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13

#剛刷到了讓人心塞塞的消息:POI第四季核心角色將死亡...快告訴我這只是噱頭不是真的QAQ百合組和夕陽組都要好好的,不對,所有人都要好好的QAQ

#默默比賽加油

#有沒有在等美恐畸形秀的小夥伴(躺


Chapter13

趕到倉庫的時候好像已經晚了點,拉姆覺得自己還是低估了他們三個人的混亂程度。當他和默特薩克推開大門時看到的,是德拉克斯勒已經和胡梅爾斯打得不可開交。當然後者處在上風,缺乏經驗和衝動讓德拉克斯勒有些應付不來。不過儘管如此,他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還是讓拉姆贊許的點頭肯定。

“馬茨!”

胡梅爾斯皺著眉頭不想停下來,但意外的那個小子先撤到了一邊。不得已他也收了手,站到了房間的另一個角落。兩個人站在對角,瞪著眼睛對峙着。拉姆卡在中間覺得有些累,他看了看站在門外甩手不管的默特薩克。拉姆捏著眉心,試圖放鬆心情。

“尤裏安,你通過測試了。有一點,你需要適當的控制脾氣……別否認,精神嚮導的狀態說明了一切,你的Allen太暴躁了。”拉姆看著德拉克斯勒腳邊弓著身子對著胡梅爾斯齜牙咧嘴的獒犬——這隻前幾天還奶聲奶氣的小狗崽子背部已經能和膝蓋平齊。再次肯定的點頭,拉姆覺得德拉克斯勒的性格和能力很適合做先鋒,不過他需要一個同樣戰鬥能力強悍的嚮導輔助。貝尼就不錯,雖然是嚮導但更像哨兵。

“貝尼呢?”他這才想起來少了一個人。

“問他。”德拉克斯勒沒好氣的開口。

“尤裏安。”拉姆嚴肅的看著這個充滿敵意的年輕人,“不管有什麼個人恩怨,馬茨始終是你的戰友,是你需要交出後背的同伴。”對方糾結了一會兒,看著腳尖不說話。“尤裏安。”拉姆又叫了一聲。

“我很抱歉。”年輕人還是鬆口了,但仍舊彆扭的低著頭。

拉姆轉而看著胡梅爾斯,後者很快聳肩示意自己沒問題,“我也是。”

“貝尼的事情我們再說,現在已經比預計的時間晚了5分鐘,我要你們立刻準備出發趕往河岸!”拉姆說著打開門準備出去,但他猶豫了一下還是示意讓德拉克斯勒先走。“馬茨,我和你說兩句話。”他伸手攔下了走到自己身邊的胡梅爾斯。

 

另一邊,厄齊爾吃驚的看著空曠而巨大的地下王國。頭一次覺得自己知識貧瘠到無法形容此刻的感受,除了震撼好像做不出別的反應。他只能努力把眼睛睜得更大,以此來表示自己的心情。

“別顧著吃驚了,收拾一下早點休息,今天累壞了吧。”戈麥斯笑著拍拍厄齊爾的肩膀,好心的幫他托住下巴,“沒有人說過河岸營地是在河流的對岸。”

確實。拉姆從來都是說的河岸而不是對岸,這種咬文嚼字的描述方式讓厄齊爾有些鬱悶。他重新扛起背包,順著戈麥斯指的方向準備去找自己的帳篷。抬腳之前他順便看了一眼在跟一個哨兵說話的穆勒,後者很快感受到他的眼神,並且跟了上來。然後兩個人一起朝深處走去,穆勒看著欲言又止的厄齊爾,大概能猜出他疑惑些什麼。

“幾十年前這裡就存在了,我們的前輩很早以前就為今天做好了準備。我也是第二次來這裡,上次是護送受傷的希爾。我上次可比你吃驚多了,也虧我嘴大才沒脫臼。”

‘傻子。’厄齊爾笑著小聲罵了一句,玩笑中還是敏銳的找到了一些重點。“你說的希爾……”

穆勒點頭,“是兩年前當時已經準備調往總部的希爾布蘭德……那時候你還在為塔工作,整天埋在實驗室裏可能不是很瞭解……千萬別在菲利普面前提起,那是他最要好的哥們兒,他到現在都很自責沒有把希爾從死神手中搶回來。”他最後叮囑。

“我知道。”厄齊爾沉默著應下。說實在的他不喜歡拉姆總把一切責任推到自己身上,他是隊長沒有錯,但這並不是讓他獨自扛起一切的理由。他還有我們,還有尤裏安。厄齊爾最後想起了默特薩克——好吧,佩爾。他喜歡那個和大個子在一起的拉姆,那個狀態,甚至比尤裏安在身邊時還要棒。

穆勒難得安靜的走在身邊,時不時提醒在出神的厄齊爾注意腳下。在對方最終還是被絆了一跤後,他乾脆拉起對方的手,調整頻率和他步調一致的往前走去——巨大的隧道深不見底,沒有人知道遠處的黑暗通向哪裡,或是微弱的燈光可以照亮多遠的距離。厄齊爾握緊了穆勒的手,腳步堅實的一步步走著。

 

很快河岸就迎來了新的訪客。

新兵們的撤離快速而有效,雖然出發的時間比預計的晚了10分鐘,到達營地的時間卻整整提前了半小時之久。波爾蒂和施魏因施泰格很快就開始部署安排下一步計畫,把新兵甩給了戈麥斯。後者先帶著一臉震驚和茫然的年輕哨兵來到他們的帳篷處,“你們的訓練不會因此停止,希望繼續保持良好的狀態。”他說完對著另外幾個嚮導招招手,“你們跟我去那邊。”

“安德烈已經走很遠了。”克拉默把換洗衣物扔到了羅伊斯的臉上,提醒對方現在比起意淫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羅伊斯不滿的扒拉下衣服,又看了幾眼直到確認他們住的帳篷離這裡真的很遠後才收回目光。“安德烈怎麼還那麼討厭我。”他一邊收拾衣服和被褥一邊不解的碎碎念。

“大概是你的臉吧。”本德插了一句。

“我這麼帥。”

克拉默和本德一起翻了翻眼睛,決定不理會還在自言自語的羅伊斯。沒一會兒本德就耐不住性子跑了出去,想也知道是去找自家哥哥了。克拉默有些羨慕,但注意力還是被一直沉默的在角落收拾東西克羅斯吸引了,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過去。“托尼最近怎麼了?”他撞了一下德拉克斯勒的胳膊肘,後者吊著一張臉興趣缺缺的樣子。他只能尷尬的摸摸鼻子,有些鬱悶自己為什麼收拾的這麼快以至於現在找不到事情做。

“克里斯?”克拉默一直覺得諾伊爾的聲音悅耳到不得了,現在尤其。他轉過身,快速的小跑到諾伊爾身邊,後者示意跟著他走。雖然很擔心是不是又有什麼詭異的測試,但為了一點點和諾伊爾獨處的時間克拉默還是沒多問什麼的跟在身後。不過事實證明他的運氣實在不好,諾伊爾帶他來了醫務室。

“曼努?”克拉默疑惑的看著諾伊爾。

“別裝了,我看見你受傷了。”對方二話不說直接撩起他的戰鬥服上衣,一個子彈擦過的血蹟在腰側——他們在出城的路上遇到了一小隊巡邏兵,索性不是哨兵,他們很快解決了。因為對方很弱,所以克拉默也就沒好意思說自己被對方傷到了。他以為沒人注意到,畢竟只是擦傷,都沒流什麼血。克拉默癟嘴,覺得自己是不是給諾伊爾丟人了。

諾伊爾沒說什麼,但很懂的揉了揉低落的年輕人的頭毛。對方揚起腦袋把自己拱進他寬大的手掌裏,諾伊爾笑了笑,寵溺的任由對方蹭。

‘咳。’

兩個人猛地回頭,看見厄齊爾一臉被瞎掉的表情靠在門口。

“別的醫生都跑哪裡去了?”

“我也想問怎麼打擾人談戀愛這種事兒總落在我頭上。”厄齊爾套上白大褂,拿過酒精和繃帶都到兩人身邊,“就這麼大點傷口,曼努你太大題小做了。”無奈的用棉球替克拉默消毒,“這甚至都用不上繃帶。”

“小心點總是好的。”

“我受傷也不見得你有這麼大動靜。”厄齊爾熟練的翻著白眼,在諾伊爾目光的威脅下還是給克拉默裹上了繃帶。“滿意了?”不過諾伊爾並沒有理會自己,自顧自的又檢查了一遍。

‘我家托馬斯傷成那樣都沒叫喚。’他小聲的碎碎念。

“我也沒叫喚。”克拉默不滿的反駁,他不想諾伊爾因為自己而丟人。

厄齊爾抬高了雙手示意自己不想在這種毫無意義的問題上爭辯,簡直就像是兩個白癡在爭吵雞和蛋。他轉身收拾了一下托盤,就準備回帳篷和穆勒好好吐槽一下。

“曼努,我是不是給你丟人了?”克拉默難過的低著頭,不敢去看諾伊爾。

“你表現的很好,我都看在眼裏,那一下你是替安德烈擋下的,我知道。”諾伊爾替他穿上外套,拍拍他的脊背,“而且你體力好的驚人!要知道這段路並不是那麼容易走下來,更何況你沒有一點不良反應。”

克拉默羞澀的笑笑,“我就是特能跑,小時候朋友都叫我‘馬肺’。”

又叮囑了一些注意事項後,諾伊爾掀開帘子,兩個人向各自的帳篷走去。克拉默在後面不舍的看著對方走遠,卻沒想到他突然回過身,又跑向了自己。克拉默緊緊的握緊拳頭,克制住想抱住那個人的衝動。“曼努?”他疑惑的開口。

“只是突然想起來了點事。”諾伊爾笑的眉眼都彎了起來,看的克拉默心癢癢,並且接下來的一句話簡直要讓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裏蹦出來。

“想要什麼獎勵?”他問道。

 

“怎麼現在才回來?”波爾蒂接過拉姆手裏的行李,有些擔心的檢查了一下對方是否有受傷。

後者接過波爾蒂遞過來的濕毛巾抹了把臉,“順便接了兩個小子。”說著默特薩克也掀開門簾走進來,把肩膀上扛著的兩個年輕人丟到了沙發上。

“這是?”

“這個是普通人,研究藥劑的小天才,不能留給他們。”拉姆指著其中一個個子較小的說道,“這個。”他把另外一個翻過身來,“是個哨兵,負責看管這個小天才的。不過這不是我帶他回來的理由,你們不覺得他長得像我們這邊的某個人嗎?”

“他跟托尼什麼關係?”剛進門的克洛澤還沒放下行囊就看見了眾人圍著的中心,他湊了過去仔細的看著沙發上年輕的哨兵問道。

============TBC=============

25 Sep 2014
 
评论(40)
 
热度(31)
  1. 曾是惊鸿照影来默少女的珍藏草皮 转载了此文字
    小兔子这是要咬死狐狸的节奏?大兔子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