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足同人】Godline(真人遊戲AU)02

#BUG君很可愛,請善待它(揍


#大沙发补给你,快看我的❤️@前锋之心








Chapter02




和尼莫結束通話後,克拉默就開始坐在椅子上發呆。但事實上他的大腦卻在飛速的運轉,開始模擬關於這個遊戲的每一種可能性。當然他現在更想把這個遊戲稱之為陰謀,而尼莫的話則是肯定了他從一開始就有的懷疑態度。就像現在,胳膊上浮起一個個雞皮疙瘩,不舒服的感覺又冒了出來。在搜遍了整個房間後,克拉默確定了這種不安來源於何處。他推開椅子站了起來,不怎麼高興的走到門口然後打開房門。門外意料之中的站著兩個守衛,全副武裝,他可以肯定這是長走廊裏每一個房間的標配。




克拉默看見荷槍實彈的武器,想到的不是害怕,而是如何將這變成自己的武器。不過他不會表現出來,“請把房間的監視器和竊聽器全部拆除。”說著他豎起了一根手指頭,“首先我需要你們清楚的是,我並不是在向你們徵求意見,而是通知。我相信你們也發現這些東西在我面前只是擺設,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我在進這個屋子的第一時間就屏蔽掉了所有監控設備。第二,其實我完全可以不告訴你們自行拆除,不過那樣太沒意思,而且會顯得我很好欺負。我真正的目的是借這個契機告訴你們,如果想讓我安分的賽完這場遊戲,就別再做出一些讓我討厭的舉動。”




“這是為了防止作弊行為的發生。”




“哈哈。”克拉默看著對面表情嚴肅的男人笑了兩聲,然後湊上前,歪著嘴角笑的樣子就像是一個調皮的初中男生。“房間是你們安排的,我們也是經過全面排查進來的……當然這點已經讓我很不高興了。在這樣公平的條件下,能找到捷徑耍點小聰明,才更能證明我們的出色。而且這是你們的地盤,別顯得太小氣,不好看。”說著他伸手取下了別在守衛衣領上的對講機,舉到自己嘴邊。“放鬆點,我知道你們很快就會同意的,憑你們手上我光榮的‘犯罪史’。更何況我們只是一群技術宅,我的不同之處也就是有一點囂張罷了,你們要有可以用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我的自信。”說完後將對講機重新遞還給守衛,轉身準備回到電腦前。




“太囂張不是件好事。”守衛突然出聲,克拉默知道這句話是對講機那邊操控一切的人說給他聽的。




不過他沒放在心上。他囂張是真的,很多人都知道;但從不莽撞,這個卻很少有人瞭解,而這正是克拉默所需要的。他無所謂的擺擺手,在關上房門前回答了那個問題。




“這是我的自信,也是我的籌碼。”




回到屋子的第一件事,克拉默拆掉了所有的監控設備,然後一股腦全部扔進了垃圾筐。做完這一切,洗洗手重新坐回電腦前,打開了通訊器。




“我願意幫助你,但我需要更多的信息。比如告訴我你是誰,還有這個遊戲的真正目的。”他將加密後的話發送給了尼莫,他不確定對方會告訴他多少但可以肯定一定得到回話,雖然他目前還無法理解名為‘友情’的東西。




 




腳踏在樹葉上發出了聲響,諾伊爾不知怎麼的驚了一跳,一旁的拉姆關切的用餘光看了一眼諾伊爾,後者帶著護具的臉上冒著薄汗。他不動聲色的拍了下諾伊爾的肩膀,眼神裏傳來的信息諾伊爾捕捉的很準確——‘冷靜’。諾伊爾點頭,重新端起槍加入了隊伍。身邊樹杈上結了一張巨大的蛛網,一隻匍匐著等待著的蜘蛛靜靜的窩在角落。諾伊爾覺得自己就像是它在等待的獵物,已經進入了一張巨大的密不透風的陷阱。




 




“如果你想讓我保護你的朋友,你就不應該把我當成猴子一樣耍。”克拉默的語氣有些生硬,很明顯的不高興。




“我還在試圖突破政府的防火牆,我告訴你的就是我知道的全部。”通訊器裏尼莫的聲音夾雜著噪音,兩個人創建的私人線路還沒有完善好,不過比起音質安全才是第一位。而且現在似乎應該稱尼莫的本名,梅蘇特·厄齊爾。




“你說你的朋友叫曼努埃爾·諾伊爾。”似乎這個問題太過跳脫,厄齊爾一時間沒有反應上來。不過克拉默也沒指望對方回應的反應,自顧自的又念叨了幾遍。“有點耳熟。”




“曼努很出色,在他的領域很多人知道不奇怪,但是你的身份覺得耳熟……很奇怪。”厄齊爾有些好奇,“你在什么地方听过?”




克拉默仰起腦袋死命的回憶,“記不起來,也可能是我記錯了吧。”他很快抓著頭髮放棄,並且頭一次覺得自己引以為傲的大腦竟然如此不好用。“既然你這麼不想要參與這個遊戲,那為什麼要求我們一定遵守規則?或者問的簡單一點,如果違反了,結果是什麼?”




“會死。”




“……這個玩笑不好笑。”即使下意識的已經相信了厄齊爾的話,克拉默嘴上還是死撐著質疑。“這只是個遊戲。”




厄齊爾輕輕的笑了幾下,“說實話吧,你比我還不相信這只是一場單純的遊戲。不然你為什麼會在來之前就四處搜集資料和情報,你還是嫩了點。不過你放心,我幫你把屁股擦乾淨了。”




好吧,到現在這個地步,克拉默要承認一個事實。那就是話筒對面這個說話討厭的男人就是自己入行以來的偶像,雖然他總是說自己才是這個領域的最強,但內心裏的第一從來都是梅蘇特·厄齊爾,一個從未被政府抓住尾巴的傳說——現在他的偶像給他擦了屁股,克拉默也不知道該得意還是該憤怒。“好吧。”他最後還是放棄了,“我們應該怎麼做?”




“你只要看住曼努,別讓他做危險的舉動。”




“就這樣?”




“如果你瞭解曼努,你就會知道這並不容易。”似乎想起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厄齊爾的笑聲有些憋不住,克拉默甚至覺得耳機裏的聲音在顫動。“你不要試圖攻擊政府的網絡,他們那邊有很棘手的對手,那邊我會負責,你看好其他小鬼。”




“你就這麼肯定他們都是小鬼?”




“就像我知道你就是克里斯托弗·克拉默一樣。”厄齊爾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但是意思表達的很明白。“這不是一場遊戲。”兩個人沉默了幾秒鐘,厄齊爾突然開口。




“我知道。”克拉默有些莫名,不理解為什麼再次重複這個話題。




“這是一場選拔。”




“我也知道,是為了選出這個領域的最強。”




即使沒有視頻通話,但克拉默就是知道厄齊爾在笑。雖然他也覺得即使是‘選拔’,也不是一場單純的‘選拔’。




“還有後半句。”厄齊爾接著說道,“選出最強來是為了什麼,你有沒有想過?”




 




又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諾伊爾皺著眉頭伸展了一下肩膀和四肢,試圖驅趕走像是影子一樣跟隨著自己的不安。




“你好,曼努。”舔著乾燥的嘴唇,正準備跟著隊伍繼續前進,耳機裏就傳來了幾天以來的第一個人聲,沒有像第一次那樣的噪音,很乾淨純粹的年輕的聲音。這種小驚喜甚至讓諾伊爾忽略了對方為什麼會知道自己名字這個問題,即使他很快反應了過來,重新樹立起了防備。他沉默着不做任何反應,想以此打消對方試探的念頭。克里斯,諾伊爾突然記起了對方的名字。




“我知道你在懷疑,比如說居然知道你的名字之類。”諾伊爾的這種反應完全在克拉默的意料之內,畢竟無處不在的監控設備讓叢林裏的戰士們幾乎無所遁形。比起他們,坐在電腦跟前動動手指頭簡直輕鬆的像是天堂。“你放心這是私人線路,政府監控不到,不過你也不要開口說話,不要對我說的話做出任何反應。就像平常那樣,跟著隊伍前進。”莫名的克拉默覺得諾伊爾舔了下嘴唇,然後他不由自主的紅了臉。克拉默用力了拍打了幾下臉頰,一邊還欲蓋彌彰的解釋,“蚊子跟戰鬥機似得。”




諾伊爾彎起了嘴角,想著這樣子也蠻好。




“你的朋友,梅蘇特·厄齊爾是我們隊伍的,他聯絡上我讓我保護你。”說道‘保護’這個詞的時候,克拉默在電腦這邊豎直了脊背,並且得意的揚起了一邊的眉毛。“並且希望你不要做一些危險的舉動,還說讓我看住你這個任務難度等級很高。”




諾伊爾終於忍不住了,“那個白癡。”




幾乎是一瞬間的事情,不知藏匿在何處的廣播傳來了器械一樣冰冷的聲音。“DFB·ID·0001號隊員,禁止交談,警告一次。”




“嘖……”克拉默發出了不滿的聲音,“抱歉。”他覺得有些對不起諾伊爾,道歉的聲音就像一個做錯事情乞求原諒的小孩。諾伊爾突然很想揉一下對方鬆軟的頭髮,雖然他們連面都沒有見過,但諾伊爾就是覺得克拉默擁有一頭像是泰迪一樣卷松的毛髮。




還沒等他的思緒再跑的遠一點,克拉默就打開了聯絡全隊的線路。




“在你們左手的通訊器上總共有三列按鈕,中間那一列從上向下數第四個是閒置的,我改造了一下,你們按下後話筒就可以屏蔽政府的監聽,也就是說你們可以自由對話。不要擔心你們的護具把嘴巴擋的很嚴實,監視器監視不到。”克拉默末了又補充一句,“只要你們別因為太激動而做出一些奇怪的舉動。”




“克里斯?”諾伊爾很快照做,甚至沒有一絲猶豫。他試著叫了一下對方的名字,並且很快得到回應,那邊的聲音歡快的像是想要開始跳舞。“我們需要談一下。”




克拉默愣了一下,然後聽話的打開了兩個人的私人線路。即使對方叫了他的名字,但是疏遠嚴肅的語氣卻讓他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就像陌生人一樣,‘克里斯’只是一個稱呼沒有其他的含義——雖然他們本來就是陌生人,克拉默差點兒忘記這點。




===TBC===

评论(7)
热度(16)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