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26

#下一更就完結了


Chapter26

諾伊爾聽著身後的門重新合上,還是有些好奇為什麼醫生要他保留好這張診斷證明,不過他聽到大樓外面喊著口號的遊行隊伍的時候,心中有了一個大概的輪廓,然後更加小心的將那即將承載著巨大分量的紙折疊好,放進了皮衣貼著胸口的暗蔸。

“怎麼樣?”厄齊爾揉著眼睛打著哈欠看著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諾伊爾剛才塞好的診斷證明,“我們也有,貝尼的報告上面還寫著恢復中期,不過她說不用擔心,一切都正常。”諾伊爾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瞭解了情況,一屁股坐在了厄齊爾旁邊的位置,力道有些大,椅子開始有些晃動。厄齊爾急忙用力穩住,確定穆勒沒有醒過來的跡象後才從口氣。

“克里斯把你養的不錯,又胖回去了。”

“你開口能不能說點好話。”

“這說明我待你真摯。”

“那你還是虛偽點吧。”

“你瘦了。”

“滾。”諾伊爾還是沒忍住,手腳麻利的趁厄齊爾沒注意在穆勒腦門上彈了一下,後者哼唧了幾聲,睜開眼睛迷離的在兩個人之間飄了一會兒,又打著鼾聲睡了過去。

“你家托馬斯心真寬。”諾伊爾皺皺鼻子,看著已經反擊完畢在自己手背留下一個紅色掐痕的厄齊爾,“你越來越偏心。”

“打我啊。”滿意的看著齜牙咧嘴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的諾伊爾,厄齊爾末了還是笑著揉了揉被自己掐紅的地方,然後側頭停了一下診斷室裏的動靜,確定克拉默暫時還不會出來後,賤兮兮的用肩膀撞了一下諾伊爾。“你跟你家狼崽子進展的不錯啊。”

“就是只小奶狗。”

厄齊爾意義不明的笑了笑,“那可是狼。”還怕諾伊爾受的刺激不夠大,補充道,“這個你一定深有體會。”

果然諾伊爾像是被撩撥到的貓咪一樣乍起了全身的毛,背部都弓了起來,“你再說!”

“就說!”兩個人在一起就像是年齡減了十歲一樣的幼稚,“我是不知道你們進展到哪一步了,不過看克里斯的恢復狀態應該還沒到最後一步……不管怎麼樣我要提醒你,他可不是省油的燈,你也不是沒見過他在場上踢球時兇悍的樣子。”說著他撇著嘴停了一下,“每次看到他對你時候的樣子我就覺得精分的厲害,總之你還是小心點,要是被吃的不剩骨頭了,還是可以來找我安慰你的。”

“滾滾滾!”諾伊爾紅著耳框不耐煩的擺手轟趕對方。

“態度這麼惡劣!”厄齊爾小聲的吼回去,要不是因為這裡算是半個醫院,他們兩個說不定會像小時候那樣打一架來終止爭執。“瞧瞧你對著克里斯的樣子,你從來沒那樣對過我!”

“你這表情真噁心——”沒說完的話被打開門的聲響打斷了,克拉默從治療時走了出來,厄齊爾和諾伊爾同時閉上了嘴,但站起來的時候諾伊爾還是小小的對著厄齊爾翻了個白眼。“怎麼樣?”諾伊爾把手中的外套遞給克拉默,一邊問醫生。

“恢復的初期,情況還不錯,不過不要輕易進食,有饥饿感的時候再來檢查。”醫生叮囑道,“接下來的幾周他可能顫抖的情況會加重,不要擔心,是正常的現象。”

“不需要吃藥?”諾伊爾還是覺得這個醫生不怎麼可靠,即使對方是拉姆的同學和朋友。

“現在最需要的是身體自我修復功能的恢復——自我,懂嗎?”醫生把克拉默的診斷報告遞給了諾伊爾,後者打開看了看,上面寫的是‘恢復初期,階段性檢查’。“你怎麼恢復的,他就怎麼恢復,無非是我能夠給他明確的可以進食及攝入營養的時間。”在幾個人離開前,醫生還是叫住了諾伊爾,“他剛開始恢復,還是不要太放縱比較好。”

諾伊爾發誓下次哪怕轉乘坐飛機去柏林,都不要再來這家治療中心,堵上一瓶Nutella的尊嚴。

 

正說着話,拉姆的電話就打來。厄齊爾叫醒了穆勒,兩個人先拎着背包下樓去停車場找拉姆順便去大廳開一些感冒藥,穆勒有些受寒鼻塞。諾伊爾替克拉默拉好外套的拉鏈,整理了一下衣服領子,正準備去匯合,就聽到大廳的位置傳來吵鬧的聲音。兩個人對視一眼,急忙跑到欄杆處探頭向外看去,就見拉姆和穆勒把厄齊爾攔在身後,厄齊爾護著一個小孩,幾個人在爭執什麼,距離有些遠聽不真切。

“菲利普——”諾伊爾氣喘吁吁的剛跑到大廳的時候,拉姆的表情看上去已經有些慍怒,眯著眼睛盯著站在對面的男人。看見諾伊爾和克拉默也沒有說話,只是擺手示意先別插嘴。原本吵鬧的大廳著魔似得隨著這個動作,突然安靜下來。

那個人心虛的吞咽了幾下口水,不自覺的退後了幾步,目光在幾個人之間游離。“我不管你們是不是名人……還是什麼世界冠軍……你們是PDS!是殺人的魔鬼!”說著情緒突然激動起來,伸長雙手像是要掐住拉姆。諾伊爾急忙扯住拉姆後退,克拉默和穆勒上前架住有些失控的男人。但是兩人的身體素質還沒有回覆到之前的狀態,沒兩下就被甩開。不過幸好那人沒再向前扑,而是坐在了地上。

“不管你們做什麼都無法彌補……你沒有體會過怎麼知道!”

“我問你。”拉姆蹲在那人眼前,眼睛直視著那雙有些恍惚的瞳孔,“如果你的妻子是PDS患者,無意識情況殺了你的兒子,你會怎麼辦?會站在這裡舉著抗議的牌子,還是陪著已經恢復的妻子來這裡接受檢查?”

那個人沒有接話,低下了頭不知道在想什麼。拉姆接著說,“失去的總會有其他來彌補,無非是你看不看得見的問題。”說完拍拍衣服下擺,從口袋掏出一個巨大的波板糖,轉身遞給了厄齊爾身後仍有些呆愣的小男孩,“快去找媽媽。”小孩的注意力很容易被轉移,開心的甜甜的說了聲謝謝,就蹦蹦跳跳的跑了。

還沒等諾伊爾對這一切提出疑惑,剛才負責檢查的叫做勞拉的醫生就急忙跑過來,“你們從後門走,前門已經被記者堵住了!”

 

“你口袋裏怎麼會有糖?”好多疑問在肚子裏轉了幾個圈,最後出口的卻是這個。正在喝水的厄齊爾咳嗽了一聲,穆勒急忙拍著背給他順氣。

拉姆也被逗樂了,“我以為這種問題應該從托馬斯嘴裏問出來。”穆勒不滿的喂了一下,“是佩爾,他看我最近有些低落,偷偷塞進口袋的。”他回答,想起這個心情才好一點的彎起了嘴角。

“偷偷?”克拉默有些想不出來那麼巨大的默特薩克怎麼做出偷偷的動作。

“他以為是偷偷……我當然知道。”汽車轉了個彎,繼續在擠滿遊行隊伍的街道上緩慢前行。拉姆按了幾下喇叭提醒著有些激動亢奮的人群,回答諾伊爾真正好奇的問題。“那個小男孩在大廳等和醫生談話的媽媽,被反PDS組織的那個男人堵住了。不過還好我們在他做出激進行為之前制止了,然後就是你們看到的那樣。”

諾伊爾‘嘖’了一聲,看著同樣不語的克拉默,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們似乎都太樂觀,把事情的發展看得太好。“你畢竟現在身份特殊,這樣在公共場合起爭執好嗎?”諾伊爾想起來堵在門口的記者,和大廳圍觀的人群,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知道分寸,發生這樣的事,對我們來說是好事。”拉姆搖頭示意自己沒有問題,“這是一個好機會,告訴世界,到底執著不前的人是誰……不說這個。”平時不過十幾分鐘的路程,今天已經開了將近半個小時還沒有過一半的路程,不過還好車上有貼膜,就算路人離的很近,也不看清車裏的狀況。“你們的診斷結果怎麼樣?”

“很好。”厄齊爾搶著說道,然後在諾伊爾感覺到不對勁之前繼續搶答,“不過醫生有叮囑曼努要禁欲……還有克里斯。”

諾伊爾就準備從後座上撲上前,不過被克拉默抱住了腰,又被穆勒攔在身前,本來寬敞的車廂瞬間變得擁擠無比。

“注意交通安全……“拉姆笑著說,不過他知道沒什麼用,決定任由一天內心情几涨几落的眾人放鬆一下。他從座位底下的收納盒裏拿出了默特薩克最喜歡的樂隊的專輯,很嗨,每次放的時候對方都會忍不住的跟著節拍一起搖擺。拉姆一直覺得默特薩克即使不踢球,去唱歌或者跳舞,一定也很賺。‘誰說手長腳長就不協調。’拉姆嘟囔了幾句,不過聲音埋沒在後排的吵鬧裏,沒人注意到。拉姆透過後視鏡看了眼分成兩個陣營,你動我一下我動你一下,像是智商回到幼稚園的幾個人,突然有些想念默特薩克。


===TBC===

17 Dec 2014
 
评论(1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