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20

Chapter20

風呼嘯著吹起了帳篷的帘子,攜帶著泥土和碎草的氣味。拉姆緊了緊衣服領子,準備起身把門簾用什麼東西固定一下,原先的系帶斷掉了——他快要感冒了,說話間已經有了些鼻音。但還沒推開凳子,施魏因施泰格就拍著肩膀上的雨滴走進來,從褲兜拿出兩個夾子沖拉姆晃悠。

“佩爾說他馬上過來,先讓我給你送這個。”

拉姆笑了笑,還是站了起來走到水壺旁邊。“水還是咖啡?”

“咖啡。”施魏因施泰格坐到了沙發上,雙手捏著小腿緊繃的肌肉,試圖放送下來。在外面連續奔波了兩天,他要累壞了。“一會兒我還有任務。”

“這麼趕?”

“那邊不停地朝城裏送藥劑學家,據說還有增派部隊,但那邊是盧卡斯在管。不過我們都挑釁到這種程度,還能忍下來堅持和談,他們也夠可以的。”

“盧卡斯已經攔截了兩撥了。我說的什麼?這次和談絕對沒有想的那麼簡單,不只是我們企圖拖延時間,他們也是。不過他們是在賭博,在我們的援軍和他們的強化劑之間……或者說這是他們唯一的出路。”把冒著霧氣的杯子塞進對方的手裏,然後從衣架上取下一條毯子。“先蓋上……要不然先睡一會兒?”拉姆說著就要把毯子攤開。施魏因施泰格急忙說道,“我就來給你送個東西,這就去盧卡斯那裡……我去那邊睡。”然後就咕咚咚往肚子裏灌還燙著的咖啡,但是很快就全部又吐出來,因為實在太燙了。

拉姆無奈的遞過一杯涼水,拍著他的背。後者尷尬的笑了笑,眼神幾次透過縫隙看著外面。等了一會兒見還沒動靜,實在按捺不住的起身去沖洗杯子,還沒走到門口就被猛地掀起的帘子扑在了臉上。粗糙的布料擦過臉頰還帶著灰塵,他咳嗽了一下抓住帘子甩了回去,看著帘子撲到默特薩克的後腦上。

默特薩克大踏步的邁進來舉起了拉姆,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了但施魏因施泰格還是一秒都呆不下去。他趁著帘子還沒落下就鑽了出去,琢磨着要不要去波爾蒂的帳篷打個盹兒,他的帐篷騰了出來給一會兒就抵達的荷蘭人。但很快他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對方一定會折騰的他沒辦法休息。施魏因施泰格想了想,決定佔用一下默特薩克的地盤,畢竟是因為他自己才沒地方可去。

“你是不是和他說什麼了?”拉姆揉揉默特薩克亂七八糟的頭髮,示意他鬧夠了就放自己下來。

默特薩克在放下之前親了一下對方的下巴頦,“我說我好久沒和你單獨在一起了,讓他送些讓別人掀不開帘子的東西過來。”

“胡說些什麼。”拉姆有些無奈的再次拍了拍對方的後腦勺,“放我下來。”

默特薩克看起來有些不情願,但還是很快放下了。他扯過隨意扔在沙發上面的背包,從裏面掏出了兩本書。紙張老舊的都有些泛黃,不過能看出保存的非常完好,書角甚至都沒有折頁——是克勞迪婭珍藏的兩本絕版書。拉姆無法形容那一瞬間的感受,他知道自己此刻應該表現出來的是高興而激動的心情,但是內心卻完全被對默特薩克的愧疚佔滿。

“你沒必要這樣的。”特意跑回那麼危險的地方就只是為了兩本書。後半句拉姆沒有說出來,他甚至不想抬起頭看著對方。這不太像他自己了,但是拉姆知道和默特薩克在一起的自己就是和在外人面前的不一樣。

下一秒一個寬大的手掌覆在自己頭頂,輕輕的摩挲着,溫柔地一點也沒有平時瘋瘋癲癲沒個正形的樣子。但就是這樣的默特薩克才更讓他難過,拉姆抬起手臂把他的手撥了下去。“我說真的,佩爾,你不用這樣。”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菲利。”默特薩克執著的再次把手放了上去,另一隻手攬過拉姆讓他整個人都落在自己懷裏。“這不矛盾。我知道她原來很愛你而你也愛她,但這不能阻止我愛你。”默特薩克停頓了一下,想更努力的表達清楚。“我很慶倖沒有在克勞迪婭在世的時候喜歡上你,因為那個時候的你也根本不會對我有感覺。我知道你現在是愛我的,我知道。”

拉姆記不太清楚這是兩個人進行的第幾次類似的對話,但相同的是每次都沒有最終定論。

“現在我沒辦法承諾你什麼,同樣你你也沒有辦法。等一切結束了,我們都會好的,我保證。”

“我知道。”默特薩克把下巴架在對方的腦袋頂,像個孩子一樣左右晃悠著。拉姆很快就在他有節奏的搖擺下進入了睡眠,甚至還微微打起了小鼾——他真的累壞了。

帳篷外面的風刮得更大了,默特薩克感覺不久之後就要迎來入冬的第一場大雪。

 

金特爾打了個哈欠,把眼前的樹叢撥拉了一下將自己擋的更為嚴實。他小心的看了看四周,鬼鬼祟祟的靠近身邊也在關注前方動態的杜爾姆,不同的是對方是在認真的觀察周圍情況。

“你有沒有覺得氣氛微妙了一些?”

“啊?哦……是人都看得出来。”杜爾姆先是愣了一瞬,反應過來後翻了個白眼,大雨過後的低溫讓他本就紅彤彤的臉頰顏色更為明顯。他搓着手掌,把金特爾聚攏的草叢撥開一條縫隙。“好像没原来那么詭異了。”

金特爾搖著頭,“是變詭異了才對……剛才安德烈路過我身邊的時候聞見了羅伊斯的氣味。”

“誒……!”金特爾眼疾手快的捂住怪叫出聲的杜爾姆。

“聲音小點。”他仰起腦袋看了看前方趴著的兩人,確認他們沒在注意這邊後重新低下頭。“味道很淡,似乎是只想掩蓋住安德烈的氣味。剛才很明顯,這會兒應該中和的差不多了……大概是臨時標記吧。”

杜爾姆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也不知道究竟懂了沒有。

 

回到營地的時候已經過了午飯時間,食堂只有零零散散的幾個人,其中就包括了應該早在清晨就回來的厄齊爾和穆勒。諾伊爾轉過身子背對著兩人,拿起了托盤,他一點兒也不想知道兩個人為什麼回來的這麼晚。厄齊爾看起來氣色好極了,而且還剪短了頭發。

荷蘭人基本上都去到了臨時帳篷補眠,連續的趕路確實需要讓身體放鬆休息。諾伊爾也沒招呼他們,只是讓他們自行安排。亨特拉爾臨走時意味深長的眼神在他和克拉默之間打了好幾個圈,時間久到諾伊爾已經忍不住握起了拳頭。所幸對方識趣的很快離開,一溜煙沒了蹤影。

諾伊爾無奈的突然抬了抬肩膀,把下巴架在那裡的克拉默被狠狠的磕了一下。

“曼努……”對方水汪汪的大小眼看著自己,諾伊爾決定無視,發誓自己再也不能被表像欺騙,再也不要輕易相信這個小子。

“先吃飯。”語氣冷漠的不行但是還是順手舀了滿滿一勺的肉放到了克拉默的盤子裏,沒幾下對方的盤子就被摞成了小山。直到克拉默疑惑的詢問時才停下動作,有些尷尬的摸摸鼻子,這才給自己添菜。

厄齊爾在諾伊爾路過自己的時候拉了一把,示意對方坐在自己身邊。然後他揚起下巴對克拉默說道,“小子你先和托馬斯去菲利普那裡彙報進度,飯一會兒讓曼努給你打包帶回去。”

克拉默本來還想說點什麼,但是看著厄齊爾瞪得大大的眼睛,像是在其中明白了更深層次的含義——這樣就可以有更多的和曼努獨處的機會了。他這麼想著,感動的把厄齊爾在心中的順位提升了一名。欣然的應下後,小跑著跟上已經走出帳篷的穆勒。

“你要幹嘛……你怎麼把頭發剃成這樣了?”諾伊爾不解的試圖離厄齊爾遠一些,對方捉摸不定的表情讓他有些心慌。

“冬天了方便戴帽子……這不是重點。”事實上厄齊爾本身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他在糾結該怎麼表達清楚自己的意思。在今天看到克拉默和諾伊爾一起走進帳篷的時候,他終於還是對生活了二十幾年的世界產生了懷疑——要知道諾伊爾從來不是好脾氣的性子,也不是一個隨時堆滿笑容和藹可親的好前輩。他不喜歡主動和人說話,也不喜歡別人靠得太近。厄齊爾到現在還清楚記得小時候踢球時被破球門的諾伊爾,會不耐煩的把球踹的更远。

所以剛才的諾伊爾簡直閃耀的要瞎掉他的眼睛了。想到這個厄齊爾不爽的翻了翻白眼,看的一旁的諾伊爾又挪動屁股離得更遠。

克拉默簡直就像發掘出了諾伊爾的另外一面,或者更嚴格地說是打破了他的一切禁忌。一切,毫不誇張。甚至兩個人的距離近到超過了自己曾經的每一次,這讓身為發小從小穿一個褲子長大的厄齊爾不滿極了。

“你要是憋不出個屁我就走了,克里斯一個人我不太放心。”

“得了吧。”厄齊爾拿起叉子插走了諾伊爾盤子裏最大的一塊肉,然後不等對方反應過來就塞進了嘴裏。他邊嚼著便口齒不清的說,“只是彙報任務的完成情況而已,你們又沒出什麼差錯,更何況還有托馬斯跟著。”

“就因為有托馬斯我才擔心,我當然知道克里斯可以做好每一件事。”

“那傻子知道輕重,別說他壞話。”厄齊爾不滿的撇嘴,陰陽怪氣重複着剛才諾伊爾的那句話,‘我當然知道克里斯可以做好每一件事’。

“你就為了這麼簡單的理由凶我,我可是你的發小。”

“你護著小崽子的時候想過我是你發小嘛?去去去。”嫌棄的擺手,厄齊爾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吃完了午飯,他站起身拿起托盤。“你到底打算跟克里斯那小子是怎麼個情況?”他想了想還是彎下腰,在諾伊爾耳邊悄悄的問道。

“啊?”

諾伊爾一臉我聽不懂的表情讓厄齊爾有些牙癢癢,不過吵嘴這方面對方完全不是自己的對手。他很快反擊,“你就裝吧,我還不瞭解你,你就是喜歡那小子,承認吧……如果你不想這麼快捅破那層紙,那這就是你捏在我手裏的把柄——也許我可以找時間和克里斯深刻討論一下。”不用回頭都知道他的表情有多欠揍。還在糾結怎麼討價還價的諾伊爾下一秒就感覺到厄齊爾拍了拍他的肩膀並且用力的按壓了一下,“我知道你帶回來了兩瓶Nutella,我要一瓶,送到我帳篷來。”


=====TBC=====

评论(18)
热度(23)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