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更新14)

Chapter14

第二天一大早,克拉默甚至都覺得天還沒亮,就被諾伊爾從床上拽了起來,推進廁所簡單洗漱後直接拉到了花園。他打著哈欠,看著諾伊爾腳法熟練的把一個足球踢到自己腳下。

“說真的,這次歸隊你別當門將了,踢前鋒吧,進他十幾二十個球。”

“小鬼越來越囂張了!”又一個足球對著自己面門飛過來,克拉默急忙側過身子躲開。他鼓著臉看著對方挑著眉毛看著自己——好吧他就是這麼沒出息。對著諾伊爾怎麼可能有小脾氣,如果球是諾伊爾踢過來的,他願意迎著臉湊上去被砸。

克拉默笑著抬腳把兩個球踢到一旁,然後伸展四肢做著準備運動。“先陪我晨跑吧,沿著小河一路向上到那個森林公園。我們可以比賽,輸的人要無條件答應贏家任何條件。”他看著彎腰撅著屁股拉伸的諾伊爾,咕嚕嚕的轉了轉眼珠子。

諾伊爾聞言直起身子,回身眯起眼睛盯著他看了半天。克拉默有些心虛,不過還是裝作天真的眨巴眨巴眼睛,努力鎮定的回視。“我沒記錯的話你的外號可是‘馬肺’。”諾伊爾說道,似乎是想不參與這個賭注。這讓克拉默有些急,他用自己突然間攪成漿糊的腦子艱難的想著如何勸說。

“比就比吧,你躺了兩年我也一樣。現在也是在一個起跑線,不見得你一定會贏”諾伊爾走到克拉默身邊攬住他的肩膀,無所謂的又補充了一句,“就算你贏了也不會吃了我。”

不一定。克拉默摸了摸自己的臉蛋,在諾伊爾轉頭看向自己的時候還是乖巧的點點頭,“怎麼會呢!”

好在諾伊爾一門心思全撲在了即將到來的小比賽上,沒有注意他奇怪的狀態。克拉默小小的鬆口氣,走到離諾伊爾遠一些的地方認真的做預備動作。他一定要贏,雖然還沒想好究竟要些什麼好處。

 

穆勒費了老大的勁才把厄齊爾從床上拉起來——厄齊爾的身體狀況比起昨晚已經穩定了好多。現在只能等其他患者也出現類似症並且尋求官方協助,PDS研究中心做出相應對策後再做決定。不過說實在的,穆勒比厄齊爾還不信任治療中心,如果是他自己出現這種症狀,他寧可自己硬抗。並且他也不希望任何人被當作實驗品研究,沒有人應該被那樣對待。

“一大早皺眉幹什麼?”厄齊爾不耐煩的揉著眼睛坐起來,看著嚴肅的讓他難受的穆勒,“起這麼早幹什麼。”想了想他還是決定換個輕鬆的話題。

“多運動有利於恢復嘛。”穆勒回過神,抓過一旁衣架上的衣服劈頭蓋臉全部放到厄齊爾的臉上,“我馬上就要歸隊了,你就當陪我麼。跑完步我們去找曼努他們耍,順便具體討論一下你們的事。”

“托馬斯!”被埋在衣服的人不滿的把衣服重新扔回去,“想做閒事湊熱鬧就直接說,還拿我們當藉口。”不過話這麼說,厄齊爾還是掙扎了一下爬了起來,一件件結果穆勒遞過的衣服穿好。簡單的洗漱後,穿上運動鞋,和穆勒一起站在了自家大門門口。他看著清晨乾淨蕭瑟的街道,沒什麼人也沒什麼汽車。厄齊爾突然发现比起原來開始喜歡上了安靜空曠的環境,雖然原來他經常逛夜店,也無非是喜歡熱鬧的環境——說真的他不怎麼喜歡夜店小王子的稱號。

現在這樣挺好的。厄齊爾深吸一口氣,甩下穆勒先一步向公園方向跑去。

“喂!梅蘇特!怎麼這樣啊是我叫你出來的誒!等等我啊!”穆勒還在誇張的深呼吸,轉眼就看身邊的人跑都只剩下一個點。他一邊撒開腿追上,一邊還不停的嘀嘀咕咕。厄齊爾放慢了腳步,翻著白眼拿出iPod把耳機塞進耳朵裏,還自己一個清靜的世界。不過很快一隻耳機被穆勒搶去塞進了對方的耳朵,厄齊爾不耐煩的推了一下他,但還是在穆勒站穩後靠的近了一點。兩個人並排慢跑著,步調一致,聽著同一首歌,一起哼著不著調的曲子。

早上七點的時間對於晨練的人來說並不算早,但也許是複生狂潮的陰霾還未從人們心中散去,不論哪個時間段人都比原來少了很多,快到公園的時候才看見了零星的几個慢跑的人,厄齊爾拉低了帽子,又從口袋掏出了兩個口罩,“喏。”他把其中一個遞給了穆勒。

穆勒沒有多說什麼,接過了口罩,把帽子也壓低到陰影足够遮住半張臉。

兩個人稍微提了些速度,接著向山上跑去。上坡路爬著遠比平路要費力,厄齊爾沒過一會兒就感覺到有些暈眩。他悄悄的看了一眼沒什麼反應的穆勒,對方目不斜視,腳下的步子絲毫沒有淩亂。厄齊爾撇撇嘴,調整一下呼吸,死撐著跟上——如果他跑快一秒就可以看見穆勒平靜前一秒那個咧的大大的傻笑。

跑了沒兩步就看見一個人影飛快的從身邊擦過,厄齊爾覺得有些眼熟,然後下一秒就聽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喊了自己的名字。

“梅蘇特!”厄齊爾幾乎在聽見聲音的同時就停下了腳步,甚至在頭字母出來的時候就做好了停下來的準備。他努力不讓自己看起來疲憊又慫,然後帥氣的轉過身看向聲源——他要愛死諾伊爾了。

“嘿,曼努。”他瞪了一眼旁邊笑的快背過去的穆勒,熊抱住了朝自己跑過來的諾伊爾,不過還沒抱好就被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克拉默撥拉開——原來剛才小子是他,厄齊爾撇嘴,有些好奇為什麼兩個人又湊在一起。

“前輩好!”但是這麼懂禮貌自己也不能生氣,明明就是那個小鬼的錯,抱抱自己的發小怎麼了。

“好啦,小鬼看的這麼緊。”咽不下氣的厄齊爾還是頗為不爽的用力拍了幾下克拉默,用只有兩個人聽見的音量嘟囔了一句。

克拉默眨巴著眼睛裝作沒聽到。

厄齊爾熟練的翻著白眼決定不理這個扮豬吃老虎的小子,他轉過身看著聊得熱火朝天的穆勒和諾伊爾,“先找個地方歇歇。”

“山頂有咖啡廳。”穆勒提議。

“我和克里斯打賭了,你們要是不趕時間就慢慢來,我們先走一步。”諾伊爾探頭看了看厄齊爾身後的克拉默,後者急忙點頭附和。

“什麼賭?”穆勒和厄齊爾都有些好奇。

“誰先跑到山頂啦,贏的人……”

“曼努再不走人就多了!”克拉默看著厄齊爾懷疑的看向自己,他急忙開口打斷諾伊爾的話。

“啊,這跟賭有什麼必然聯繫嗎……”沒說完的話再一次被打斷,諾伊爾這次直接被克拉默拉著甩下剩下的兩個人跑了。

“他們兩個怎麼啦?”穆勒表情誇張的走到厄齊爾身邊目送他們離開。

厄齊爾眯著眼睛笑了一會兒,直到一旁的穆勒覺得有些受不了,準備拉著他重新跑步的時候才慢悠悠的開口,“我給你說,曼努的屁股要危險了。”

穆勒張著嘴先是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急忙看了看四周,發現除了他們兩個並沒有其他人後才暗搓搓的鬆口氣。“你應該先擔心自己。”穆勒學著厄齊爾平時的樣子大大的翻翻眼說道,然後看著對方被嗆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後,才滿意的拉著對方慢悠悠的朝山頂的咖啡廳走去——穆勒從來沒有發現自己在球場下還可以這麼機智。

 

等穆勒和厄齊爾晃悠到咖啡廳的時候,諾伊爾和克拉默已經坐在了靠窗最棒的一個位子上。那裡可以完整的俯瞰到整個公園,也能夠欣賞到最美最完整的日出,最关键很清净没人打扰。厄齊爾每次來到慕尼黑都會抽一個清晨,早早的守在這個位子上,等太陽暖烘烘的鋪滿整個自己。

“這裡!”克拉默笑的陽光又灿烂,厄齊爾覺得自己都要被閃瞎了。他有些搞不懂為什麼明知道這小子的綽號叫做‘馬肺’,而且是出了名的能跑,卻還要跟他打這個賭的諾伊爾。厄齊爾看著並排坐著,身高相仿,肩膀碰著肩膀的兩人,一個不太確定的想法漸漸明朗——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穆勒推著突然停住腳步一臉驚悚的厄齊爾坐到了位子上,“兩杯咖啡!”他對服務員招手。

“帶錢了?”厄齊爾看著服務員拿著單子走過來的時候突然問了一句。

穆勒聞言摸了摸衣服和褲子的口袋,“忘記了!你們兩個呢?”他問對面的諾伊爾和克拉默。

克拉默愣了一下,不過他還是跟著諾伊爾一起搖搖頭。後者說道,“你以為我們為什麼幹坐在這裡等你們。”

“不好意思啊。”穆勒尷尬的對服務員笑笑,不過還好這裡本來就是半開放式,也有很多人在這裡休息。服務員並沒有介意,收了單子回到櫃檯。

確定周圍沒人聽到他們談話,厄齊爾才對著有些崩不住的克拉默說道,“小鬼,學著點,你太嫩了。”

克拉默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強烈認同厄齊爾的話——自己簡直嫩出水了!他們這群老姜,不踢足球完全都可以當影帝。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居然沒有提前商量的演了場戲。差點就把自己栽進去了,如果被戳穿曼努一定會討厭自己。他有些慶倖,還好剛才小機智了那麼一下。

“前輩們。”克拉默把頭磕在了桌子上。

============TBC=============

#宿舍信號爛成狗QAQ默默的比賽看不了了(躺)要加油啊!!!→首發名單都沒網看,不過應該是吧

#週一的份提前更,週四的份也會提前(應該也是這個點)因為週四下午我要回家233333然後週六再回學校待兩天就要放小長假,想想就有點小激動(國慶期間會停更,不好意思了各位:)

#廢話這麼多感謝忍耐,祝食用愉快w

22 Sep 2014
 
评论(2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