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Adventureland(AU)

Adventureland/冒險樂園

BGM:戳我→http://mrskramer.lofter.com/post/1cb2516b_6cc8ee3

注釋:DFB同人/AU

CP:克拉默×諾伊爾

分級:PG13

警告:OOC可能請慎重選擇閱讀

廢話:腦洞一向奇怪的我,這次也請不要打我(。


[24:00]

又是一個晴天。“克里斯不喜歡。”諾伊爾嘟囔了一聲,然後輕輕的笑了出來,像是腦海裏浮現了對方那標誌性的大小眼。說著利索的收拾好文件,扛起背包準備趕回克拉默的實驗室。

拉姆擔心的站起來想要說些什麼,但是被默特薩克攔住了。

“我沒事。”諾伊爾看見後笑了笑。

‘別這樣。’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寫滿了這句話。‘如果難受就說出來,哭也沒關係。’諾伊爾又讀出了些內容。‘這不是正常的反應。’他們都緊皺著眉頭。

這個確實。諾伊爾還是推開了大門,踩著路燈小跑著走進車庫——這樣的他太平靜了。


他只是從沒想過有一天克拉默從他的世界消失了會怎樣,但現在這個問題急切的就擺在眼前。即使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在擔心,諾伊爾卻仍舊相信着,克拉默不會讓他擔心這種事情,所以他不必要有多餘的反應。

哪怕克拉默大腦裏的那顆定時炸彈已經觸碰了開關,開始倒計時。兩年前在非洲考察時被當地反抗組織的流彈擊中了頭部,受醫療條件的限制沒有及時取出。雖然僥倖扛過了危險期,但所有人都知道不論是取出還是放任不管,那都是一顆炸彈,或者一座躍躍欲試隨時準備噴發的火山。

諾伊爾還是不擔心,他相信他的克里斯總是會帶給他驚喜。

就是現在。諾伊爾收到了一條來自‘狼崽子’的短信——‘歡迎來到冒險者的遊戲’。


[01:00]

諾伊爾把車放進車庫,鎖好車門後走進電梯。手指下意識的按下了克拉默所在的‘3’,但很快就反應過來取消掉,轉而按下了‘4’。他翻看這手機裏一條接一條的短信,時間準確的像是知道他每一步會邁多大和用時多少秒。

——‘曼努你現在在我的研究室,你站在門口,正對面是一個巨大的白色立櫃。這不是你第一次來,但你從來沒有真正的進來過。每次你都坐在左手邊的那個轉椅上聽歌,用我的ipod。我知道你是怕打擾我的工作,但我更希望瞭解和接觸我的一切。’

這一條短信到這裡就停止了。諾伊爾無奈的搖頭笑笑,在等待下一條短信的時間裏,坐在了專屬於自己的那個椅子上。他的克里斯永遠都像個長不大的孩子,無論在別人面前多麼嚴肅又孤僻,也不論獲得了多少成就和榮譽。諾伊爾的克拉默,永遠和別人眼裏的不一樣。

——‘你一定坐在轉椅上等我的消息,沒有ipod和我是不是很不習慣?快起來,接下來有事情要做!’

沒等諾伊爾抻一下褲腿,手機提示音就滴滴響起。

——‘白色櫃子從下開始數起,第三個抽屜,拉開它。’

諾伊爾下意識的數了一下自己到達那裡的步伐,整整10步。抽屜拉動的聲響在空曠的實驗室發出巨大的噪音,諾伊爾突然有點想念克拉默。

——‘不用數了,10步。’

諾伊爾皺皺鼻子。

——‘這個抽屜只有一份文件,上面是我親筆寫的使用說明。’

熟悉的字體竄入眼簾,鼻子毫無預兆就有些酸澀。

——‘別難過,不然你知道我會得意的。’

“臭小子。”諾伊爾拿起了那份文件,“字真醜……”諾伊爾撇撇嘴,翻到了第二頁。“克里斯托弗•克拉默VOL.2安裝指南。”心臟像是被鐘擺狠狠的撞擊了一下,諾伊爾覺得他可能知道這次的驚喜是什麼了。

——‘現在去我的病房吧。’

諾伊爾正準備撒開腿奔到3樓,短信聲又響起。

——‘慢一點,別跑。’

諾伊爾沒有看手機,他知道內容是什麼,但他不打算理會。他發誓自從大學畢業後就再沒這麼拼命的奔跑過了,他甚至有一些喘。但這些都無所謂,他急不可待的要那份驚喜。

大門被用力的推開,力道大的甚至撞到了兩邊的牆壁。不過他失望了,克拉默安靜的躺在病床上,四周都是閃爍著他看不懂的數據的機器,還有諾伊爾一直試圖忽略的插滿全身的管子。

——‘別難過。’

短信又重複了一遍,諾伊爾突然覺得因為被緊攥著而滾燙的手機變得冰冷,因為這所有全部都是系統設定好時間,由機器發送給他,而不是通過那個人的手。


[3:00]

在接下來的半個小時裏,手機就像死機一樣悄無生機,黑色的屏幕讓諾伊爾更加的壓抑。諾伊爾在門口站了一會兒,然後搬過一把小凳子,坐到床邊,把那份使用說明攤開放在克拉默身上。

——‘我就知道曼努你會相信我的。’

“……等你回來揍不死你。”諾伊爾不滿的翻了幾個大白眼。

——‘你捨不得。’

諾伊爾已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只能憋著氣等克拉默的下一步指示。

——‘好啦不鬧了,說明書寫的很詳細,你照著做就好了。不過時間會有些長,你要是累可以在隔壁休息一會兒,不過我希望你陪著我。你會知道我這麼堅持的理由的,今天的驚喜可不止一個。’


[4:00]

等諾伊爾把一堆亂七八糟、五顏六色的线在克拉默身上和腦袋上裝好的時候,後背都已經被汗液濕透,T恤濕答答的貼在後背上。不過諾伊爾沒有時間和功夫注意這些,他看著一堆數據被上傳到其中最大的一台機器裏。數字從1%一直跳到了100%,然後重新變成0%,從頭再來一遍。

他不是這個專業的,這裡所有的一切他都不明白。但就是知道這些數據代表著克拉默——克拉默的意識、記憶、習慣。所有關於克拉默的一切都在這臺機器裏面,諾伊爾不知道這些數據會轉移到哪裡,但他不擔心。

諾伊爾知道了克拉默希望他留下了的理由,這是第一個驚喜,現在他做好了準備迎接第二個。


[5:00]

在諾伊爾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之前,門口響起了腳步聲。

“下個月我有假期,去哪裡旅遊?”諾伊爾揉了揉眼睛,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像一隻睡醒的大貓那樣。他還是看著躺在床上的克拉默,打著哈欠問道。

“瑞士。”

“嗯。”諾伊爾笑了,“我喜歡那個壁爐。”

“在去瑞士之前,去一趟巴西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那年狂歡節你的造型蠢爆了。”諾伊爾轉了一下椅子,變成面對著大門。他抬著頭循著聲音望去,應該令人驚訝,但諾伊爾卻還是一點兒也不驚訝。就像他說的,他做好準備迎接第二個驚喜,現在驚喜來了。

克拉默披著浴袍,頭髮還是濕漉漉的。“早猜到你會是這副表情,就當是滿足我的虛榮心,不能裝做驚訝的樣子嗎?”

“就像我早就知道你這麼早就丟下我一個人。”諾伊爾看了眼病床上纏滿管子和儀器的克拉默,又看看完好無損的嶄新的克拉默。“歡迎回來。”他等著對方走過來,然後像往常每一個早晨那樣親吻自己眼角的那顆痣。

今天的一切都在計畫之中。

克拉默的腳步有些虛浮,輕飄飄的,但還是很快的湊了過來,雙手撐在床上,越過床上的那個自己把腦袋探了過去。“早上好。”諾伊爾聞到了一股子藥水的味道,不過那些在此刻都顯得不重要了。

“你有些太白了。”

“我們明天就出發,好好的曬回來。”

“算了吧,你還是先把身體養好一點再說,我那邊也還要一些手續去請假。”諾伊爾揉了揉那頭濕漉漉的金髮,熟悉的手感終於讓諾伊爾忍不住拉過克拉默,把那顆腦袋按進了懷裏。

“曼努……”克拉默回抱住諾伊爾,掌下的觸感讓他感到心悸,他甚至觸摸到了突起的脊椎。“我應該把時間設定的再早一點……或者一開始就告訴我在做的這些準備,我不應該把這當作驚喜,不應該讓你擔心——”

諾伊爾碰了碰那雙帶著藥水味道的嘴唇,“我喜歡驚喜,我也總會相信你。不要說如果這些詞,現實是你回來了,一切都好極了。”諾伊爾感覺到克拉默擁著自己的力道更大了,“巴西的天氣最近好的很,天天都是晴天,我有點兒懷念你的大小眼了。”

“那以後我們只去晴天的地方,天天給你看。”

“你的日記一定要補很多,別哭的本子都變形了。”


[06:00]

“那……要怎麼辦?”諾伊爾一瞬間找不到形容詞,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床上的這個克拉默。他戳了一下,然後問。

克拉默‘嗷’的嚎了一嗓子,驚得諾伊爾差點把管子捅進去。“這樣。”說著噔噔噔的跑到角落的藥櫃裏面倒騰了半天,然後拿著一支針劑回來。他又吻了一下諾伊爾的嘴唇,“閉上眼,別看。”等諾伊爾乖乖閉上眼睛後,克拉默把藥水推進了自己的身體。

“要多久?”

“半個小時。”

“嗯。”諾伊爾睜開了眼睛,兩隻手握著兩個克拉默。


[07:00]

“克里斯。”諾伊爾看著克拉默忙前忙後的收拾實驗室,然後把厚重的窗帘‘刷’的一下拉開,白的晃眼的陽光霎那擠滿了整間房間。諾伊爾眯起了眼睛,替床上的克拉默取下插管,看著平靜的沒有一絲起伏的胸口。

“我真的很慶倖你回來了。”

“什麼?”克拉默咳嗽着揮舞著抹布,捂著嘴巴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諾伊爾搖頭,那些傳送到克拉默大腦裏的數據像是複製了兩份,其中一份額外給了自己。


兩年前剛康復不久的克拉默穿戴誇張的隨著狂歡隊伍前進,沒多久就被打鬧的同事推出了隊伍,一腦袋撞到了正準備擠進隊伍的諾伊爾腦袋上,兩顆腦袋‘砰’的發出了不小的聲響。

“抱歉!”諾伊爾試圖把那個死命抱著自己的年輕人推離自己,不過下一秒就放棄了。那個年輕人眨巴着水汪汪的大小眼看著自己。“撲哧!”然後他止不住的大笑起來。

克拉默搖頭晃腦的仍貼在對方身上,軟軟卻冰涼,他喜歡這個觸感。“我叫克拉默,雖然這個事故我們雙方都有不對,但你嘲笑我就是你的不對,所以你要負責我的宵夜。”這段話說的誠懇又有理有據,諾伊爾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反駁,於是就任由年輕人手腳並用的纏著自己,拖著對方艱難的在狂歡的人群裏尋找出處。他們用了整整一個晚上才找到了一個安靜的海灘。

等兩個人掙扎著從沙灘上爬起來的時候,太陽剛巧鑽出地平線。然後克拉默就莫名其妙的撲了上來,而諾伊爾也沒有推開。

這是諾伊爾記憶中的。

而事實是,當時看起來邏輯順暢的克拉默卻根本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他只覺得才長好的傷口又開始疼痛,腦袋痛的像是要炸開一樣——那顆定時炸彈在兩個人見面的第一天就開始倒數計時。不過克拉默在回國後,兩人開始交往的第一天就開始計畫後續的每一步。他用了一年培育出了自己的克隆體,同時研究出了如何將精神體進行轉移,然後把那些發送給諾伊爾的短信設置好時間,最後他讓自己沉睡了過去。

他不想讓諾伊爾承擔那些可怕的可能性,所以他寧可毀掉這個不完整的自己去創造一個全新的克拉默——他不打算把這些告訴對方。


[08:00]

“去買早餐吧。”克拉默把自己的屍體裝進了塑料袋,“明天去火化掉,留在身邊還是覺得怪怪的。”

“不要在做這些的時候說要吃飯這種話。”諾伊爾拍了一下克拉默的腦袋,“你還是先洗個澡吧,身上的味道難聞死了,我去買早餐。”想了想,還是在光亮的腦門兒啾了一口,這才拿著錢包出門。

克拉默看著諾伊爾的背影,笑的眯縫起了眼睛,坐在高凳子上,像個小孩似得晃悠兩條大長腿。

“我真慶倖自己能回來,曼努。”


                                                           •FIN•


04 May 2015
 
评论(2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