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Amazing Grace/天賜恩寵(AU)03

#BGM戳→http://mrskramer.lofter.com/post/1cb2516b_4898147


3

為了讓年輕人實現自己的理想與抱負,諾伊爾決定讓德拉克斯勒專注於兔子就好,可以不用每天到自己這裡來,他保證不會給他上司打小報告。德拉克斯勒自然是感動的差點紅了眼眶——說實話誇張的有點嚇到諾伊爾,他沒想到這個年輕人居然對夢想執著到這種程度。倒是工作量因此加大的克拉默顯得很高興,問他也只是回答‘反正尤裏安一開始的心思就沒在這裡,工作量也沒差多少。’對於這個答案諾伊爾保持懷疑態度。不過疑惑很快被塞在手裏的星巴克聖誕特飲打散,溫熱的香甜氣息鑽進鼻子,盡情都跟著舒暢起來。

克拉默每天都會定時在門口等他,手中始終拿著兩杯熱咖啡,如果一大早有活動還會帶上甜甜圈。這讓本來習慣做早餐的諾伊爾的廚房裏的麵包機都落了灰,說實在的他有些害怕會成為習慣。

就像今天,一個人提著食材走在回家的路上,覺得沒有克拉默這個小尾巴還有些不習慣。今天是約好的聚餐的日子,所以專程提早結束工作的諾伊爾讓克拉默先回家,畢竟這個聚會還是私人一點。諾伊爾一路上滿腦子都是眯著眼睛的克拉默怨念的臉,這讓他更加摸不透這個年輕人的想法。

快到家的時候看到屋子的燈亮著,看來厄齊爾和赫韋德斯已經到了。果然他推開門的時候就迎來了沖著面門飛過來的抱枕,和厄齊爾飛撲過來的一個熊抱。對方像個樹袋熊一樣的掛在他身上,諾伊爾有些嫌棄的急忙把對方甩下去。

“注意點影響!”

厄齊爾不滿的瞪大了眼睛,像是眼球要從眼眶中滾落一樣,驚得一邊泡著紅茶的赫韋德斯手抖了抖,茶水都溢了出來。厄齊爾突然得意的笑了,更加誇張的嘰裏咕嚕說了一大堆聽不懂的鳥語,完畢後嚴肅的對兩人說道,“你們剛才聽到的是我的母語。”

“你怎麼越來越控制不住自己了。”諾伊爾把手中的抱枕砸了回去,然後脫掉鞋子和外套,走到茶幾旁邊拿起被子咕咚咚灌了好幾口。“媒體口中那個高冷的遊戲製作天才呢。”說著故意不屑的撇撇嘴,“吹。”說完這句話後他收穫了抱枕兩個。諾伊爾笑著把抱枕墊到屁股底下,有些好奇的問道,“那個托馬斯和你怎麼回事?”

“你問這個幹嘛!”厄齊爾警戒的看著他,同時身子向後仰了一點——這是他準備逃避的前兆,身為發小的諾伊爾太瞭解對方了,於是他決定不給厄齊爾退路。

“你們在交往?”

厄齊爾的眼眶都紅了,不過才不是要哭了,他一般快要暴躁前才這樣,諾伊爾還是決定收斂一點,要是對方再逃避的話就不追問。不過沒想到的是厄齊爾居然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諾伊爾吃驚極了,赫韋德斯也是放下了手中的壺,跑到兩個人身邊蹲下,又重複了一遍剛才諾爾的問題。

“是的!”厄齊爾兩眼一翻,一副豁出去的架勢。不過諾伊爾覺得他更像是在自己斷後路,藉著這個機會確定心意。“我是喜歡那個傻子。”說到這裡他停了一下,這讓諾伊爾和赫韋德斯有了一點不好的預感,果然厄齊爾接著說。“但是我們還沒有正式確認身份……說白了就是那個傻子還給我說過他喜歡我。”

“你確定他喜歡你?”赫韋德斯沒有見過穆勒,所以下意識的站在了厄齊爾的一方,在心中給穆勒畫上了大大的叉號。

倒是諾伊爾沒等厄齊爾辯解就搶著說了一句,“他肯定喜歡梅蘇特,而且人品絕對沒有問題,這個我可以保證。”

“你怎麼知道?”這句話讓厄齊爾都開始不解,本來有些糾結的心情被八卦沖散得一幹二淨,速度快得讓其他兩個人有些咂舌。

“我也是剛才突然想起……前段時間菲利普提到過他的一個朋友想追你,還問我要了你的資料。”諾伊爾說著自己也有些尷尬,因為他不小心把厄齊爾給賣了。“我是想給你說!”眼看著厄齊爾又要開始瘋鬧了,他急忙打斷,制住了對方張牙舞爪的雙手,“不是最近忙嘛!轉眼就忘記了!”說完就急忙起身奔向了廚房,準備用美食挽回一下發小被傷害的心。不過對於穆勒的事情,他倒是完全不擔心,再傻的人也有開竅的時候,用不著自己瞎操心。

 

晚餐簡單卻精緻,甜點尤其。諾伊爾甚至細心的用巧克力醬在每個盤子的邊上都寫上了‘Merry Christmas’——雖然離聖誕節還有三天,吃完正餐的厄齊爾忍不住又撕了一點麵包把巧克力醬都吃得一幹二淨。肚皮得到了極度滿足的三個人閒散的坐在毯子上,看著娛樂節目,有一搭沒一搭的開始閒聊。

“我聽羅伊斯說菲利普在和ZOO那家的老闆交往。”諾伊爾突然想起了羅伊斯提到的這個八卦。

拉姆曾經帶著家裡的那隻松鼠去赫韋德斯的店裏看過病,算是熟識,也很談的來。所以赫韋德斯的反應要比有些莫名的厄齊爾要大的多。兩個人就這個問題激烈的探討了好一會兒後,厄齊爾才後知後覺的喊了一句。“ZOO的老闆?那個佩爾·默特薩克?”他問道。

兩人疑惑的點頭,有些不明白怎麼突然這麼大動靜。厄齊爾急忙解釋,“我在酒吧見過他,就在我家那條街上,‘GIRAFFE&SQUIRREL’,名字很奇怪所以我記得很清楚,他是這間店的店主。他說過他還開了家餐廳,名字也很奇怪我記得更清楚。”解釋完也加入了愉快的討論。

“是不是有個小子在追你?”

說著說著厄齊爾突然冒出了一句,諾伊爾和赫韋德斯心裏都一緊,前者心虛的掃了一眼厄齊爾,然後鬆口氣因為對方看的是赫韋德斯。接著他就皺起了眉頭,自己都想不通為什麼要緊張。

“嗯……”不錯所料的哼唧,赫韋德斯很快轉移了話題,把注意力引到了諾伊爾的身上,“你到底決定好沒有?要不要幫克里斯找回主人?”

聽見這個名字的時候諾伊爾還是有些錯亂,腦中第一時間浮現的不是克里斯乖巧討人的狗臉,而是克拉默鬍子拉碴的毛臉。“嗯……”他也支吾了一陣,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明天我去你店裏給克里斯拍張照吧,然後我貼尋人啟事……就三天期限,要是聖誕節那天還找不到主人,我就養它!”

“剛貝尼提到克里斯這三個字的時候你遲鈍了將近三十秒。”糟糕的,厄齊爾的聰明機智在這種時候總能發揮到極致,諾伊爾眼神游離了一下但很快努力拉回來,因為他知道這種時候自己越猶豫躲避,對方會更加緊咬不放。

“因為這兩天跟我的一個記者也叫這個名字。”

“得了吧。”沒等諾伊爾把最後一個字吐出來厄齊爾就打斷了,咧著嘴角壞笑的樣子氣的諾伊爾牙癢癢。“一個認識兩天的記者。”他說著豎起了一根手指,“一直你從小到大夢想的狗狗。”他又豎起了另外一隻手的食指。“貝尼,你說對曼努來說哪個更重要?”厄齊爾把目光投向了赫韋德斯,後者聳了一下肩膀表示自己無能為力。

“狗狗。”赫韋德斯回答,想了想又刻意的加了一句,“克里斯。”

“瞧。”厄齊爾得意的搖晃著手指,“曼努你的春天要來了。”似乎還嫌刺激的不夠,他又補充了一句,“我還聽佩爾說他店裏的兩個雙胞胎兄弟是情侶,果然,又到了交配的季節——”話沒說完就被諾伊爾按到了地上,狠狠的胖揍了一頓。赫韋德斯適時的遞上了馬克筆,讓諾伊爾放肆的在對方的臉上亂塗亂畫。

“反正你也成天窩在家裡不用見人,這也是個好時候證明托馬斯對你的愛。”

 

等厄齊爾從浴室出來,臉上的記號還是沒有清洗乾淨,仍有一圈淡淡的痕跡。諾伊爾捂住嘴巴偷笑了好一會兒,厄齊爾不滿的把擦頭髮的毛巾扔到了他的臉上。在兩個人打鬧的時候,赫韋德斯已經撐好了小桌子,並且擺好了零食和飲料,以及最重要的紙牌——每次聚會的保留節目都是通宵的打牌。

“J。”諾伊爾把牌扔到桌子上,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問左手邊的赫韋德斯。“你真的很和那個小你好幾歲的兔崽子好了?”

“嘿!”赫韋德斯不滿的扔出一張‘Q’壓在諾伊爾的‘J’上面。“別這麼叫他!他是個好孩子,只不過……”赫韋德斯猶豫了一下,厄齊爾也停住了準備出牌的動作,等著他接下來的話。“他似乎是想為了我放棄現在的工作,我說不上來這究竟好不好,畢竟雖然在一起還是要有自己的生活。嗯,我指的是工作。”

一個人影在諾伊爾腦海裏晃過,快的讓他沒有抓住。他抓抓頭髮,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赫韋德斯。“也許你並不全是他辭職的原因。”厄齊爾開口了,同時扔下了一張‘K’。“雖然你現在恢復了以往的英俊,但也別太自信了。”

這下子連赫韋德斯也想揍厄齊爾了,他總有辦法把每個人都惹毛卻讓對方對自己毫無辦法。諾伊爾和赫韋德斯瞬間有些同情穆勒,想像不到厄齊爾究竟會怎麼折磨他。

“再說吧。”赫韋德斯示意‘PASS’,“也許梅蘇特說的是對的,我也應該找他好好談一下。”

“我也覺得談一下是消除誤會的好辦法。”諾伊爾也做了一個‘PASS’的手勢。

厄齊爾接著甩下一串順子,已經鎖定了勝局。“別光顧著別人。”他接著把手中剩下的牌很快出完,舉著杯子示意輸了的兩個人洗牌,想了想還是對諾伊爾說道。“你也好好考慮一下兩個克里斯的事情。”

本來想反駁的諾伊爾看著厄齊爾難得正經的臉有些不知道說些什麼,沉默了幾秒才含糊的‘唔’了一聲,也不知是同意還是不高興。

===TBC===

23 Dec 2014
 
评论(1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