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Godline(真人遊戲AU)01

Godline/上帝模式

注釋:DFB同人,部分設定參考電影《真人遊戲》

CP:克拉默×諾伊爾/250×272/姥爺×短短/其他待定

分級:PG13暫定

警告:OOC可能請慎重選擇閱讀

Chapter01

“遊戲開始,請玩家進入等待區領取各自裝備,並進行隊伍的整頓及準備,隨時可以出發。”不知藏匿在哪些個角落的廣播發出了讓人煩躁的通知,電腦程序化的聲音讓本就微妙的心情更像是被扔進了一顆石子。

諾伊爾抿著嘴巴把腰帶扣好,整理了一下衣領,這才跟著前方拉姆的腳步走到帶著防護面具的NPC面前,領了自己的裝備到一旁準備。把最後一個彈匣放好後諾伊爾順勢觀察了一下四周,大部分他都認識並且很熟——有4個是他的隊友、1個是他在軍校的同學、剩下的也基本都混個眼熟,估計在哪次的軍事交流會上見過。直起身子的時候諾伊爾看見拉姆看著他笑了笑,他克制住了想要揚起手打招呼的衝動。這是規則,他們身為‘遊戲角色’,不能有任何交流或者談話。這也是他們的任務,一次團體比賽,和之前的每一次演練一樣不過是換了種洋氣的形式。諾伊爾活動了一下筋骨,把手中最後一樣東西戴在了身上,一個系在脖子上看起來很羞恥的皮帶。這只是定位裝置沒什麼大不了的,放鬆,曼努。諾伊爾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才緩解下不適的感覺。

很快等一隻12人的小隊整裝待發,拉姆作為臨時隊長站在最前端,等候着耳機裏真正開始的命令,來自他們各自玩家的指示。

“玩家0023號對接完成。”耳機裏先是傳來一陣吱呀的雜音,接著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一股腦的往自己腦子裏鑽。聽著有些粗糙,帶著小孩子特有的笑意和上揚。諾伊爾調整了一下耳機,利用抬手時造成的死角挑了一下嘴角——命在一個小鬼頭手裏了。雖然知道這只是一場演習,一場選拔,但這樣自己不可控制自己的感覺实在不怎么好。他對遊戲本身的細節和規則一無所知,只能在玩家的操控下完成每一個任務,在子彈或者拳頭飛過來的時候,如果耳機裏沒有傳來指令的時候都不可以動彈一下,哪怕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擊中,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會邁出左腳還是右腳。但沒辦法,他是名軍人,必須嚴格遵從上級的指示和命令。

‘這是任務。’諾伊爾再一次重複,一個想法快速的在腦海裏閃過但他沒有抓住,因為下一秒隊伍出發了。‘跟上’耳機裏再次傳來的聲音不是剛才那個人了,換成了機械冰冷的系統提示音。諾伊爾戴好了臉上的護具,端起槍小跑兩步追上。

 

雨季的叢林環境惡劣的讓人咂舌,即使坐在電腦前面克拉默還是感覺到了仿佛貼在皮膚上的那種粘膩,他敢肯定這種觸感一定還不如在沙漠上被烘烤。安裝在‘遊戲角色’頭盔上的攝像頭可以讓他360°無死角的觀察周圍的一切,但是克拉默驚奇的發現自己手中的這個人和自己的默契有些微妙的同步,他總在自己想要轉動攝像頭的時候就把腦袋轉到自己想要的方向——當然是在他能夠自己活動的範圍內,看來政府還沒有那麼滅絕人性。克拉默有些好奇的想看一看這個人長什麼樣,但是很遺憾,他试了很多次都看不到,最多只能看到身邊隊友們裹得嚴嚴實實的裝備。

遊戲剛開始,遊戲沒有時間限制。

每個小隊12名隊員12名玩家共計24人,遊戲角色一旦‘死亡’玩家將會強行退出遊戲,淘汰出局;遊戲持續到僅剩一支隊伍才為結束;堅持到最後的隊伍即為勝利;但這並不是結束,如隊內剩餘人員大於1,需開啟個人戰規則,直到剩下一個人為止;最後倖存玩家即獲勝。克拉默大概回憶了一下扔在垃圾桶裏的那張規則詳解,眼珠子咕嚕嚕的轉了幾圈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說實在的他最開始被邀請的時候對這種遊戲沒多大興趣,然後在知道具體規則的時候好勝心和好奇心被勾起了那麼一點點,最後在看到對面政府官員放在桌子上的文件袋的時候徹底放棄了抵抗。他不用去拆都知道那裏面是什麼,無非是他曾經的案底——政府以為這樣可以威脅他。克拉默不屑的聳聳肩膀又撇撇嘴,那些所謂的案底都是他故意留下的漏洞,不然沒人追著自己簡直太無聊了。他來到這裡全是因為好勝心,要知道這場遊戲聚集的是世界頂尖的計算機天才們,他想要證明自己想要拿下最後的冠軍,證明克里斯托弗·克拉默才是這個領域的最強。

不過確實沒那麼容易就是了,克拉默看著密密麻麻的空白的鍵盤想著。並不是簡單的操作遊戲那樣,每一個動作的指令編碼都會進行按時修正,並不是按下‘上下左右’鍵那樣輕鬆,他敲下的是只能編碼。每一次都要根據提示進行破譯,系統確認正確之後玩家才能操作他的‘角色’行動。這意味著大腦必須高速運轉的同時,手指的敲擊速度也不能慢一秒。

“總感覺這一場遊戲下來要掉不少头发呢。”克拉默揉了揉腦袋上那頭柔軟淩亂的毛,自言自語的念叨了一陣。

‘撲哧’。耳機裏傳來一聲很輕的幾乎捕捉不到的笑聲,克拉默瞬間激動了起來,身體前傾臉幾乎貼在了電腦屏幕上。

“誒!你是不是笑了!”

“……”

“我叫克里斯,你叫什麼呀?我總不能叫你23吧?”

“……”回應的還是一片沉默,克拉默突然明白這是遊戲的規則,雖然一早就明白這場遊戲的變態,但直到這一刻他才感覺到有些厭煩和噁心。他忘記了‘角色’本身不能說話和交流,就像正常的遊戲那樣,只是一個虛擬的人物而已,一個自己的替身,替自己衝鋒陷陣挨槍子兒的肉盾。甚至如果不是自己一開始就设置了政府無法干預的私人線路,他都沒辦法和‘角色’像剛才那樣自然交流,只能公式化的敲下代碼轉化成機械的人工合成音。

克拉默小聲的爆了句粗口,手指頭像是跳舞一樣在鍵盤上眼花撩藍的敲打。

 

不過好在玩家的公共頻道裏不需要破譯密碼才能交談,要真是這樣克拉默就真的摔桌子走人了。就算他多麼的看中勝利,也不是毫無骨氣和脾氣。

“這裡小白兔,呼叫大灰狼!”聽聲音不過才十六七的小女孩聲響起,這讓克拉默有些憋悶的心情舒緩了一點,他有些繃不住的開始笑。

“大灰狼收到請講話……我們就不能直接用代號相稱嗎?這稱呼蠢爆了!”什麼大灰狼。克拉默碎碎念,順便推開凳子對著廁所的鏡子自顧自照了一會兒,確認自己相貌完全符合大眾情人的標準。

“那樣容易暴露嘛!既然他們把我們這些有前科的找來就一定會猜到我們會耍小手段啊!比如說黑其他隊伍的線路之類的,遊戲規則理由沒說不可以!我們來鑽空子吧!”克拉默皺眉檢查了一下線路是否完好,即使他在一開始就設置了多重保護牆。‘到底還是小孩子’,還沒等他開口說點什麼讓那個興奮的說個不停的小丫頭閉嘴,另外一個聲音插了進來。

“下次談論這種話題的時候注意切斷和‘角色’的交流線路。說這句話表示我們都互相瞭解,每一個人到這裡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建立一條專屬於自己的綠色通道,職業毛病而已沒什麼。不過即使屏蔽了官方的監控,我們說話還是要注意一些。而且剛才那些話這樣會影響‘角色’的情緒,不利於雙方信任和合作。要知道即使發出指令的是我們但是執行者還是他們,‘角色’本身在這場角逐中也十分重要。”那個人的聲音很平淡,但是克拉默在其中聽出了一絲聲線特有的狡黠。那個人停頓了一下接著說,“我剛才已經切斷了,但是他們應該也聽到了一點,我希望大家下次注意一下。我的代號就叫尼莫,接下來的時間請多指教了。”

“那我們需要偶爾讓政府聽到我們的談話嗎?”

“不。”克拉默接上,“他們也許比我們還要瞭解我們。”他說了一句很繞口的話,但所有人都懂了,“我們如果讓他們監控到談話反而不正常,別忘了這場比賽最終選拔的是什麼。”

“最後一點……”尼莫再次開口,“對於操作‘角色’方面,還是按照規矩來。”

“哈?”小姑娘有些疑惑,“那如果對手不按照規矩來,直接通過語音讓‘角色’自己看著打怎麼辦?這樣我們的反應時間會不佔優勢啊!就算我們以超快的速度給出指令,他們也需要反映的時間,和他們自己本能的反應會有時間差啊!”

“我相信官方有方法讓我們遵守最基本的規則,我只是不希望是我們隊伍中的人去實驗這個方法究竟是什麼。也許是懲罰也許是讓玩家強行退出,無論哪一種都不是我們想要的。”克拉默聽著這話莫名有些恐怖,“相信我,遵守最基本的‘規則’,即使遇見對手亂來,也不要試圖違背。”尼莫說完這句就安靜了。

 

接下來的時間幾個人互相進行了介紹,並分配了各自的任務。克拉默回想了一下各自的代號,然後便對這個隊伍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擔憂。還沒等他感慨完自己坎坷的命運,耳機裏就傳來其他人的聲音。

“1號線路鞏固完成,公共頻道加強完成,未搜索到其餘隊伍信號。”看來這小丫頭除了魯莽還是有點料。正準備和小姑娘交流一下的克拉默還沒張開嘴巴就被戳進來的私人頻道嚇到了,他沒有立即點開因為信號的來路未知。但沒等兩秒鐘他就點開了,好奇心戰勝了一切。

“嘿?”

還沒等‘嘿’的尾音落下,對方就念了一段奇怪的話,途中怪異的斷句讓克拉默心中警鈴大作。那邊說完沒等他反應就切斷了聯絡,克拉默急忙追查過去但連個尾巴都沒抓住——不出所料是來自多重加密的‘私人網絡’,也就是說剛才那段對話是政府監控不到的。

克拉默用力的攥了幾下拳頭,抓過手邊的杯子咕咚咚的灌了好幾口。這才活動了一下脖子,嘗試破譯剛才那段不明所以的話的真正含義。在聽出那個人聲音的時候內心就有了想法,果然沒多長時間克拉默就有些吃驚了,在知道那個人想跟自己說的究竟是什麼之後。

“你操縱的‘角色’是我的朋友,請你保護好他,務必要活下去。”克拉默舔了舔好像不管喝多少水都乾燥的嘴唇,捂著臉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腦袋裏攪成了漿糊一樣,什麼都理不順。回想著的全是剛才破譯出的那句話,和說這句話的人——尼莫。

===TBC===

廢話:臥槽寫的時候要被自己搞死了QAQ才寫了一章就恨不得下章完結……躺(。裏面一些技術方面的bug不要在意,因為當時計算機考試是靠小抄過的(夠)本來以為會是一如既往的慢節奏,沒想到第一章就被我扯了這麼多東西出來……爭取,日更吧

22 Jan 2015
 
评论(2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