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18

Chapter18

一個夏天和秋天從來沒有過得這麼快過。

在塔橋之戰後,革命軍第五戰鬥部隊就正式遷到了岸的另外一邊,並且雙方仍在斷斷續續的爆發着小規模衝突。但並沒有任何人打算打破這種僵持的狀態,都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不過現在已經不尋常的平靜了一個月。為了即將到來的第一次和談,被安排在聖誕節的前夕。

諾伊爾帶著克拉默,穿著厚重的冬衣,閒散的晃悠在城裏。準備找一個有啤酒、暖氣、和甜點的地方歇腳——沒錯,他們又回來了,而且這可是他們兩個人一起出的第一次任務。

克拉默把手放在嘴邊哈著氣,雖然他們才離開不過小半年的時間,卻覺得陌生的像是從來沒在這裡生活過。他看著蕭條的街道,原先晚上都燈火通明的街道變得漆黑一片,五顏六色的霓虹燈早沒了蹤影,他甚至都找不到熟悉的酒吧和店鋪。不過還好有曼努——克拉默這麼想著,悄悄的側過頭看了一眼凍的鼻頭紅紅的諾伊爾。他原地晃悠了一下湊得更近,先是伸出手指勾住了諾伊爾的小指,然後拉住了整個手。對方斜著眼睛掃了他一眼,倒也沒把手抽回來,任由他握在手心裏捏來捏去。不過街上行人稀少,難得的几個也都是行色匆匆,像是根本不願多做停留。兩個人拉著手靠著路邊也沒有引人注目,倒是難得悠閒。

很快在拐進又一個小巷子後,一個掛著‘YOUNG VOLCANOES’招牌的酒吧出現在視線裏。諾伊爾示意克拉默先鬆開手,然後小跑兩步看了看招牌後面後對他招手,不過沒等他跟上就先進了酒吧。克拉默撇嘴,有些鬱悶的也伸長了腦袋看著招牌的背面,在一個很隱蔽的位置,有四個需要強化視神經才能看見的字母‘DFB’和‘S’。這是他們戰隊的縮寫以及代表安全的暗號——雖然離開了塔,但拉姆還是很喜歡這個代號,也就一直沿用了下來。

 

酒吧的裝潢很簡單,店裏也很冷清,色調基本是黑黃紅,除了樂隊和服務生沒有一個客人。一進來克拉默就感覺到了親切,因為這是隊旗的顏色。他甚至還從主唱隨意撥弄的吉他聲裏,聽出了隱約的隊歌。他問諾伊爾,後者吃驚的回答說他是少有的聽出了暗示的。

“我可是學過多年吉他的人。”克拉默得意的比劃著,“音樂小王子,女生們都這麼叫我。”

諾伊爾不屑的坐到了吧臺邊的高腳凳上,“別吹牛,小情聖。”

“不信我可以彈給你聽……但要說好,有好處才行,我不能白彈。”克拉默沒有像諾伊爾以為的那樣一激就起,跑到舞臺上搶走吉他直接來上一段。他悠閒地坐到旁邊的椅子上,點了一杯長島冰茶慢慢喝了起來。“差點忘記,你還欠了我一個獎勵。”他放下杯子,突然說道。

“你沒原來可愛了。”諾伊爾皺著鼻子用指尖戳歪了克拉默挺直的鼻樑,另一隻手接過調酒師遞過的果茶,“我又沒說賴掉,不是前段時間一直在忙……那你想要什麼?”

克拉默盯著諾伊爾抿了一口就放到手邊的杯子,想了想把自己的冰茶推到了對方的眼前,直接拿起諾伊爾的果茶兩三口灌進肚子,末了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杯沿。諾伊爾看的很清楚,那就是自己剛才碰到的位置,他覺得耳朵有些燒。

“能不能攢三個小願望換一個大的?”

“你是小孩子嗎?”諾伊爾無奈的看著對方,沒所謂的聳肩,“什麼都可以,說吧。”

“能不能主動親親我……當然答應我在一起更好。”

“除了這個。”

“你就騙我。”克拉默不滿的抱怨,垂著腦袋像是被主人拋棄的狗狗。諾伊爾也覺得自己有些過,本打算安慰兩句扯開話題就算結束了,但沒想到放下杯子的克拉默直接湊了過來吧唧一口親在了自己的嘴唇上。甚至沒等他反應過來,還用舌頭順著唇線舔了一圈。他發現這小子真的是越來越放肆了,自從塔橋之戰後,像是料定自己無論他做什麼都不會生氣一般,時不時就突然來一下——雖然自己真的不會生氣。想到這個,諾伊爾有些心虛的摸了摸下巴,完全忘記應該嚴厲的教訓一下對面得意的小崽子。

“雖然很不合時宜,但我還是想提醒你們來這邊一趟不容易,‘旅行’比較重要。”調酒師將一杯冰水放到兩人中間,冰塊的寒氣準確傳達到兩人離杯子很近的手背。然後看著兩人急忙開始搓手,高興的眯起了眼睛。克拉默這才發現先前的那個已經沒了蹤影,眼前的這個看起來成熟不少。

諾伊爾伸手彈了一下那人的胸牌,“看熱鬧你就跑出來了,這次的名字真難聽。”他捏起對方的牌子,“查爾斯?你以為自己是王子。”

“看對誰來說了。”那人翻著白眼奪回自己的銘牌,然後沖克拉默伸出手問好,“你好,我知道你是曼努的克里斯,我是曼努的好朋友,你叫我神秘人吧!”

“怕人不知道你的身份嗎還是電影看多了……穆斯塔菲是他的姓,他的名字太難記了,你可以直接叫慕斯,我們都這麼叫。”諾伊爾翻著白眼拍開穆斯塔菲快要握上去的雙手。後者正準備反擊,門鈴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克拉默按住了腰間的槍,諾伊爾按住了他的手。‘冷靜點,我們現在是普通的遊客。’克拉默感覺諾伊爾的嘴唇擦過耳廓很快又離開,他扭頭看去,剛巧看見對方很得意的翹起了一點嘴角——他們就像開始了一場無聊的較勁,他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打破現狀。不過不能是現在,他沮喪的想,因為他們有更重要的任務。

主場低沉喑啞的歌聲還在迴響,大門發出吱呀的聲音,一絲寒風順著門縫鑽進了店裏。克拉默癟著嘴,在糾結好奇回頭的行為算不算正常反應的時候,聽見了一個熟悉的大嗓門。

“冷死我了……我要伏特加!”

“你怎麼沒跟我說他們也在?!”克拉默吃驚的扭頭問諾伊爾,卻發現對方也是同樣的驚詫的看著站在門口的兩個人。裹得和熊一樣、只露出標誌性大眼睛的厄齊爾,和咧著大嘴的穆勒。

“你知道。”諾伊爾眯著眼睛不滿的看著沒什麼反應的穆斯塔菲,後者很明顯在憋著笑意。“你故意的。”他接著說道。

穆斯塔菲沒有否認,手法熟練的在調給另外兩人的酒。“獨立任務要求保密,這是規定。而且你看看,人家兩個都完成任務了,你們還在這裡打情罵俏。”

“……換一個形容詞。”

“調情?”身上還夾帶這寒氣的穆勒湊了上來插嘴道,不過話沒說完就被諾伊爾按到懷裏揉了一頓,克拉默也加入進來趁機欺負了一下,畢竟機會難得。但是很快厄齊爾看不下去似得擠到中間,撥拉掉兩人的手,把穆勒護在身後。“差不多就行了。”說著對不死心湊上來的諾伊爾翻翻白眼,穆勒得意的伸出腦袋挑著眉毛,滿臉的挑釁。

“托馬斯你越來越幼稚了,梅蘇特你怎麼不給他檢查一下智力。”

“那我也要順便檢查你。”

“我不覺得自己有問題。”

“那托馬斯也沒有問題。”

“可是他很幼稚。”

“可是跟他打鬧的人是你。”

“……”諾伊爾覺得胸口有些憋悶,“我是不是吵架從來沒赢过你。”

“你知道就好。”厄齊爾重新坐回了位子上,接過穆斯塔菲遞上來的酒小口的喝著,表情和他旁邊的穆勒一樣欠揍。

總不能火氣癟著不出來,對身體不好。這麼想著諾伊爾扭過頭對著克拉默說道,“你為什麼不幫我?”

“我說不過你,你說不過梅蘇特,我肯定也說不過他。”克拉默的話很有道理,諾伊爾不知道如何反駁。但他覺得第一句話聽著超級舒服,以至於讓他忽視了對方揉捏著自己後脖頸子的手。

“任務完成了為什麼不回去?”打嘴仗他從小就不是厄齊爾的對手,於是他決定換一個話題。

誰知道厄齊爾卻目光閃躲了一下,看著不太想回答這個問題。但諾伊爾瞭解他,也瞭解他身邊的那個人——於是下一秒就把目光轉向了穆勒,果然對方沒等厄齊爾捂住他的嘴巴就嗓門奇大的喊了出來。“誒呀難得出來一次,這邊的酒店比帳篷好多了,曼努你知道吧?我們訂的還是大床——”雖然厄齊爾最後還是捂住了他的嘴,但還是太晚了。

酒吧幾乎在瞬間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似笑非笑的表情讓厄齊爾覺得耳根燒的像是著火一般。他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表情無辜不知道錯在哪裡的穆勒,‘嘖’了一聲明顯的嫌對方不爭氣。然後再瞪了一眼得意的不得了的諾伊爾,一口幹完了杯子裏剩餘的酒,用力的拍了一下穆勒的後腦勺小聲罵著‘傻子’,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推門的力道大的讓門晃悠了好幾下才合上。

穆勒撓著腦袋,看著穆斯塔菲才端上來的酒杯,“讓給你了曼努,不要客氣。”說著就撒開腿追著厄齊爾跑得沒影沒蹤。

“托馬斯就是上帝派來制服梅蘇特的。”諾伊爾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等了一下沒聽見克拉默的回應。他扭頭看去,對方扶著下巴不知道想些什麼。“出什麼神呐?”

“沒什麼。”克拉默笑道,從穆斯塔菲手裏的托盤拿下那杯伏特加放到諾伊爾跟前。“不喝白不和,反正今晚的帳全算在托馬斯的頭上。”幸運的是諾伊爾的注意力被成功轉移,沒有再追問。克拉默小小的鬆一口氣,他剛才只是發現了在這裡出任務的又一個好處,不能讓諾伊爾發現的好處。


======TBC=======

30 Oct 2014
 
评论(35)
 
热度(24)
  1. ryeong默少女的珍藏草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