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14

#姥爺生日快樂雖然今天的更新沒有短短陪你(我自裁)

#國慶節我會把電腦扛回家啦,但是不知道家裡有沒有安排活動,如果有時間會儘量更新的,愛你們w


Chapter14

本以為轉移了營地,就會迎來更刺激的任務或是訓練——年輕的戰士們是這麼期待的,但誰也沒想到還是和以前一樣沒什麼變化。並且比起溫暖寬敞的圖書館,河岸地下的營地顯得陰暗冰冷了許多。但好在這裡有更多的同伴,也遠離了塔。

許爾勒哭喪著臉的看著簡單佈置完作業就丟下他走掉的施魏因施泰格。沒辦法,副隊長總要比別人更忙碌,這沒有什麼,許爾勒更在意的是他把自己丟給了默特薩克——這也不是重點,重點他是羅伊斯的老師。他還是不喜歡這個笑起來嘴歪臉歪的壞小子,更何況他總是用眼神挑釁自己。

“老師我就不能跟格策一組嗎?我們都是嚮導,可以互相幫助。”他猶豫了很久還是舉起手小心的問默特薩克。

後者溫柔的笑了笑,許爾勒也跟著笑了起來。“不可以。”他絕望的垮下臉。

“嚮導和哨兵才能更好的互相幫助。”羅伊斯看着許爾勒一臉的不情願,也很疑惑自己究竟是哪裡做錯了。

“誰說的。”許爾勒的五官都皺在一起,顯得更加苦逼——默特萨克仰起脑袋看了看,并没有太阳。他重新低下头看着許爾勒的太阳好大脸,有些不厚道的想笑。“副隊長和波爾蒂隊長不就是兩個哨兵!”眼看着默特萨克就要走神,許爾勒急忙喊到。

“……咳。”默特薩克咳嗽一聲拉回兩個人的注意力,他開始覺得這批小崽子不是一般的機智。尤其是在某些方面的敏感度,簡直讓前輩們望塵莫及。為了不暴露更多前輩們的私生活,他試圖轉移話題。“說好了這一周的訓練內容是近身搏鬥,不要偷懶……你們練著,我去找菲利玩……商量要事。”話在嘴邊打了個轉,默特薩克慶倖自己的嘴皮子沒有厄齊爾那麼利索,好歹說錯話還有挽回的機會。沒等許爾勒繼續提意見,就邁開長腿三步兩步的朝拉姆的帳篷方向走去。

“來吧。”許爾勒不想回頭,他知道那個歪瓜一定賤笑著看著自己,等著自己出醜,然後好嘲笑自己。

“我從來沒想過嘲笑你。”羅伊斯突然說道。許爾勒吃了一驚,想著這個傢伙怎麼會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一定是巧合,他安慰自己。不過很快,對方的下一句話算是徹底斷了他的念,“我就是知道你在想什麼,就在剛才。你現在在想這一切都是巧合,對嗎?”羅伊斯驚喜的扳過許爾勒的肩膀,看著他水汪汪的藍眼睛。但後者完全不覺得驚喜,這是個驚嚇,他知道這意味着什麼——精神結合的前兆。

简直是个噩耗。

 

“曼努?”

諾伊爾停下拉伸的動作,看著小心翼翼拽著自己衣角的克拉默。他湊近神秘兮兮對著自己勾手指的對方问道,“怎麼了?”年輕人特有的帶著灼熱溫度的呼吸撲打在臉上,諾伊爾覺得臉頰和耳根也變得燥熱起來,他小心的拉開一些距離。但克拉默緊跟著又湊近,無奈之下只能用手推開一些,“說話就說話,別湊這麼近。”

“你這是在討厭我嗎?”又是那雙眨巴著的狗狗眼,諾伊爾發誓他從沒有這樣對一個人沒有任何辦法過——他沒再後退,任由克拉默的嘴唇貼上自己的耳朵。“安德烈和馬爾科那是怎麼了?還有托尼,他們最近都怪怪的。”

“怎麼說呢……安德烈那小子還沒看清自己的心呢。”諾伊爾摸著下巴一臉深意的看著不遠處僵持的兩人,不過很快許爾勒就跑回了自己的帳篷,留下羅伊斯一個人鬱悶的嘆氣。“心意相通互相喜歡的哨兵和嚮導,有小部分概率會在肉體結合前就精神結合,馬爾科能夠讀取到安德烈的內心,這就是前兆。至於為什麼安德烈看不到對方的,可能是還沒發現、或者不想承認自己其實喜歡著羅伊斯……大概就是這個意思。自我催眠?或者暗示?更加学术专业的解答你可以去问梅苏特。”

“……只有哨兵和嚮導可以結合嗎?”短暫的沉默了幾秒,克拉默接著問。他低著頭,隨意的踢著地上的碎石頭。看不見表情,不過諾伊爾感覺他像是低落又難過了一點,味道變成了像杏仁一樣的苦澀,諾伊爾不喜欢这个味道。

“理論上不行,但總有奇跡。”他說不清為什麼要安慰克拉默,這句話就像是給了對方什麼承諾,但他還是接著說了下去,“就像巴斯蒂和盧卡斯,他們是伴侶,並且可以自由出入對方的精神世界。”

話音還沒落,他就感覺到克拉默的信息素又發生了變化,恢复成了原先甜甜的奇異果的味道。果然抬頭就看見那小子笑的嘴都要合不上,“我會加油的,曼努!”

耳朵又開始有些燒,諾伊爾離的遠了一些,準備到一旁的角落接著做准备运动,然後繞著營地跑幾圈下下火。意料之內克拉默跟了過來,還沒等他說些什麼,就開口接著繼續剛才的話題。“那托尼怎麼了?”尖尖的下巴指向獨自一人訓練的克羅斯。

沒有像剛才那樣立即回答,諾伊爾顯得有些為難的摸了摸鼻子。他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湊到克拉默耳邊小聲的說,“我只是聽說托尼給米洛告白了。”不過看著對方並沒有很吃驚的表情,諾伊爾再一次認同了赫韋德斯的話——這幾個小子每一個省油的。“想也知道米洛肯定拒絕了。”

“為什麼?托尼明明很好啊。”克拉默不解的問道。

“米夏比托尼更出色,但米洛一樣沒有回應他的感情。”

“是那個在總部情報部門的……”

諾伊爾點頭,“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我覺得米洛把界限劃分得太明確了,也許他覺得這樣對自己和托尼或是米夏好。不過我不喜歡那樣,有點冷酷,說實在的。”

“我從沒想過這個詞可以用在米洛老師身上。”克拉默有些同情的看了眼克羅斯,卻發現對方已經跟著波爾蒂急匆匆的走了。

“那你有機會一定要看看戰鬥中的米洛。”諾伊爾笑了笑沒再說什麼,轉而擔心的看著走過來的赫韋德斯和德拉克斯勒。“你和尤裏安做一會兒搏鬥練習,我和貝尼說會兒話。”他示意克拉默帶著德拉克斯勒去遠一點的地方。克拉默聽話的點頭,迎上前和對方說了幾句,然後就一起去找遠處一個人無聊的羅伊斯。

“說吧,我聽佩爾說到那裡的時候只有尤裏安和馬茨,你們怎麼了?”諾伊爾搬出來兩個小凳子放到地上,赫韋德斯也沒客氣,一屁股坐在上面,接過諾伊爾遞過來的煙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的煙圈一個套著一個,模糊了兩個人的臉。

“說實話。”赫韋德斯停頓了很長一段時間,諾伊爾也沒有催。“我從沒想過和馬茨在一起,你懂得,哨兵和嚮導那種的在一起。雖然我很喜歡他沒錯,但不是那種喜歡……比起馬茨我反而對尤裏安更有感覺,有幾次我甚至差點走進他的精神世界。其實我蠻高興的,曼努。”

“我懂,這說明尤裏安面對你的時候毫無保留。”

“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跟馬茨說明白,我不希望失去他這個朋友。那天在倉庫,馬茨居然當著尤裏安的面攤牌了……不用想都知道尤裏安暴躁的像只要咬死馬茨的狼崽子,我幾乎是立刻就擋到兩人中間。這麼關鍵的時期,我不能讓他們兩個人內訌。其實當時我就打算明確告诉馬茨的,不論我是否決定要和尤裏安結成伴侶,我們都不可能……不過關鍵時候我被巴斯蒂臨時通知有緊急任務,就在附近。当然我臨走前有很認真的叮囑他們……我就知道沒什麼用。”赫韋德斯鬱悶的抬起雙手揉了揉自己的臉頰,只露出一雙因為熬夜有些紅腫的眼睛。果然和德拉克斯勒有父子相,一對兒兔子。諾伊爾驚奇自己居然還有心思走神,他咳嗽了一下,決定認真的給好友一些建議。

“直說。”他無視掉赫韋德斯吃驚的目光接著說道,“雖然我因為你的緣故不是很喜歡那傢伙啦,但他確實不是小心眼的人,不会因为你拒绝他而连朋友都做不了。你应该表现得更自然,这样这件事才能慢慢淡下去。你這樣猶猶豫豫他反而覺得還有希望,還不如趁早解決对大家都好。”

對方沉默著仍有些猶豫,不過很快他長出一口氣,碾滅手中快燃盡的煙頭。“……怎麼不見你對自己的事情那麼機智。”赫韋德斯翻翻白眼,顯得心情好了很多。諾伊爾放下心,知道對方已經決定好要怎麼做。雖然隱隱預感赫韋德斯可能真的要和德拉克斯勒成為伴侶,但世界就是這麼奇妙,誰也無法預言下一秒會發生什麼。諾伊爾感嘆著,完全沒覺得此時的自己矯情的像是會寫日記寫哭的克拉默。

不要問他為什麼知道,他只是偶然發現那小子的日記本皺皺巴巴像是被水澆過一樣。雖然不能百分百肯定是眼淚,但總不可能是口水……吧。


=======TBC========

29 Sep 2014
 
评论(3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