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17

#不好意思今天忙成狗(明天依舊QAQ)不過還好有存貨(躺)遲到的更新,希望食用愉快:)

#最近真的是各種塞


Chapter17

直到拉姆啟動汽車準備離開時還不斷的叮囑幾個人一定先服從安排,絕對不要做出過激舉動。“球隊的方面我會繼續爭取,這段時間比較敏感,你們保護好自己。”他特意叫過穆勒,“看好梅蘇特。”後者保證了好幾次後才仍舊不放心的離開。

“嗯……看來今天不適合進行輕鬆愉快的活動。”厄齊爾抱歉的對著諾伊爾笑笑,“我和托馬斯先回家,你們也早點休息,這段時間不要外出了。不過曼努,你的克里斯可是設備齊全,比我們強多了。最起碼還能做些恢復訓練,我們估計只能窩在房間無所事事。”他試著緩解有些緊繃的氛圍,不過很快還是放棄了。厄齊爾揉著有些疲倦的臉,拉著穆勒的胳膊慢悠悠的消失在路口。

諾伊爾沉默的把克拉默推進屋子——後者不知所措的眨著眼睛,看著仍舊有些懵,像是沒有緩過神。諾伊爾心疼的抱住他,一下下輕柔的撫著他的背部。寬大的手掌不斷的劃過那條巨大的傷口,克拉默竟覺得平時堅硬猙獰的疤痕都變得柔軟起來。他張開雙臂回抱住對方,把臉埋在那人還是冰涼的脖頸裏,像小動物似地磨蹭。“曼努……你真的要去參加社會勞動嗎?”他小聲的問道。諾伊爾肯定的點頭,他繼續悶悶的說,“我只是覺得就算我們做了那些所謂的回饋,也一樣不會被接受。如果就像他們說的,我們是半死症患者,所有行為都非自身意願……那又為什麼需要我們回饋社會?我們沒有錯。”

“克里斯。”諾伊爾嚴肅的把他從自己懷裏拉出來,克拉默有些害怕因為他從沒見過這麼生氣的諾伊爾。他小心的扯了一下對方的衣服下擺,還沒用上勁就被用力的拍掉。‘曼努……’他委屈的看著諾伊爾,後者毫不猶豫的打斷,“克里斯,不要讓我失望。不論現在情況有多壞,總會有轉機。你不是一個人,也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麼極端。更何況失去親人朋友的無辜者恨我們是應該的,即使我們犯下過錯時沒有自主意識,但仍是這個個體犯的錯……也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會接納我們,我們才要更努力,不能給那些人擊潰我們的機會。”

“曼努……”克拉默把腦袋重新拱回諾伊爾懷裏,“我知道,曼努,我知道。”他說著小心的親吻了一下對方的側頸,然後偷偷看了下諾伊爾的反應。確定他並沒有反感後,鬆口氣將諾伊爾擁的更緊——他只是突然間矯情的覺得像是全世界都要拋棄他們了,雖然真實情況也差不多。除了親人朋友似乎沒有地方可以讓他們容身,甚至已經不能算是公民。他一瞬間有些懷疑自己的努力是否值得,也許一切並不會有任何變化甚至還會變得更糟糕。但曼努說得對,總要試試,再壞也就這樣了。死亡都已經經歷過,還有什麼不能承受。

克拉默小心翼翼的再次親吻一下諾伊爾的脖子,脈搏曾經跳動的地方。他渴望重新感受到對方的溫暖和生命,克拉默祈禱著。

 

但上帝總有辦法讓事情變得更壞。

忙了整整兩天的拉姆淩晨四點才挨上枕頭,沒過幾個小時就被施魏因施泰格的電話叫醒,語氣急促的說盧卡斯出事了。驚得拉姆甩開被子就爬起來準備穿衣服,一旁還迷糊着的默特薩克打了個噴嚏問他怎麼了。他這才後者後覺的想起來,急忙詢問詳細情況。

“打開電視!快!”拉姆踹了一下默特薩克的小腿肚子,後者裹著被子滾到床沿伸長了手臂打開電視——剛巧就是新聞台。

“天哪……”兩個人默契的開口,然後看了一眼對方,緊抿著嘴唇不知道說些什麼表達此時的心情。“巴斯蒂,你的意思該不會盧卡斯也參加了?”不知道那邊說了什麼,拉姆捏著電話的手攥的更緊了一些,青筋和血管都變得清晰可見。默特薩克沉默的捏了一下對方的後脖頸子,挪過去把他塞進自己懷裏。

電視裏播放的是直升機航拍的畫面,慕尼黑中心的附近街道幾乎被舉著標語的遊行者攻佔。密密麻麻的人群看的拉姆頭疼,他從不知道原來慕尼黑有這麼多的半死症患者。很快畫面切換變成九宮格——幾乎全國都在進行大規模遊行。滿大街都是沒有偽裝的半死症患者,舉著各種各樣標語牌‘PDS無罪’‘為PDS權益而鬥爭’,當然有人的牌子上直接寫著辱罵政府的粗口。他們用針尖一樣的瞳孔表達著憤怒,怒吼著口號,揮舞著蒼白的手臂。

“我會想辦法,你先看好路易斯。”拉姆掛斷了電話,有些脫力的坐在床沿。

“怎麼了?”默特薩克問。

“讓我先緩一下。”拉姆揉著眉心,默特薩克也沒有催促,安靜的抱著對方,直到拉姆重新開口。“本來莫妮卡準備把路易斯的撫養權交到盧卡斯手裏,這個你知道吧?”對方肯定的點頭後拉姆繼續說道,“但是莫妮卡現任的丈夫突然插手說不同意這麼做,因為盧卡斯是半死症患者,不具備成為監護人的條件,甚至禁止他接近路易斯,同時沒有協商就向社區法院提出了申請……法院通過了。要求盧卡斯在社會勞動規定時間沒有完成之前嚴格遵守,之後會根據表現情況考慮重新審理。”

“盧卡斯……”默特薩克看了一眼電視,有些不想說出來那個已經知道的答案。

“巴斯蒂失去他的聯繫了,就在昨天。昨天中午十二點政府正式公佈了PDS回饋社會計畫,說是倡議其實也和強迫性差不多。據說從今天淩晨起就陸續有遊行者開始聚集在市中心附近,巴斯蒂說因為擔心,這幾天都沒敢離開一步,不過還是沒看住,一覺起來盧卡斯和他的背包都不見了。”拉姆起身,快速的穿好衣服,“現在只能先祈禱他只是參與了遊行,並沒有參加ULA的打算。如果現在ULA再次組織暴亂,政府一定會直接武力鎮壓……好吧我說的好聽一些,他們一定會被爆頭的。”

默特薩克看著拉姆迅速的洗漱完畢,“我也去。”他揭開被子翻身下床,彎下腰親吻了一下對方的額頭,“讓大家一起。”

 

諾伊爾小心的掛斷電話,有些猶豫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克拉默,因為對方的情緒實在有些不穩定。還在猶豫,克拉默就走了過來,“曼努?怎麼了?”

“……盧卡斯失去聯繫了。”他最終還是決定說出來,諾伊爾不想對克拉默有任何隱瞞。他把拉姆的話轉述給對方,卻沒想到對方震驚過後很快的鎮定下來,小跑著回到臥室拿來手機。

“我有同學在ULA,我讓他留心一下有沒有盧卡斯的消息。”

諾伊爾欣喜的點頭之後才覺得有些不對,“你有同學在ULA?”

“呃……”克拉默抓抓腦袋,表情顯得有些心虛。“是有而且不止一個……不是怕你擔心麼……不過我一開始就義正言辭拒絕了的!”然後竟然有模有樣的學著中國電視劇裏發誓的樣子舉起三根手指,不倫不類的樣子讓本來心焦的諾伊爾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從哪裡學的亂七八糟的。”諾伊爾好笑的拍下他的手,“記得讓你同學發現後不要報告給他們總部。”

“我知道。”克拉默聽話的點頭,把波爾蒂信息和近照包括塗了啫喱和沒有的一併發了過去。很快同學就回覆了消息,說近期確實接收了很多信徒,但並沒有見過波爾蒂的身影。畢竟名人都會特別注意一下,所以如果看見一定會有印象。

“也許是盧卡斯特別偽裝了?”諾伊爾不安的皺著眉頭,不確定的讓克拉默再確認一遍。“我覺得雖然平時盧卡斯看著大大咧咧,一副無所顧忌的樣子,但他不會在現在關鍵時候用球員的敏感身份出頭。畢竟你們几個都出於尷尬的位置,他不會為了自己拖累你們。”

克拉默邊聽諾伊爾說話,一邊快速的用手機編輯簡訊,叮囑同學一定要留意。“其實我真的很期待這次能夠回到賽場,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證明我們還是原來的自己,而不是貼著‘PDS’標籤的怪物。”克拉默說話的時候把頭壓得很低,手指敲打著鍵盤,諾伊爾只能看著他的腦袋頂。他說完安靜了一會兒,簡訊成功發出的聲音響起,但他依舊沒有仰起頭。

諾伊爾歎了口氣,小聲的默念着‘小孩子’,然後抽走克拉默手裏的手機放在一旁的櫃子上。“過來。”他張開手臂,少年晃悠了一下直接一腦袋紮進他懷裏,力道大的甚至讓諾伊爾退後了兩步。

“我把這個月的幸運全部給你,你一定可以上場比賽的,相信我。”克拉默習慣性的把頭埋在對方柔軟的脖子裏,動作很輕的點頭。

兩個人就這麼直愣愣的站著抱了一會兒,直到門口傳來開門的聲音。諾伊爾拍拍克拉默的後背,“你去收拾一下,我們先去找盧卡斯。”

克拉默不舍的磨蹭著抬起頭,眨巴着眼睛趁諾伊爾不防備直接吧唧一口親在了對方的臉頰,然後邁開長腿撒了歡的跑向洗手間。

諾伊爾褶着一張‘WTF’的臉看著克拉默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死小孩,果然不能慣。”他嫌棄的擦掉臉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口水,歪起的嘴角壓下再揚起。

============TBC=============

17 Oct 2014
 
评论(1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