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正文完結

BGM→http://mrskramer.lofter.com/post/1cb2516b_46a98b5


Chapter27

經歷了將近兩個小時的大塞車後,幾個人才陸續回到了各自的家中,並且每個人都得到了拉姆嚴肅的叮囑——禁止外出。就像是回到了上一次全國大遊行的時候,不過這次情況顯然要好多。赫韋德斯和德拉克斯勒被拉姆領回了家,因為厄齊爾和穆勒執著的要賴在克拉默的家裡。這種霸道的行為換來了被擠走的兩人不滿的怒吼和怒視,對此厄齊爾只是回以‘像神了’的感慨。

揮手告別了無奈離開的拉姆,厄齊爾沖回屋子第一件事就是打開了電視,並且告訴眾人要24小時開著。他要時刻關注動態,得到第一手的消息。

“萬一得到的是壞消息呢?”諾伊爾有些心疼電費,儘管這不是他的家,也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支撐這不值一提的費用。這種主人翁一樣的身份設定讓厄齊爾直接翻了一個白眼,效果驚悚的讓諾伊爾嚇了一跳,還以為眼珠子要掉下來了。他企圖伸手去撓一下對方,不過被穆勒攔在了前面,克拉默也很快擠在自己前面。四個人混戰了一會兒,厄齊爾跳著腳在穆勒身後蹦跶。

“要相信我的第六感。”他喊。

“得了吧!”諾伊爾也喊了回去,“從小到大你的第六感只對壞事准!”

“閉嘴!”

兩個人隔著穆勒和克拉默吵了起來,直到電話響起來才停下。“是菲利普。”諾伊爾看了看來電顯示,示意大家先安靜一下,一會兒再戰。“喂?菲利普?”不知道那邊的拉姆說了什麼,諾伊爾接下來的表情就像生吞了幾個雞蛋,一副被噎住的樣子。“好吧,我們知道……絕對不鬧……嘿,我們不是小孩子。知道啦,你也累了一天,早點休息。”

“說什麼?”

諾伊爾晃了晃手機,“讓我們不要打鬧……他說他知道我們剛才就在打。”

“菲利普這樣好像幼稚園的老師……可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厄齊爾不滿的皺起鼻子,雖然他在內心還是小小的贊同著。因為確實這半年讓人變化了不少,不止是他,死過的沒死過的,每一個人都一樣。像是全身的包袱都被留在了墳墓裏一樣,無所顧忌又放肆。但厄齊爾不否認他喜歡這樣。

 

因為‘家長’的門禁,註定了這是一個極其無聊難熬的夜晚。

幾個人翻箱倒櫃想找點新鮮花樣消磨時間,最後擺在面前的只有兩幅紙牌——有總比沒有好。四個人圍成圈,打電話給外賣送了兩份披薩,泡了一壺紅茶,把攤子擺好準備玩一晚上的紙牌。不過沒過多久克拉默就開始打起瞌睡,拿著牌的手也有些不穩。諾伊爾有些擔心不過克拉默倒是很開心,厄齊爾探過身子看了一下克拉默的瞳孔,說這是恢復初期的正常表現,讓諾伊爾叫醒他回臥室去睡覺,小心在客廳著涼。

“托馬斯呢?”好容易把纏著自己要一起睡的克拉默打發掉,諾伊爾動作很輕的關上門,從樓梯走下來,這才發現穆勒居然不見了。厄齊爾無聊的洗著手中的紙牌,聳著肩膀說被蹲廁所去了。他大大的眼珠子咕嚕嚕的轉着,不落一瞬的盯著諾伊爾,後者就覺得毛毛的像是被不乾淨的東西沾上一樣脊背發涼。“看什麼!”諾伊爾惡狠狠的吼道,想了想還是坐在了裏厄齊爾最遠的那個坐墊上。

“你和克里斯——”

“換個話題,不然我就把你趕出去。”

厄齊爾不屑的撇嘴,手搭在沙發把手上,欠欠用指甲扣著。“這好像是克里斯的家吧。”說著挑釁的加大了手上的動作,一邊還挑高了眉毛——諾伊爾是真的做起了把他手拋過半場的打算,不過還沒實施就聽到廁所的抽水馬桶聲音,接著穆勒就提著褲子沖出來,皮帶都沒系好,不過看樣子還是洗了手。諾伊爾有些嫌棄的躲開一陣風一樣的穆勒,覺得少了克拉默的自己有些勢單力薄。

他看著厄齊爾熟練的把手伸進穆勒的衣服領子裏,後者打著哆嗦說著‘冷死了冷死了’。儘管嘴上念叨著,但還是沒有把厄齊爾冷冰冰的手抽出來。這讓諾伊爾更加想念總是粘著自己半步不离的克拉默,並且在心裏暗搓搓的想著對方為什麼還不睡醒,雖然時間才過去了不到十分鐘。一旁的厄齊爾看著諾伊爾氣鼓鼓的腮幫子,更加得意的捏了捏穆勒傻兮兮笑著的臉頰。

果然。“托馬斯的褶子全都是被你捏出來的。”某人不滿的情緒爆發了,不過這只會讓厄齊爾更加高興。“我們能忍到現在都沒湊你也是蠻神奇的了。”諾伊爾順手抄起旁邊的靠枕,扔了過去,然後就拍拍屁股起身準備回房子和克拉默一起睡大覺。反正他們現在別的沒有,時間多的大把大把。

“祝你好運。”上樓的腳步隨著厄齊爾友好的詛咒加快,很快就傳來‘砰’的一聲摔門的聲音。留下客廳裏在地上捂著肚子打滾的厄齊爾,和他身邊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的穆勒。

詛咒很快就靈驗,前後還不到5分鐘的時間。當諾伊爾剛走到床旁邊,就被猛地掀開被子的克拉默拽到床上一副不要命架勢的吻住。更該死的是身體對這種行為已經不爭氣的選擇了默認,連下意識的推拒都已經放棄,諾伊爾順從的扶住克拉默的腦袋回吻回去。“兇殘的小獅子……”諾伊爾笑著用力揉著克拉默蓬鬆柔軟的頭髮,金色的、毛絨絨,就像一隻活力四射的獅子。“我的。”說著還學着厄齊爾的樣子得意的揚起一邊的眉毛。克拉默嗷了一嗓子像是在回應這個新的暱稱,也像是因為那句‘我的’。接下來密集讓人喘不過氣的吻和動作又讓諾伊爾想起了餓了一個冬天的狼——克拉默不知疲倦的啃咬他的脖子、下巴、喉結,所有一切他能觸碰到的地方。有那麼一瞬間諾伊爾真的認為克拉默打算吃了自己,不過鋪天蓋地襲來的快感又讓他滿腦子都是這樣死了也蠻好的想法。

 

“快開門啊!!!”諾伊爾真的想不明白厄齊爾是哪裡來的那麼大的精神,他一度對穆勒某方面的能力產生了質疑。不過這話不能說出來,小心眼的厄齊爾一定會狠狠的報復他。清晨的被窩總是讓人眷戀,諾伊爾掙扎了一下,還是決定放棄,用腳蹬了一下沒有絲毫反應的克拉默。“開門去。”克拉默哼唧了一下,本來就掛在他身上的四肢絞的更緊,也是一副我才不要理會的表情。

拍打門的聲音越發的響亮,諾伊爾不懷疑如果自己再不回應,厄齊爾一定會拆了這個門。“等一下!別拍了!門壞了你賠!”克拉默的腦袋不滿的在胸口磨蹭著,滿臉滿眼眼屎的沒睡醒的樣子,牙齒已經習慣性的咬上了諾伊爾的喉結,然後順著肉嘟嘟的下巴尋找到嘴唇,開始討要今天份的早安吻。

“快下來看新聞!我看你這次還說我第六感的壞話!”厄齊爾又拍了兩下,聲音聽著像是整個人都要愉悅的飛起來。“十分鐘不見你們的影子,我就用備用鑰匙開門了!”

聽到這句話的諾伊爾才不情不願的推開還纏著想做更進一步事情的克拉默,“快起床……那傢伙現在比原來更囂張了,真的什麼都幹的出來,說不定現在就在外面架著相機等著拍我們的把柄。”兩個人磨磨蹭蹭的邊親邊穿衣服,諾伊爾還要把不斷被克拉默扯開的衣服再收拾好,危險的擦著十分鐘的邊球,打著哈欠下到客廳。

“醫生都說了不能太放肆。”厄齊爾不滿的揮舞著手中的遙控器,一邊把音量調大,讓他們快點看新聞。“在昨天下午第三次關於PDS法案的會議中,以絕對領先的優勢通過了廢除的決定。”他滿意的看著震驚的兩個人,接著解釋。“政府最終決定撤銷一切關於PDS患者的相關條例,並且恢復其與正常公民一樣的權利……不再另外持有特殊的身份證明,從現在起恢復原ID的使用。”

“就是這樣,歡呼吧。”厄齊爾跳著蹦跶到靠近街道的窗戶邊,一把把窗帘拉開。

眼睛在適應了突然的光線後,看見的是大街上開始重新粉刷遮掉原先‘反PDS’的標語,還有拿著啤酒歡呼的不加遮掩的半死症患者。景象壯觀的就像是來到了慕尼黑的啤酒節,不過要比那更加熱鬧和有意義。

“我要緩緩……”諾伊爾揉了揉臉頰,然後掐了一下身邊同樣呆愣的克拉默,握住對方不斷顫抖的雙手,湊上去親了親對方的鼻尖,回應著他‘這算是怎樣的情況’的疑問。“意思就是一切都在變好。”諾伊爾知道厄齊爾在賤兮兮的瞧著自己,不過這次他不打算理會。“是已經變好了,好的不得了。”他捧起屬於自己的獼猴桃男孩的臉蛋,對方雙頰紅潤的顏色甚至讓他也激動的像是回到之前那樣的顫抖。諾伊爾不管不顧的吻了上去,試圖從這個吻中恢復平靜的情緒——他從來沒有如此真實的感覺到自己是活著的。

穆勒悄悄的拉過厄齊爾的手,後者回過神低頭看著自己的無名指,簡單俐落的指環套在上面。他眨巴著眼睛看了看穆勒,“就這樣出櫃了。”他努力裝作淡定的說道,但實際上緊張又高興的要死。不過他才不要說出來讓對方得意,這麼想著努力癟著情緒的嘴角都有些抽搐。

“反正都死過一次了。”沒心眼的穆勒自然不會注意到這些小動作,他隨意的擺著手發表言論,厄齊爾只注意到他的左手也有一個一模一樣的指環。這是很明顯的事情,緊抿的唇角終究是沒有繃住。厄齊爾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撲上去親親了親穆勒堆滿褶子的唇角——他想在這一瞬間,一定所有戀人都會交換一個親吻。

事實上是的,拉姆激動的甚至把遙控器扔出了窗外。然後扯著默特薩克的衣領子將人拽的和他一樣高度,一下下的啾著對方早都擺好姿勢的嘴唇。“我就知道……佩爾,我就知道。”默特薩克耐心的回覆著拉姆不斷的重複,雙手拖著拉姆的臀部將人托了起來,放在了沙發背上。拉姆順勢環住對方的長的和長頸鹿一樣的脖子,難得壞心眼的在上面咬了一口,在喉結的正中留下一個圓滾滾的齒痕。

“你說他們在幹什麼。”

默特薩克彎下身子吻住已經仰起腦袋的拉姆,嘴裏含糊的回應,“和我們一樣……你猜剛才樓上客房的響動是怎麼回事?”

手已經順著衣服下擺鑽進去,掌下是默特薩克線條流暢美好的肌肉,拉姆忍不住捏了一下,接著讚賞的又拍了拍。對方的吻因為這個動作變得有些兇狠,不過最後的理智還是讓拉姆停下了動作,向後躲著繼續湊上來的默特薩克。“我們去書房。”然後任由默特薩克像是抱小孩一樣抱起自己,他的雙腿交叉盤在對方精瘦的腰間,整個人就像一隻樹袋熊抱著自己的大樹。

“我剛才耍手機的時候還看見盧卡斯和巴斯蒂秀恩愛的狀態了。”默特薩克用腳勾住門,用力的帶上,然後落鎖。他把拉姆放在了長沙發上,走到窗戶邊看著外面沸騰的人群,笑著放下了窗帘,擋住窗外燦爛的都有些晃眼睛的光。

似乎很久沒有這樣好的太陽天了。

 

八月的慕尼黑下了很大的一場連陰雨,像是一盆一盆的用桶從天上向下澆灌。就這樣停停再下下的持續了將近了一個月——距離PDS法案廢除已經過去了兩個月。最初造成的激蕩已經平復,一切都已經迴歸了正軌,就像是從沒發生過那些插曲一樣平靜和正常。

克拉默打著傘去取今晨的早報,還沒走到門口,鬆鬆靠在肩頭的傘沒注意就被一陣突然刮過的大風吹跑。雨水劈裏啪啦的拍打在身上克拉默急忙伸手去抓傘,卻突然停下了動作。一種奇妙而且熟悉的觸感從皮膚開始,沿著脊椎一路爬到大腦皮層。他有些愣,手中的報紙隨意的丟在地上。克拉默張開了雙臂,掌心向上,仰起腦袋,盡可能的增大和雨水的接觸面積。

“曼努!!!”就這麼靜止了幾分鐘,他突然激動的開口喊道。哈哈的笑著在雨地裏轉圈,他甚至想在地上打幾個滾兒。

正在廚房打雞蛋準備烤蛋糕的諾伊爾驚得差點扔掉手中的碗,他急忙放下手中的活,圍裙都沒有解開的沖了出去。

“怎麼了?怎麼不打傘?”他看到克拉默像個生在乾旱地帶,沒見過水的孩子一樣,任由雨水沖刷著。他跑過去撿起被早就被克拉默忽視的雨傘,給兩個人撐上。“到底怎麼了?別嚇我……”正抹著對方臉上雨水的手被抓住,透過冰涼的雨水諾伊爾感受到了掌心裏溫熱的觸感。一瞬間有些晃神,沒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他呆呆的看著克拉默的笑臉湊近,然後結實的雙臂保住了自己。那雙帶著生命的溫度的手捧上了諾伊爾的臉,他覺得臉頰也跟著一起燒了起來。克拉默用力的吻了上去,諾伊爾很快也覺得手上的傘有些礙事,索性隨手丟在一旁,回抱住了對方。

“我能感受到了。”

                                                ·全文完·


最後一次的絮叨:感謝能忍受拖遝的劇情到現在啦:)最後統計的7.5w字的結果說實在的也是嚇到自己了,從來沒寫過這麼長。第一次就給了電飯煲和默新,我已經成為一個合格的吹了德吹了(夠)

其實一開始只是因為糧食不足,本著和小夥伴互相投食的想法才打開文檔把腦洞付諸於鍵盤上,沒想到這一開始就停不下來了→不過現在還好停下了。如果我說敲下全文完幾個字有些感動的話,有沒有人想揍我(夠)

按照計畫還會有幾篇各自的和全員番外,不過因為馬上就要密集的考試了,時間上就說不准了(躺)

所以重點來了→快把考運和人品借給我!!!

另一篇明天也就結束辣,那篇因為正文燉了肉的緣故要比這篇還要長……被目前的將近8w又嚇了一次(夠)嗯,也會有番外,時間也是摸不准了。

然後這兩篇放假閑了會從頭到尾修改的,目測要改動的地方還不少。經驗告訴我修改的過程是再一次爆字數的過程(不想愛了)到時候弄完會轉化成簡體版本給個txt的→如果有人需要的(接著躺)

接下來還有兩個長一點的計畫,應該還是同時雙開,然後還有兩個大綱寫好的短篇,雖然想得有點遠,不過想當明年情人節的賀文,不造那時候還有多少小夥伴留在這裡(躺)

就這麼多廢話吧真的謝謝一直追到現在的小天使,能堅持到現在不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你們啦:)


评论(19)
热度(22)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