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27

#下一更完結

BGM→http://mrskramer.lofter.com/post/1cb2516b_46a990c


Chapter27

大雪並沒有像預計的那樣持續很久,聖誕節的晚上就停住了,不過即使時間短暫也還是留下了能夠埋沒腳踝的積雪。諾伊爾一個人黑燈瞎火的趕回營地,算是頭一次體會到了‘孤獨’的感覺,不可否認他是開始想念自己的小尾巴了。這麼想著,他擼起袖子把手踝上的爪印露出來,輕輕的吻了一下。不過一個人趕路的好處就是快,不過兩個多小時他就看到了營地的燈火,他幾乎想要開始飛奔了,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放緩了腳步。在諾伊爾還在糾結要不要進營地,和要以怎樣的姿態進中糾結的時候,厄齊爾已經撲了出來——沒錯,是‘撲’。他把自己像個樹袋熊一樣掛在諾伊爾身上,然後像只狗狗一樣的四處嗅。

“我就知道!”最後他大聲的喊了出來。

“你就不能少說兩句……我還沒跟你算賬!”諾伊爾用胳膊肘夾住厄齊爾的腦袋,“你都給克里斯教了些什麼!”

“那是他自己問的!”厄齊爾不屑的撇嘴,表情欠揍的讓諾伊爾想直接把他的臉按進雪地裏。“讓我看看。”厄齊爾哈了一口氣又搓搓手,邊說著話邊把諾伊爾拉進帳篷。後者沒防備直接被推了進去,不過還好帳篷裏沒人,緩解了他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大家‘我都懂’的表情。“有沒有標記?”怕諾伊爾沒有領會自己的意思,厄齊爾解釋道。

“標記?”諾伊爾緊了緊衣服領子,把整個脖子裹得嚴嚴實實。厄齊爾對這個舉動回以白眼。

“不是吻痕,我知道你們幹了什麼,不用炫耀。”厄齊爾永遠知道諾伊爾的底線在哪裡,他適時的在對方暴躁前轉移了話題。“logo?就像這個。”他說著扯下衣服領口。諾伊爾嫌棄的別過頭,嘴裏念叨着‘注意點影響,也不怕你家托馬斯誤會’。厄齊爾不耐煩的踮起腳尖拍了一下諾伊爾的腦袋,“讓你看的是這個!”他指著鎖骨下面的一撮火苗樣的記號,“讓我看看你的。”

諾伊爾把雙手背到身後,“你這才叫炫耀……誰都知道你和托馬斯做了羞羞的事情。”

“快給我看!”厄齊爾撲上來試圖拽住諾伊爾舉的高高的手臂。

“放開梅蘇特!”在聽到穆勒的大嗓門兒的時候諾伊爾就有不好的預感。果然對方二話不說就沖上來幫著厄齊爾扒拉開了自己的袖子,然後盯著自己的那個爪印咯咯咯笑不停。

“明明是梅蘇特在欺負我。”諾伊爾不滿的把袖子擼好,指著厄齊爾的胸口對穆勒說道,“也沒見你們的多好看啊。”

“你猜我的是什麼。”說道這個話題,穆勒得意洋洋的問諾伊爾。

“魚。”

“誒?你怎麼知道——”

“托馬斯你閉嘴!”

 

穆勒很快就被拉姆叫走,他順便帶去了諾伊爾拿回來的資料,拉姆說讓諾伊爾一定累壞了,就不用自己彙報,好好休息。對此諾伊爾皺了皺鼻子,“你們都學壞了”,他說道。

“你就不好奇為什麼你們都是哨兵,克里斯卻能夠標記你?”

“因為他異常的信息素?”諾伊爾不確定的回答。

厄齊爾贊許的點頭,接著問了一個讓諾伊爾燒紅了耳朵的問題。“你們做完之後,你是不是感覺不到累?當然我不是質疑你家狼崽子的能力——”諾伊爾直接抄起手邊的外套一股腦扔在厄齊爾臉上。

“這事關你家克里斯的身體問題!”

“……好吧。”諾伊爾放棄反抗,他永遠說不過厄齊爾。“我還感覺精神百倍呢。”

“果然。”厄齊爾點頭,掏出了隨身的筆記本唰唰唰的記錄,“你要好好珍惜克里斯,他對你來說就是天生的興奮劑。不過你不用擔心政府是否還在覬覦他,因為他標記了你。雖然是他標記了你,但你們是屬於彼此的……有點混亂,但簡而言之就是你們只屬於彼此,他的信息素從你們結合的那一瞬間開始,只能對你起作用。”厄齊爾劈裏啪啦的說了一堆,諾伊爾只能張著嘴吃驚的吸收有些龐大的信息量。“你們確實天生一對。”他最後補充,露出了一點兒也不像‘厄齊爾’的微笑。

“你還是要給我點時間緩緩。”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諾伊爾開口道,“換個話題……這兩天你們這裡怎麼樣?”他揉了揉臉,撩起帳篷的帘子讓冷風驅散一下裏面的悶熱。風攜着地上的雪花重新飄起吹在諾伊爾的臉上,滾燙的臉頰總算是迴歸了正常的溫度。

“駐北軍隊和東征軍。”厄齊爾目光熠熠的看著諾伊爾,也站了起來走到門口,靠在另一邊,然後仰起腦袋看著天上的星星,很密。諾伊爾也揚起了腦袋,等著他接著說下去。“嘩變了。”

“嗯。”

厄齊爾笑著拍了下諾伊爾的肩膀,“這已經是心照不宣的結果了嗎?”他看著整個營地,每個忙忙碌碌的身影,突然有些感慨,腦子裏想東想西的一堆亂七八糟的事情。“他們表示願意放棄反抗,並且請求我們的庇護。”

“我不喜歡這個詞。”諾伊爾皺起眉頭,“反抗。這樣會覺得我們才是罪惡的一方,他們就像是被迫害。”厄齊爾點頭,表示自己的想法一致。“菲利普怎麼說?”諾伊爾想了想問道。

“保持觀望態度,上面的決定也是一樣。在政府對他們做出裁決之前,我們按兵不動。不進攻,也不放鬆警惕。”

“你說有多少人是站在我們這一方?”諾伊爾突然問,“就算不站出來跟著我們一起反抗,在心裏也算,你說究竟有多少?”

“很多,我覺得。”

諾伊爾偏過頭,沒接話,等著厄齊爾接著說。

“就算是現在站在我們敵對一面的,大部分心裏想的也是和我們一樣的吧。只要承受過那些痛苦的,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會跟著自己的心走,或者還有其他的顧慮和理由……我也說不清楚。”厄齊爾最後還是放棄了解釋,“我的直覺,一切都會好的,向著我們希望的方向。”

“那你說——”

“你今天怎麼話這麼多?”厄齊爾翻著白眼打斷,“因為你家小崽子不在所以就來騷擾我?”

“差不多。”諾伊爾立即反擊,“也還因為你家托馬斯沒在這裏。”

“你變得不乖了。”

“托你的福。”

厄齊爾反應了半天才想通這句話究竟有幾個意思,他也沒想到諾伊爾已經破罐子破摔的架勢,恨不得告訴每個人他已經是克拉默的了——小崽子有點本事。厄齊爾笑著岔開話題,免得諾伊爾把被克拉默吃幹抹淨的情緒發洩在自己身上。“你剛才想說什麼?”

諾伊爾學着對方的樣子翻了一個白眼,乾脆也順著厄齊爾的意思繼續之前的問題。“如果我們公佈了和談的條件,會不會造成巨大的轟動。”

“轟動談不上吧……但是震驚一定會有。所有人都覺得我們的目標是佔領……世界?”說著自己都笑了,厄齊爾無聊的踢著腳邊的小石頭,然後又碾了碾踩在腳下的雜草。“或者我們會要求佔領一塊地方,建造屬於我們的烏托邦。一個屬於我們的國家,有自己的民主和自由。”

“聽起來不錯。”

“但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厄齊爾拍拍諾伊爾的肩膀,示意對方確實該好好休息一下了。因為接下來迎來的,將是真正的戰爭。

 

會議室很久沒有這樣緊張的氛圍了。許爾勒掀開簾子走進來的時候不由自主就被嚴肅的氣氛感染,面容也跟著嚴峻起來。他走到羅伊斯身邊的位置坐下,只有那裡是空的,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把那裡空出——即使在這樣的日子裏大家也在盡著最大的努力八卦着。想到這個許爾勒有些繃不住,嘴角裂開一絲細小的笑意。羅伊斯把別在筆記本上的另一隻筆遞過去,許爾勒接過然後抿著嘴對著對方眨了一下自己那雙好看的藍眼睛。‘先開會’,他做了一個口型,羅伊斯點頭。

“我們已經得到了塔在河岸的所有戰略計畫,情報可靠,但我們仍需要防備。”簡單說明塔的計畫後,拉姆轉過頭對一旁的荷蘭人說,“我需要你們控制這裡。”他指著西邊的一條交通樞紐站,“城裏所有的物資補給全部在這裏中轉……城中的普通人已經撤離了大半,戰爭一打響離開的肯定會更多,我們暫且忽視這個,不要有顧慮放開手去做。我們要想用最短時間取得勝利,這裡很關鍵。”他接著對仰起腦袋看著自己的裏卡多說道,“好久不見,趕路辛苦了。”對方笑了笑,露出了標準的八顆牙或者更多。那一瞬間眾人算是理解,‘上帝之子’這個稱呼也不是白叫的。“你們要防住東邊,即使他們說要歸降也還是不能放鬆警惕……他們的頭兒可不是個善茬,我和他交過手,很卑鄙。要提高警惕小心點,你們也一樣。”亨特拉爾點頭表示瞭解,然後和裏卡多交換了一個簡單的介紹。

“我和佩爾會帶人圍住這裡……”

時間過去的很快,一個晚上就這麼晃過,直到清晨的陽光透過門簾縫隙照到屋子裏的時候,大家才不由自主的伸著懶腰打著哈欠。

拉姆也放下手中的紙筆,揉了揉酸脹的眼睛。“先這樣,先去休整一下,最慢不過後天,這是最後的閒暇時光了。”默特薩克把自己手中的杯子遞過去,拉姆兩三口就喝完。看著已經站起來活動四肢準備離開的眾人,拉姆最後提醒道。“記住千萬不要傷及平民,也不要主動挑釁向城裏開火……我們的目的從來不是佔領,只是要他們主動放棄現有的體制和政策,要回我們應得的生活。”

帘子被突然來的大風吹起,桌子上的紙張和資料打著旋兒四散飛著。從地平線上一點點漫出來的陽光全部擠進帳篷裏,拉姆眯起眼睛迎上去,覺得像是感覺到了一點春天的溫暖。


===TBC===

18 Dec 2014
 
评论(1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