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23

#不要問我為什麼更得這麼頻繁,任性

#好容易課程空閒了下來,結果天天都有塞心的事情(摔


Chapter23

克拉默以為他一大早起來就能看見諾伊爾近在咫尺的臉,他也許還可以順勢討要一個甜膩膩的早安吻。但現實是他醒來的時候旁邊的被褥都已經失去溫度,主人也早就沒了蹤影。克拉默失望的把自己滾到另一邊,把被子拉到鼻子下面仔細的嗅。

“你這樣簡直就是個變態,我的脊椎都有點發涼。”

門被輕輕的敲了敲,克拉默略微抬起上半身看去,諾伊爾圍著圍裙抱著雙臂看著自己,臉頰鼓鼓一副很嫌棄的表情。克拉默覺得有些心癢癢,有些想撲過去做點什麼。不過很快他想到昨天諾伊爾的話,又氣餒的重新倒回被窩裏,把自己像個蠶寶寶似得裹得嚴嚴實實。

諾伊爾看著對方瞬息萬變的反應也有些不知所措。他以為對方會立即起來跟自己撒撒嬌或者膩歪一會兒,根本沒猜到克拉默會低落的鑽進被子裏一聲不吭。

“大清早犯什麼病?”無奈的抽出一張紙巾鋪在電腦桌上,然後小心的把塗滿了花生醬的麵包片放好,諾伊爾這才走到床邊試圖把克拉默從被窩裏拽出來。“要憋死了快出來!”拉扯半天對方依舊一副死活不動的樣子,於是他乾脆就讓自己整個自由落體,壓在克拉默身上,他發誓自己聽到對方發出了類似漏氣一般的聲音。

“曼努……我以為你瘦了。”克拉默掙扎著把四肢蹬出被子然後纏上諾伊爾,用力的打滾兒把對方反壓到自己身下。“你吃東西了?”正準備湊上去揩點油水,就聞見了甜甜的花生醬的味道,他湊到諾伊爾嘴巴旁邊又仔細嗅了嗅。“你真的吃啦?!沒事嗎?!”说着就要扒拉開諾伊爾的衣服查看情況。

諾伊爾急忙捉住克拉默作亂的手,“沒事了,我都吃好幾天了……最近開始有饑餓感了,有時候還會咕嚕嚕叫。”

“這……”克拉默有些迷茫,似乎還沒理解這句話究竟代表著什麼。

諾伊爾笑著用力撥亂克拉默本來就亂糟糟的頭毛,然後在腦門上落下一個響亮的吻。“這說明我已經是個正常人了。”他看著克拉默臉上咧的大大的笑容接著說道,“還有個好消息,但我覺得你應該想要自己確認……去把電視打開。”

克拉默疑惑又不甘心的從諾伊爾身上爬起來,如果可以他真的願意一輩子這樣,當然前提是自己要恢復正常——又想到不開心的事情。克拉默癟著嘴打開電視,按照諾伊爾的指示調到新聞臺。

 

“我有點不知道要說什麼。”穆勒眨巴著眼睛盯著電視上循環滾動的兩條新聞,問一旁狀態比自己好不了多少的厄齊爾。

厄齊爾點頭然後又搖頭,抓起桌子上的薯片塞了滿滿一大口,嘎吱噶只的聲音像是要蓋過電視的音量。“我只知道是好事。”他想了想回答道,“這個遊行帶來的影響絕對比上一次要大得多,政府不會忽視不管……而且這個關鍵時期PDS研究中心發表聲明,這是一種可以完全治癒的疾病並已經出現痊癒案例。”

“所以我們真的要去檢查嗎?不會被當作研究標本?”

厄齊爾看著穆勒嚴肅的表情有些想笑,於是他從身後抽出了靠枕整個拍在對方的臉上。“你的重點都在哪裡……當然要去檢查,能發表聲明說明已經有了徹底的解決方案,公眾這麼多雙眼睛看著,他們能做什麼?雖然之前肯定有人做出了犧牲……即使知道政府不會公佈名單,但我還是希望知道他們的名字,他們應該被記住。”

穆勒把厄齊爾耷拉下來的劉海撥到一旁用手固定住,然後湊上去親了親對方的腦門、鼻尖,最後是早就撅起來等著自己的嘴唇。“就算沒有名字我們也知道有這麼一些人。”略微分開一點,額頭貼著額頭。厄齊爾笑著點頭,雙手也捧上穆勒的臉頰,揚起下巴咬上他的下唇。“沙發有點小,我們回臥室。”說著就準備起身朝臥室挪動。但還沒站起來就被穆勒就勢推倒在了沙發上,對方伸長手臂拿了一個靠枕塞到他的腰下,然後把茶幾推的遠一些防止一會兒的激烈運動撞到瓶瓶罐罐。“換個花樣。”厄齊爾還沒來得及發表意見就被穆勒有些兇狠的吻堵在了嗓子眼,很快就忘記了。

 

克拉默在看到電視上滾動播放的兩條新聞後,就激動的抱著諾伊爾一直唧唧呱呱的在耳邊念叨著亂七八糟的。直到諾伊爾覺得腦袋有些昏沉試圖推開他,克拉默這才暫時停下了上下翻不停的嘴皮子。諾伊爾扭頭看了對方一眼,覺得對方的臉色都像是紅潤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想著過兩天檢查也帶上克拉默一起。

“曼努。”克拉默小聲的喊了一聲,諾伊爾嗯了一聲示意自己在聽。“這真的是美好的一天,對吧。”諾伊爾接著點頭,克拉默小心翼翼的看了看他,又補充了一句。“要是你能接受我的心意就更好了。”

“好啊。”

克拉默驚得把手中的遙控器扔了出去,順便還撞翻了花瓶,引起了乒乒乓乓一連串的響動。但是克拉默沒空管那些,他只想確認諾伊爾剛才那句話的意思。

“我說,我們交往。”諾伊爾無奈的看著慌亂的克拉默,“交往,需要我解釋一下意思嗎?”

“不是……突然……”克拉默有些無措,手不知道該怎麼放,最後還是放在了腦袋上揉著自己的頭髮。“我以為你會拒絕……雖然我確定你也喜歡我。”

“你也說了我喜歡你,幹嘛要藏著掖著。”說著還是沒忍住,把克拉默的手從頭頂拿下來換上自己的,感受著掌心柔軟又有些紮手的觸感。諾伊爾湊上去主動吻上了克拉默,舌頭在接觸的嘴唇的瞬間對方就順從的張開了嘴。安靜的貼了一會兒,諾伊爾腦袋後仰着躲開變得有些急躁的克拉默。“反正都死過一次了,想那麼多幹什麼。”諾伊爾聲音極低的嘟囔了一聲,他甚至都不確定對方有沒有聽見,因為下一秒他的嘴唇就重新被克拉默含到了嘴裏。

諾伊爾已經做好了再被對方舔一遍的準備,但意外的是克拉默親了幾下就停了下來,安靜的躺在側邊抱著他,就像抱著一隻大洋娃娃。諾伊爾感覺到他有一點低落,不過他很快明白過來這種不開心來源於什麼——因為他還沒有恢復的跡象。

“克里斯。”諾伊爾翻個身把對方抱進自己的懷裏,讓那顆毛茸茸的腦袋順利的埋在胸口。“我媽媽總給我說鍋底有肉……好吧這個比喻不太恰當,我想說的是一定會有驚喜的,嗯?”

克拉默點了點頭,頭髮在諾伊爾T恤上發出嘶嘶的聲響。“你什麼時候去檢查?我和你一起去。”

“後天吧,我本來就打算帶上你一起。”諾伊爾用腳把被子勾起來,蓋在兩人身上。“貝尼一大早就給我打了電話,蓋爾森基興那裡沒有PDS治療中心,他今天下午就出發來慕尼黑,和我們一起……還有尤裏安。菲利普說到時候他請假陪著我們,相信我一切都會好的。”

“我知道,已經好了。”克拉默揚起腦袋親了一下諾伊爾的下巴,“我只是想和你做些更親密的事情……一想到不能痊癒的可能,我就覺得還不如死了……看得見吃不著,真是要命。”

“亂說什麼呢!”諾伊爾捏著對方的後脖頸子,不滿的掐住晃了兩下。“我要去廚房準備午餐,托馬斯和梅蘇特一會兒要過來蹭飯,说是家里沒人……你要麼睡一會兒?還是下來幫我忙?”

克拉默死命的抱緊準備起身的諾伊爾,耍懶的不願意動彈。“梅蘇特不是會做飯嗎,我還記得看過他做炒飯的視頻呢!”

“你怎麼這麼小心眼。”諾伊爾好笑的看著又變成小孩樣的克拉默,有些不知道該拿對方怎麼辦,他只能任由對方撒潑打滾。克拉默看諾伊爾沒有起來的意思,就更加心安理得的收緊手臂,臉頰在柔軟的胸部尋找到合適的位置,不一會兒就傳來輕微的鼾聲。諾伊爾歎著氣,也在指針的噠噠聲裏睡了過去。


===TBC===


02 Dec 2014
 
评论(1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