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鬼哭神嚎(RIPD·AU)01

The Amityville Horror/鬼哭神嚎

 注釋:DFB同人,電影《R·I·P·D》AU設定

CP:克拉默×諾伊爾/250×272/姥爺×短短/其他待定

分級:PG13暫定

警告:OOC可能請慎重選擇閱讀

 Chapter01

到底怎樣的死法才算對得起自己僅僅23歲的生命歷程——自然?太平凡。車禍?太血腥。自殺?他哪有這麼脆弱。但無論哪一種都絕不是現在這樣,完完全全超乎了他豐富的想像力。克拉默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接受能力很強的人,哪怕他現在的身份是個死人。

天空中出現一個巨大的空洞,打著旋兒像龍捲風一樣的蔓延到更深處的地方,無數個和他一樣的靈魂被吸引着向洞裏面飛去。克拉默看著地面上靜止的一切,他熟悉也引以為傲的球場,停在半空的足球,他的隊友,所有的一切離他越來越遠。他突然很想哭,或者掏出自己的日記本寫點什麼來紀念一下,不過還沒等他抬起胳膊抹臉上根本不存在的眼淚鼻涕,一股突如其來的巨大引力扯著他的左邊,將他拽進了空洞裏面密密麻麻的無數個小洞之一。

再次緩過神來的時候,他坐在了一把凳子上,面前是一張桌子,上面有厚厚的檔案袋和一部電話,白色的四四方方的像是刑訊室一樣的屋子。克拉默下意識的舔舔嘴唇,緊張的看著桌子對面彆扭的擠在椅子裏的大個子。

“還適應?”大個子果然一臉我不舒服的表情挪動了一下,但他實在太高了,所以沒幾秒鐘就放棄了,癟著嘴看著不知所措的克拉默。“小子?別發楞了,我問你死了的感覺怎麼樣?”

克拉默張了張嘴巴,還是沒搞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眼看著對面的大個子變得不耐煩,他還是猶豫著開口回答問題。“不怎麼樣。”

“我理解。”大個子點頭,“但凡是個人那種死法都不會開心的。”還沒等克拉默激動的攔住,大個子接著說道,“在球場上被撞死實在是不怎麼帥氣啊。”

“……只要是死了都不會開心的好嘛。”克拉默捂著臉欲哭無淚的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他不知道死人會不會臉紅,如果可以他現在一定整張臉都紅透了。因為確實,在球場上因為爭頭球撞到球門而死掉的球星,估計除了他克拉默也沒人了。“不要告訴我你是上帝。”

大個子一臉嫌棄的甩手,“小說電影看多了吧,年輕人。”

“……要是看多了就不會對現在的情況反應不過來了。”

“不跟你胡扯了。”大個子翻開了桌子上那一疊文件,“剛開始反應不過來是很正常的,每一個坐在這裡的人都是,包括曾經的我……不過你只要知道我坐在這裡是幫你的就可以了。”

我沒看出來你是來幫我的。克拉默腹誹了一句。

“慢慢瞭解,我們的時間很充足。”

“瞭解什麼?”

大個子做了一個‘不要心急’的手勢,“你很幸運,小子,你是我們需要的人才。”他說著從抽屜裏拿出了一瓶汽水,打開咕咚咚的喝了幾口。克拉默感覺到比最初坐在這裡更為焦急的情緒,但他深呼吸了幾下壓抑住這種不安。他低垂著眼帘,所以沒有注意到對面的大個子挑起嘴角笑了一下。“每天這裡的流量都是以万計數,很少的人有資格坐在這裡,有選擇的餘地。但是現在你有,所以我說你是幸運的。”

“選擇什麼?”克拉默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

“審判。”大個子抬起了左手對著左邊透明窗口,外面就是他來時的那個空洞。“或者加入我們。”說著從抽屜裏拿出了一套槍械,看著有些奇怪,最起碼和他還活著時見到的‘人類’的不一樣。“RIPD。”

“那是什麼?”克拉默不由自主的向後靠去,心想著‘聽著有些酷炫,不過感覺像是邪惡組織’。雖然他的人生經歷已經很……濃墨重彩,但他還不想再添上幾筆。

“Rest In Peace Department。”大個子笑了一下,克拉默沒由來的沿著脊椎骨打了個寒顫。

“冥界警局。”克拉默努力鎮定的點頭,“嗯,我懂了。”

“其實職能和‘底下’的警局沒什麼區別,不過我們捉的是死人。”大個子把槍朝中間推了推,“我們專捉那些設法逃離審判局審判的死人,然後送他們回該去的地方。”大個子看了眼有些緩過神的克拉默,“合同是100年有效期,期滿之後會根據在職期間表現進行評估,合格的話你可以自由選擇是否繼續,不合格的話就去左邊了。”克拉默順著他的手指又看了看窗戶外面,“如果你同意,我們現在就可以把你送回去。”

還在思索的克拉默聽見這句話的瞬間抬起了頭,“回去?”他不確定的問道,手也有些猶豫的指著地下。“人類的……世界?”

大個子笑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他站了起來舒展了一下筋骨和肌肉,“你死了就是死了,即使回去也不會是以克里斯托弗·克拉默的身份,我們會給你安排新的身份和肉體。順便說一句,你還是最好不要去看自己的葬禮,大部分人都受不了,小心到時候控制不住情緒鬧起來,考核表上扣分。”

兩個人一高一低,大眼瞪小眼的沉默了幾秒鐘。克拉默推開凳子站了起來,還是有些不自在的活動了一下肩膀,“好吧。”他點頭,“我加入。”

“歡迎。”大個子朝他伸出了手,“我是你的同事,佩爾·默特薩克,你以後叫我佩爾就好。現在帶上你的槍,我帶你去辦公室。”他看著克拉默拿起來之後才猛地‘哦’了一聲,“可能會有些疼啊。”

還沒等克拉默疑惑的問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左邊胸口就傳來像是被燒紅的鐵烙用力按下的痛楚。下一秒他就把槍重新甩回桌子上,把球衣領子扒拉下來——一個精緻的‘RIPD&DFB’的標誌。那一刻克拉默真的想爆粗口,怎麼會有這麼簡單粗暴的警徽?!是害怕警員出警忘記帶所以乾脆直接烙在身上?克拉默有種進了賊窩的感覺。

“快點。”默特薩克打開了門,不耐煩的敲著門框催促著。

克拉默咬了咬牙,心有餘悸的拿起槍和槍套,所幸這次沒有異常,但他還是小聲的又罵了幾句。

 

等他走出房門的那一刻,他就覺得今天真的是個好日子。腳底下什麼都沒有,就像是直接漂浮在空中,但他確實又有踩在地板上的感覺。克拉默咽了口唾沫,抓緊腳步跟上已經進到對面房門裏的默特薩克,腳底下是萬丈深淵,雖然說出來很丟人但他真的不敢向下看。

還沒踏進門,就聽見裏面傳來粗魯的吵鬧的聲響,克拉默伸了一下腦袋觀察着四周。兩邊是立體的監獄,一層疊一層,裝著數不清的面目可憎又怪異的——他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有點像小時候看的恐怖片裏的怪物。扭曲,噁心,所有一切形容醜陋的詞彙都可以用在他們身上。克拉默有些後怕,怕自己如果沒有答應加入是不是也會變成那副樣子。

走在前面的默特萨克適時的開口解釋,“這裡是扣押室,我們叫他們‘死鬼’,被抓回來等待审判的都會暫時扣押在這裡——都給老子閉嘴!”嘈雜聲停了下來,默特薩克滿意的點頭,繼續對還在好奇望著的克拉默科普。“在他們現形之前,看起來都是普通人的樣子,所以除了我們,沒人知道他們是怪物。如果你成為漏網之魚,死掉之後沒有被回收還留在人間,你的靈魂就會腐爛,變成那副德行。腐爛的靈魂會污染世界,很多無法解決的傳染病就是這麼來的。”默特薩克終於等不及的把慢吞吞的克拉默拽到自己旁邊,“如果沒有RIPD,世界已經在1954年毀滅了,被死人佔領。”

說話間兩個人已經走到了一扇刻著‘DFB’的門前,默特薩克輸入了自己的警員號。“世界每天都有16万人死亡,最初成立的時候並沒有想到會有如此大的工作量,所以就在各個地區建立了分佈,分區管理。”

大門打開,克拉默張著嘴吃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忙碌來往的人群,密密麻麻的辦公桌,每一個人都忙中有序的進行著自己的工作。他又覺得自己有些暈眩了,恍惚間只是進了一家普通的公司。

“歡迎加入RIPD德國分部。”默特薩克張開了雙臂。“在你死之前我們已經是全世界第一大警局。”說完還得瑟的又補充了一句,“年度考核遠遠甩下了阿根廷和荷蘭。”

克拉默跟著還在碎碎念著的默特薩克向裏面走去,“你還有很多要學的,即使生前是警察的來到這裡也要適應很長時間,所以不用擔心,我會找個搭檔帶你。”說著他左右環顧了一下,‘曼努跑哪裡去了,不是讓他在這裡等著嗎’,模特薩卡小聲念叨著,克拉默的耳朵敏銳的捕捉到了自己未來搭檔的名字。

‘曼努’,他重複了一句。還沒等他回味一下,一個被兩名警員駕著的死鬼就大聲嚷嚷著甩開了禁錮,掙扎著向門口跑去。克拉默又開始懵了,不過這次很快注意力就被拉了回來。

還沒等死鬼跑出两步,一聲槍響就讓他化作了煙灰。克拉默崇拜的抬起腦袋看過去,一個個子不高氣場卻足以震懾住在場所有人的男人站在那裡,俐落的收好槍。“佩爾。”他叫了一聲,“新人交接完成後來我辦公室。”

“嗷!”默特薩克激動的應了一聲,然後左右轉著腦袋更為急切的搜尋目標。他順手拍了一下還沒回過神的克拉默,“別看啦,那是我們的隊長,不是你的搭檔。”

“哦。”克拉默興奮了起來,想著隊長這麼帥氣,他的搭檔也一定不會差。

“菲利普這麼做就不怕鬧上永恆部門啊。”

“怕什麼,上面替我們扛著呢。”默特薩克得意的轉身對著聲源說道,“曼努我找了你半天,你怎麼吃開熱狗了?我們又不會餓,浪費錢幹什麼。”

“就算不會餓但還是會懷念食物的誘人啊。”克拉默激動的轉身,甚至差點被自己的腳絆倒,不過下一秒咧的大大的嘴角有些尷尬的抽動幾下——一個穿著像是米其林一樣羽絨服、肥大的牛仔褲、運動鞋的男人坐在辦公桌上,手上拿著一個啃了一半的熱狗。視線順著熱狗往上,失落的心情在碰到那雙藍色的眼睛的時候瞬間消失。克拉默自動把這個人腦袋以下的部分從記憶中哢嚓掉,他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眼睛,還有眼角旁邊的那顆痣。那雙眼睛足以抵消任何不足,克拉默深吸了一口氣,被默特薩克推到了那人面前。

他的嘴角甚至還沾著沙拉醬,頭髮柔軟捲曲像一隻巨大的泰迪。“你好,我叫曼努埃爾·諾伊爾,是你以後100年的搭檔。”说着他笑了一下,有些肉的雙下巴露了出來,但克拉默覺得那些都是無關緊要的。“我叫你克里斯吧,以後請多指教了。”

克拉默急忙在褲腿上擦了擦冒了層薄汗的掌心,然後握住了諾伊爾寬厚的手掌。“請多指教……曼努。”他聲音有些顫抖,不過很快諾伊爾的大手覆在他的腦袋頂揉了揉頭毛,一瞬間那種緊張煙消雲散。有點神奇,克拉默看著諾伊爾從椅背上拿起一套便裝扔到他懷裏。側過身和他說話的諾伊爾露出了線條流暢好看的側臉,那顆痣也因此若隱若現。

“你換身衣服,雖然有些急,但我們要開始你的第一個任務了。”

===TBC===

廢話:在考完試、被老師陰了之後我還是堅挺著耍了一個禮拜(揍)不過現在要開始收心學習碼字了(躺)這次還是雙開,依然都是AU設定,明天更另一篇→如果我能按時起床……大概和上兩篇差不多的長度,寫著看吧,冬歇期好寂寞啊快來一起玩耍相互投食吧:(

21 Jan 2015
 
评论(2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