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鬼哭神嚎(RIPD·AU)02

#我又回來啦(。不過日更不太可能啦,不忙的時候會努力碼字的,沒有固定時間,就当每次的更新是驚喜吧

#比如明天可能有更新


Chapter02

直到將皮夾克的拉鏈拉到盡頭,克拉默還是有些不明白。為什麼他給自己的衣服這麼帥氣,他卻穿著那麼沒品又混搭的一套。不過沒等眼睛再從諾伊爾身上掃下幾個來回,對方就拍了一下他的後腦勺,打斷了他的思路。

“想什麼亂七八糟的呢。”諾伊爾好笑的幫他整理了一下毛絨絨的頭毛,然後拿起桌子上的槍扔到他的手裏。邊說著話邊招呼他跟著走,不過沒走兩步就又退回來,把吃剩下的熱狗重新拿起一股腦的塞進嘴巴里嚼個不停。

這個小細節讓跟在身後的克拉默有些抑制不住的彎起嘴角,他抿著嘴努力抑制快要出聲的笑,手忙腳亂的端著槍和槍套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他學着電視劇裏那樣,把槍放在了後腰。

“你看到菲利普剛才擊斃那隻死鬼的樣子了。”諾伊爾側了一下腦袋說道。

“看到了。”克拉默點頭,“化成灰了。”

“其實不只是死鬼中槍會變成那樣,我們也會。”滿意的在年輕人的臉上看到了驚恐,諾伊爾這才抹了一下嘴邊的沙拉,笑的眉眼都彎了起來——果然和新人一起要有意思的多。雖然要操心的事情也不少,但總比那些老滑頭們強。“所以小心走火。”諾伊爾叮囑。

這下說的克拉默都不想要配槍了,甚至覺得貼在腰側的槍有些讓他難受。這麼想著就不適的扭動了幾下,沒想到前面已經走到門口的諾伊爾突然哈哈笑了起來。

“曼努!”克拉默喊道,“你騙我!”說話的語氣是那麼的不可思議,說實在的克拉默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把所有的信任全部交托出去。“你期負我。”委屈的樣子樣大小眼的對比更為明顯,灰藍色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層薄霧似得。

現在輪到諾伊爾有些不知所措了。“這裡的槍和下面一樣是有保險的,你別擔心,有我呢。”說著抽出紙巾塞到克拉默手裏。不過伸出去的手在看到對方已經抑制不住彎起的嘴角時停了下來,然後頗為不滿的轉而敲了一下腦袋頂。“快跟上來!”說完就不再理會克拉默,大踏步的走到大廳的盡頭,一個像是電梯一樣的門前。諾伊爾在克拉默跟上後就按下了‘↓’的按鈕,但是門打開後並不是如預期那樣,而是在中間擺放著一個馬桶。

“電視劇裏不都是電話亭?”

“所以那是電視劇。”右手按上了沖水鍵,水流的聲音傳出的時候,電梯關上了門。


“你們隱藏的真有水平。”克拉默走出那家出租DVD的店鋪,還是不禁又回頭看了兩眼。“要知道我從10歲以後就再也沒見過DVD這種東西了。”

諾伊爾看著好奇的像個小孩子的克拉默笑了笑,對方的反應就像是從來沒在這個世界生活過一樣,對所有的一切都充滿好奇,但諾伊爾知道世界與活著的時候並沒有不同。他對克拉默招招手,然後打開停在路邊的跑車門。

“哇哦——”克拉默吃驚的怪叫一聲,“這待遇可比真正的條子好多了。”

“別說黑話。”諾伊爾敲了一下對方的頭頂,“這是你新的ID,熟悉一下。”說著從上衣口袋取出了一個身份證遞給克拉默。

克拉默興奮的臉在打開的一瞬間變得無奈,“你在騙我。”

“資源有限嘛,哪有那麼多帥哥用,有就行了,要知道其他人都是老頭或者小孩,這已經是走後門了。”

一張標準理工女的證件照,黑色單邊麻花辮,大大的圓框眼鏡,死板的臉。克拉默不死心又看了看名字——克麗絲•賽斯。好吧,確實和他有緣,連名字都這麼像。“可是我看自己沒有女性的性徵啊?”說著真的摸了摸自己的胸膛,掌下的觸感是鍛煉良好的肌肉而不是脂肪堆積的女性胸部。

這下子連諾伊爾都有些看不下去,感慨著現在年輕人真是不知道在想社麼,一邊踩下了腳下的油門。“這個身份是在活人眼中的我們,而死人的眼裏,我們還是原來的樣子。”

克拉默眨巴著眼睛‘哦’了一聲,幾次張開嘴巴想說話但都忍了下去。諾伊爾用餘光掃見了,不過沒理會,因為他知道對方憋不住。他又對了,克拉默沒安靜一分鐘就開口問道。“那你是什麼樣子?”

諾伊爾一副‘我就知道’臉,得意的從口袋裏抽出一個身份證甩到克拉默懷裏,對方打開後又是一句。

“你在騙我。”

豐乳肥臀的妙齡女郎,當然證件照只照出了豐乳,不過克拉默肯定她一定有肥臀。想到這個,目光不由自主的飄向諾伊爾的屁股。“也還是有相似之處的。”幸運的是車裏音響的聲音開得比較大,當事人並沒有注意到。於是他暗自吐了吐舌頭,也裝作從沒說過話一樣。

兩個人安靜了一首歌的時間,在等紅燈的時候,諾伊爾猶豫了一瞬。不過還沒等他糾結完,克拉默就先幫他問了出來。

“曼努你是不是想說什麼?”

諾伊爾歎了口氣,聳聳肩膀坦誠道。“你要不要去參加自己的葬禮。”說完就重新直視前方,不去看對方的臉。

克拉默曾經以為自己會對這件事很坦然,但事實上他太高估自己了,沒有人能對自己的死亡做到無動於衷。他愣了很長時間,直到車開到一個無比熟悉的路口時,才重新張開嘴巴,胸腔發出的聲音像是被砂紙磨過一樣乾澀。

“去吧。”


公墓種滿了挺拔茂密的像是遮擋住一切光線的大樹,天不知道什麼時候陰了,地上連一點光斑都沒有。

“為什麼要選在這裡?”諾伊爾皺著眉頭跟著克拉默向前走,腳下泥土粘膩的觸感總讓他想找個地方把鞋好好擦一擦。他覺得這地方與克拉默有些不相符,後者給他的印象就像是小太陽一樣,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大小眼更為明顯。即使兩個人從第一面到現在還不足2個小時,但諾伊爾感覺兩個人像是早就認識一樣——有些邪門。諾伊爾搖了搖腦袋,試圖把那些奇怪的想法趕出去。

“今天天氣不好。”就在諾伊爾以為對方不會回答的時候,克拉默開口了,說的確實很莫名其妙的一句話。感受到疑惑的目光投到背上,克拉默接著說,“天晴的時候這裡很美,就像是童話故事一樣。”

諾伊爾不自覺的摸摸鼻子,“沒看出來你這麼矯情。”

難得的克拉默沒有被這句像是挑釁的話激的跳腳,而是沉默的站在了參加葬禮的人群外圍。諾伊爾也不自覺的閉上嘴巴,安靜的站在克拉默身邊。一個穿著修身黑色裙子的女人念著悼詞,諾伊爾猜那是克拉默的母親,而一邊摟著她肩膀的男人一定就是他的父親。悼詞結結巴巴、斷斷續續的被念完,而此時女人早已泣不成聲。諾伊爾忍不住看了一眼克拉默,後者紅著眼眶努力忍耐著。

“現在你已經不是你了,哭吧,沒人知道。”

“你知道嗎,曼努……現在我才對‘死亡’感到後悔和恐懼,他們本不應該承受這些痛苦。”克拉默終是沒忍住,轉身抱住了諾伊爾,把被淚浸濕的臉埋在了對方的肩膀裏。

“按照規矩我不應該帶你來,不過遲早會有這一天,見到曾經熟悉的人對你表現出陌生。我希望你早點接受這一點,我也相信你可以度過這一關。”說著用手縷了一下克拉默柔軟的頭髮,像是哄孩子一樣輕輕拍打著後腦勺。“所以不要讓我失望,不要試圖去親近你的親人朋友,如果你不想他們受到第二次傷害。要知道我們這副皮囊是不會變化的,沒有普通人能接受這一點,而且我們的法律也明確規定不允許向這個世界洩露我們的存在。回答我,你知道了。”

克拉默帶著鼻音的聲音悶悶的傳出來,“我知道。”說完他又將諾伊爾抱得更緊,而諾伊爾也回抱住了他。兩個人在樹林的陰影下面,站到最後一個前來哀悼的人離去。等克拉默重新抬起腦袋的時候,諾伊爾看見的是腫的要分不清哪個眼睛大的兩個桃子。“天晴了。”一句有些沒頭沒尾的話,不過諾伊爾這次懂了,而且他還想起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我也在這個公墓,要去看看嗎?”

好容易緩和好情緒的克拉默再次愣住了,“可以嗎?”

“我都已經死了十幾年了,能有什麼問題。”諾伊爾反而像個沒事人似得笑笑,拍著克拉默的後背推著他向前走。“不過要不是你這麼鬧,我都沒想起來自己安葬在這裡。事實上我在參加完自己的葬禮後就沒再來過了,我甚至不記得來這裡的路。當時是奧利弗帶著我,我剛才說給你話是原封不動照辦他的。”

“我很抱歉……”

諾伊爾笑著揉了揉克拉默的頭髮,“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幹嘛道歉。”然後突然停住了腳步,克拉默一下子撞在了諾伊爾的後背上,然後他探出腦袋,看著被藤蔓纏住的墓碑,零星的光從樹葉的間隙中鑽出,鋪蓋在上面,真的就像是童話故事裏被封印那樣夢幻。

“真美。”他忍不住感嘆。

“現在想想,我當時選擇這裡好像和你是一個原因。”諾伊爾也有些感慨,用手擦了一下墓碑上的泥土和灰塵,露出了墓誌銘。“我的奶奶也葬在這裏,那天陽光特別美,我一眼就看中了這裡,沒記錯的話當時我的母親還因為這個揍了我一頓,沒想到最後真的用上了。”

一個念頭像束光一樣從腦海裏劃過,克拉默沒有抓住,他只記得自己也在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就告訴父母自己要葬在這個仙境裏。他試圖再記起些什麼,不過注意力很快被墓碑上刻得話吸引了——願被光芒永照。

那一瞬間克拉默腦海中的想法居然是,我想成為那个籠罩曼努的光。

                                                ===TBC===

01 Apr 2015
 
评论(7)
 
热度(18)
  1. ryeong默少女的珍藏草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