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足同人】Amazing Grace/天賜恩寵(AU)04

#BGM戳→http://mrskramer.lofter.com/post/1cb2516b_489814d

#平安夜快乐


4

難得沒有工作的一天,諾伊爾睡了個自然醒,打著哈欠敲響客房門的時候厄齊爾和赫韋德斯都已經離開。門上貼著便簽條——先去上班,你晚點再來(B)/有急事,烤麵包不錯(M)。諾伊爾撇嘴扯了下來,看著客廳滿桌滿地的垃圾,埋怨留他一個人收拾爛攤子的兩個不厚道的傢伙。

把客廳清理乾淨後,整整收拾了兩大袋子垃圾。諾伊爾長出一口氣,簡單的沖了一個澡,啃了兩片麵包,就提溜著垃圾放到回收站。和工作人員打了個招呼,這時候指針已經指到了十一點的位置。他掏出手機,屏幕上空空的沒有一個未接來電。不知道為什麼這讓他有點失落,經過昨晚厄齊爾的暗示,他開始認真反思自己是不是對那個叫做克里斯的小子有了奇怪的感情——因為克拉默今天早上有事,說好了他忙完給諾伊爾電話,兩個人一起去赫韋德斯的店里。但是現在卻連一點消息都沒有,明明是他自己提出來的要記錄諾伊爾日常的一天,現在只剩下半天了。

莫名有股氣堵在胸口,諾伊爾氣哄哄的來到寵物店,用力的推開門。力道大的甚至掀翻了風鈴,也驚嚇的小動物們慌亂了好一陣子。趴在櫃檯上面配藥的赫韋德斯不滿的抬頭埋怨了一下諾伊爾,“早餐吃得是炸藥嗎?”

“你們喂我的。”諾伊爾翻著白眼回道,不過關上門的時候動作要小心了很多,然後他有些抱歉的挨個撫摸過重新湊上來的小傢伙們。今天發現了兩位陌生的小傢伙,一隻棕色的小猴子和黑色的杜賓犬。“新來的?”

赫韋德斯快速的抬頭看了一下諾伊爾指的方向,“杜賓是熱羅姆的,猴子是克拉斯的。”諾伊爾了然的點頭,前者是名饒舌歌手,和拉姆熟識,所以他也略有耳聞。後者是赫韋德斯大學的同學,現在經營着一家保全用品公司。諾伊爾面對面的見過,第一印象就是有點像猴子,現在和他養的猴子一對比,心想果然自己沒看走眼。

“克里斯呢?”安慰完這些小傢伙,諾伊爾想起來了此行的目的,他直起身子在店裏環顧了一圈,確實沒看到克里斯,而且如果看到自己它一定早就撲上來了。

“在裏面。”赫韋德斯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讓諾伊爾心虛的躲過了本來對視著的眼睛,“尤裏安在給它洗澡。”

“哦,是你的小男朋友。”諾伊爾應了一聲,然後店裏靜止了幾秒鐘的時間。“尤裏安!”

赫韋德斯嚇了一跳,差點就把藥粉倒多。“你今天到底怎麼了?”

“怎麼會這麼巧……”正說著,浴室的門就打開,德拉克斯勒渾身濕漉漉的趕著還在滴水的克里斯走出來,果然看見諾伊爾的克里斯立即就奔了過來,不管不顧的把毛上的水朝諾伊爾身上蹭,該慶倖的是它沒有用抖動的方法脫水,不然眾人都要遭殃。“果然。”諾伊爾看著兩張相似度極高的臉並排擺著,恍惚間都快要重疊起來。

“誒?”德拉克斯勒這時候也才反應過來,驚訝的喊道,“諾伊爾先生?!”

“你怎麼都沒有告訴我你採訪的是曼努?”赫韋德斯疑惑的問德拉克斯勒。

後者也是有些委屈,“因為我的重心沒在那個報導上,我最近都在忙著兔子專題。”末了他還補了一句,“更何況貝尼你也沒有問我啊……你不是說我長大了要自己做主嗎?”

赫韋德斯摸摸鼻子,認真在想自己究竟有沒有說過這句話。不過很快他就放棄了,這不是問題的重點,“這個話題我們先放放……我記得你帶相機來了,你幫克里斯拍幾張照片,我要幫他找主人。”

“克里斯?”

“就是剛才洗澡的金毛啊。”赫韋德斯這才想起來自己都沒有告訴德拉克斯勒這只狗狗的名字,“怎麼了?”

德拉克斯勒停頓了一下,似乎有些猶豫接下來的話要不要說出口。他快速的掃了一眼拿著吹風機幫克里斯吹毛的諾伊爾,後者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也抬起腦袋疑惑的看過來。德拉克斯勒不確定的還是蹲了下來,從已經蓬鬆的毛裏查看狗牌。“我大概知道這隻狗狗的主人是誰……”他停頓了一下,神情更加糾結。不過他最後還是在兩個人的催促下開了口,“我記得克里斯提到過他有一隻叫做克里斯的狗狗。”他看著不可思議臉的兩個人,堅定了自己的答案,“我知道這聽起來蠢爆了,我當時也是這麼反問他的,所以我現在可以肯定,這就是克里斯的狗狗。不過我並不知道它走丟了的事情,因為克里斯沒有和我提過……不過你最好還是給克里斯打一個電話,就是那天早上那個,確認一下比較好。”德拉克斯勒小心的開口,有些捉摸不透諾伊爾現在的表情是個怎麼回事。“或者我可以打給克里斯?”

“不。”諾伊爾幾乎是立刻就拒絕了,“我自己問。”

德拉克斯勒抓抓腦袋,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赫韋德斯。後者安撫的捏了捏他的肩膀,“你先回家趕稿子吧,不是明天要驗收?這裡不用你操心了。”說著就拿過德拉克斯勒的外套和背包,兩三下幫對方收拾好,就招呼他趕緊回家。

風鈴響動了一陣子重新歸於平靜,赫韋德斯看著掏出手機掐掉鈴聲的諾伊爾,有些想明白了他一大早究竟在暴躁的是什麼。

 

連著兩天諾伊爾都沒有理會克拉默幾乎十分鐘一個的電話,鈴聲往往剛開了個頭就被掐斷。他在家裡窩了整整兩天,連門都沒有出,客廳堆滿了披薩的盒子和飲料瓶。諾伊爾發誓這是從出生到現在為止,最糟糕的平安夜。他幾乎在床上輾轉了一夜,腦袋裏全是重疊在一起的兩個克里斯。

直到聖誕節那天的早晨,小心翼翼的敲門聲叫醒了好容易進入淺眠的諾伊爾。他揉著眼睛坐起來,直覺告訴他門外的就是克拉默,理智讓他不要動,但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下床,小跑著到了門口。反應過來的時候,門外的冷風已經吹著刮到了他的臉上。

克拉默搓著手在原地跺腳轉圈,聽見門把響動的時候立即就撲了上來扒拉住門框,生怕諾伊爾反悔再關上。“曼努你怎麼不接我電話?!”

“曼努?”諾伊爾索性就鬆開手,任由對方擠進屋子,他看著克拉默通紅的鼻頭,還是關門之後順手抽了一張紙遞過去。克拉默看著快要感動死了,雙手接過一副不忍心用的表情讓諾伊爾蹦的嘴角有些裂縫。“我們沒有很熟吧。”他轉過身,走去臥室同時制止想要跟上來的克拉默。“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換衣服。”說著不給對方說話的機會就逕自關上臥室的門。

大概是由於平安夜瘋鬧了一夜的緣故,清晨的大街上並沒有很多人。克拉默緊張的跟在諾伊爾的身後,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著。諾伊爾悄悄瞄著斜後方的克拉默,看著對方幾欲開合的嘴唇,幾天來憋悶的心情瞬間好了不少,腳下的步伐也請快了許多,沒一會兒就到了赫韋德斯的寵物店——諾伊爾注意到克拉默開始局促不安的舔著下嘴唇,雙手也不斷的絞着衣服下擺。

“誒?曼努?”赫韋德斯剛把一隻貓咪放進聾子,就看見諾伊爾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年輕人。幾乎是瞬間他就知道這個年輕人是誰,他脫下白大褂,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你來得真及時。”他招呼兩個人進來,然後自己拉開門,“我有急事,你們先幫我看一會兒店。”還沒等諾伊爾答應就撒開腿跑不見了。

看來不只是長相,連習慣都很像。諾伊爾無奈的把沒有關緊還在鑽風的門合好,然後走到自從兩個人進店就開始狂吠不止的克里斯的籠子前蹲下,還沒等克拉默有所反應就打開籠子。狗狗撒了歡的拱到諾伊爾懷裏蹭了蹭後,就一頭沖向了克拉默。

 

“我們原來見過。”諾伊爾抱著胳膊問無奈的任由克里斯把口水舔的他滿臉都是的克拉默,後者眼神閃躲了一下。出乎諾伊爾意料的是對方居然很快就坦然的迎上了自己質問的目光,然後理直氣壯的回答。

“你終於想起來了。”

發現自己對他毫無辦法的諾伊爾歎了口氣,走到克拉默身邊蹲下,和他一起揉著像個撒嬌的孩子一樣的克里斯。“我記得你當時只有這麼大。”他伸出手隨意的比劃了一下,克拉默不滿的把他的手抬高了一點,嘴裏嘟囔著‘才沒有這麼矮’。諾伊爾說順著對方的意思抬高了手臂,看了一眼眨巴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克拉默——一大一小的兩隻眼睛更加堅定了內心的猜測。

赫韋德斯的父親也是獸醫,諾伊爾初中的時候就幫著在店裏幫忙,那時候店面還沒有這麼大。而且有意思的是他父親喜歡收留流浪的被拋棄的小動物,這點赫韋德斯隨了他,現在店裏大部分的動物也都是撿來的。諾伊爾記得最清楚的是一隻後腿受傷的金毛,乖巧極了,即使包紮的時候很痛也只是嗚嗚的不大聲吼叫,所以諾伊爾一開始還是對那個領走這隻狗狗的小男孩印象蠻深。

那個男孩的金髮就和那隻狗狗一樣柔軟舒服,據他父母說因為總是搬家的緣故,性格有點孤僻不愛說話,想買只寵物陪著他。一大一小的藍眼睛眨巴著看著自己,像極了近海的顏色,很漂亮,他的聲音也脆脆的,“我能不能要它?”

“當然可以。”諾伊爾伸手揉了揉對方毛茸茸的腦袋,他也順從的蹭了上來。然後他的父母就笑著說‘克里斯喜歡你’,這句話讓諾伊爾很得意。他又用力的揉了揉,然後從櫃檯上抽出一張店裏的名片塞到小男孩的手中,“無聊的話就來找我。”

後來那個小子也確實來了幾次,但兩個月之後就又因為父母工作的調動要離開這裡。諾伊爾還想起了離開前專門來找自己的那天,對方紅彤彤的像是兔子一樣的眼睛,和埋在自己胸口的觸感。

“誰會想到你現在長得這麼高。”諾伊爾翻著白眼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湊到自己身邊的克拉默,嫌棄的看著對方臉上的鬍子。“還有這麼茂盛的毛髮,如此粗糙的嗓音。”

“這叫磁性。”克拉默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他眨巴眼睛的樣子倒是和小時一點兒變化也沒有。

“好吧。”諾伊爾的手伸向了克拉默的頭頂,對方在他剛抬起手的時候就低下了腦袋。他順利的摸了上去,感受著熟悉的手感。“歡迎回來,克里斯。”


===TBC===

评论(8)
热度(15)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