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16

#本來想說這麼心塞的時候不能補刀(躺)不過後來發現默新的部分還是充滿了少女氣息的(什麼鬼)

#下一次會好噠,大家一起加油:)


Chapter16

在山下等到不耐煩的厄齊爾和穆勒在耐心快要用完的時候看見了拖後腿的兩個人。諾伊爾腳步輕快的走在前面,後面跟著哭喪著臉的克拉默——厄齊爾挑著嘴角,一臉高深莫測我就知道發生了什麼的表情。穆勒抓抓頭髮,又一次覺得智商有些不夠用。

眼看著離山底越來越近,不死心的克拉默還是再次湊了上去。“曼努,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不答應我?”他看著諾伊爾沒什麼表情的側臉,覺得心口有些涼涼的。亂七八糟的想了一些有的沒得後,他癟著嘴,活像一隻快要被主人拋棄的狗狗。

“我知道又不代表我要回應你。”對方淡定的對著山下的兩個人揮手,頭也沒回的對他說。

克拉默只能繼續哭喪着臉退回去,老實的跟在後面對另外兩個人簡單的打聲招呼,準備招呼着一起回家。不過還沒邁開步子就被厄齊爾拉住了帽子,後者歪著嘴角賤兮兮的笑著——這個壞笑像極了波爾蒂。克拉默心裏咯噔一聲,有些不好的預感。“你跟曼努告白了。”他語氣特別的肯定。

“前輩你這麼機智也一定知道我被拒絕了。”果然不是什麼好話,克拉默沒什麼好氣的說。

“小子……”厄齊爾抬手揮了兩下示意諾伊爾和穆勒先往回走,他扯著克拉默的耳朵,小聲的說,“機智的前輩本來還想給你支招。”

克拉默驚喜的想扭頭不過被對方掐住了脖子,厄齊爾說一句看一下前面走著的諾伊爾,“看在你小子對曼努那麼用心的份上我給你說一個他的秘密。”

“誒?”

“其實他也喜歡你,就在剛才,他親口跟我說的。”

“誒!”厄齊爾鬆開了手,克拉默立即跳起來,但還是在餘光掃見前方那個人的時候克制住了想要大喊的從動。他捂住嘴,含糊不清的向厄齊爾確認,“真的嗎?那為什麼曼努不回應我?”

“大概現在不是個好時機吧。”厄齊爾也有些疑惑,他猜測。“畢竟你馬上就要重回賽場,這個節骨眼上不能有一點差錯。”他想到剛才諾伊爾說給他的那些話,不確定地說道。“也有可能是不確定你的心意,你應該更加努力的表現。”

“這樣……”克拉默失落了一瞬很快又打起精神,“我一定會努力向曼努證明我自己!”

“乖孩子。”厄齊爾笑著推推克拉默的肩膀,“去找你家曼努吧,記得別給他說是我給你打小報告。”後者抿著嘴看著他,感動的像是要哭了。厄齊爾無奈的又推了兩下後才撒了歡的掄起長腿跑了過去,腳步噠噠噠的還有點內八。厄齊爾這才覺得波爾蒂偷偷叫他‘少女’並不是全無道理——不過外貌不能代表一切,他就是覺得這小子會拿下諾伊爾。雖然這麼對待自己發小有些不太好……管他的。厄齊爾摸摸下巴,晃晃悠悠的跟在最後。

諾伊爾看著克拉默笑著朝自己跑來,有些納悶的看了看笑的特別開心的厄齊爾。“他跟你說什麼了?”

“讓我比賽加油。”克拉默依舊笑咪咪,貼的離諾伊爾極近,小臂隨著步子一下下的磨蹭著,諾伊爾覺得許久沒有發揮作用的觸覺像是被開啟了開關。他小心的錯開一點,但對方很快追上,一來一往諾伊爾也乾脆放棄任由他貼著自己。儘管很懷疑,但一看厄齊爾就一副沒打算告訴自己的臉,所幸也就放棄不再追問。“說到比賽。”他換個話題,“如果你下月能進大名單,我就給你說一個我的秘密作為交換。”

克拉默‘驚喜’的點頭拍手一副高興的不得了的樣子,仰著腦袋讓諾伊爾滿意的揉著他的頭髮。他像只大狗狗一樣的拱著對方的掌心,心裏想的卻是‘曼努你的秘密我也早就知道了’。

 

即使隔著客廳還有很長一段路,拉姆還是在書房就聽見了默特薩克忙亂的腳步聲和些許急促的呼吸。他放下手中的電話,心中的不安逐漸擴大直到對方大力的推開門。

“出了些問題!”默特薩克急匆匆走進來,後者抬起頭有些無奈的看著他,“我這裡剛收到一個消息,可以是好的也可是壞的。”說著指了指剛掛斷的電話。

默特薩克有些鬱悶的站在書桌前,“那先說哪個?”

“先說你的吧,我這個是會根據情況變化。”

“半死症事務部可能要出臺關於PDS患者社會服務的相關條例。”默特薩克把手中的一小疊資料放到拉姆眼前,“具體的你自己看,這是我朋友今早傳過來的,我提前給他說幫我留意那邊對PDS 的動向。”

拉姆皺著眉頭粗略的翻看著,“這都是些什麼!”

“現在比起下月的比賽問題,更需要操心的是怎麼活下去。”

拉姆小聲的爆了句粗口,默特薩克心疼的繞過桌子走到他身邊,幫他揉著太陽穴。“你得到的消息是什麼?”他決定轉移話題,暫時不想這些只能讓人心塞的消息。

“不知道好壞的消息現在可以肯定變成了壞消息。”像繞口令似得說了一堆,拉姆轉過身子抱住了默特薩克,把臉埋在那人的肚子裏,這讓他的聲音有些悶,像是鼻音也像是要哭了。“本來高層已經同意讓托馬斯和克里斯進下一次比賽的大名單。”剩下的不用明說默特薩克也明白,這下肯定是沒戲了。

“對於準備出臺的這些條例,曼努和克里斯我都不擔心什麼,現在主要是梅蘇特,我不知道他現在的狀況如何,前段時間我能感覺到他的逆反心理很嚴重。我怕這次的變動會讓他失控,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佩爾你們原來在一個俱樂部,你知道的,梅蘇特才不像看起來那麼綿軟。”

默特薩克無奈的點頭,“……也許我們需要去看看他們。”

拉姆抿嘴想了一會兒,“你先給托馬斯電話,看他們在哪裡,約個地方,我去車庫開車。”

 

穆勒也沒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他撩起眼皮看了看對面雙手捧著茶杯活脫脫一個老年人狀態的拉姆,有些好奇為什麼突然會多出來這麼多人。

慢悠悠的抿了一口溫水,拉姆伸長脖子看了看被默特薩克纏在廚房的梅蘇特。“托馬斯。”極其嚴肅的聲音讓穆勒不由自主坐直了身子,兩隻手緊張的抓著褲子。“你和梅蘇特看ULA的郵件了。”肯定的語氣。

穆勒心虛的繞繞頭,“你怎麼知道……”

“不用想都知道。”拉姆皺眉,“梅蘇特狀態怎麼樣?”

“我不會讓他出事的。”穆勒認真的說道,“相信我,菲利普,現在的梅蘇特無論發生什麼都不會亂來的,我發誓。”

拉姆歎口氣,果然沒猜錯。剛才見他們的第一眼就感覺有些不一樣,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那種氛圍明顯就是戀人間的——每件事情都在朝不可預知的方向發展,拉姆說不清這樣是好是壞,他只是不希望身邊的朋友和家人受到任何傷害。

“尤裏安和路易斯呢?自己在家?”穆勒拍了拍拉姆的肩膀,“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拉姆突然間發現這兩年見這句話反復被提及——會好的。但好像一切並沒有變化,反而總在朝著不好的方向走去。不過他仍努力維持著笑容,示意穆勒自己沒有事。現在更需要堅強的是他們,自己不能讓負面情緒蔓延。總會好的,拉姆握住拳頭告訴自己。“已經送到盧卡斯他們那裏了。”做了幾個深呼吸調整好情緒後回答道。

“他們兩個還好麼?”

“看起來沒什麼問題,有巴斯蒂和路易斯在,盧卡斯就不會有事。”

正說著,厄齊爾就不滿的端著咖啡和點心走進來,一邊還在碎碎念着不斷騷擾自己的默特薩克。

“菲利普,下午茶。”把杯子遞到對方手跟前,厄齊爾收起托盤也坐了下來,“曼努和克里斯去超市買東西,剛才通過電話,說馬上就回來。”

接著四個人圍坐在一圈,亂七八糟的聊了些瑣碎日常。沒過幾分鐘樓下就傳來了開門的聲音,同時克拉默的聲音響起說讓諾伊爾把門關好先上樓,自己去廚房放東西。很快諾伊爾就推開門,他脫掉外套坐了下來,簡單的打了聲招呼。

“怎麼這麼著急?”

“等一下克里斯。”話音還沒落,克拉默就急匆匆的跑進來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好奇的看著他。“好吧。”拉姆接著說道,讓默特薩克把那疊資料拿出來放在矮桌上,“過幾天應該就會公佈,你們先做好心理準備。”

諾伊爾疑惑的拿起來看了看,臉色越來越難看,克拉默在旁邊坐立不安,看著他的手逐漸握成拳頭。厄齊爾和穆勒對視一眼,壓抑的氣氛在房間彌漫開來。

“半死症患者應該為曾經被他們破壞的社會做出貢獻和補償,因此,半死症事務部將推行半死症患者回饋社會計畫。每個患者都應該去社區的私營企業和國營企業無償工作,當然在回饋的同時,我們也會予以回報。完整這項事業工作後,可以申請重新申請本國公民身份。”諾伊爾一字一句的念出來。


===========TBC===========

12 Oct 2014
 
评论(1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