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12

#週六一大早要補考,明天晚上和後天都要好好看點書了QAQ這一更早點發(如果複習順利的明天可能還有一更→依舊是這篇

#借點考運求點rp(躺


Chapter12

“我們這是要去那裡?”克拉默接過諾伊爾遞過來的嚮導素,往身上噴了噴,中和一下自己的哨兵氣味。然後穿上外套,再噴噴。他聞了聞自己,又聞聞也在噴嚮導素的諾伊爾。後者依舊神秘兮兮的不回答,只是笑笑。

兩個人確認偽裝無誤後,推開圖書館的後門迎著清晨的涼風走進了後巷子。克拉默看了看手錶——現在不過才七點出頭。街道上都沒什麼人,本來通宵營業的快餐店和便利店也因為局勢的緊張選擇了只在日間營業。整個城市好像突然間變得蕭條了許多,氣溫都因此變得有些低。克拉默緊了緊衣領,然後伸手幫諾伊爾也扣緊了每一顆扣子。後者笑了笑也沒阻擋,任由他忙前忙後收拾打理自己。

直到兩人慢悠悠的晃到塔的背巷時,克拉默才有些緊張的好像知道諾伊爾要帶他做什麼。

“要進去?就這樣?”

“怎麼可能這樣大搖大擺。”諾伊爾翻著白眼警惕的觀察四周環境,然後快速的把靠邊的一個井蓋揭開,對著克拉默揮揮手,“走這裡。”後者深呼吸緩和了一下情緒,小跑著上前,鑽了進去。

下水道潮濕帶著些微惡臭的味道讓年輕哨兵本就敏感的嗅覺難受的不行。

諾伊爾看著克拉默五官皺在一起,憋紅著臉不敢大口呼氣。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自己外套脫下遞給他,“馬上就到了,實在不行用我的味道緩一下。”尾音還沒落下,衣服就被搶了過去。就見對方幾乎把自己整張臉都埋了進去,誇張的大口呼吸著——說實在的,諾伊爾覺得這樣有些怪。不過特殊情況,他決定忽視。

兩個人加快了步伐,不到10分鐘的時間諾伊爾就示意停下腳步。他前後觀察了一下後,沿著那個有着一股子鐵銹味道的梯子爬了上去。克拉默不太喜歡這樣的味道,有些像血腥氣。‘跟上’,他對著克拉默比對嘴型。克拉默急忙跟在後面,小心的跟著爬了出去——他以為突然的日光會恍到自己的眼睛,但事實上他從黑暗的下水道出來時進入了另一個黑暗的世界。

“和想像的不一樣吧。”諾伊爾了然的拍拍有些震驚的克拉默,“這是我曾經的訓練室,我帶你去其他地方走走。”

克拉默即使在前輩們灌輸的塔如何慘無人道的思想下,也沒想過真實情況是這樣。雖然這不是一個好地方,但最起碼也應該有寬敞明亮的訓練室,食堂,宿舍。畢竟這是以政府的名義所存在——在從井裏爬出來的前一秒他還是這樣以為。

他從沒想過黑暗就是黑暗而不是什麼浮誇的形容詞。

所謂的訓練室就是一個個簡陋破舊的倉庫,牆壁和底面甚至還有或是陳舊或是新鮮的血液痕跡。克拉默覺得自己腦海裏都能想像出一個個哨兵被抬出這裡,扔到禁閉室自生自滅的畫面。就在剛才,諾伊爾領著他來到了掛著歪歪扭扭牌子的醫務室,牌子上模糊不清的字母已經認不太清楚。

“這是醫務室?曼努,你沒在騙我吧。”

諾伊爾想笑又笑不出來的表情讓克拉默有些心疼,“醫務室是為嚮導準備的,他們認為哨兵生來就應該死在戰場,我們不需要救助。”他看著連一扇窗戶都沒有的房間說道。克拉默聳動鼻尖,一股死氣彌漫著整間屋子。

“我不覺得這是驚喜,曼努。你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

“戰爭馬上就要開始了,我不希望你因為心軟而犧牲。”諾伊爾靠在門框上,側著身子看著克拉默,沒有笑容的臉嚴肅的可怕——克拉默從不知道諾伊爾還會有這種表情。“而且你有權瞭解這些,有些真相需要被揭開,不能在年輕一代的心中被扭曲。你看過那本《永恆之塔》……讓我說完。”他打斷著急想辯解的克拉默,“我知道你不會相信那些政治家的鬼話,但那些肯定會給你留下疑慮。帶你來是最好的方法,這樣你才能確定你自己準備做的是什麼。”

克拉默呆呆的看著諾伊爾,後者也沒有催促,兩個人就這麼沉默的靜止了十分鐘的時間。他數著自己手錶指針一下下的轉動,在第600聲響起的時候他抬起頭,認真的看著諾伊爾的眼睛。

“有件事你說錯了,曼努。”克拉默抬起腦袋,看著對方嘴角劃過的笑容接著說道,“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我即將面對的,不論塔是不是我想像中的樣子。就算它寬敞明亮,也無法掩蓋殘忍對待我们同胞的事實。我相信你們,不是因為我喜歡你,而是因為你們是我的戰友同伴和朋友。”

 

一直到那個巨大的過山車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克拉默還都是懵懵的。眼前仿佛還是那個拉姆和默特薩克走出來的場景,諾伊爾拍著他的肩膀,和他們兩個一起對自己說著‘好小子,表現不錯,你及格了。’

說真的克拉默的第一反應不是‘這些該死的教員居然用這種方式耍我’,而是‘媽的我給曼努告白居然被別人聽見了’。

諾伊爾看著呆立着不動的克拉默,有些內疚的摸摸鼻子,指著那個翻轉的過山車試探著開口問道,“要做那個嗎?”

克拉默搖搖頭,“你說的那些是真的嗎?”

“你看見的就是真實。”

克拉默仰起腦袋看著天,直到眼睛被晃得有些酸澀才放回原位。“走吧,我們去坐旋轉木馬!”他環視了一圈,拽著諾伊爾的胳膊就把人往那邊拉。

諾伊爾皺起臉,有些嫌棄的不肯挪動,“先不說你已經23歲了,那是小姑娘家玩的玩意兒!”

“我不管。”克拉默哭喪著臉,一大一小的眼睛濕答答的委屈著,“你們這麼玩弄我的感情!”

“什麼叫玩弄……因為河岸將會是離第一戰場最近的營地,我們需要確認你們是否適合隨我們撤退到那裡。”諾伊爾無奈的解釋,並且刻意忽視了在塔裏是時克拉默的某句話——不是他不想回應,只是他確實需要好好想想。諾伊爾不確定是否應該在這種關鍵時刻給他希望,雖然他真的很喜歡這個和自己異常契合的小子。

“如果你們的測試沒有通過,我們會選擇把你們轉移到較偏遠的陣營,畢竟確保你們的安全是在第一位。”

“所以其他人怎麼樣?”克拉默咬著嘴唇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有些氣悶。不過較之剛才已經好了很多,他踢著腳邊的石頭低聲問道。

諾伊爾鬆口氣,像以前那樣揉了揉克拉默的腦袋,“斯文和尤裏安的測試還在進行,其他人都通過了。說真的這是意料之外的,沒想到你們能夠這麼優秀。尤其是安德烈,剛才佩爾一直在跟我誇他,說居然這麼硬氣,還說他那隻猴子還挺凶。”他說著撓了撓下巴,像是被凶的人就是自己。

“……你們對他做什麼了?”

“你應該問佩爾,我只負責你。”

克拉默耳朵紅了一下,就這一句話,他有些沒出息的好像不生諾伊爾的氣了。雖然曼努誇得是他們所有人,但聽在克拉默耳朵裏就像是在誇自己一個人。關鍵是最後的一句話,只負責我——他悄悄的高興了一下,順便也原諒了諾伊爾無視自己的告白。慢慢來,克拉默握緊拳頭給自己鼓氣。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確定了心意,反正他覺得在羅伊斯提醒自己的更早之前就喜歡上了。

“還在生氣?”諾伊爾看著身邊的年輕人臉上變幻莫測的表情,有些擔憂又有些驚恐。他覺得後背有些發涼,像是被一雙眼睛盯上了——他安慰自己這股不安來源於別處而不是克拉默。

“其實也沒怎麼生氣……”如果你不忽視我的表白我才不會這麼低落。後半句克拉默沒說出來,他只是乖乖的點頭,避開諾伊爾好奇的眼神。他指著那個旋轉木馬,大聲的喊道,“我還是要坐那個!”

 

說真的默特薩克才沒有在諾伊爾抱著泰迪熊走進來的時候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換來那個半人高的玩偶對著面門扔了過來,但默特薩克完美的接住。“十分!”他大聲的喊道,然後把熊遞給了身邊的拉姆。後者接過,仔細的捏了捏檢查了好幾遍。

“怎麼一副要死的表情。”確認無誤後,拉姆把泰迪熊扔了回去。諾伊爾無奈的接住,手都不知道該怎麼放,最後還是雙手把玩偶抱在胸前。就像小時候那樣,如果厄齊爾在這裡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嘲笑他。“算了算了,我去收拾一下東西準備走了。”看著面前兩個人憋笑憋的那麼難受,諾伊爾決定眼不見心不煩。這一天簡直心累,他想起來下午在遊樂場,坐在身後那個木馬上的克拉默和不斷的響起的手機‘哢嚓’聲。

“那小子是白皮黑餡兒的。”默特薩克總結,拉姆在一旁點頭。不過很快兩個人一起攤手,“管他的,我看曼努也挺高興。”說著準備去找還沒完成測試的德拉克斯勒——雖然已經將近8個小時,但他們覺得很正常,因為負責這次測試的老師是胡梅爾斯和赫韋德斯。


=========TBC=========

18 Sep 2014
 
评论(3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