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21

#沒電就會克制,有電就要放肆,反正不管有電沒電都不想寫作業(躺→這是下週的更新

#寫完這章感覺自己是個合格的默吹了呢:)

#下週連考4門,求借rp和考運!!!


Chapter21

那一天對很多人來說都是超級幸運而美好的一天——克拉默甚至用了整整三頁的筆墨去試圖記錄下自己的心情。但事實是他除了棒極了、高興、激動這些詞彙,再說不出其他,他從沒覺得自己的語言如此貧瘠。

 

“曼努,你說我到底有沒有機會上場。”克拉默不安的搓著雙手,其他人已經陸續的離開了更衣室在球員通道集合,他看起來卻不安又緊張。諾伊爾從沒在他臉上看過這種表情,在他的認知裏,球場上的克拉默從來都是驕傲自信,馬不停蹄滿場亂竄的小馬駒。

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是做點什麼來安慰對方,只能試圖讓在更衣室裏不停地繞圈走的克拉默停下來。他扯着對方的衣服下擺將人拽到自己眼前,用力把對方按在椅子上坐好。

“你的狀態很好,克里斯。”諾伊爾盤腿坐在凳子上,雙手把克拉默的腦袋扳着面對自己,看起來有些扭曲不舒服,但諾伊爾管不了那麼多,他也知道對方現在沒心思管這些。“你每天都有認真訓練,一點也不像離開球場兩年的樣子……要知道你甚至打破了我的球門。”

“但那只是練習,在場上完全不一樣的……曼努,別安慰我。”

“聽著,你只要相信你還是原來的克里斯托弗·克拉默就夠了。”

克拉默眨巴著眼睛安靜了下來,諾伊爾的雙手仍捧著他的臉。然後他們聽到最後一個離開的高迪諾關上了門,也許還掛上了‘請勿打擾’的牌子。

“曼努……讓我抱抱。”

“你不看這是哪裡。”

“過來。”

克拉默執著的張開手臂,儘管兩個人離得近極了,他直接就可以摟到對方。諾伊爾不安的扭了幾下,然後轉動腦袋看了看四周——好吧沒有別人,但也許會有人推門進來。他把目光重新放在克拉默濕漉漉的大小眼上,歎了口氣從兜裏抽出紙巾替對方擦了擦緩解瞳片刺激的眼藥,順勢粗略的抱了一下。“好了,快去比賽。”他把臉頰貼在對方的耳廓上說道。

但還沒來得及撤開,就被克拉默猛地收緊的雙臂按的動彈不得,他甚至伸出一隻手壓在自己的後腦勺上。

“別鬧!比賽馬上開始了!你看著時間!”諾伊爾自己都沒注意到他責怪的重點居然不是對方明顯有些任性的行為,不過還好克拉默在他真正暴躁之前鬆開了,並且用力的在他脖子上親了一口。

諾伊爾像是哄孩子一樣拍了拍克拉默的後背,“快……”

克拉默乖乖的整理好衣服站了起來,諾伊爾鬆口氣也準備去看臺觀看比賽。卻沒料到對方雙手夾住了他的臉頰,輕輕的朝中間一擠,他的嘴唇不由自主的撅了起來。

‘啾——”

“記得你的話,那個秘密!”說著沒等諾伊爾反應過來就打開門撒了歡的跑了出去。諾伊爾只來得及看著左右晃悠的房門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愣了好一會兒,他才一臉無奈的揉著臉悄悄的從貴賓通道來到拉姆特意給他預留的座位。

 

穆勒沒什麼精神的樣子讓默特薩克實在放心不下,他起初覺得拉姆的担心和叮嘱對穆勒而言是完全沒必要的,但現在他才發現看起來傻不唧唧的人其實比誰都要敏感。出神的時間裏對方已經下了車準備關門,他急忙拉住門把手。

“現在家裡也沒人,你確定不和我們呆在一起?”

“萬一梅蘇特回來看到我不在怎麼辦。”穆勒搖搖頭,執著的替他關上車門,“替我祝克里斯好運,比賽要加油。”

默特薩克只能歎著氣看著對方慢騰騰的打開大門朝裏面挪動,他看了看表,比賽剛開始十分鐘,於是急忙踩足油門往球場的方向趕去。穆勒聽著身後越來越遠的聲音,把手指塞進褲子口袋摸鑰匙。指尖碰到冰涼的鑰匙時瑟縮了一下,正在糾結着,門卻突然打開了,驚得他直接向後跳了一步差點栽下樓梯。

“托馬斯!”厄齊爾眼疾手快的猛地扯住對方的衣領子將人拽回來,穆勒晃悠了兩下穩住身形。“你在門口幹什麼?”

“你跑哪裡去了?怎麼不接電話?”穆勒翻來覆去查看自己的樣子像極了那天的施魏因施泰格,厄齊爾無奈的把他的手握住,“等一下我先把垃圾扔了。”說著三兩下跑到大門外面的社區回收站,“進去說。”很快他就跑了回來,推著穆勒的後背回到屋內。

他倒了一杯剛才燒好的熱水,塞進已經窩在沙發裏面沒什麼精神的穆勒手裏。

“你要嚇壞我了。”

“是你那天早上睡得太死……”本來還想辯解幾句的厄齊爾還是停住了話頭,他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對方躺下來。他摸著穆勒打折卷的發尾,解釋道,“我在蓋爾森基興的朋友出了點事,他一大早給我打的電話。走得很急手機還剛好沒電,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充電器。”穆勒聲音很淺的‘嗯’了一聲,然後在他的腿上蹭了蹭,把臉埋在了厄齊爾的肚子裏。“我試圖叫你了,但你睡得太沉……我以為很快就可以回來,沒想到耽誤這麼久。”

說完兩個人都沒有接話,沉默了一會兒穆勒才重新開口。“嚇死我了。”

“傻子。”厄齊爾翻著白眼拍了一下他的後腦勺,雙手順勢把腦袋整個圈在懷裏。“我不會做些奇怪的事情的……要是以前也許會,但現在絕對不會。”

“為什麼?”穆勒好奇的追問,但厄齊爾就是咬緊牙關死也不願意再開口。兩個人安靜的在沙發上窩了一會兒,直到穆勒突然記起來電視有轉播今天的比賽。他在厄齊爾的腿上翻了個身,伸長手臂夠到遙控器打開電視。

“對了,我記得我有給你留便簽?”厄齊爾目光偶然掃見電視機旁邊的便簽本。

“我以为那是垃圾……別那樣看我!你把便簽貼在了廢紙下面,我只是順手!”

 

說實在的所有人都沒抱著克拉默可以上場的希望,但事實是他不但在比賽進入到85分鐘時被替換上場,還踢進了決定勝負的一球。全場在克拉默抬起腳的霎那就安靜了下來,從未有過的奇怪現象,但發生在這場比賽裏並不奇怪。然後在足球擦著草皮,從門將的指尖前溜進球門時重新開始沸騰。他茫然的看著克拉默,那小子也是一臉迷茫的看著球門。但很快他反應上來,頭轉到看臺的方向找到自己,揮舞著拳頭,嘴裏大聲的吼著——諾伊爾知道他在喊自己的名字‘曼努’,就像之前的每一次。

諾伊爾不太記得當時是怎樣的心情了,他只知道還在發愣的自己被歡呼的人群擁著不得不站了起來,隨著他們的步伐一起跳動著揮舞雙臂,嘴裏大聲喊著‘克里斯托弗·克拉默’。他從沒叫過對方的全名,現在的狀態就好像自己不認識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被精彩的進球感染到的球迷。他看著球場邊的拉姆緊攥著拳頭轉身看著自己,嘴裏也在大聲的喊著什麼他完全聽不到。

他只知道小崽子帶來了一記世界波——不誇張地說全世界的半死症患者可能都在關注這場比賽,不論自己是不是球迷瞭不瞭解足球。因為克拉默是第一個以PDS身份參加比賽的球員,特殊的身份特殊的時間,他在這個球場上的所有表現都會將會改變風向。

諾伊爾在比賽結束很長一段時間內還是迷茫不知所措,他趴在欄杆上,低頭看著場邊被記者簇擁的克拉默。應答自如的樣子很有風範,和兩年前一點兒變化也沒有。

“曼努!”一個聲音貼著耳朵喊了一嗓子,他艱難的回頭看到羅本扯著自己的袖子往外面挪動。“菲利普讓我先帶你去休息室……”諾伊爾回頭又看了一眼底下,正好對方也揚起腦袋看著他。諾伊爾笑著伸出拇指比了一個大大的拇指,然後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鏡,把兜帽拽的更低一些,跟著羅本穿過猜測他身份的球迷們——他知道自己變了不少,但仍有不少認出他的人在身後激動的喊著自己的名字。

很快大家都開始莫名其妙的喊起了‘諾伊爾!’,此起彼伏的聲音像是在和剛才滿球場的‘克拉默’呼應。

羅本笑著拍著他的肩膀,替他擋住簇擁而來的球迷。他們都很納悶這是為什麼,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做。也許是自己的同為PDS的身份,諾伊爾想了一下就放棄了,覺得那都不是要緊的事情,他現在只想看看他的小狼崽仔。

諾伊爾一直在休息室等到所有球員都離開後才看到克拉默急匆匆的跑進來,他推開門的力道大的甚至讓門直接撞在了牆上。

“你看見了嗎!”

諾伊爾笑著點頭站起來,然後張開雙臂讓對方順利的抱住自己。他摸著克拉默毛絨絨的頭髮,嘴裏一遍遍的重複‘我全都看到了’。“你做的棒極了,克里斯。”諾伊爾學著克拉默平時親自己那樣,在對方的側頸上輕輕的親了一下。“我都看呆了,無法想像這將會帶來什麼。”

“會帶來什麼?”儘管現在內心想的事情只有抱住諾伊爾,然後狠狠的吻住那雙摩挲着折磨自己的嘴唇,但好奇還是讓他在理智消失前問道。

“最遲明早我們就會知道了……但絕對會是好消息。”諾伊爾笑著迎上對方湊過來的嘴唇,用最直接的方式慶祝勝利。


====TBC=====

19 Nov 2014
 
评论(2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