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25

#宿舍就這麼斷電了,整整一週,說好的月底前完結(躺)

#還是好想寫膩膩歪歪的日常(停不下來


Chapter25

兩天沒休止的瘋鬧導致的結果就是幾個人在和醫生約定的那一天裏,集體賴床了。拉姆在門口站了整整十幾分鐘才等來急匆匆的腳步聲,和一聲撞在門上的輕響。下一秒穆勒就捂著額頭打開了門,睡眼惺忪的樣子讓拉姆沒由來的一股氣。他攥着剛才在大門撿起來的晨報,捲成一個紙筒,用力的在穆勒的腦袋上敲了一下。

“這麼重要的日子!”拉姆走進裏屋,跨過地上的披薩盒子和一些飲料瓶,還有幾件衣服——他一點兒也不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外套甚至鞋子都沒脫,徑直上了二樓,穆勒緊趕慢趕都沒拉住。於是他站在樓梯口,捂著眼睛怕一會兒看見什麼不該看見的東西。不過還好,幾個人下樓的時候還是有好好穿著衣服,雖然一個個憔悴的黑眼眶像是被人活活打了一圈。

“全國那麼多半死症患者排隊等著,要不是那個醫生是我的同學……你們感恩一點好嗎!”拉姆挨個敲了敲排著隊等待批評的眾人。“快點去洗漱,這滿臉滿眼的眼屎。”

在拉姆的不斷催促下,四個人用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迅速的收拾完畢。赫韋德斯和德拉克斯勒最先穿好外套和去找已經在車裏等著的拉姆。厄齊爾在手忙腳亂的幫穆勒折騰卡住的拉鏈。克拉默掃了一眼正在套運動服外套的諾伊爾,又看了看對方寬鬆的牛仔褲,覺得已經削瘦不少的身材變得比原來更加臃腫。他說著‘等一下’,然後在諾伊爾疑惑的和厄齊爾了然的目光裏,跑到衣帽間快速的翻騰出一件皮衣,和他現在身上穿的款式很接近。

“你的我穿著會小。”諾伊爾沒有接過外套,執著的拽著自己的,看着克拉默的表情就像對方是個惡棍一樣。

“你先穿……你已經比原來瘦好多了,而且我的碼數也沒和你差很多。”克拉默執著的把諾伊爾已經套好的外套扯了下來,皮衣很順利的穿到諾伊爾身上。他滿意的退後兩步看了看,點點頭把拉鏈拉到胸口的位置,剛巧留下緊身T恤的領口,有些低。克拉默皺著眉頭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小心的朝四周喵了幾眼,確認穆勒和厄齊爾都沒在看這邊後,突然湊上去在脖子側面,一個能遮到又遮不完全的位置,留下一個吻痕。“這是今天的。”他抬頭的時候順勢在諾伊爾嘴角又親了一下,然後將拉鏈全部拉到盡頭,胸口被遮擋的嚴嚴實實。

“考慮一下我們好嘛。”厄齊爾敲了敲門框,翻著白眼看著他們兩個。穆勒的拉鏈看來還是沒有修好,他換上了另外一件。車庫的方位也適時的傳來幾聲喇叭聲,拉姆似乎今天有點小暴躁。

“菲利普今天怎麼了?”邊往外走,諾伊爾扭頭問厄齊爾。

後者搖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道,“一會兒忙完去給佩爾打個電話問一下。”

 

到達醫院的時候幾個人還是內疚了,因為治療中心的人太多了。不只是前來等待檢查治療的病人,還有舉著抗議標牌的反PDS組織。諾伊爾摸了摸鼻子,扭過腦袋看著坐在身後一排的厄齊爾。他想他們已經知道拉姆暴躁的原因了,不用再打電話給默特薩克浪費話費——一定是上頭把來源於社會的反對聲音全部施加在了拉姆身上,因為是他堅持要用上克拉默。諾伊爾考慮著找一個合適的理由讓克拉默先休息一段時間,暫時退出公眾的視線,緩解一下各方面壓力。

因為事先與治療中心打過招呼,拉姆開著車避開了人群擁擠的前門,從後門順利駛入。

“不要想太多。”拉姆帶著幾個人朝治療中心的內部走去,他也從剛才幾個人的表情裏多少猜到在想什麼。“我沒事,你們顧好自己。”他說著看了看走在最末的克拉默和諾伊爾,“不過克里斯你確實需要先淡出一段時間。”

克拉默理解的點頭,“我知道,碰巧最近身體也不適合。”諾伊爾趁大家都扭過頭朝前走的時候,伸出手捏了一下克拉默的後脖頸子,克拉默順勢朝後仰了一下,偏過的臉頰碰巧蹭過諾伊爾收回去的掌心。

治療中心還是和幾個月前沒什麼變化,倒是自己要求領路的拉姆陌生的不得了,帶著眾人七拐八拐還找不到約定的治療室。厄齊爾無奈的拍拍有些焦躁的拉姆,示意自己來帶路,拉姆不滿的瞪了一眼捂著嘴偷笑的諾伊爾和穆勒。在厄齊爾的帶領下幾個人很快就找到了,醫生也已經等不及的探著腦袋在走廊四處觀望。

“嗨!菲利普!”拉姆熟絡的抱上已經張開雙臂等著自己的醫生,然後一個大紅唇印落在了臉頰,他急忙抹了抹。

“勞拉!”

醫生笑著掏出紙巾幫拉姆擦掉,“好啦,已經沒有了,擔心佩爾吃醋嗎?”

“不跟你貧嘴。”拉姆招手示意厄齊爾他們先坐在走廊的休息區等待一下,“人有點多,你慢慢來,所有人的醫療記錄我都給你了。”

“嗯。”醫生點頭,翻著看了看手中的檔案,然後抬起頭看了看幾個人,最後指著厄齊爾說道,“你先來。”

看起來事情進展的很順利,不過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剩下了克拉默和諾伊爾兩個人。諾伊爾被醫生叫進去的時候,厄齊爾和穆勒已經靠在一起打起了瞌睡,拉姆十分鐘前就已經跑到外面打電話,赫韋德斯和德拉克斯勒說要去找慕尼黑的朋友耍,一檢查完聽說恢復良好就竄的沒影了。諾伊爾站起來的時候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說實在的晚上熬得太晚果然還是扛不住,哪裡像克拉默,眼睛睜著圓滾滾的瞧著自己,精神極了。

“你等我一會兒,很快就出來。”

克拉默乖乖的點頭,“我又不是小孩子。”話雖這麼說,但在諾伊爾進屋子前還是拽著對方的手,在手腕的位置親了一下。驚得諾伊爾差點跳腳,他警惕的看著四周,確認沒有人在看著這邊後,才惡狠狠的對克拉默低吼了一句‘別鬧’。不過再次轉身前,手還是輕輕拍了拍克拉默有些委屈的臉頰。

“我原來沒見過你。”諾伊爾脫掉外套搭在衣架上,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是兩周前才調過來的……我認得你。”醫生笑著示意諾伊爾坐到查體床上,一邊仔細翻閱諾伊爾的醫療記錄。“看起來沒什麼大問題。”

“所有人都認識我。”諾伊爾坐好,得意的挑眉說道,眼角的那顆淚痣像是要活過來。

“不一定。”醫生快速又熟稔的做著基礎檢查,“不過現在所有人都認識你的小男朋友。”諾伊爾還沒張嘴辯解,醫生就接著說道,“千萬別說‘不是’,小傢伙耳朵可靈了,絕對豎著耳朵在聽。”

“我們很明顯?”諾伊爾到底還是沒說出來,他換了一個話題問道,“只是我們的身份比較特殊,我只是覺得公開對誰都沒有好處,畢竟……你知道,原來出過類似的事情。”

“躺下。”醫生示意他揭開上衣,自己要開始檢查腹部,“沒有什麼特殊,都是人,大概唯一不同的是你們都活了第二輪,賺了。”

諾伊爾眨眨眼睛,覺得好像沒有理由反駁。“好吧,他是我的小男朋友。”他發現自己這半年來確實改變不少,好像真的死過一次就會看開很多,更何況是死了還又復活。“不過還是順其自然,反正我不會藏著掖著了……你真的是診斷科的醫生不是精神科的嗎?我怎麼覺得你像是菲利普安排來開導我們的。你瞧瞧,檢查沒做多少,話倒是說了這麼多。”

“小心我把簡歷甩你一臉……不過我確實是雙學位。”醫生取下聽診器,替諾伊爾把襯衣拉好,示意他可以起來了。“恭喜你很快就可以重新獲得公民身份了。”她說着開了一張證明,交到諾伊爾手中,“收好,相信我很快就可以用上。”

“就這樣?”諾伊爾看著手上薄薄的一張紙,有些不可思議。

“就這樣。”醫生點頭,“你現在可以去把你的小男朋友叫進來了……順便多說一句,你恢復得真的很不錯。”越看越不靠譜的醫生笑嘻嘻打開了門,克拉默第一時間就疑惑的就把腦袋伸了進來。諾伊爾有些不解,不明白這有什麼好笑的,自己並沒有和他很熟悉,恢復得好有什麼關係。直到他看到醫生的視線總是意義不明的飄向自己的肩膀,才反應過來對方指的是克拉默清晨留下的那個吻痕,也許還有身上沒有消散的,前幾天的痕跡。

於是他忿忿的把拉鏈拉到了脖子的位置,又朝裏面縮了縮,確定整個脖子都沒人可以看見後,才不耐煩的走出去然後推著克拉默進了治療室。而且發誓下一次再也不要這個醫生,他寧可排好幾個小時的隊伍。

===TBC===

12 Dec 2014
 
评论(1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