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24

#要被勤勞的自己感動哭了→其實是窮哭了:)草上一條裙子因為腰圍不敢下手真是……要減肥了(躺

#默默許願下週依舊可以日更有更


Chapter24

“你說好的給我做飯!”厄齊爾把調料瓶子用力的放在案板旁邊,鏟子像是要把鍋底捅穿似得。他翻炒了兩下,接著嘟囔。“結果呢?你們兩個睡的開心的差點都忘記給我開門!”

諾伊爾被隔絕在了廚房外面禁止踏入,他只能抱著抱枕和克拉默以及穆勒坐在客廳等待投食,但他們還是在客廳就聞到了食物的香氣,太饞人了。諾伊爾小幅度仰起腦袋,鼻尖聳動嗅了嗅,然後內心暗贊果然聽克拉默的讓厄齊爾來做飯是正確的選擇。

很快托盤就被看似兇狠實則輕柔的放到面前,克拉默覺得比視頻裏拍的要美味多了,因為他看著諾伊爾兩三口就刨的一幹二淨連一粒米都沒有剩下。他有些心癢癢,輕輕的撞了一下諾伊爾的肩膀。

“不能。”諾伊爾義正言辭的拒絕,但還是寵溺的捏了捏對方鼓起來的臉頰。“看完醫生再說,我可不想看著你抱著馬桶吐。”克拉默癟著嘴看著有些委屈,不過還是乖乖點頭,然後埋在了諾伊爾的肚子上。諾伊爾沒辦法只能把盤子遞給了厄齊爾,後者氣憤的樣子像是要把還沒吃完的食物扣在他們兩個臉上。

“我是過來蹭飯的!不是鐘點工!”說著就坐到了沙發上死活不願意挪動,三個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看。諾伊爾指著懷裏的克拉默表示自己也想去洗碗但是條件不允許,說完他還聳聳肩——在厄齊爾眼裏看起來一點也不真誠。最後厄齊爾還是把盤子遞給了傻愣愣的穆勒,後者驚呆了。

“我以為你會向着我!”他的嚷嚷被諾伊爾和厄齊爾鼓勵的眼神扼殺了,克拉默也及時的轉過臉投上贊成的一票。

 

所有人都覺得現在的生活棒極了,下午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在他們的臉上,厄齊爾很快不滿足的打開了後院的門,通透的風瞬間從前貫到後。享受的吹了一會兒,他才滿意的蓋上毯子重新窩回沙發裏,聽著廚房穆勒洗碗的流水聲,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諾伊爾對著克拉默無聲的做了個‘噓’的手勢,示意對方說話的聲音小一點。然後從茶幾的抽屜中取出了音樂播放器和耳機,給自己的左耳和克拉默的右耳帶上,兩個人把腦袋靠在了一起。穆勒扭頭看了一眼身後,也裂開一個傻笑,哼著不知名的曲子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直到一陣門鈴聲響起,幾個人才陸續從淺眠中醒來。諾伊爾看了看手機發現已經下午四點,他拍了拍還在揉眼睛的克拉默,讓他坐起來後伸了個懶腰,錘了錘酸困的小腿後站起,小跑著到門前。

“貝尼?”透過貓眼看到來人後諾伊爾驚訝的輕呼出聲,急忙打開門讓對方進來。赫韋德斯邊走邊脫掉外套,讓諾伊爾打開車庫好讓德拉克斯勒停車。

“我早都出發了,早上給你電話的時候已經快到了。”

“為了給我驚喜?”諾伊爾翻著白眼扶著門把手,等著停完車小跑過來的德拉克斯勒。“可我感覺這是驚嚇。”他關上門,看著大爺樣做到沙發上的赫韋德斯,克拉默抱著枕頭先是縮到沙發角落,最後還是站了起來跑到諾伊爾身邊。諾伊爾看著很快霸佔剛才克拉默位置的德拉克斯勒,覺得這兩個人一定是來找茬的。

“最近感覺怎麼樣?”諾伊爾指了指茶幾上的茶壺,赫韋德斯搖搖頭,德拉克斯勒倒是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我前天試了試,還是會不舒服和嘔吐,倒是尤裏安恢復得很好……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去檢查?”赫韋德斯順手從立櫃裏取出一盒曲奇餅乾,拆開來放到德拉克斯勒手邊,自來熟的像是自己才是主人。

“菲利普和醫生約的是後天,你們這兩天先調整一下……先住在客房吧,你們兩個擠一擠,雖然克里斯的父母回了老家。”諾伊爾提起兩個人的行李準備朝樓上走,示意兩個人不要再悠閒地光看著而不做事。“上樓自己收拾。”

“我在家都和貝尼一起睡啊,沒關係的——”赫韋德斯捂得有些不太及時,樓下客廳的厄齊爾和穆勒都好奇的把頭探了出來。赫韋德斯不滿的捏著德拉克斯勒的後脖頸子讓對方老實一點,一邊不耐煩的推著諾伊爾讓他走快,諾伊爾壞笑著咧著嘴堅持不懈的仍企圖從德拉克斯勒的嘴裏套出点勁爆的消息。

“我們來玩弄遊戲吧!”剛推開門把行李甩到床鋪上,就聽到拖鞋的啪嗒聲由遠及近,接著厄齊爾就一臉興奮的撲了進來,諾伊爾堪堪躲過才沒被他砸到。他幾乎是瞬間就否決了,因為他太瞭解對方的個性,那一臉的興奮代表的絕對不是好事。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這個發小一樣瞭解厄齊爾,除他之外的每一個人都急切的表示了贊同。

諾伊爾不太想和他們這群人一起玩,顯得一點檔次都沒有。他舉起手想表達一下反對,哪怕出門跑腿買晚餐都可以——就是不想參與這個不知道是什麼的遊戲。但手還沒舉起來就被克拉默拽住了,諾伊爾驚奇的看著對方,他以為拽住自己的會是厄齊爾或是赫韋德斯,他從來不會覺得是克拉默。但是對方咧的大大的笑容告訴諾伊爾這不是錯覺,克拉默音調歡快的大聲說道,“反正也沒事,晚餐你不都訂好了披薩嗎!我去準備點心和茶水,你等著就好!”他期待的看著諾伊爾,又補充了一句。“好不好?”

諾伊爾就這麼鬼使神差的點了頭,被厄齊爾和赫韋德斯一邊一個的夾著,然後迷茫的坐在沙發上。

 

遊戲是很無聊又沒新意的國王遊戲,諾伊爾全程都無精打采的看著厄齊爾和穆勒膩來膩去——這個他一點兒也不意外,意外的是赫韋德斯和德拉克斯勒,兩個人微妙的相處模式讓諾伊爾不做他想。他知道厄齊爾想的和他一樣,因為對方在摸著下巴笑的一臉深意。諾伊爾心裏咯噔一下,知道大事要不好。

果然厄齊爾翻過自己的牌,得意地說道。“這把我是國王……花生醬幫兔子脫掉上衣。”他故意停頓了一下,“花生醬是誰?”眾人都不吭聲,厄齊爾環視了一圈把目光鎖定在了諾伊爾身上,後者僵持了一會兒露出了自己的牌,紅空白的紙牌上畫著一瓶花生醬。滿意的點頭,他接著說,“兔子?”赫韋德斯倒是沒所謂,把底牌露出了出來,一隻有著大大門牙的兔子。

還沒等諾伊爾有所反應,德拉克斯勒和克拉默先跳了出來,大聲嚷嚷著不可以——厄齊爾要是因為兩個小崽子的抗議就放棄這麼好的可以整到兩個人的機會,那他就要改名了。

“抗議無效,再這樣國王就要懲罰了……比如說脫光。”

兩個人不吭聲了,赫韋德斯也覺得有些好笑,克拉默和德拉克斯勒就像兩隻護食的狗狗,眉頭緊皺的盯著他和諾伊爾。赫韋德斯內心的邪惡因子一瞬間被激發,“或者你們可以替換我們。”他建議,“比如尤裏安脫掉克里斯——”話沒說完就被諾伊爾打斷了,“為什麼不是克里斯脫尤裏安!”然後兩個人就這個問題展開了激烈的探討,一旁的厄齊爾也有些發愣,事情朝著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了。

“我代替貝尼或是尤裏安代替曼努不就好了?”克拉默說完後眾人都一副幡然醒悟的樣子,只有厄齊爾隨手抽了一張報紙敲了下他的腦袋,“臭小子平時怎麼不見你這麼聰明!”諾伊爾急忙奪過報紙,把揉著腦袋的克拉默護在身後。厄齊爾癟著嘴揮舞了一下雙臂,展示自己的絕對權利,“國王的命令是絕對的!快點!要不然就讓你把貝尼脫光光!”

赫韋德斯揉著德拉克斯勒的頭毛,捏了捏對方委屈的鼓起的臉頰。“乖。”德拉克斯勒點點頭,溫順的樣子讓克拉默覺得自己這樣有些太小心眼。他正準備大度的安慰一下諾伊爾,告訴對方不要害怕自己在他身邊,就看到德拉克斯勒眯著眼睛不友善的盯著諾伊爾。於是克拉默急忙把諾伊爾護在身後,對著德拉克斯勒說,“你瞪錯人了!我家曼努又不是自願的!你應該向梅蘇特表達不滿!”說完大臂一揮指向厄齊爾。

“你家曼努。”赫韋德斯盤著腿調整了一下姿勢,拳頭撐在下巴上看著克拉默和一臉後悔參加遊戲的諾伊爾。“是你的。”他肯定的點頭,不過好像吃虧的是我。”

“可是你看著很樂意。”克拉默反擊。

赫韋德斯笑著不說話,他知道德拉克斯勒一定會替自己出頭。果然後者沒等克拉默話音落下就大聲的說道,“貝尼只能被我碰!”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也只能被我脫。”

“曼努也只能脫我!”克拉默也吼了回去。

諾伊爾扶著額頭湊近赫韋德斯,“你怎麼現在不阻止了。”他翻著白眼看了看悠閑自得的赫韋德斯,對方掃了自己一眼,聳聳肩膀。“反正你們都知道了。”“心真寬……也真惡略。”諾伊爾看著快打起來的两个小崽子說道,赫韋德斯小聲的回敬了一句‘你也一樣。’諾伊爾權當耳朵出了問題沒聽到,他眼神示意對面看戲看得開心的厄齊爾適可而止。

“吵完就快停下,我們要開始脫了。”諾伊爾自暴自棄的喊道。

克拉默和德拉克斯勒同時停了下來,不怎麼開心的重新坐回地毯上。他們互相看了看,德拉克斯勒伸長胳膊從沙發上拉下兩個抱枕,遞給了克拉默一個。克拉默感謝的看了他一眼,然後把臉埋了進去。

諾伊爾無奈的看著變成鴕鳥的兩個小崽子,把手伸向了赫韋德斯襯衣的扣子——“好了。”厄齊爾打斷,諾伊爾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收回了手。“披薩快到了,該去收拾一下吃晚餐了。”他看著猛地把頭抬起來的德拉克斯勒和克拉默,又補充了一句,“我很滿意。”

===TBC===

05 Dec 2014
 
评论(1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