,他現在烤草莓派的技術已經很棒了。”

諾伊爾‘嗯’了一聲。

“有時間讓你的克里斯給你講講我和我的克里斯的事情,你一定會感興趣。比起你,我喜歡上克里斯的過程才叫不可思議,我總說那是聖誕老人的驚喜。”諾伊爾聽見那邊吹了一口氣,他猜應該是熱可可。“是熱可可。”那邊給了肯定的答復,“有時候我也不得不相信克里斯總說的那句話。”

諾伊爾皺了下鼻子,“那句話自信的太欠揍了。”

“那倒是。”那邊贊同的笑了,“但確是事實——你的克里斯大概要來找你了。”

下一秒花園入口就傳來熟悉的腳步聲,諾伊爾也驚訝自己竟然已經連對方的腳步都記在了心裏。“好吧,我要承認你是對的,晚安。”

“晚安……我大概可以,不過你可能今晚晚安不了了。”

諾伊爾翻著白眼揮揮手,朝迎面走來的克拉默跑了過去。

 

兩個人沒有回餐廳,而是一起走進了酒店的電梯。電梯的數字跳得很快,也安靜的異常。諾伊爾看了看克拉默緊繃的側臉,悄悄的笑了一下。

“有空給我講講他們的故事吧。”

克拉默驚訝的猛然扭頭,“嘶——”然後吃痛的捂住了因為快速旋轉而拉傷的脖子,不過很快諾伊爾的手就覆了上來,溫熱的手有節奏的捏著,克拉默沒兩下就覺得一點也不疼了。“嗯。”他咧著一口大白牙,笑的一隻眼睛都眯了起來。

電梯的速度好像突然又慢了下來,一直等他們兩個結束對話數字才變成了‘23’,直到現在兩個人才反應上來,他們的房間號碼竟然是‘2301’。

“為什麼我在後面?”諾伊爾看起來有些不滿,不過克拉默倒是很高興。兩人出了電梯沒走兩步,就看到隔壁間的厄齊爾打開房門走了出來,手上拿著一堆生活垃圾。很明顯已經自己嗨過了,因為厄齊爾是淩晨6點的飛機,怪不得兩個人這麼趕時間。諾伊爾一眼就瞅見了厄齊爾紅彤彤的眼眶,於是他做了個鬼臉。

厄齊爾翻了個白眼一副才不要理你的表情,丟了垃圾就準備快點回房間,但是已經快要合上的門的下一秒又拉開了。

“我們在一起嗎?”厄齊爾突然問了一句,諾伊爾不明所以,克拉默只愣了一下就很快回答。

“當然。”

然後厄齊爾就心滿意足的笑了,在屋裏吱哇亂叫的穆勒的催促下重新關上了房門。

諾伊爾突然發現自己一早就落進了陷阱,因為早在來這裡之前厄齊爾就說這個花園很神奇,說他一定很感興趣——‘我能和托馬斯在一起,這個花園有很大的功勞。’

 

“你說我這麼反常,是不是因為另一個自己在作怪。”

“直接承認喜歡我會怎麼樣。”一模一樣的話。

諾伊爾看著撐在自己上方異常認真的克拉默,眨巴了幾下眼睛最終還是投降了,但最後還是死撐了一下。“我不管,你先說。”

“我喜歡你……我愛你。”克拉默貼著諾伊爾的耳框,“從你在我第一次進國家隊時遞給我耳機開始。當時你戴的是左邊我是右邊,ipod裏放的那首歌是《Whenyou say nothing at all》,聽了沒兩分鐘你就睡著了,腦袋在碰了兩下車窗後靠在了我肩膀上。我轉過頭看見的就是你眼角的那顆淚痣,好看極了。鼻尖翹起的弧度和肉嘟嘟的下巴,當然還有微微撅起的嘴唇,如果不是在車上周圍還有其他人,我說不定就真的親下去了。”

“夠了夠了……”諾伊爾打斷,耳尖紅彤彤的讓克拉默忍不住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嗯……”視線閃躲了一下還是迎上了克拉默的眼睛,亮晶晶的。“我也是。”

“什麼時候?”克拉默俯下身子親了一下諾伊爾的鼻尖。

諾伊爾忍不住皺了一下鼻子,嘴唇濕潤的觸感有些讓他想笑。“有一場比賽結束後,你對我伸出了手。”

“我記得那次。”克拉默笑著用腦袋蹭了蹭諾伊爾的肩窩,末了還是沒忍住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又咬了一口。“那麼早。”

“你是狗嗎?!”諾伊爾縮了一下肩膀,仰起腦袋不爽的問,卻剛好把對方肖想了好久的嘴唇送了過去。“唔——你真只狗崽子……”

軟滑的舌頭在口腔裏肆意的攪動,諾伊爾忍不住伸出胳膊掛在了克拉默的脖子上,下意識的抬起上半身迎合對方的動作。沒幾下衣服就被扒了個乾淨,諾伊爾也不甘心的扯著對方的衣服和褲子。“我看你很有經驗嘛……”看他自己折騰了好久連扣子都沒解開。

“如果你想聽的答案是我在夢裏已經重複了幾百次。”

“……”諾伊爾發誓他感覺到自己額頭的青筋在跳動。不過在現在那些都是瑣事,不重要。他以後有的是時間批評他的克里斯,但不是現在。諾伊爾一把扯下克拉默的腦袋,“我明天早上10點的飛機回慕尼黑,你確定還要再浪費時間?”

克拉默用行動表示他一句多餘的話都不想說了。

 

默特薩克把醃製好的烤肉盤子端到了花園,在烤架上放好後就坐在了躺椅上等其他人一起。然後他聽到了很明顯不是這個世界的抱怨,來自不是這個世界的自己。“克里斯沒有騙我。”一個魔法花園。默特薩克聽著聽著就笑了,再一次肯定了克拉默的一句話,然後自行添加修改了一下——不管在哪個時空,菲利普·拉姆都只能是佩爾·默特薩克的。

“你應該採取行動,我親愛的自己。”

 

                                            ·FIN·


11 May 2015
 
评论(21)
 
热度(40)
  1. 蒹葭37默少女的珍藏草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