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18

#今天這是最後一點存糧,課表真的安排的超級滿,暫時要斷一段時間,恢復更新不造是什麼時候了,在追的GNs真的不好意思惹(躺


Chapter18

社區的安排很快就下來,大概唯一幸運的是在按照目前住所進行分配。克拉默和諾伊爾被安排進行在仍陸續發現暴狂狀態喪屍的森林外圍搭建鐵絲網,而穆勒和厄齊爾則是被安排清理街道。

說實在的克拉默挺羨慕他們,因為他仍舊想不通為什麼政府說的和做的完全不一樣。說好的不放棄任何一個PDS患者,但是卻又用各種方法隔離他們,每次他這麼問起,諾伊爾就會叫他小孩子。也許他內心還是對政府有著期待,直到那次他親眼看見一個帶着小孩的喪屍像牲口一樣被套上鎖鏈——其實那次巡邏隊是準備直接開槍擊斃的,但是克拉默沖了上去護著那對母子,諾伊爾握住了巡邏兵托起的槍桿。他們試圖用懸賞金誘惑那些貪婪的人類,雖然事後想起來很冒險但好在當時成功了。

克拉默惡狠狠的把一根鐵杆戳進泥土裏,緊皺着眉頭。“不知道盧卡斯的情況怎麼樣,本來計畫的去找他的。”

“還有菲利普他們,熱羅姆和米洛都趕過來了……別想太多,我們現在更需要擔心自己。”

“哦……”克拉默撅著嘴,不滿的嘟囔著,眼睛向坡底下望了一眼,下意識的斜過身子擋在諾伊爾前面。那個男人的眼神討厭透了,克拉默挑起眉毛不甘示弱的盯回去。

社區派來的監督委員——其實就是用來監視他們的,坐在遠處的躺椅上,豆子一樣的眼珠子咕嚕嚕的盯著他們兩個轉。

“我真想把他的眼珠子摳出來。”

諾伊爾急忙捂住克拉默的嘴,兩個人一齊轉過身子背對著底下。“嘿!”他用力的拍了一下對方的後腦勺,“別說傻話!你還嫌麻煩不夠?要是再被關進治療中心怎麼辦?”

“他一直在看你!”克拉默想儘量壓低聲音但他似乎做不到,他只能急切的揮舞著雙臂,試圖借此表示一下自己的憤怒。不過他還是從諾伊爾訓斥的話中找出了一些能夠讓他高興的重點,“你這是在擔心我。”

“擔心是正常的。”諾伊爾平靜的推開越湊越近的的克拉默,他發現這小子真的是越來越囂張,“說不定他是球迷……我的。”他中間停頓了一下補充道。

“你信哦。”

“……”諾伊爾撇嘴,努力的想著如何反駁克拉默,但沒等兩個人分出對錯,那個監督委員就站了起來,看樣子想朝他們走過來。諾伊爾皺著眉把克拉默護在身後,後者卻不滿的拽著他的胳膊想往後拉。“別鬧!”諾伊爾瞪著眼睛,“乖一點不然我——”

“不然怎麼樣?”他清楚的看到克拉默的眼睛那一瞬亮了起來,像是偷到了腥的貓。一大一小的眼睛同時眯著,倒是看不出來有什麼缺陷。諾伊爾不喜歡和這樣狀態的克拉默對視,他會有有種自己被看透了或是被對方搶佔了先機的感覺。雖然這種想法就和梅蘇特一樣幼稚,但諾伊爾要承認他就是這麼想的。

兩個人還在拉扯中的時候,那個監督委員已經走到了他們跟前。克拉默能看出來,那個人在努力靠的離諾伊爾更近——就算是粉絲也不能容忍。這麼想著他邁開長腿強硬的插進兩人中間,“你好……”快速的掃了一眼那人胸前的銘牌,“羅德先生。”

“呃……我只是想要一個簽名。”監督委員尷尬的理了理擠滿了髮膠的頭髮,然後伸出手想和諾伊爾握一下,不過又被克拉默打斷。“很高興見到你,希望你以後不要為難我們,你明白的,雖然我們身份特殊,但總還有點關係在。”

諾伊爾發誓他快在後面憋笑憋死了,為了不表露的太明顯他只能低下頭彎著身子,腦袋抵在克拉默的背部,一顫一顫的抽著——這麼小孩子氣的克拉默簡直超乎他的想像,比厄齊爾還要誇張。也像一隻護食的狗狗,總之不管怎麼樣,他算是理解厄齊爾逗弄穆勒的心情了——真的有點爽。

他在後面自顧自開心,擋在前面的克拉默快被他弄得焦躁死了。他依舊不太友好的推開羅德仍努力繞過他伸向諾伊爾的手,現在那人手上還拿了一個照片。‘這張照片我都沒有。’他沒出聲音的念叨,奪了過來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好了委員先生,不用謝我。”說罷不等那人發表不滿就按著他的肩膀換了個方向,“看那邊。”他指,“他們在偷懶。”然後推搡着監督委員遠離了他們。

克拉默跑回來的時候諾伊爾還在笑。

“曼努。”他的聲音有些低沉,像是壓抑著怒氣,“我是不是太寵你了。”

諾伊爾直起身子不滿的屈起手指彈了一下對方的腦門,“小鬼怎麼和長輩說話呢!”

“你也就大了我幾歲而已。”

“幾歲也是大。”諾伊爾重新拿起鐵鍬和杆子,“快乾活,別偷懶,小心一會兒監督委員又過來。”

“你這是吃定我了。”克拉默皺皺鼻子,在心裏計畫著怎麼還擊回去——其實他很喜歡剛才諾伊爾笑得開心的樣子,但才不要告訴對方。兩人就像是開始了一場拉鋸戰,克拉默有些鬱悶的想到。

 

厄齊爾聽到自己分到掃大街工作的時候還是有點竊喜的,他以為會很輕松,但事實與想像截然相反。他從不知道慕尼黑還有如此髒亂並且堆滿垃圾的街道,好吧,這頂多就是條巷子。他無奈的看著忙碌了一小時才清理了不到一半的街道卻裝滿了四大袋子的垃圾袋,猶豫了一下還是丟掉了掃把。

“好煩。”

穆勒把垃圾扔進回收站內,撿起厄齊爾的掃把靠在一面的牆邊,“你應該慶倖這條街道離回收站超級進。”然後他又用了一個小時清理乾淨了整條街道,同時他還要防止玩心大起的厄齊爾騷擾他更快的完成工作。他從沒覺得如此累過,哪怕在原來俱樂部時,不歇息的踢滿所有比賽。

“原來有人叫你‘進球機器’。”厄齊爾突然安靜了下來,穆勒看著他,有些不好的預感,“我不喜歡這種說法,感覺你一點也沒有溫度。”他又停頓了一下,儘管臉上的表情顯得很悲傷,但穆勒就是知道他在打著壞主意。“也許他們現在應該叫你清潔達人?或是什麼別的,總之比起垃圾機器聽起來好多了。”

他就知道。“這一點也不好笑。”穆勒按住厄齊爾不斷捏著自己的臉的手,攥在自己手裏。“好像沒有很冰。”說著他又搓了搓,“是哦,是溫的。”穆勒張開嘴巴,對著厄齊爾的手哈了幾口氣,白色的霧氣繞著指尖打轉。

厄齊爾先是好笑的看著幼稚的穆勒,但很快他發現有些不對。他抬起穆勒的胳膊,對著上臂內側細嫩的皮膚用力的掐了一下。

“嗷——梅蘇特!”嚎了一下後他自己也發現了問題所在,他看了看梅蘇特,又看了看被掐的部分,不是像以前淤泥一樣的黑色,而是一種帶著血色的深紅,雖然還是偏黑,但還是能夠清楚的看到裏面的血絲。“梅蘇特?”穆勒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我該說些什麼——”厄齊爾睜大了眼睛,激動的抱住穆勒的腦袋,在他腦門上‘啵兒’的親了一口,“歡迎來到‘正常人俱樂部’?”他贴着穆勒的皮膚,像是感受到了下面細微的搏動,“真好,托馬斯,真好。”

“但我為什麼沒有像你和曼努一樣抖?”他仔細的看著自己的雙手,仍舊有些疑惑。

厄齊爾有些為難,因為他也不是很清楚。“也許是個體差異?管這麼多幹什麼,結果就是你馬上要恢復正常了,知道這些就夠了。”

“好吧。”

“就這樣?”

“就這樣。”

厄齊爾笑著再次捧起穆勒的臉在嘴唇上‘啾’了一下,後者很快反應過來扣住了對方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雖然時機和地點都不太對,但兩個人依舊很滿意。因為這可是第一個,能讓他們感受到彼此的吻。不過在發展到無法控制之前,厄齊爾還是試圖讓他們冷靜下來,儘管這是個背巷子壓根兒沒人經過,但他還沒打算就這樣在這裡來一發。

“等等……”正在想著怎麼停下來的厄齊爾突然推開穆勒的腦袋站了起來,快速的跑到巷口張望著,後者晃著基本上算是被扔出去的腦袋有些不滿。

“沒人來這裡,梅蘇特。”他轉了個身子,面對著對方嘀咕。

“不是。”厄齊爾皺眉打斷,指著斜對的那個巷子,“我剛才看見盧卡斯了?不是很確定,他就站在這裡,閃了一下就過去了,我沒看很清楚,不過背影很像。”

穆勒也站了起來,跑到那個巷子口看了看,“這是個死胡同!梅蘇特?”他喊著,招呼著對方過來看。“你確定剛才盧卡斯跑到這裡來了?”

“我都不確定那是盧卡斯。”厄齊爾皺眉,他看著穆勒突然變得嚴肅的表情,心裏有些不好的預感,“你想說什麼?”

“克里斯給我發了一份ULA在慕尼黑的大致據點,就在昨晚你睡著的時候,我看你睡得熟就沒叫醒你……不對這不是重點。”穆勒煩躁的抓著頭髮,“如果我沒記錯這附近就有一個……我倒是希望你看見的不是盧卡斯。”

“攪和進ULA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厄齊爾接過話。兩個人對視了一眼,歎了口氣後拿出手機給拉姆和其他人群發短信。“你先去把收尾工作一弄。”厄齊爾指著剩餘的那些垃圾袋,本來變得好一些的心情瞬間被打回谷底。

=====TBC=====

21 Oct 2014
 
评论(2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