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17

#沒存糧了,好心的GN哪天看不見我了,請順手燒一點紙(躺)

#怎麼修都怪怪的一章……準備完結後全文大修的節奏(累不愛


Chapter17

“佩爾發來線報!已確認集中營具體座標!”

拉姆停下手中的工作,招手示意諾伊爾進來,指著鋪展在桌子上的地圖。“嗯,我已經知道了,就在這裡。但是你不覺得太順利了嗎?那麼大量哨兵聚集在一起,氣味根本隱藏不了,被發現是早晚的事……或者那裡根本不是所謂的新根據地,只是為了拖住我們。”拉姆撐著腦袋顯得有些疲倦,“我們可能出了大漏子,最近會有事情發生,叮囑放哨的衛兵們警覺點。”然後他像是想起什麼的樣子,捏著眉心無奈的問道,“那群小崽子那麼叫就算了,你怎麼也跟著湊熱鬧。”

“‘集中營’也沒叫錯。”諾伊爾笑著放下帘子走進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後坐到沙發上,“就算那只是政府的炮灰,但地方都已經找到了,真的不管他們嗎?你知道,我指的是那些被囚禁的哨兵。”

“確定座標是為了防止他們發起偷襲,關鍵我們現在的條件照顧不了那麼大批量‘異常’的哨兵。更何況現在我們並不確定他們會從哪裡發動襲擊,有些棘手。”

諾伊爾瞭解的點頭,“也對,一個菲利克斯都快讓梅蘇特的髮際線後退了。不過你確定菲利克斯可信?一切錯誤都是從他那裡開始的。”他喝了口水,停頓了一下,“整個集中營全部是哨兵,沒有一個嚮導,甚至連心理醫生都沒有……回來的人說他都快被裏面的味道嗆死了,所有哨兵都處於極度暴躁的狀態。”

“等等!”拉姆突然打斷諾伊爾的話,“什麼聲音……你通知巴斯蒂他們看好入口和——”他從來沒有這麼如此厭惡自己無比準確的第六感,話還沒說完就聽見了頭頂傳來炮火和嘶喊的聲音。拉姆和諾伊爾對視一眼,迅速帶好裝備沖出帳篷。

還沒跑開兩步,諾伊爾就看著克拉默從遠處的醫務室跑了出來。“看好菲利克斯!先呆在帳篷裏面別動!”他指著帳篷大喊著。儘管這個巨大的地下王國堅固又不可摧毀,但還是因為地面的響動開始散落泥土和灰塵。他看著克拉默很快鎮定的點頭,取出腰間的武器退回到帳篷裏面。諾伊爾刨了一下落滿沙子的頭髮,聽見拉姆的聲音從腰間的對講機中傳來。

“B計畫提前啟動!所有人員準備!”

他皺著眉,沉默的和赫韋德斯匯合,帶著緊張卻嚴肅的新人們整理好行囊和裝備,有序的從備用通道向地面撤離。

諾伊爾皺著眉有些猶豫著想把克拉默喊過來,他真的想丟下菲利克斯就這麼不管——菲利克斯奉命看守高迪諾並被拉姆帶回來絕對不是巧合,而是為了更加合理的讓他們派出大部分兵力去尋找政府新的‘塔’,並且借此摸清河岸營地的具體方位,然後利用這個空當,對他們發起突然襲擊。這也是為什麼菲利克斯能瞭解比其他哨兵更詳細的‘塔’的消息的原因,因為那是政府主動透露給他的——太大意了,本應該在菲利克斯說出那麼明確線索的時候就起疑心的。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政府會放心的把那麼重要的高迪諾交到他們手上,因為一開始就已經在計畫著搶回來,並且搶回去更多。

“老師?”金特爾疑惑的問突然停下腳步的諾伊爾,他身後的杜爾姆沒有注意一腦袋撞在了他的後背,捂著腦門‘嘶’的抽了口氣。

“怎麼突然停下了?”

諾伊爾‘嘖’了一聲,急匆匆的對打頭的赫韋德斯說道,“貝尼你帶著他們先走,我把克里斯忘了!”

 

醫務室的地上已經躺倒了六個哨兵,克拉默有些慌亂的扯過繃帶胡亂的壓在菲利克斯開始滲血的胸口——他不確定要不要叫托尼過來,儘管他知道對方有更重要的任務,但他真的感覺現下的情況有些糟糕。他覺得自己有點跟不上事情發展的節奏,雖然很早就做好了隨時都會開戰的準備,但戰爭真正來到的時候,他才意識到這一切遠不是他想得那麼簡單。

“克里斯?”

克拉默抬起頭,看著諾伊爾有些喘的站在門口,“抱歉。”

“他們似乎想要滅菲利克斯的口……這一切都不是偶然對不對?他來到這裡,你們去找那個所謂的新根據地?”諾伊爾示意克拉默停下那張不斷拋出問題的嘴,他掏出聯絡器要求安排人手下來帶來菲利克斯,很快他們就看到克羅斯急匆匆的帶頭沖了進來。簡略打過招呼後,就帶著菲利克斯,在兩人的掩護下迅速撤離。

“他只是附帶任務,你和梅蘇特才是政府真正的目標。”確認克羅斯安全後,諾伊爾帶著克拉默靠在門的兩邊,警惕的觀察四周。“記得那次的檢驗結果嗎?他們還沒有放棄你們,或者說更迫切的需要。”

克拉默點頭表示自己記得,“那梅蘇特?”

“托馬斯在。”說著像是又想起了什麼,忍不住笑起來,“就算沒有托馬斯那群人也不能拿他怎麼樣。”

“那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的!”這話聽著就像他是個需要照顧的小孩,雖然他確實也喜歡諾伊爾陪在身邊,但這麼想還是覺得形象有些受損,他理想中應該成熟可靠。克拉默有些不滿的挺直了腰板,小聲的反駁。

諾伊爾翻了個白眼,根本就沒打算理他突然犯起來的小孩子脾氣。他抬手示意克拉默安靜,強化了一下五感確定周圍並沒有陌生哨兵後,對著另一邊的克拉默擺頭。‘走!’他比對著嘴型,率先沖了出去。

很快兩個人就跟上了大部隊的尾巴,在走出地道前克拉默還是停下了腳步,有些緊張的把汗濕的掌心在褲子上蹭蹭。他抬頭看著窄小的出口外面,把黑夜轟的透亮的炮火。無聲的告訴自己要像個真正的戰士一樣。‘克里斯,這才是真正的戰場。’他小聲說道。

“你說什麼?”前方已經站在地面上的諾伊爾轉過身子,低頭看著他。背對著火光,只能看見一個模糊側面的剪影。但克拉默卻莫名的冷靜下來,快速的鑽了出去直到雙腳真實的踩在泥土和雜草上面。他看見原本平緩的河流變得急促湍急,灰藍色的河水在黑暗下變成了和天空一樣的墨色——似乎所有的一切都預示著這勢必是歷史中不尋常的一天。

“別走神。”諾伊爾拍拍他的腦袋,投映在眼裏的火光像星光一樣熠熠——克拉默覺得自己又開始矯情了,他想給諾伊爾寫一首詩或是別的都可以,只要能表達出他現在萬分之一的美。“都說了別走神。”手下的力道又重了一些,“現在可沒有前輩在旁邊指導你保護你,你可以撒了歡的干,只要記得自己的小命。”諾伊爾最後叮囑了他不要忘記自己的任務後,就操起武器殺進了最前線。克拉默看了一會兒,直到半蹲在草叢裏的波爾蒂伸長了腦袋叫他,才整理好自己的裝備,跟著隊伍向相反的方向去執行特殊的任務。

 

克拉默跟著小隊的其他人一起朝著中央塔橋的方向推進。

他走在隊伍的最末,拖著槍桿,耳朵快要被交錯不停的槍火炮彈聲音震得發麻,不過內心卻感到從未有過的興奮。也許曼努說得對,他本質上就是個好戰分子,不安定的血液在這一刻全部被點燃沸騰起來。但他並不焦躁,他就像是從中間被一分為二,兩個相反的人格共同操作着同一個軀體——我天生就適合這裡。克拉默舔了舔乾燥的嘴唇,一槍打爆了企圖靠近他們的衛兵。

“你現在的狀態……和平時不太一樣。”打頭的波爾蒂不知道什麼時候退到了他的身邊。“真該讓曼努看看你現在的樣子,養了只狼崽子在身邊。”克拉默還沒不滿的回應他,就被波爾蒂的槍口對準了臉,貼在耳邊的槍聲讓他幾分鐘內都聽不清對方在說什麼。但他還是感覺到了粘稠的液體濺在了後腦勺上,他儘量不去想那是什麼。克拉默鼓著臉看向波爾蒂,對方卻毫不在意的聳肩,嘴裏還說著‘還是嫩了點’——太惡劣了,雖然他救了自己。

“我要把副隊長供起來,他太了不起了。”

“兔崽子!”波爾蒂迅速的解決掉剩下的其他人,手勢示意隊伍繼續前進。“我以為你會想跟在曼努的身邊,或者至少你應該擔心,畢竟他現在可是在一線。”

克拉默不屑的表情讓波爾蒂有些手癢癢,他驕傲的微揚起下巴,“那可是我的曼努。”

波爾蒂沒再說些什麼,重新回到了隊伍的最前方,但隊伍中的每一個人還是看到了他壓制不住笑意的嘴角,‘年輕真好’,他用著別人聽不到的聲音輕輕的說了一句。

 

剛解決掉手邊的一個哨兵,諾伊爾就聽見腰間的聯絡器傳來波爾蒂發出的暗號——他知道一切準備就緒。所有人都開始有意識的將暴躁的失去理性的哨兵向中央塔橋的方向引去,儘管他們知道這些哨兵的某些舉動並不是出於自願,但這就是戰場。

諾伊爾很快就看到了巨大的橋體和橋墩,上面纏綁著成捆的炸藥。他挑起嘴角笑了笑,雖然計畫比預計的提前了,但一切都仍在掌控中。在剩餘的人全部撤退到了警戒線以內後,拉姆示意埋好剩餘的炸藥以拖住政府軍隊。所有的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執行,諾伊爾第一個踩上了橋面,他貓著腰,用圍欄作掩護快速的向對岸移動。儘管夜色黑的像是要吞噬掉所有顏色,諾伊爾還是看見了站在橋另一邊對著自己揮手的傻小子。

“趴下!”話剛出口,克拉默就原地打了個滾,剛才站立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冒煙的彈孔。諾伊爾無奈的加快速度直到走到對方面前,他推搡著克拉默退到草叢中蹲下。

“剛準備誇你就給我幹蠢事!”

克拉默笑著沒說話,只是趁諾伊爾沒防備,雙手攥住他的衣領子把人拉到眼前,‘啾’的一下親了他沾著硝煙和血液的嘴唇,然後沒什麼阻攔的把伸舌頭伸進了諾伊爾因為吃驚而微張的口腔裏——分享着戰爭和生存的味道。很快他就退了出來,不等諾伊爾發表不滿就又抱住了對方,雖然他知道時機不太好但有些話就是想說出口。

“我真的是太幸運了。”

本來憋在嗓子眼的那句‘死小孩膽子越來越大’滾了幾圈,還是沒有說出來。諾伊爾面對著大橋,看著斷後的拉姆和默特薩克拉著手走向他們。他張開雙臂回抱住對方,肆意蹂躪著他毛茸茸的後腦勺。

“你確實很幸運。”

諾伊爾後面還說了句什麼,但克拉默沒有聽清楚,他努力的湊得更近一些,但耳朵裏還是全部被爆破的聲音充斥著。諾伊爾托起他的腦袋示意他向天上看去,有那麼一瞬間,克拉默錯覺的以為天要破曉了。

 

這是嚴格意義上革命軍與聯合政府的第一次正面衝突,但是在文獻記載中卻僅僅持續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並且戰爭是突然中止,聯合政府沒有任何防備,甚至都來不及撤回在中央塔橋的兵力——沒錯,革命軍炸掉了連接河流兩岸的唯一一座大橋。

每次諾伊爾回想起來,都覺得那震耳欲聾的巨大聲響像是上帝對他們的讚美和鼓勵。

===========TBC==========

19 Oct 2014
 
评论(4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