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19

#今天有點清湯掛水的不得了的肉湯,還很無趣,純潔的美少女已經盡力了(躺)記得看完不要揍我:)

#週四更新《避風港》

#lof對我太不友好了,剛才評論的GNs對不起(世界債見


Chapter19

一輛轎車急刹停在厄齊爾家門口,輪胎刮過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響,拉姆和默特薩克同時急匆匆的跳下車直接沖上了二樓。一推開門,就看見波爾蒂盤腿坐在木質地板上,手裏撥了個橘子逗弄不知道從哪裡引到家裡來的野貓。

拉姆沒辦法形容那一刻的心情,他只想把波爾蒂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一頓。但他還沒來得及表達擔心、憤怒、不解或是其他更多的感情,就被隨後趕到的施魏因施泰格打斷了。後者先是拉著波爾蒂站起來,撩起衣服仔細的查看了一圈,直看到對方無奈的輕笑出聲。

“真的沒事啊。”波爾蒂揉著對方還沒來得及梳理的頭髮,折磨的更加淩亂。

“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白著臉一副還沒緩過神來表情的施魏因施泰格被波爾蒂推著坐到了床上,然後給他倒了一杯熱水塞進還在顫抖的手裏。一點也不誇張,所以很快波爾蒂把施魏因施泰格的雙手合攏在手掌裏,有些內疚的望著他。

“我知道不打招呼就消失的行為很糟糕,但我當時真的只是想換一下心情。”波爾蒂站在施魏因施泰格身邊,一手仍舊攥著對方的手,另一隻手掌一下一下的輕撫著他的脊背。“你別聽托馬斯說的那麼嚴重,我根本就沒在ULA聚集的地方。你可以問梅蘇特他是在哪裡找到我的……PDS遊行隊伍臨時搭建的棚子裏。雖然我呆在那裡,但我連遊行都沒參加。”他看著對方的臉色逐漸趨於正常,才接著說道,“我知道輕重,現在這個時機無論我們做什麼都不對,我不會為了自己一個人耽誤你們。”

“別這麼說,盧卡斯。”厄齊爾皺著眉頭,伸手拿起抱枕砸了一下波爾蒂,“別這樣。”

“不說這些難過的事,你們就不覺得我現在心情很好嗎?”波爾蒂看著其他人不滿的神色,還是有些心虛的摸了摸下巴。他從背包裏翻出了手機,把莫妮卡發給他的短信舉到了眼前。“我就說,事情不會永遠朝壞的方向發展,瞧瞧這個。”

其餘的五個人全部都圍了上去,很快大家都露出了驚喜的表情——這確實是上帝送給他們的超級禮物。莫妮卡告訴波爾蒂她覺得很對不起他,並且她願意相信波爾蒂,相信他可以照顧好路易斯——更何況還有施魏因施泰格在。她已經向法院重新提出了申請,自願將監護人的資格讓給波爾蒂。現在就等法院的審核結果正式下來了,更幸運的是這樣的程序並沒有任何的違規之處,哪怕波爾蒂是PDS患者。他們就像是鑽了法律的大漏子,當然這要感謝莫妮卡找了最好的律師。

“我準備一會兒就去接路易斯,親自。”他想了想,攔住身邊施魏因施泰格的肩膀。“巴斯蒂,我真的很對不起,讓你擔心這麼久。”

施魏因施泰格疲憊的抹了把臉,眼睛紅紅的像只兔子。“你真的要嚇死我了。”

“我怎麼可能會去參加那種邪教。”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一樣,波爾蒂不屑的翻著白眼。

“對對對,就是邪教。”

波爾蒂好笑的繼續揉著施魏因施泰格已經被他弄得像個鳥窩的頭毛,然後抱住他,在他仍是寫滿擔憂的側臉輕輕的親了一下。

“我真的還在這裡,好好的。”

拉姆看著床邊貼著耳朵說著悄悄話的兩個人,憋在心裏的那口氣總算是歎了出來。他靠在了默特薩克的身上,把全身的重量都壓給了身後的人。默特薩克順勢攔住,把下巴搭在他的腦袋頂,左右的晃悠著像個得了多動症的大兒童——他覺得現在好極了。

 

一直忙活到下午六點才完的克拉默和諾伊爾疲憊的回到家裡,簡單的沖了澡後就迫不及待的躺倒在了床上。柔軟的墊子幾乎讓他們在挨上的瞬間就產生了睡意。

但還沒過十分鐘的時間,克拉默就在迷糊間聽到了對面客房傳來諾伊爾驚喜的歡呼聲。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掙扎著爬起來,三兩步奔到了對方的門前。“曼努?怎麼了嘛?”他敲了敲門。

幾乎是立刻,諾伊爾就迅速的打開門,同時揮舞著手機緊緊的抱住了他。克拉默要驚喜壞了,他激動的回抱過去。趁著對方還沒離開的時候,快速的脖子上吧唧了一口。不過很快諾伊爾就推開他,嫌棄了摸了下脖子上的口水——他把剛才睡覺時流的口水蹭上去了。克拉默有些心虛的瞟了一眼對方,諾伊爾翻著白眼把他拽進了屋子,關上了門。

“發生了什麼?”屁股陷進鬆軟的被子裏,克拉默瞬間就不想再挪動。他聽著諾伊爾給他高興的講關於波爾蒂的好消息,邊把淩亂的攤在床上的被子扯到懷裏——他猜諾伊爾剛才也一定在睡覺。這麼想著他乾脆蹬掉鞋子把自己裹緊被子裏,感受著鼻腔裏充斥的對方的味道。“你用的那個水蜜桃味道的沐浴液?”再次深深嗅了一下,他好奇的問道。

諾伊爾有些奇怪的聞了聞自己的T恤,“味道很重?我看架子上就那一瓶沐浴液啊。”

“嘿嘿。”克拉默笑了笑,在床上滾了兩圈。“牛奶味道的我昨天用完了,新的還在購物袋裏沒拿出來……這個是原來小侄女用的,好像她今年假期在這裡住了一段時間,走的時候忘記收起來了。”他看著諾伊爾的臉色有些不對,又補了一刀。“蠻適合你。”

“臭小子!”

克拉默哈哈笑著躲過迎面砸過來的枕頭,捂著肚子誇張的把臉邁進被子裏,“曼努,你香死了。”

他就知道諾伊爾一定會撲上來揍自己——克拉默看著對方離得越來越近,壞心眼的減小反抗的力道,讓他順利的把自己壓在身下,撓著癢癢。說真的克拉默真沒想到他會這麼幼稚,不滿足和對方短暫的皮膚接觸,他一條腿架在了諾伊爾的腰上,在對方詫異的眼神中咧開一口白牙笑了,然後猛地用力翻身壓了上去。

“你幹嘛?”諾伊爾瞪著眼睛,一隻胳膊撐在身後,另一隻手抵在克拉默胸口。“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

“曼努你看我最近這麼倒楣,就不能安慰我一下。”說著不管不顧的繼續壓下去,反正他知道對方不會真的跟他動真格。諾伊爾捨不得,他就是可以肯定。果然諾爾德手隨著他的動作也在一點點下降,克拉默甚至感覺不到一絲阻力。

諾伊爾也不清楚事情怎麼會發展成現在這樣,他只是想和克拉默分享一下波爾蒂的喜悅。天知道這小子怎麼會越來越放肆,他甚至還沒打算正式的回應對方——好吧,他是有這個計畫,但最起碼也要等這段緊張的時期過去。“你臉上只有得意。”諾伊爾不死心的躲了一下,剛巧讓對方的嘴唇落在了側頸,一個再熟悉不過的位置。

克拉默扯開諾伊爾撐在自己胸口的手,熟練的吻了上去。舌尖劃過帶著細微搏動的動脈,把脖頸細嫩的皮膚吮吸進口腔裏面,他錯覺的以為自己和對方一樣真的活了過來。他悄悄撩起眼皮看著諾伊爾,後者眯著眼睛神情很是糾結,原先搭在自己肩膀的手也挪到了腦袋後面,松松的扶著。克拉默偷笑著大聲‘吧唧’在諾伊爾的嘴上親了一下,然後不等對方反應過來就重新把頭邁進對方鎖骨上窩,不輕不重的咬了一口­——甚至惡劣的把皮膚在齒間碾磨了一下。

不過很快他停下了動作,“曼努?”他试探性的動了一下緊貼著的下身,諾伊爾幾乎是瞬間就制止了他。“別動!”得了重感冒一樣的鼻音,平日裏嚴肅認真的語調聽在克拉默耳裏卻變得異常軟糯。儘管他知道不能用這個詞形容在球門前像個熊一樣的諾伊爾,但他還是覺得語言貧瘠的找不到其他形容詞。諾伊爾有時候就跟他小時候總包在懷裏的泰迪熊一樣,一個巨型娃娃。“你硬了?”他得寸進尺的繼續磨蹭,“我現在該說什麼?祝賀你恢復的非常好?”

“死小孩……”諾伊爾不滿的睜開自剛才就一直緊閉的雙眼,“滾滾滾!”他推搡著,企圖讓對方離得遠些。不過不知道是克拉默變得結實了還是自己真的有點情迷意亂,對方紋絲不動反而還湊得更近。

“我幫你。”說著就準備扯他的褲子。

“幹嘛!”諾伊爾急忙拉住腰帶,屈起膝蓋頂在對方胸口,“先離遠些!”

“曼努……”克拉默眨巴著大小不一的兩個眼睛,在燈光下看著濕潤的像是要哭。對方就這麼瞅着他,諾伊爾一瞬間以為自己才是企圖不軌的那個,而對方是待宰的綿羊。

“你別再折磨我了……好不好?”

諾伊爾要承認他在克拉默那句‘好不好’的問句裏繳械投降了。他抬手蓋住了自己的臉,半天才從嘴裏吱唔的吐出一句‘快點!’。

克拉默吃驚的看著諾伊爾,他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突如其來的驚喜反而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不過他很快鎮定下來,在諾伊爾後悔之前,三兩下扒拉下褲子。牛仔褲粗糙的邊緣在胯部留下紅痕,克拉默看著有些心癢的垂下腦袋,嘴唇剛貼上還沒來得及撅起嘴巴,就被諾伊爾推開。他鼓著臉賭氣的捉住諾伊爾的雙手按在兩側,重新低下頭對著胯部逐漸消退的痕跡狠狠的吮吸了好一會兒。然後在諾伊爾變得粗重的喘息聲中就着剛才的姿勢,把自己整個擠進對方兩腿間,握住了早就精神奕奕的慾望。


=======TBC======


评论(23)
热度(20)

草皮不是皮草

©草皮不是皮草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