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20

#接上一次的湯(依舊清湯寡水……

#不舉的默默高能預警(什麼鬼

#就只是想讓羞羞的東西預覽不出來

#再說點什麼

#默新大法好

#確定要看再往下拉×3(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Chapter20

被特意曬過、帶著太陽氣息的被子此刻皺巴的跌落在地板上,甚至兩個枕頭都在床沿搖搖欲墜。

諾伊爾微張着嘴唇,眼睛緊閉,眉頭也緊鎖在一起,所有的喘息全部被壓抑在喉嚨裏。雙手無力的搭在堅持不懈的在他身體的每一處空白留下印記的克拉默肩上,他覺得自己現在一定是粉紅色的。

“房門關好了沒?”恍惚間像是聽見門外有響動,他有些擔憂的掃了一眼,但很快引來對方的不滿。小狼崽不知饜足的重新回到自己脖子邊,在靠近耳際的顯眼位置繼續吻著。“上鎖了,而且房間是隔音的。”知道他在想什麼,克拉默輕笑著伸出舌頭舔著諾伊爾眼角的淚痣——他想這麼做很久了。克拉默覺得這是他全身上下最色氣的地方,接下來就是總是無意識撅著的雙唇。這麼想著,他就湊了上去,把對方的嘴唇吮吸進自己嘴裏,牙齒不輕不重的啃咬着直到諾伊爾不滿的哼出聲。

“快點……”諾伊爾說著企圖將手探到身下撫慰自己可憐兮兮沒得到應有照顧的慾望。

“我來!”克拉默眼疾手快把他的手拉拽到眼前,親了一下指尖。然後在諾伊爾先是疑惑後是震驚的目光中,下移到他的慾望前,嗷唔的張開嘴巴含進口腔。

不同於粗糙帶著剝繭的手掌,PDS患者口腔特殊的觸感和冰冷幾乎讓諾伊爾發瘋。他下意識抓緊克拉默後腦勺的頭髮,“快……”他催促著,狼崽子當然沒讓他失望,舌頭像是靈活的蛇一樣舔弄著慾望頂端,卻總在快要爆發的時候離開。諾伊爾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克拉默鬆開了他的手轉而捏住了他的臀瓣,隨著吞吐的節奏揉捏著。

前後的雙重夾擊很快折磨的諾伊爾終於忍不住的呻吟出聲,但他仍舊企圖緊咬住牙關,一臉‘我就是不能輸’的表情看的克拉默不小心笑了出來,牙齒磕碰在頂端,諾伊爾幾乎是瞬間就繃緊了全身的肌肉。克拉默就勢收緊腮幫子吮吸幾下,很快就感到對方繃直了身體。他退了出來,轉而用手接著撫弄,沒一會兒一股白濁就噴射在他和自己的腹部。

然後在諾伊爾無法理解的表情中用食指尖沾了一點,伸出舌頭添了一下。

“怪怪的……你要試試嗎?”說著作勢就要塞進諾伊爾嘴裏,後者急忙避開。

“你味覺又沒恢復!說什麼瞎話!”

克拉默無趣的收回手,不死心的把食指整個放進嘴裏舔的乾乾淨淨。諾伊爾忍了半天還是沒忍住,抓起手邊的靠枕用力的拍在對方一副細細品味表情的臉上。克拉默沒有躲避,幸福的被拍中。不過諾伊爾的力道實在有些大,他感覺挺直的鼻樑像是要歪掉。他咕嚕嚕的在抱枕後面轉了轉眼珠子,想要捉弄一下軟綿綿攤在床上的諾伊爾。

“那……曼努,你摸摸我。”克拉默隨意扔掉抱枕,努力在諾伊爾的阻撓下靠近對方。幸運的是對方在聽見被抱枕擊落的瓶子落地的聲音後愣了一瞬,他趁機握住諾伊爾的手腕往自己下身拉,一邊做著無賴的舉動一邊還在辯解。“我只是想知道沒恢復的半死症患者能不能勃起。”

諾伊爾還沒張嘴罵一下這個越來越得寸進尺的小崽子,就被對方扯著手覆上了一個突起。他看了一眼神色異常認真的克拉默,想了想還是咬著牙扭過了頭把臉埋進枕頭裏,任由他捏著自己的手搗鼓了好一會兒——不過認真的說,確實有區別。諾伊爾有些同情的想一會兒要怎麼安慰克拉默,畢竟對男人來說這事確實太難接受。

“我不舉了……”諾伊爾感覺到一個毛茸茸的腦袋在自己肩窩拱來拱去。他挪了一下身子,看著克拉默仰著小臉可憐兮兮的望著自己。他想說點什麼,但又覺得無論說什麼都很奇怪。於是只能抱住他的腦袋揉了兩下,然後在頭頂的發旋裏落下一個吻。

“曼努……”諾伊爾嗯了一聲示意自己在聽,克拉默接著說,“你怎麼不安慰我?這也是你要擔心的啊?”尾音的問好還沒揚起來,就被諾伊爾的枕頭用力的按在了臉上。

“滾滾滾!”

 

幸福就是來得這麼突然。克拉默早上一起來就看到了諾伊爾緊貼著自己,那雙微微撅起的嘴唇就挨在腦門上。他彎起嘴角,準備仰起腦袋來一個早安吻。但還沒等他有所動作,手機就嘰哩哇啦的開始嚎叫,諾伊爾理所當然被吵醒了。他摸索著推了推克拉默,上下眼皮還眷戀的粘在一起不願分開。克拉默覺得諾伊爾連眼角的眼屎都美好的不得了,他不想理會叫個不停的手機,雙手托著臉頰看著對方。

“去接電話。”

克拉默鬱悶的小聲嘀咕,還是沒挪動。諾伊爾很快不耐煩的把自己縮進了被窩,但鈴聲實在太大,沒過兩分鐘他又重新鑽了出來,伸出小腿踹了踹克拉默。後者留戀的摸了一把對方光滑的小腿肚,然後才慢騰騰的翻滾著挪到床尾,去夠掉在地上的手機。

他看了看來電人姓名,是拉姆。於是手忙腳亂的接起來,暗搓搓祈禱別因為自己的玩鬧錯過重要的大事。

“隊長?”他接通了電話。諾伊爾被折騰的也沒了睡意,索性也翻了個身,套上睡衣盤腿坐好看著克拉默。可能還沒有2分鐘的時間,諾伊爾覺得他看到了克拉默面部肌肉所能擺出的所有表情——疑惑、吃驚、喜悅還有更多。

諾伊爾看著克拉默放下手機,他甚至看到對方的手有些顫抖。“發生了什麼?菲利普和你說什麼了?你的手怎麼了?”他探過身子握住克拉默的雙手,還是冰冷。

“曼努你一下子問這麼多問題,我該回答哪一個?”克拉默的心情看起來好極了。他撲過來壓在諾伊爾身上,像只狗狗一樣磨蹭著對方的脖頸。“隊長說因為人員調配問題,我被選進了大名單!就在週三!”克拉默短暫的親了親諾伊爾的耳朵接著說道,“雖然知道肯定不會首發,但總還是有機會……曼努,我要重回球場了!”

 

“小崽子怎麼說?”默特薩克笑著把熱氣騰騰的咖啡放到拉姆手邊,上面還畫了一隻可愛的小松鼠。

拉姆笑著看了看因為液體晃動而更加鮮活的圖案,有些不忍心破壞。他招手示意默特薩克離得近一些,後者自然樂的屁顛顛的伸長了脖子,還閉上了眼睛,就像是知道拉姆要做什麼。果然下一秒柔軟的雙唇的落在眼皮上、鼻尖、嘴唇。在雙唇接觸的瞬間兩個人都停頓了一下,默特薩克彎起嘴角,雙手扶在了拉姆的腦後,加深了這個有些遲到的早安吻。

“你跟誰學的這個稱呼。”拉姆無奈的卷著默特薩克腦袋頂上沒有舒展開的那一撮頭髮,不用對方回答都知道答案是諾伊爾。想到這個他又笑了起來,覺得這兩個人的狀態看的他都著急。“克里斯高興壞了。”在默特薩克的催促下拉姆接著說道,“我都害怕他激動的跳起來撞破房間的天花板……而且我發現了一個細節。”

默特薩克看著拉姆神秘的樣子,發現時間果然對他太寬容。得意的豎著手指頭晃悠的拉姆和十年前一點變化都沒有,尤其此刻看上去竟像是逆生長了一般。每次面對拉姆的時候默特薩克都詞窮的什麼漂亮話都說不出來,于是他只能抱起對方放在了桌子上,便於自己平視那雙好看的眼睛。

“別吊胃口。”他親了親拉姆剛剃乾淨的下巴。

拉姆捧起默特薩克不斷搗亂騷擾自己的腦袋,“我在電話裏聽見了第二個人的聲音,像是在穿衣服但絕對不是克里斯。”

“還能是誰。”默特薩克沒動腦子都知道那個人是誰,“看來我們的擔心多餘了。”

“我真的很高興看到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正軌……希望這不是錯覺。”

“幸運之神回到我們身邊了。”默特薩克一點兒也不想放拉姆去工作,但是想歸想,他還是在又抱著啃了兩口後親自替拉姆系好領帶穿好西裝。“小心點。”

拉姆扯過默特薩克的衣領子將對方拽的彎下了腰,“你也是,明天的比賽加油。”說完推著默特薩克回到臥室示意他抓緊時間再休息一會兒。他動作很輕的合上房門,走到車庫準備開車。

“菲利普!”

拉姆吃驚的朝聲源看去,是穆勒。他揮舞著雙臂站在大門外面,五官緊皺在一起難過的像是丟掉了最心愛的寶貝。幾乎在看到穆勒的瞬間拉姆心裏就咯噔一聲,不好的預感蔓延開來。他急忙走過去打開門讓對方先進來——穆勒慌亂的甚至被平地絆了一下。

“出什麼事了?”

“梅蘇特不見了!”穆勒憋了半天冒出來一句,他手忙腳亂的比劃著。“我今天早上起來,發現他的屋子沒人了!打電話也沒有人接!”

“怎麼回事?盧卡斯剛回來他又不見了?你問他父母了嗎?”拉姆拍著穆勒的肩膀,盡力安撫着他的情緒。

穆勒搖頭,“他父母親這周回老家了休假了,我沒有他們的聯繫方式。”

“托馬斯,看著我……你先去屋子裏面歇一下,我會安排人去找梅蘇特,別想太多……也許是有什麼急事。再說梅蘇特是成年人,會照顧好自己。”盡管自己也擔心的要死,但拉姆還是努力鎮定,決定先讓默特薩克看著穆勒,免得他做出一些衝動的事情——即使拉姆知道對方並不像外表顯示的那樣魯莽。他真的是不希望任何一個人再出一點問題,他甚至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被起伏不定的發展搞垮了。

====TBC=====

06 Nov 2014
 
评论(2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