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22

#這星期到現在為止已經考了4門了,明天晚上還有一門就算暫時告一段落……然後十二月底又將襲來大波考試(塞)好想在今年把這兩篇都完結,新的腦洞弄的我癢死了(躺

#發一點點肉湯為明天晚上攢點人品:)

#明天晚上考完就把考運還給你們辣!!!麼麼噠!!!


Chapter22

兩個人安靜的抱了一會兒,被大力打開的門也逐漸歸於平靜,留下了一道細小的縫隙。諾伊爾像抱隔壁那隻金毛一樣把克拉默的腦袋圈在自己懷裏,他親了親對方不怎麼整齊的髮際線,然後微微向後拉開一些距離,對方不知饜足的還想要湊上來。

“這裡是更衣室,我們先回家。”

“……”克拉默愣了一下,“等一下。”諾伊爾迷茫的看著對方迅速的跑到門跟前,關上然後上鎖。諾伊爾突然明白過來對方想要做什麼,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但很快覺得這樣子太弱勢又上前了兩步——看著克拉默歪著嘴角壞笑的時候他又後悔了,這就像是某種默許甚至鼓勵。他總是在對著這小子的時候失去原有的淡定,就像厄齊爾說的,一點兒也不像平時的自己。

“先回家,克里斯。”他拉過一旁凳子上克拉默的背包,一股腦的往裏面塞衣服,試圖轉移對方的注意力。

克拉默搖著頭靠近,從諾伊爾手中奪過背包然後扔到一旁——謝天謝地他還記得把拉鏈拉上不至於讓衣服到處亂飛,諾伊爾的眼神隨著背包飄忽了一下。克拉默對這個走神不滿極了,他猛地靠近,左手拇指和其與四指分開,捏住了諾伊爾有些紅潤的臉頰,用力的朝中間聚起。諾伊爾被迫撅著嘴,胡亂的嗚啦着說了些什麼。克拉默沒理會,右手直接襲向了對方的牛仔褲,乾脆俐落的扯下拉鏈直奔目標。

“唔……”

“聲音小一點,我們在更衣室。”帶著笑意的聲音很明顯刺激到了對方,克拉默感覺到諾伊爾推拒的力道更大了,像是下一秒就要把他手拋過半場。但他知道諾伊爾不會,因為手中的慾望因為自己的那句話變得更加精神奕奕。“嘴上說著不要身體還是很誠實嘛。”得寸進尺的繼續挑釁,卻總在對方準備出口反擊的時候加重手上的刺激讓到嘴邊的話全部變成隱忍的喘息。

諾伊爾從來不知道克拉默的性子這麼惡劣,像是要變著法兒把他玩壞一樣的折磨。他癟著嘴,泛紅且濕漉漉的樣子讓克拉默不由自主的舔了舔乾燥的嘴唇。下一秒他就直接吻上了諾伊爾因為自己的手而微微分開的嘴唇,蠻橫的在裏面毫無章法的攪動,弄得對方不滿的哼出聲。克拉默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小孩一樣退開一點,額頭貼著對方的,傻笑著裂開一口白牙。

“先放手……有些疼。”諾伊爾含糊的說道,克拉默這才後知後覺的鬆開手。他還是有些控制不住力道,看著對方臉頰上紅色的指頭印,有些內疚。

“曼努……”

諾伊爾無奈的拍著對方的腦袋頂,說出來了他絕對會後悔的一句話。“你到底執著這些幹什麼,反正你也不能勃起。”

 

直到被推倒在更衣室的長凳上的時候,諾伊爾都還在後悔不應該逞一時的口舌之快。下次他要把‘克里斯是個幼稚的小鬼’的條子貼在備忘錄裏時刻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和小孩子較勁,否則吃虧的一定是自己。克拉默不斷推擠著壓向他,開始還好,但很快諾伊爾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對方一點要換氣的意思都沒有。他已經有些上不來氣,急於攝取氧氣的嘴因此張的更開,卻沒想方便了那個小子。諾伊爾覺得自己的每一顆牙齒都被對方反復舔過,冰涼的舌尖劃過上顎的時候讓他止不住的顫抖着,同時克拉默的舌頭像是在模仿活塞運動一樣戳刺他的口腔。

他的臉一定紅死了。“憋死了……”諾伊爾咳嗽着用力推開看起來沒什麼不良反應的克拉默,他的舌頭還企圖黏在自己的嘴唇上。“你是馬肺我又不是!懂不懂換氣!”

“不懂。”克拉默笑眯眯的樣子看的諾伊爾牙癢癢,“你教我。”說著就又湊了上來。

“臭小子。”雖然嘴上那麼說,諾伊爾還是配合的抬起屁股,讓克拉默順利的脫下了他的褲子。他知道對方現在出於極度興奮的狀態,誰知道還會發什麼瘋,他現在只想快點安撫好對方然後快點和隊友們分享一下喜悅然後蒙著被子好好睡一覺。

走神間已經被對方脫了個精光,諾伊爾企圖扯過一旁克拉默的外套想遮一下涼颼颼的下身。“看什麼看。”又不是沒看過。最後一句話被他生生扼殺在了喉嚨裏,要是說出來指不定對方怎麼鬧騰。那天兩個人親密的接觸走馬燈似的從大腦過了一遍,諾伊爾能感覺到自己因為這個更加興奮了。他喘了兩口氣,努力惡狠狠的吼道。

克拉默在諾伊爾手還沒碰到衣服的時候就拿起外套丟到了地上,然後推開凳子上的所有可以遮蓋的衣物或者毛巾,讓對方完整的攤開在自己面前——這感覺好極了。克拉默想了半天要怎麼形容這樣子的諾伊爾,然後他想到了小時候最愛吃的波板糖。“讓我舔舔,舔舔我們就走。”他一下下的親著對方,從冒著薄汗的額頭,眼睛,鼻尖。在碰到鼻尖的時候他輕輕咬了一下,然後再次吻住已經揚起來迎合自己的嘴唇。

“別碰那裡……”諾伊爾大張著嘴努力呼吸新鮮的空氣,他一會兒一定要洗個澡再離開,他整個人要被克拉默的口水淹沒了。每一寸皮膚都泛著粉紅帶著光澤,要不是自己拼命縮回雙腿他相信狼崽子一定會連腳指頭都不放過——太羞恥。諾伊爾努力的壓抑著聲音,腮幫子都咬的酸痛,好死不死的對方的手還握著他的慾望忽快忽慢的折磨。指甲尖搔刮着頂端,指腹再順勢抹掉溢出的體液。

“快點快點……”克拉默的舌尖自上而下緩慢的掠過大腿內側細嫩的皮膚,他感覺到諾伊爾顫抖了一下。偷偷的笑了笑,撅起嘴唇大力的在那裡親了一口,‘啾’的聲音在空蕩的更衣室中被無限放大。‘要死了。’他聽見對方小聲的碎碎念道,然後重新湊到對方眼前吻住那雙不甘心的嘴唇。被諾伊爾體液濡濕的左手悄悄的挪到他的後面,他整個人都擠到了諾伊爾的雙腿間。克拉默屈起雙腿跪著,用自己的大腿撐起諾伊爾的,對方的屁股也因此抬起了一點高度。

“嗯?”

他吻著諾伊爾迷茫的瞪着眼睛,趁著對方渙散的瞬間把食指探進了那個會讓他發瘋的地方。諾伊爾掙扎了一下,不適感讓他拼命的往後退,嘴裏也在含糊的喊著‘別碰那裡’。所幸克拉默很快就拿了出來,“別動……曼努,不是現在,我不碰。”委屈的聲音和不斷在自己胸口磨蹭的腦袋讓諾伊爾覺得自己是個欺負孩子的惡棍,他長歎口氣,開始反思究竟是怎麼和這個死小孩糾纏到一起的。

“幫我弄出來。”想了半天也沒答案,諾伊爾抬起腿蹭了蹭克拉默的側腰,決定還是給對方些甜頭快點發完瘋回家,雖然今天在場上踢球的不是他自己,但他還是累壞了,各種方面。

克拉默卻突然失控的抱住他的腰,用力的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諾伊爾吃痛的呼出聲,還沒推開那顆作怪的腦袋就因為對方的下一句話愣住了。

“你早晚是我的,曼努。”

他看著克拉默亮晶晶的眸子,竟然笑著揉了揉對方蓬鬆淩亂的頭毛,然後輕輕的‘嗯’了一聲作為回應。

 

“他們兩個呢?不用送?”默特薩克接過拉姆手中的背包,打開車門放在了後座上。然後好奇的看著對方的身後,疑惑的問道。

“曼努在更衣室等克里斯。”拉姆笑著搖頭,系上了安全帶,示意默特薩克可以開車回家了。他現在只想回家,給每一個朋友分享自己的喜悅。他甚至都覺得霧濛濛的天變得亮堂了一點,然後莫名想到了曾經看過的一部電影,烏雲背後的幸福線。“克里斯那小子讓我先走不用等他們……年輕人嘛,理解一下。”

“說的我們有多老似得。”默特薩克做著鬼臉。

拉姆探過身用力的捏了捏對方的臉頰直到上面出現倆個通紅的印子,於是他又有些心疼的湊上去親了一下。“等著明天的好消息吧。”

“什麼?”默特薩克好奇的歪過腦袋但很快被拉姆扳正,‘安全駕駛’,拉姆叮囑道。“快說快說。”但他還是不死心的追問。

“剛才接到了小道消息,還沒確認但應該八九不離十……PDS遊行隊伍開始重新集結了。”拉姆看著默特薩克高高挑起的嘴角說道,“相信我,這一記世界波所帶來的影響絕對超乎我們的想像。”

“曼努的神奇小子。”

“對了。”拉姆突然拍了拍默特薩克的肩膀,驚得他手中的方向盤差點打滑,對方小聲的碎碎念被直接忽略。“還有一個消息,這個百分百確認的……但我要留到明天再告訴你。”他再次捏了捏對方的臉頰,“算是明天的清晨禮物,期待一下吧,現在先好好開車。”

===TBC===

27 Nov 2014
 
评论(1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