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Amazing Grace/天賜恩寵(AU)01

#默新的聖誕節賀文,分5次發完,最後一天剛巧就是聖誕節w

#提前祝快樂

#BGM戳→http://mrskramer.lofter.com/post/1cb2516b_4898143


注釋:DFB同人,AU

CP:克拉默×諾伊爾/其餘西皮想知道的就自己看吧(夠

分級:PG13

警告:OOC可能請慎重選擇閱讀

 

1

07:00,諾伊爾掐斷了鬧鐘,用被子用力的把自己裹了起來。但不出兩分鐘又重新爬了出來,揉著打著卷兒、像是玩具泰迪一樣的頭髮。他穿好了衣服,走到廚房,給水壺添滿水放在電磁爐上。然後回到浴室開始洗漱,時間算的剛剛好——他出來的時候水壺正在發出輕快的火車嗚嗚的聲響。他哼著小曲兒沖了一碗麥片,用Nutella塗滿麵包片。接著嘴裏叼著麵包片,一手端著碗,另一隻手撕下了冰箱上的便利貼。

非常美好的,空閒的一天。

諾伊爾滿意的點頭,將紙條團成球扔進了紙簍。然後把餐具放進水池快速的清洗乾淨。他看了看時間,7:30,就像往常的每個週末一樣準點。他穿好運動鞋,套上外套帶起兜帽,打開大門,準備小跑著去中央公園晨練。

不過計畫的再好,也總有意外。

一隻巨大的金毛橫臥在他的門口。

諾伊爾看了一眼,關上門再打開,它依舊在那裡,位置都沒有變。不同於剛才的是它揚起了腦袋看著自己,眼睛濕潤的像是要把清晨的每一縷陽光全部反射在諾伊爾的眼底——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就是那個惡毒的拋棄了寵物的壞主人。

“嘿,你好,小傢伙。”諾伊爾蹲了下來,在猶豫要不要伸手撫摸這個看上去就讓人心疼的狗狗的時候,對方就已經把腦袋湊到了他的掌心。感受著動物皮毛特有的柔順和光滑,諾伊爾忍不住笑了,在心裏小聲的罵著粗心的主人。

深冬的清晨帶著透骨的寒意,狗狗細微的抽動了幾下鼻子,諾伊爾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打開門,招呼狗狗先進屋子暖活著。“過來。”晨跑的計畫被打亂,不過諾伊爾不怎麼在意,因為他實在喜歡這個討人歡心又乖巧的小傢伙。他蹬掉鞋子換上拖鞋坐到了沙發上,拍拍大腿示意狗狗過來。金毛三兩步就跳了上来,壓得諾伊爾吃痛的咧了一下嘴角。

乾淨、乖巧、有狗牌,一看就是有主人並且上了戶口——諾伊爾果然在埋沒在茂盛毛髮裏的銘牌內側找到了一行小字‘Chris’。他疑惑了一下,幾乎把整個項圈都翻著看了一遍,確定牌子上只有這幾個字母,很明顯是狗狗的名字。不過問題是居然沒有地址和聯繫方式,要不是主人粗心大意就是腦子不好。諾伊爾皺著鼻子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要怎麼辦,他有些猶豫要不要暫時收留克里斯。

克里斯瞪大濕漉漉的眼睛看著他,很快垂下腦袋跳下了沙發,迷茫的繞著茶幾走了兩圈,最後回到他的腳邊重新臥下。這舉動簡直要了諾伊爾的命了,他撥通了助理的電話,確認了一下接下來的工作安排,幸運的是他即將迎來長達一個月的假期,這表示他有足夠的時間照顧和陪伴小傢伙,並且幫它找到自己的主人。不過諾伊爾有些想要獨佔它,不怎麼想把克里斯交還給看起來一點兒也不疼愛它的主人。

但問題是,在假期之前的這一週,他還是有些忙碌:要參加兩檔美食鑒賞節目,和接受兩個實習記者的採訪,還要輔導半年前就接手的後輩。這代表這幾天他幾乎要不沾家,沒有時間陪伴克里斯甚至都沒有辦法給它解決夥食問題。

激動的情緒瞬間又變得低落,不過很快他就有了解決辦法。他撥通了發小的電話,梅蘇特·厄齊爾,一個開發研究遊戲的阿宅。作為一個每天都窩在房間對著電腦,吃飯一定要叫外賣的傢伙,一定不用擔心會把克里斯看丟。

“梅蘇特?”諾伊爾順著重新回到自己懷裏的克里斯的皮毛,手感好的讓他開心的想要飛起來。“我暫時收養了一隻狗狗,不過我接下來的一週有些忙,你能不能幫我先照顧一下?”那頭的聲音不知為什麼有些吵鬧,厄齊爾的聲音聽不清楚,諾伊爾把手機音量調大了一點,最後他乾脆打開了公放鍵。

“我沒地方!”那邊喊道,另一個諾伊爾不熟悉的聲音插嘴,和厄齊爾說著話‘這裡有問題,我幾乎不用費力就能通過。’諾伊爾皺著眉頭看著手機,好像那頭的兩個人能感受到自己的嫌棄一般。“你在幹嘛!”他不由自主的也跟著喊起來,怕那邊的厄齊爾聽不見自己的聲音。

“我最近在研究新遊戲。”

“我知道啊。”

“菲利普派了一個專門玩遊戲的——”話沒說完就被那個聲音打斷,‘是遊戲質檢員!’好像自動增大了音量,那人的嗓門大極了。‘你是曼努吧!’他熟絡的和諾伊爾打招呼,‘我是托馬斯·穆勒!我知道你和菲利普也是老朋友啊,你就不要見外叫我托馬斯吧!’接著就傳來一陣打鬧的響動,然後厄齊爾的聲音就傳來,看起來是掌握了手機的主導權。

諾伊爾單手撐著下巴,覺得有那麼點意思。

“曼努。”

“我在。”

“那傢伙要在我這裏住兩周……或者更久,我不確定能照顧好狗狗。”吵鬧聲小了一點,厄齊爾應該走到了陽臺。“你為什麼不把它送到貝尼那裡?”

諾伊爾這才恍然伍德拍了下大腿,他居然漏過了最專業最佳的人選。“貝尼!”

厄齊爾笑著說道,“笨蛋,是被擁有了一隻夢想中的狗狗的歡喜沖散了智商嗎?”他停頓了一下,“是阿拉斯加?還是拉布拉多?”

“金毛。”

“果然。”厄齊爾了然的說,“我猜你家裡也沒有狗糧。再耽誤就到飯點了,你快去找貝尼。我這邊最近會超級忙,有空了給你電話,出來一起吃飯,記得叫上貝尼,我們也好久沒聚了。”說著就又傳來穆勒著急的呼喊,厄齊爾無奈的碎碎念了幾句,就匆忙的說了再見,掛斷了電話。

“等我一下,我去穿鞋,我們去找貝尼……我的老同學,一個獸醫,有一家自己的寵物醫院,會照顧好的你的。”諾伊爾把手機塞回上衣口袋裏,還沒等他起身去拿自己的運動鞋,克里斯就撒了歡的跑到鞋櫃叼來了鞋子——這樣諾伊爾更加不想找回那個主人了。“嗷!”他猛地抱住克里斯的腦袋狠命的揉了几下,狗狗耷拉著舌頭一副享受的表情任由他蹂躪。“就一個禮拜,就來接你……要是這個禮拜你的臭主人沒有回音我就養你一輩子!”

幸好家裡還有原來貝尼遺落的狗鏈,諾伊爾把鏈子安在了克里斯的項圈上,牽著它出發去貝尼的寵物店。

 

那是一家叫做‘Graceland’的寵物店,招牌是寶石藍的底色,上面用白色簡單而利索的字體寫著這幾個字母。這品味和配色讓諾伊爾很舒服,尤其是比起厄齊爾的東家,那個紅藍白交替在一起的logo,太花哨了。他每次來到這裡,都會不由自主的批評一下那家遊戲公司。他動作溫柔的推開透明的門,懸掛在上面的風鈴發出清脆的響聲,很小,不聒噪。

窩在門口的那隻貓咪裏的機靈的仰起腦袋,最先發出了打招呼的‘喵嗚’。諾伊爾也摸了摸貓咪小姐的耳朵,算是回了一個問好。很快店裏的其他小傢伙對此表示了不滿,爭先恐後的吵鬧著要求諾伊爾摸摸自己。不過還沒等諾伊爾無奈的靠近,克里斯就擋在了身子前面看,喉嚨裏是不滿的咕噥聲——店裏大部分都是小型寵物,這把它們都嚇壞了,瑟縮回籠子深處,畏畏縮縮的眨巴著眼睛。

“別這樣。”諾伊爾拍了拍克里斯的頭,告訴他這些都是即將一起生活的小夥伴,要友好相處。克里斯撒嬌似得的拱起身子,把整個腦袋都埋在了諾伊爾的掌心裏磨蹭著。不過很快就離開,繞到諾伊爾身後推著他走到那些籠子跟前,雖然表情還是委屈的不得了。

這把諾伊爾逗壞了,剛準備再抱著克里斯好好揉一會兒,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腳步由遠及近。他只能暫時停下手中的動作,站起身。

“貝尼!”

赫韋德斯沒什麼變化,髮際線倒是比上次見面時好了不少,看起來植發的效果很明顯,毛絨絨的細小毛髮讓諾伊爾有些手癢癢。他想摸摸,不過對方肯定不會同意就是了,而且說不定還會對自己咆哮。想到這個可能性,諾伊爾摸了摸鼻子,克制住了自己。

“這就是你說的克里斯。”赫韋德斯蹲了下來,伸手想要揉揉那身看起來就很棒的毛髮。不過克里斯躲了一下,有些戒備的盯著他伸到半空中的手。“你不是說他超級黏人麼?還是說只是對你。”肯定了內心的想法,赫韋德斯對著諾伊爾說道,“你讓他聽我的話。”諾伊爾有些疑惑不過還是乖乖照做,邪門的是這一次克里斯沒有抗拒赫韋德斯。

“也許你真的不應該找它的主人,它天生就屬於你。”赫韋德斯笑著拿出一個消過毒的乾淨狗盆,把狗糧倒了進去,然後又到了一小杯牛奶,放在克里斯面前。狗狗搖著尾巴哼哧哼哧的沒兩下就吃的一幹二淨,諾伊爾順著它背部的毛,開始認真思考這個方案的可實施性。

===TBC===

21 Dec 2014
 
评论(2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