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22

#被小夥伴寵得越來越任性了,哼唧

#這章默默的主角光環精神嚮導終於要出來了


Chapter22

大老遠還沒進村子的時候,諾伊爾就覺得這裡一點兒也不適合作為和談的地點。它太平靜、美好。他甚至能用良好的視力看到村子裏面玩鬧的孩童,和太陽底下抽煙聊天的老頭。不止諾伊爾,其他人也覺得連踏進這裡都像是一種打擾。

比埃爾霍夫拍了拍這些年輕人的肩膀,示意隊伍繼續前進——他們在半途遇上了等待匯合的奧利弗·比埃爾霍夫,還有總部的其他四個人,諾伊爾不是很熟,簡單的打了聲招呼就被比埃爾霍夫拉到一旁說起了話。諾伊爾注意到對方雖然在和自己說話,眼睛卻一直瞄著自己的身後——他在觀察克拉默。想到他這樣的原因,諾伊爾也覺得有些好笑。

“總部有什麼關於我的傳聞?”

比埃爾霍夫像對待小孩子一樣用力的把諾伊爾的頭髮撥弄的亂七八糟,用下巴點了點克拉默的方向。“那小子就是克里斯。”

“你知道還問我。”

“我看過他的資料,不過看真人還是有些太瘦。”

諾伊爾無奈的不知道該做出怎麼表情,最後只能憋出一句。“你到底想說什麼?”

“他真的把你拿下了?”

“……誰給你說的。”

“你猜?”

他不想猜,因為肯定不止一個人,不過對於始作俑者諾伊爾還是有點信心——他在內心給厄齊爾記上了一筆,發誓早晚要討回來。然後諾伊爾裝沒聽到這句話一般,推著比爾霍夫曼走到隊伍的最前端,示意對方好好帶隊別想些有的沒得。比爾霍夫曼不滿的拍了下諾伊爾的後腦勺,嘴裏嘟囔著臭小子,諾伊爾繼續忽視,逕自走回到隊伍末尾的克拉默身邊。

到達村子的時候諾伊爾看了眼手錶,十一點四十五分。暗自鬆口氣,慶倖還好按照拉姆囑咐的提前出發,不然照這一路上的鬧法,能在十二點前到達就是見鬼了。要是真的那樣,他們就能以‘遲到’這個理由造成和談破裂,進而載入史冊。那樣太可怕了,諾伊爾搖著頭把那些奇怪的想法趕出去。

眾人很快找到約定的地址,門口守著4個衛兵,門裏有2個,在上樓的過程中,每個拐角都有2位衛兵把手,直到頂層的臨時會議室門外,總共有12個衛兵——雙方在前期約定好,各自允許攜帶的總人數不得超過20人,這是為了表示和談的誠心。比埃尔霍夫沒有多做考慮,只帶上了諾伊爾、克拉默和格策,其餘人全部留在門外待命。

 

會議室只坐了一個人,比埃尔霍夫和諾伊爾都認識甚至可以說是熟人,但對於年輕的戰士來說卻是陌生的存在——塔名義上的掌權者。不過或許他的另一個身份更為人熟知,《永恆之塔》的作者,約瑟夫·布拉特。

“好久不見。”布拉特合上手中的書站了起來,微笑著伸出自己的手。比埃爾霍夫短暫的回握了一下,坐在了長桌的對面。諾伊爾和格策站在兩側,克拉默守在門口。

“你居然只帶了12個人。”

“為了表示誠心。”

比埃爾霍夫歪起嘴角嗤笑了一聲,手上把玩著桌子上的那隻筆。筆打著旋兒靈活的在手指間旋轉,諾伊爾清楚的看見並聽見布拉特的喉結上下滾動,額頭也冒出了冷汗。“放鬆。”他停下手中的動作,“我們隨便聊點什麼,我們都知道這次和談的目的是什麼,我也不想和你來虛的。不過你也清楚,你被安排在這裡,身份也和棄子沒什麼兩樣。他們一直都沒打算答應條件,也知道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會同意他們的條件——這是個死局。不同的是我們有後路,你沒有。”

布拉特用方巾抹了一把汗,“真的沒有可能嗎?雖然你說的是其中一個原因……但是我們也是極為努力的想修復——”

“我們的條件說得很明白。”比埃爾霍夫打斷,“一開始就表明了立場和條件,你們答應,我們停止反抗,就這麼簡單。”

“你知道……我並不是塔真正的掌權者,我也是哨兵,經歷過和你們一樣的痛苦。”

“但是你最後選擇的是背叛。”

布拉特沒有反駁,沉默了幾分鐘接著說道。“我只希望你相信,我真的在為你們提出的條件作出努力……我這些年過得並不好。”說著他抬起頭看著比埃爾霍夫又像是在單純出神。“我覺得自己失去作為一個哨兵的驕傲了。”

“是你選擇的。”埋在耳道深處的通訊器傳來消息,比埃爾霍夫抬起手示意對方安靜一下。很快他的表情變得更為舒展,“我們的談話就到這裡。”他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拍拍有些褶皺的外套和褲子。轉身的時候停頓了一下,猶豫著還是補了一句。“就算真的開戰,我們的目的也只是那一個。我覺得這完全可以體現我們和他們的區別,你好好想想。”

布拉特繼續用沉默應答,比埃爾霍夫也沒打算只一次的談話就改變局勢。正準備按照原計畫行動,但他只來得及通知樓下的隊友撤離,大門就‘砰’的一聲被打開。克拉默在聽見腳步聲逼近的時候就急忙避開,門框還是堪堪擦著鼻尖撞擊在牆上,力道大的甚至牆皮都開始脫落。一個強壯高大的哨兵掐著一個女人的脖子走了進來,幾乎是瞬間克拉默就感受到身後格策的信息素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開始不受控的四處外溢。接著他就感受到樓下的哨兵也開始躁動,不過他相信隊友可以解決。他現在要擔心的是格策,後者的眼睛都有些發紅了。他不難猜到面前這個即使被掐著脖子也依舊冷靜的女人是誰,格策被塔抓走的女朋友,一個稀有的女性哨兵。

“你什麼時候學會耍這麼下三濫的手段了。”比埃爾霍夫示意諾伊爾看好格策,讓克拉默也站到牆邊,然後他慢慢的挪到最前面,正面對峙那個哨兵。

“我沒事。”安妮·凱瑟琳安撫著滿臉擔心的格策,她試圖釋放自己的信息素給格策,但很快脖子上的手就收緊,她只能咳嗽著放棄。

“我不知道……”布拉特也急忙站了起來,“安迪!”

“抱歉,這是高級的命令,你無權干涉。”

“你越來越像只狗了。”

“我從沒發現你這麼牙尖嘴利。”

“我倒是知道你一直很蠢。”

克拉默驚奇的向身後看去,他沒想到這是諾伊爾說出的話。後者沒什麼表情的臉看起來嚴肅又可怕,克拉默有些好奇這其中到底有什麼淵源——不過他喜歡這樣子的諾伊爾,和平時面對自己時的軟糯不同,會讓自己有一種更為興奮的、壓倒對方的衝動。他舔了舔乾燥的嘴唇,覺得身體內部有些躁動。

在兩個人分神的瞬間,格策沖了出去,諾伊爾反應過來時手指間剛好錯過對方的後衣服領。他順手拿起桌子上的那隻筆,安妮·凱瑟琳也瞅准時機用力的踩住哨兵的腳尖,哨兵吃痛的放鬆了手上的力道,她順勢擺脫控制,被格策拉著,在比埃爾霍夫的示意下先行撤離。

事情發展的太快,克拉默在看到Simon和那個哨兵的郊狼纏鬥的時候,聽到了虎鯨低沉的鳴叫,接著就感覺自己的胸腔產生了共鳴,清脆的像是海豚的叫聲。腦袋一瞬間有些發懵,就像是被硬物砸中一般。克拉默轉過頭看著書櫃上的玻璃——他站在一片海上,迎面撲打來的風帶著海洋特有的鹹鮮,他的身後是一隻巨大的純白色的海豚,正從深藍色的海水裏一躍而出,他甚至有海水落在臉頰上的真實觸感。

等一切再度安靜下來的時候,克拉默只看到那個哨兵的臉頰已經被筆刺穿,釘在了牆壁上,掙扎的雙手很快也被諾伊爾用匕首釘在牆上固定住。Simon已經被諾伊爾召喚了回去,他轉過頭,那隻海豚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已經消失,像是從來沒出現。但是通過比埃爾霍夫和諾伊爾驚奇的眼神來看,那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確實擁有自己的精神嚮導了。雖然還不穩定,但這已經讓他足夠歡喜。

“別擔心,我看到了。”諾伊爾從仍在掙扎的哨兵旁走過來,開心的揉著克拉默的頭毛。“他看起來帥氣極了。我聽見了聲音,也看到了,甚至還聞到了。而且我還……”說到這裡他停了下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克拉默看到他的耳朵都紅了。“等只有我們了再給你說。”最後他還是沒有說出來,弄得克拉默的好奇心越發濃重。

“走。”布拉特突然開口說道,然後點上了一支煙,兩三口抽完後咳嗽著擺手示意他們趕快離開。“這裡交給我,你們快離開……塔在整個村子都安排了人手,我不知道你們的計畫是什麼,不過我能做的只有這些。祝你們好運……活下來,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比埃爾霍夫對著看向這邊的諾伊爾和克拉默點頭,兩個人蹲下,在會議桌的下方摸索著,很快就聽見‘哢嗒’一聲,桌下出現一個暗道。感覺到布拉特的疑惑,比埃爾霍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知道你們把地點定在這裡有什麼意圖,但是我們早就做好了每一步的打算,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想好了之後發展的每一種可能性……包括和談。我們找到了所有可能的地點,做好了所有撤離的準備。”他從自己的口袋掏出一支煙給布拉特點上,“我希望你把他們的注意力引向河岸……我只能說那麼多,也祝你好運。”

“你還忘記了一件事。”樓底下傳來混亂的響動,布拉特叫住了比埃爾霍夫,後者愣了一下後很快明白過來,從後腰拿出自己的槍。


===TBC===

04 Dec 2014
 
评论(2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