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21

#對自己的拖遝簡直……要在年底前完結的決心呢(摔


Chapter21

默特薩克的直覺准極了,第二天清晨他是被外面的驚呼聲吵醒的。倉促的穿上衣服拿好武器掀開帘子一看,瞬間覺得眼睛要被晃瞎了——整個營地都變成了白色,有些帳篷甚至被壓得歪向一邊。沒錯,河岸迎來了這個冬天裏的第一場大雪。

本來因枯黃而顯得蕭瑟的草原也因此看起來順眼許多,草叢甚至因為這個緣故而略微向兩邊分叉自然形成了一條小路。諾伊爾和厄齊爾一前一後的走著,後者突然玩心大起,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腳印埋在前者的腳印裏。

“多大了。”諾伊爾翻著白眼,懶得理會後面無聊的某人。“快一點,克里斯還在等著。”

“三句話離不了你的克里斯。”厄齊爾擠出個鬼臉,但很快又把自己縮回了衣服裏。“我昨天給你說的你到底有沒有認真聽?這都拖了多久了,要好不好該親親該抱抱的。每次出一次長線任務,嘴上說著年輕就是要好好鍛煉,但看你那張天天擔心的臉。”

諾伊爾‘嘖’了一聲,“說不上來,就是覺得這不是個好時機,馬上要打仗了。”

“就是因為要打仗了我才給你說這些,過兩天我還要把這話給菲利普說說……”說著厄齊爾露出了嫌棄的表情,“我現在都像是你們的心理醫生了!你們就不能像托馬斯一樣省點心嗎!”越說越不忿,他乾脆停了下來,“你們說的那些全都是藉口,看看巴斯蒂和盧卡斯?承認吧曼努,你喜歡他,你更喜歡逗他。但是我給你說,那小子早就知道了,你小心逼急了做出什麼事情來,到時候你後悔都來不及。”

諾伊爾自知有些理虧,說不出話來反駁,只能摸摸鼻子。“你讓我再想想,他最近狀態有些不穩定,還是因為精神嚮導的問題……要知道那批就剩下他一個了。”

“或許你可以故意把自己置於危難中——”

“這不是童話故事。”諾伊爾無奈的打斷莫名興奮起來的厄齊爾,但後者仍準備繼續說下去的架勢。不過嘴巴還沒張開就被迎面跑來的許爾勒打斷了,對方端正的敬了個禮就又小跑著離開。

“安德烈倒是越來越有樣子了,各方面評價都很好。不僅是個出色的嚮導,也是個優秀的戰士。我們這批的小崽子都挺有意思,一個兩個跟精神分裂似得,平時看著可愛又乖巧到了戰場上簡直兇殘。”厄齊爾果然被成功轉移了注意力。

諾伊爾鬆口氣,接過他的話。“看來我們的嚮導像哨兵已經是傳統了……”他說著看了看對面的厄齊爾,兩個人盯著對方瞅了一會兒。

“雖說八卦不太好——”

“你先來。”諾伊爾把話語權讓給了厄齊爾。

“我覺得安德烈和馬爾科的關係很微妙,昨晚他們回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厄齊爾說道,邊回頭看了看許爾勒走遠沒。當然這都多久了,早都看不見影子,他就是有些心虛而已。

“我也感覺到了。”諾伊爾肯定的點頭,“他到底跟馬爾科怎麼回事?”

“你先管好你自己。”

“我怎麼沒管好我自己了,該做什麼我知道。”

“屁吧。”

“說不過我就罵髒話。”

“你信不信我把你剛才的話告訴克里斯。”

只一句諾伊爾就停止了和對方無聊的拌嘴,然後不爽的癟著嘴唇。厄齊爾看著他這樣子想笑,太像是小時候幼稚還驕傲的那副樣子。“好了我才不管你。”他鬆口,“說實在的你們兩個我根本不擔心,我對克里斯那小子還是挺有自信。我跟你賭一瓶Nutella,他絕對能在和談之前拿下你。粗略算算也就十來天了,你加油。我還是先操心一下菲利普和佩爾,他們快要急死我了。”

為這我也要撐到和談以後——所幸諾伊爾及時的把這句話收回了肚子裏。“我把全年分的幸運都分給他們。”

“今年只剩下不到一個月了。”

“……”

 

克拉默剛走出帳篷就撞到了迎面跑來的許爾勒,後者晃悠了一下所幸及時的穩住了。克拉默也急忙伸手拉了一下他的胳膊,但幾乎是碰到的瞬間他就感覺後脊背一陣寒顫。他記得羅伊斯在帳篷裏,而且他還在許爾勒的身上聞到了羊毛的味道——是羅伊斯的。

“你快進去吧我剛才真不是故意的!”克拉默收回手在褲腿上搓了搓,示意許爾勒快點進去,他可不想被羅伊斯在心裏記上一筆。不過他還是在對方進入帳篷的時候掃了一眼——兩個人和好的消息已經在營地傳開了,說不好奇才是騙人。

許爾勒進去後看見坐的滿滿當當的會議桌愣了一下,然後羅伊斯推了推右手邊的德拉克斯勒,讓對方再往旁邊挪挪。德拉克斯勒癟著嘴,在赫韋德斯的催促下給許爾勒讓出了一個空位。

“來這裡。”說話的時候羅伊斯還是有些虛,但意外的是許爾勒很快的就走到位子上坐了下來,帶著自己的味道,他眯著眼睛小心的又聞了聞——任務完成後回來的路上,對方自己要求再次臨時標記一下以防萬一。

帳篷裏的其他人都在盯著這兩個小子,許爾勒經過的每一個人都聞到了屬於羅伊斯的氣味。所有人都以為這兩天一夜裏一定發生了什麼,不過很快小隊的其他人要打破這些幻想。

“和談的地址已經選好,在我們和塔中點线上的第三方小城……位置不是很有利於我們,因為在河岸的對面,也就是塔所在的那邊。我們要提前想好撤退路線……這個已經有了幾種方案,先放在最後討論,我們現在要決定和談的代表。”拉姆敲敲桌子喚回眾人的注意力,再次開口之前克拉默和諾伊爾走了進來,站在了角落。他點點頭接著說道,“總部派了奧利弗來。”說著拉姆又笑了笑,對著躁動的眾人重複着,“你們沒有聽錯,是奧利弗·比埃爾霍夫。所以這次是他帶隊,我留守在營地,你們要聽話,按照原計畫行動。”

 

大雪洋洋灑灑的直到平安夜的清晨才停下,積雪甚至已經積到了小腿肚。營地彌漫著緊張的氛圍,來往密集的人群硬是在雪地裏踩出一條通道。

諾伊爾吹著熱氣想讓自己雙手試圖暖和一點,他無聊的踩踏著腳下的積雪直到變得更加結實,甚至有一兩個匆忙的同伴被不小心滑倒。諾伊爾不好意思的將人扶起來,抬起胳膊看了眼手錶,已經十點整了,距離和談還剩兩個小時。他再次確認了一下背包和自己的裝備,然後扭頭看著身後集合完畢的那群信息素過分亢進的隊友們,開始考慮要不要一人給一針嚮導素。不過仔細想一想也沒什麼大問題,反正這次可以大搖大擺的從塔衛兵前面走過。

“曼努,準備好可以出發了。”克拉默踮起腳尖望向隊伍的最後,清點著人數。“沒問題。”他確認,看著諾伊爾等他的指示。諾伊爾點頭,把背包重新抗回肩膀上,對著一旁的拉姆揮了揮手後,一行15個人的小隊伍就出發前往那個後來被稱為‘轉折點’的小村子——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尤其是克拉默。

“你不激動?”諾伊爾看著克拉默平靜的側臉,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這小子總是給人驚喜,也讓人出乎意料。諾伊爾覺得他有時候幼稚的過分,有時候又成熟的不像他這個年紀該有的狀態。

腳底下的雪嘎吱嘎吱的響,身後的其他人也在三三兩兩的說著悄悄話。沒人在注意他們,克拉默小幅度的回頭看了一下,然後湊近諾伊爾的耳朵用力的深呼吸了一下。“激動啊,但是因為這個就會好很多。”說著用他的鼻尖磨蹭著諾伊爾的側頸。

諾伊爾起初只顧著把對方推離自己,沒怎麼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直到自己的鼻腔也出現對方氣味的時候才猛地醒悟——克拉默的意思是自己就像是他的抑製劑。諾伊爾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他把冰涼的手掌貼到了自己有些發燙的臉頰上。這是他聽過最隱晦的情話,不過確實受用。諾伊爾心情大好的拍拍克拉默的小臉,像是獎勵一隻聽話的狗狗。

克拉默滿意的順勢在對方的掌心磨蹭了一會兒,享受的感受身後艷羨的目光——好吧,這個是他多想了。不過他管那麼多做什麼,他現在只想要貼在諾伊爾身邊一步也不想離開。這麼想著克拉默又湊了上去,整個人從後面掛在了諾伊爾的背上。“你想聽更過分的我都可以說給你聽——”他以為諾伊爾會更加開心,但等來的卻是一個結結實實的過肩摔。

“得瑟過頭了吧。”德拉克斯勒好笑的慢悠悠從克拉默身邊晃過,看嘴型應該還想再說幾句,不過很快被赫韋德斯捏著耳朵拽走了。其他人也都忍著笑快速的從自己身上跳過,居然沒一個人伸手把他拉起來。克拉默有些鬱悶的拍拍身下的積雪,耍懶的看著抱著胳膊站在旁邊的諾伊爾。意思很明顯,諾伊爾要是不管他,他就一直躺下去。

兩個人互相瞪著,無聲的僵持了一會兒。諾伊爾最終還是沒忍住,彆扭的伸出自己的一隻手,也沒彎腰,那距離克拉默要伸出自己的腳才夠得著——不過克拉默要的不是諾伊爾真的拉他起来。他傻笑了一下,自己拍拍身上的積雪站了起來,脫掉手套,然後拉過諾伊爾的手用自己的掌心包裹起來。

諾伊爾瞟了對方一眼,克拉默聽話的把手套套在了他的手上,剩下的一隻重新套回沒有握在一起的那隻手。諾伊爾這才滿意的捏緊,加快腳步追上前方已經甩開他們一段距離的大部隊。


====TBC====

01 Dec 2014
 
评论(2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