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19

#几個腦洞的大綱都列好了這兩篇就是死活寫不完(躺


Chapter19

河岸已經持續下了一週的雨,不大卻足以讓大地變得泥濘不堪難以下腳,有些地方甚至積起了小水窪。

許爾勒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在雨後泥土鬆軟的草地裏,身後跟著同樣沉默的羅伊斯和小隊的其他人。氣氛有些壓抑,儘管執行的並不是難度等級很高的任務——他們只是得到線報在這裡攔截解救被政府秘密押送的武器和一個藥理學家。許爾勒耙了一把汗濕的頭髮,覺得空氣悶熱的一點也不像是要進入冬天。汗水順著額頭滑落到衣領裏,他更加煩躁的扯開一些。然後他先是聞到了黑啤夾帶著蜂蜜的氣味,下一秒就聽見羅伊斯的聲音在耳旁響起。許爾勒偏過腦袋避開,揮著手示意對方離得遠一些。卻不想被羅伊斯捉住手腕,扯得更近了。

“別動……”羅伊斯皺著眉頭打斷許爾勒還沒出口的話,他湊上去聞著對方的脖子。“你出發前沒有噴中和劑?也沒服用抑製劑?”

許爾勒愣了一下聞了聞自己的袖子,“味道很重?”

“隔老遠都聞得到。”羅伊斯拉著許爾勒退到了隊伍的最後,替他扣緊了衣服領子。許爾勒掙扎了一下,還是在羅伊斯過於嚴肅的表情中安靜下來。

“現在怎麼辦?我沒有帶抑製劑。”許爾勒有些猶豫,他大概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暫時遮蓋自己的氣味,但絕對是一個他不願意選擇的方法。但他也知道,如果羅伊斯提出來,自己沒有任何理由拒絕——無論是保持現狀繼續前進還是自己原路返回營地都不是明智的決定。更何況沒有哨兵的嚮導的氣味比普通的嚮導氣味更為濃重,也更具有吸引力。

羅伊斯沉默的將雙手撫上許爾勒的脖子,“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但現在沒有別的法子……不過我保證效果僅僅會持續兩個小時左右,不會影響你以後的生活。”說完他抬頭看了一眼對方,沒有動作,等著回應。許爾勒眨巴了一下眼睛,抿著嘴唇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然後自己鬆開了衣服領子。

“快點,我們要落後了。”

羅伊斯湊了上去,把嘴唇貼在了許爾勒脖頸側面脈搏跳動的位置。

 

克拉默無聊的踢著腳下的小石頭,在腳底下反復碾壓。百無聊賴的樣子看在諾伊爾眼裏就是個沒長大的孩子,他笑了笑重新靠回了巷子的牆壁上看著腳旁邊的井蓋。克拉默一個人無聊了一會兒見諾伊爾沒關注他,有些鬱悶的踢飛了石塊,然後琢磨着挪到對方身邊再蹭幾下。不過很顯然諾伊爾太瞭解他了,眼皮都沒撩起來的對他說,“乖乖望風。”克拉默只能退回巷口,蹲在那裡,吊著張臉的樣子活像一隻狗狗。

不過十來分鐘的時間,克拉默就聽見身後傳來鐵器摩擦地面的細微聲響,雖然用精神屏障刻意隔開了但他還是捕捉到了一瞬。他用餘光瞟了一眼,看見一個男人從下水道冒出來,警惕的觀察四周,在看見諾伊爾的時候驚訝了一瞬不過很快恢復正常。男人鑽了出來,對著井蓋裏面打手勢,隨後一個將近二十人的小隊陸續鑽出來——這就是他們這次的任務,接應荷蘭人前來支援的突擊隊。

“克里斯。”諾伊爾對他揚了揚下巴,“撤。”

他聽話的直起身子小跑着跑到對方身邊,探了一下腦袋企圖在脖子上吧唧一下。諾伊爾躲開了,必然的結果,但還是讓克拉默不高興了一下。他覺得一定是因為有外人在的緣故,這麼想著就不滿的看了一下對面的男人。

“我好像惹到你了?”男人無奈卻一副很懂的表情伸出了手,“克拉斯·揚·亨特拉爾。”

“克里斯托弗·克拉默。”

短暫的介紹後眾人就一起朝著通往城外的另一條暗道走去——一條來自百年前的廢舊地鐵通道,甚至在地圖中都沒有顯示。是穆勒在一次任務中誤打誤撞找到的,線路錯綜複雜的幾乎繞遍了整個城市,其中心的出入站口甚至可以同時容納百多人。

克拉默發現他們總是在不同的場合和時間鑽不同的下水道,不過這次還好,除了空氣中飄散的灰塵和鐵銹味,沒有其他難聞的污水氣味。他瞅了一眼旁邊的諾伊爾,又看了看身後目不斜視的亨特拉爾,不動聲色的繼續貼近一些,享受讓鼻腔裏充滿着對方水蜜桃的清香。諾伊爾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不過見他絲毫沒有退開的意思後也就隨他了。

在行進到中心站口的時候諾伊爾示意大家短暫的休息停留,克拉默剛想坐到諾伊爾身邊就被猛地竄出的亨特拉爾擠到身後。後者一屁股坐到了旁邊的臺階上,熟絡的和諾伊爾扯東扯西。克拉默氣鼓着臉頰,也沒打算坐到諾伊爾的另外一側,就是站在兩人面前,不落一瞬的盯著。

“我以為派來支援的是葡萄牙人……再不濟也是巴西。”

“巴西那邊是在準備人手,可能會遲一些。”亨特拉爾被盯得有些頭皮發麻,他撓了撓頭髮,決定還是無視。“葡萄牙人能用的人手太少,而且他們駐紮在西南的營地最近也有些吃緊。總部考慮了很多才選擇我們,別一副那麼嫌棄的表情。更何況這裡肯定會是以後的戰爭中心,要盡可能把不拖你們後腿的力量增援過來。”

諾伊爾皮笑肉不笑的咧了一下嘴角,有些鄙視的看著對方,“拍馬屁順便誇誇自己,沒見過你這樣不要臉的。”

亨特拉爾也跟著笑了起來,試探的問道,“那我們現在算是和好了?”

“為什麼要和好?以前發生了什麼嗎?”諾伊爾斜著眼睛撇了撇他,不動聲色的反問。

“別這樣……”亨特拉爾無奈的想友好的拍下諾伊爾的肩膀,但還沒挨上就被克拉默的手掌橫在了中間,還示威似得上下擺動。“好吧好吧。”他收回了手,示意自己不會再有類似舉動。“那時是我們不對,但你們不也打傷了那個負責人嗎?”

“是我們的錯嘍。”

“……相信我那是那個負責人的問題,要知道在那之前和現在,我們從來沒想過和你們過不去。”亨特拉爾再次伸出手,抿著嘴的樣子有些可憐。諾伊爾眯著眼睛看了看對方,最後還是回握了回去。

“看在貝尼的面子上。”

“感謝貝尼。”亨特拉爾鬆了口氣,他想了一路該怎麼跟冷面神諾伊爾解釋清楚,所幸這些波折都在計畫中,結果還是很滿意——而且他還有了意外的收穫。剛開始從下水道出來的時候就發現對方好像變了不少,沒原來那麼咄咄逼人了,他還為此慶倖了一下覺得額外的小任務應該很容易完成。但在剛才的交流後發現那一切都是假像,諾伊爾還是那個諾伊爾,唯一的不同是他身邊多了一個小狼崽子,那些微妙的變化全是給了這個小子。

“隊伍後面那個人臉怎麼拉的那麼長?”

諾伊爾的疑問打斷了他的猜測,亨特拉爾順著看過去。“啊?哦——那是阿爾楊啊,阿爾楊·羅本。”

諾伊爾仔細看了看,然後詫異的微張着嘴巴,“我果然只認得他的光頭。”

“是禿頭。”亨特拉爾小聲的補充,“臉吊的那麼長是因為他的將軍留在營地了。”

“范佩西?”

“噓——”亨特拉爾豎起食指壓在嘴唇上,“知道就好,不要說出來。”

諾伊爾神色奇怪的再次看了看角落窩著的羅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表達此刻的心情。糾結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不發表看法。

“好了該走了。”亨特拉爾拍拍屁股站起來,“我先去那边。”他指著不遠處紮堆的荷蘭人說道。亨特拉爾離開之前突然湊近諾伊爾,“你真是養了只狼崽子……他的眼神都快剮死我了。”

諾伊爾嫌棄的推開他,然後擔心的瞅了一眼站在旁邊的克拉默。剛才亨特拉爾真的離得太近,他能感到克拉默的信息素瞬間變得不穩。為了防止對方做出一些奇怪的舉動,諾伊爾急急忙忙的揉捏著克拉默的後脖頸子。還好很快對方就重新穩定下來,諾伊爾鬆口氣,準備收拾一下。不過還沒把背包扛到肩上,就被對方拽住胳膊拉到身邊,在耳朵後面親了一口順便吮吸了一下——聲音很響,而且肯定會留下痕跡。剛巧那個瞬間邪門的所有人都停止了說話,諾伊爾都覺得在空曠的大廳裏聽見了回聲。

羅本抬頭看了一眼死死黏住諾伊爾的克拉默,問正走向自己的亨特拉爾,“那兩個德國人怎麼回事?”

“像你和羅賓那麼回事。”亨特拉爾沒有理會羅本一副我要揍死你的表情,招呼隊友收拾裝備準備繼續前進。

=====TBC=======

12 Nov 2014
 
评论(29)
 
热度(28)
  1. ryeong曾是惊鸿照影来 转载了此文字
  2. 曾是惊鸿照影来默少女的珍藏草皮 转载了此文字
    为猴哥的意外登场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