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Amazing Grace/天賜恩寵(AU)02

#BGM戳→http://mrskramer.lofter.com/post/1cb2516b_489816b


2

真的是著魔了——前後算著和克里斯的接觸也不過短短幾個小時而已,獨自回到家中的諾伊爾已經開始想念它了,他甚至第一次覺得偌大的家空曠又冰冷。諾伊爾沒什麼精神的草草洗漱完畢,就一頭埋進了被窩,努力去忽視這種怪異的感覺。

隔天一大早,鬧鐘、手機和門鈴聲同時響起,迷迷糊糊的諾伊爾一瞬間有些不知道應該先顧及那個。恍惚了那麼一兩分鐘,才急忙掐斷鬧鈴,披上睡袍就跑到了門口,邊跑還接通了電話。

“諾伊爾先生。”那邊的聲音低沉沙啞,聽的諾伊爾心裏有些癢癢,不過很快他把這個歸於了起床氣而忽視掉。“我是這次負責跟進的實習記者克里斯托弗·克拉默,我和我的搭檔尤裏安·德拉克斯勒在您的門口,如果方便的話,請開一下門。”

這句話說完的時候諾伊爾剛巧走到門前,他透過貓眼看了一下外面。果然是兩個身形高挑的年輕人,一個毛茸茸的都是鬍子,一個長得和赫韋德斯像極了。諾伊爾有些震驚,各種亂七八糟的想法在腦海裏彙聚,最後出來的想法居然是貝尼居然有私生子了!他急忙搖了搖頭,把這種詭異的想法清除掉。然後把睡袍的衣帶系好,這才有些抱歉的打開門。

“我記得和你們主編說過不可以拍照。”諾伊爾指了指長得和赫韋德斯很像的年輕人脖子上的相機,順便看了一眼夾在襯衣口袋上的工作證。“尤裏安,不介意我這麼叫你的話。”

對方急忙解釋道,“當然不會……我們知道,我帶著相機是因為一會兒還有別的工作,下午我要給幾隻兔子拍照。”像是感受到諾伊爾有些懷疑的眼光,他又重複了一遍。“我保證。”

“好吧,你們要喝些什麼?”大概是因為在這張臉加分太多,諾伊爾不由自主的就放鬆了戒備,打開了冰箱的門問兩個正襟危坐的年輕人。“放鬆點,我不吃人。”

德拉克斯勒看起來還是有些不適應,倒是另外那個毛絨絨的——這個應該就是克里斯托弗·克拉默,自來熟的回答,“水就好。”

這個名字讓諾伊爾想起了那隻狗狗,他下意識的想問對方是不是最近丟了寵物,不過下一秒就打消了念頭,因為沒人會蠢到用自己的名字給寵物取名。他把兩杯冰水遞了過去,然後指著臥室,“我先去換衣服,一會兒先去錄製《我的早餐》迎接聖誕特輯,接著要去指導新人。這兩天你們就累一點,要跟我多跑跑。”

“應該是我們的榮幸才對!”又是毛絨絨的克拉默,旁邊的德拉克斯勒嘴都還沒張開,也是有些愣的看著莫名興奮的同伴,最後還是選擇閉上嘴巴,全權交給克拉默。“採訪您是我的終極目標!”

原來是個小粉絲。諾伊爾笑著說道,“我想你需要我的簽名……不過我確實需要去換衣服了,不然會遲到。”

快速收拾好出來的諾伊爾真的遞給了克拉默一張他的簽名照,是他給Nutella這個牌子的巧克力醬拍攝的廣告——照片上的他舉著一片塗滿了巧克力醬的麵包變,另一隻手豎著大拇指。克拉默看起來有些緊張,雙手急忙在褲子上擦了擦,小心的接過後放進了皮外套的口袋,貼著心臟那邊的那個口袋。

不知道為什麼諾伊爾因為這個舉動,耳朵變得有些燒。他招呼兩個人快點出發,以此來掩飾一下自己的尷尬。

 

錄製節目的電視臺裏諾伊爾的家很近,開車不過十分鐘的路程就抵達。諾伊爾讓負責人給兩個熱留一個前排的好位子,然後自己進了化妝間進行準備。

不得不承認這確實是一個讓人羨慕的工作——諾伊爾看著面前玲琅滿目鋪滿了整個長桌的各色早餐,每到這種時候他都特別享受周圍工作人員和關中艷羨的眼神。不過沒人知道的是,諾伊爾最初的志願不是美食評論員,而是成為一名廚師。所以即使現在從事了這個行業,諾伊爾還是會時不時的邀請朋友來家裡聚餐,展露自己的手藝。就像現在,為了迎合聖誕特輯,食物的配色和主題都是紅色和甜點。諾伊爾品嘗點評的時候,腦海裏也會不自覺的想著如果是自己會怎麼烹飪。

半個小時的節目很快就結束,諾伊爾和製作人及工作人員一一握手後,就卸掉了臉上的妝,換上了常服,隨便的撥了幾下頭髮就招呼著像個乖學生一樣等待的克拉默和德拉克斯勒。

“你們不問我一些問題嗎?就只是記錄我的日常?”諾伊爾看著克拉默手上的小本子,有些好奇的問道。

“那個留在最後,我們需要根據這天的情況篩選出最終的選題。”克拉默在諾伊爾眼睛掃過來之前就合上了筆記本,動作流暢自然的讓本來有些懷疑的諾伊爾都覺得是不是自己太小心眼。

“好吧,聽你的。”諾伊爾回答,一瞬間覺得克拉默因為自己這句話而眼睛有些放光。這個想法讓諾伊爾肯定了自己最近壓力過大的診斷,他揉了揉臉頰,準備去找那個歪嘴的後輩。

不過在等電梯的時候,諾伊爾通過身後兩個年輕人的悄悄話解決了其中的一個疑惑。他聽見克拉默問德拉克斯勒調換工作的事情怎麼樣了,後者回答說還有最後一道簽字確認,並且下午的那組關於兔子的照片和文章很重要,然後克拉默拍著德拉克斯勒的肩膀祝他好運。

突如其來的好心讓諾伊爾想轉過身給德拉克斯勒介紹赫韋德斯,對於動物尤其是兔子,赫韋德斯太拿手了。不過還沒等他開口,電梯的轎廂就到了,思路被打斷讓諾伊爾轉眼就忘記了這件事,直到德拉克勒斯不好意思的和他說想提前離開時才想起來,但那時候對方已經邁開長腿跑得人影兒都不見了。

“不好意思。”克拉默抱歉的看著諾伊爾,雙手不安的撓著頭頂那一撮亂極了的毛,諾伊爾覺得自己的手有些癢癢了。“這個工作對尤裏安很重要,他一直都想負責寵物版塊,不過沒我這麼幸運分到了自己喜歡的部門。”

“你很喜歡美食?”諾伊爾來了興致的和正在開車克拉默搭話,雖然說出來有些丟人但他確實不會開車。諾伊爾莫名的想要得到更多關於這個年輕人的消息,他覺得這些好感應該來自於那隻同名的叫做克里斯的狗狗。

克拉默沒有立即回答,反而支吾了一會兒,才含糊的‘嗯’了一聲。感覺到諾伊爾的疑惑才補充了一句,“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比較私密。”

“這樣哦。”既然對方說了私密,也就是不想告訴他的意思。諾伊爾沒有繼續追問,让对方專心的開車。就在車內氣氛有些微的冷場的時候,克拉默伸手打開了音樂播放器。嗨翻的搖滾音樂嚇了諾伊爾一大跳,他快速的看了克拉默一眼,看見對方的嘴巴開合了一下,不過被震耳欲聾的音樂弄得有些不清楚。

諾伊爾依稀感覺對方說的是,‘也是因為我喜歡的人’。

 

到達和羅伊斯約定好的咖啡廳時候,羅伊斯已經裹著大衣一臉快要冷死的表情站在門口等著。諾伊爾把車停好就帶了克拉默走了過去,急忙推著羅伊斯進到屋子裏面。

“你在裏面等不就好了?”諾伊爾看著對方通紅的鼻頭有些生氣,心想著現在的年輕人怎麼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羅伊斯抽了一張紙擤了把鼻涕,濃重的鼻音明確的告訴眾人他真的感冒了。“還不是因為這個咖啡廳有些偏僻,我怕你找不到地方……你好我是馬爾科·羅伊斯,是曼努的後輩。”他注意到克拉默後友好的伸出了手。

讓諾伊爾意外的是,一貫表現友好的克拉默卻反應冷淡,平靜的嗯了一聲後就沒了下文。氣氛瞬間變得尷尬,羅伊斯懸在半空的手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最後收了回去摸了摸紅鼻頭。雖然不知是怎麼惹到這個小記者,但今日心情尚佳的羅伊斯還是決定識趣的轉移話題。他把自己最近的學習筆記展示給諾伊爾,然後兩個人在克拉默更加莫名其妙的怒氣中完成了指導工作。

平日裏需要一早上的指導時間這次只用了不到兩個小時,羅伊斯收起筆記本整理背包的時候順便看了眼手邊,才十一點出頭。這讓他更加好奇這個記者莫名其妙的不開心,到底是因為什麼——一個想法在腦中成形,羅伊斯歪了一下他的歪嘴,接著試探性的拉了一下諾伊爾的袖子。果然,又是那種恨不得戳死自己的眼刀。

‘撲哧’。諾伊爾疑惑的看著突然笑出聲的羅伊斯,本來就憋悶的心情更加堵。不過還算羅伊斯有眼色,在諾伊爾報早前就適時的轉移了話題。

“我最近不是在追那家‘ZOO’餐廳的見習廚師嗎?安德烈,眼睛超级好看的那个……不对这不是重点。”諾伊爾笑着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並且敏感的感覺到身邊的克拉默一直緊繃的情緒隨著這句話消失了。羅伊斯又笑了,他接著說,“我看到你那個朋友……好像是叫做拉姆的那個,在和店長交往。”

諾伊爾喝到嘴裏的飲料全部噴了出來,對面的羅伊斯靈巧的躲過。“你沒聽錯,是和那個你很崇拜的大廚師佩爾·默特薩克,而且我聽安德烈說他不但是廚神,還是個舞王,據說唱歌也不錯。”

 ===TBC===


22 Dec 2014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