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13

#忘記九點還有功法課=口=早一點發出來好了(躺)

#回来还要写关于针灸治疗的英文小论文啥的,卧槽(老师我给你一个中指


Chapter13

直到23點收到負責人確切的消息後,拉姆才算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一切看起來還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的。儘管只是替補名額,但也算是有了機會。拉姆知道隊友們從不讓自己失望,他們會努力讓自己重新奔跑在熟悉的球場。

“你要相信他們。”默特薩克幫拉姆合上電腦,輕輕的替他按摩着太陽穴和眼眶,“別太累,已經很晚了。”

“我一直相信他們,但現在是特殊時期,總要做好一切後續準備。”拉姆收拾桌子的時候看到了關於轉會的合同和相關文件,他拿了起來猶豫著問道。“確定要轉會到這邊?那邊給你的年薪遠比這邊高出許多。”

默特薩克肯定的點頭,“我想離菲利你近一點,每週末來回飛實在讓人受不了。更何況我也不缺那點錢,而且我知道菲利你會養我的。”

拉姆搖頭笑笑,看了看尤裏安臥室的位置,“小傢伙們睡了?”

“嗯,還打呼嚕,今天玩的很開心。說真的,那個過山車真的超級爽,菲利你沒有坐真是虧死了。”他說著還邊比劃過山車的軌跡,‘咻——’

“不要讓我總提醒你的年齡好嘛?”

默特薩克做了個鬼臉,跟著伸展着四肢的拉姆一起朝客廳挪去,期間他還順便從冰箱拿了兩桶牛奶和一桶爆米花。

“這是做什麼?”拉姆好笑的看著全副武裝的大高個兒,然後把自己窩進沙發裏,拽過一條毯子蓋在身上,打開了電視。“我們的私人影院。”他最終還是沒繃住,笑著拍了拍身邊的位置,“過來,傻大個。”

默特薩克也沒反駁,樂呵呵的湊了過去,把大長腿蜷在一起,側躺著枕在拉姆的大腿上。電視裏在放著什麼他完全不在乎,他只知道兩個人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靜靜的窩在一起。有時候默特薩克會想如果沒有兩年前的空難,複生也沒有發生,是不是自己就要永遠膽小的裝作從來對拉姆沒有別的心思。每次想到這裡他都會自私的慶倖兩年間發生的一切,儘管這些帶給別人的好像只有痛苦。“菲利。”他翻了個身,把自己埋進拉姆的肚子裏——電視花花綠綠的光照的他不很舒服。

“怎麼了?”拉姆揉了揉他的頭髮,他很少有機會折磨默特薩克的腦袋,雖然他知道只要自己想,那個人可以隨時彎下身子把腦袋送到自己面前。拉姆把自己挪了挪靠的更為舒服些,然後又伸手夠過一張毯子蓋在默特薩克的身上。他有些困了,拉姆小小的打了個哈欠。“佩爾?”等了一會兒見默特薩克沒了回音,拉姆很輕的喊了一聲他的名字。

“沒睡。”他伸出一隻手圈住拉姆的腰,“我在想你有沒有後悔?”

“後悔什麼?”拉姆好笑的抱住默特薩克的頭,然後低頭親吻了一下他的鬢角,“怎麼跟曼努的克里斯一樣矯情了,別給我說你會半夜偷偷寫日記然後感動的痛哭流涕。”他開著玩笑,覺得這段日子默特薩克總是有些萎靡不振。滿臉都寫著心事,還死鴨子嘴硬的抵賴說什麼事都沒有——拉姆知道他從來都沒過去自己心裏的那道坎。

“只是覺得你值得過更好的生活,最起碼不用這樣見不得光。”

“……佩爾。”兩人之間短暫的沉默了一會兒,拉姆坐直身子,將默特薩克拽了起來。他認真的看著對方癟著的眉毛和嘴巴,還有那雙亮晶晶的藍眼睛。“我從沒想過隱瞞我們的關係,會不會產生社會輿論和負面影響我完全不在乎。我們到現在經歷的一切,都足以讓我不再懼怕任何東西……其實我有時候會覺得克勞迪婭的過世並不是壞事,畢竟如果兩年間沒有發生這麼多事,我們也不會走到今天。”拉姆湊上去親了親默特薩克的眼角,“挺好的,沒有什麼能讓我們退縮和害怕。我很高興現在我們戴的戒指是一對兒,要知道盧卡斯和巴斯蒂還沒有對戒呢。”

默特薩克抱住了面前個子小小卻內心異常強大的男人,他不停地親吻著他拉姆腦袋頂的發旋直到那人嫌棄的推開自己。“我才洗完澡。”他不滿的撥拉自己的頭髮。

“我真的愛死你了。”

“噁心不噁心。”拉姆笑著重新坐了回去,拍拍自己的腿。“快,電影都開始了。”

默特薩克扫了眼電視,然後皺眉不滿的抗議,“難得氣氛這麼好,我們就不能看點浪漫的電影嗎!瞧瞧這是什麼?阿甘正傳!”

“小傢伙要被你吵醒了!不看就去睡覺。”

本以為這麼說對方會乖一點,誰知道默特薩克一個鯉魚打挺猛地滾到地上後迅速的爬起,像只狗狗一樣蹲著,把雙手搭在拉姆的雙膝上——如果是十年前的默特薩克,拉姆得承認自己一定會心軟。不過時間可沒想對待自己這樣對待他,而是硬生生的把一個美少年變成了大叔。更何況再怎麼說已經十多年了,默特薩克的那些小把戲拉姆早就瞭解的一清二楚。

拉姆撥拉開他的手,沒有說話只是指了指尤裏安的臥室——好吧,難得氣氛這麼好,默特薩克歎口氣抱起毯子窩回拉姆懷裏。他有些不明白自己究竟為什麼要答應把路易斯接過來住,早知道就讓米洛帶著他們倆和雙胞胎玩兒去。‘電影之夜’真的就只是電影之夜,這麼想著默特薩克很快呼嚕嚕的睡了過去。

 

在克拉默極其熱情的邀請和幫忙下,諾伊爾第二天就正式搬到他家裡住下。天剛擦亮,就悉悉索索的下起了雨,本來準備立即開始鍛煉的諾伊爾只能鬱悶的站在二樓陽臺,苦著臉看著底下的花園。草坪被雨水打的貼服在地上,幾條蚯蚓扭動著拱來拱去——好像都能聞到潮濕的水汽夾雜著土腥氣的味道。他突然很想脫了鞋子,光著腳在泥土裏跑幾圈甚至打幾個滾。

“想什麼呢?”克拉默伸長了脖子順著諾伊爾的目光看了看,發現只是幾條蠕動的蟲子後嫌棄的轉回臉,準備用諾伊爾的側臉洗洗眼睛。兩人的手臂無意間碰在一起,克拉默說著抱歉然後低頭看了看。“曼努我怎麼感覺你在抖啊?”說著盯著兩人緊貼的小臂又看了很久,“真的誒!”

還沒等得到想要的答案,自己的嘴就被猛地捂住,克拉默甚至覺得門牙都被諾伊爾的大手撞的鬆動了。諾伊爾小心的看看四周,低頭對懷裏的克拉默說到,“聲音小點,我們回屋子說。”然後兩人拉扯著磕磕絆絆鑽進克拉默的房間,諾伊爾把克拉默按在床沿坐好,然後回到門前上了鎖。

“……曼努?”克拉默的喉結上下滾動了兩圈,小心翼翼的抬著他那雙大小眼看著靠門站著的諾伊爾。他真庆幸自己現在無法做出一些特殊反應,要是以前,靠在門上的是自己打算追的對象,對方甚至還曖昧的摟著自己——好吧,他得承認這點是臆想的——主動鎖上了門。他的屋子不大,床卻是很寬敞。這麼想著克拉默低頭看了看褲襠,然後鬆了口氣。

“看什麼呢?”諾伊爾皺著眉頭拍了拍他的腦門,“說正事。”

克拉默立即抬頭挺胸,乖乖的端正坐好。

“你有沒有出現肢端顫抖的現象?”諾伊爾想了想問道。然後看著克拉默疑惑並且擔心的表情後‘嘖’了幾聲接著說道,“梅蘇特和托馬斯昨晚給我通了電話,說梅蘇特已經開始恢復知覺了。”

“啊?”克拉默仰著腦袋顯得依舊很困惑。

“有痛覺,觸覺,他說甚至能感覺到寒冷。”

克拉默又歪著頭緩了好一會兒,然後他睜大眼睛,有些驚悚的結巴着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別那副表情。”諾伊爾翻著白眼,一屁股坐在克拉默身邊。克拉默覺得床凹陷後自己不由自主歪向了諾伊爾,他急忙用手撐了一下。不過對方可沒注意到他的小動作,自顧自的接著說道,“這是好事,說明梅蘇特開始在向正常人發展,你懂得,就是……完整的人。”他撓了撓頭髮,糾結了很久還是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

“那你現在怎麼辦?”克拉默認真的想了想問他。

“什麼?”

“我們不能一起上場比賽了嗎?我等了兩年,甚至覺得哪怕在場上是對手也無所謂,我喜歡和你站在同一個球場上。”

諾伊爾聽的愣了,不過他很快就捂著肚子笑了起來。他抹了把虛無的眼淚,看著那個無辜瞪著眼睛的年輕人。“你總是那麼出乎我的意料。”諾伊爾說,“我會和你一起訓練直到我症狀加重無法撲出你的球。”

“不加重也不一定可以全部撲出。”克拉默小聲嘟囔,不過他換來了諾伊爾拍在脊背的一巴掌和一句‘臭小子’。

“這是天賜的超級禮物,克里斯。”諾伊爾把十指攤開在自己眼前,細微的抖動像是要連帶著心臟都開始劇烈的跳動。“我開始還以為是神經替林的問題,害怕自己也出現排斥反應。萬一發狂,被抓住或是被清理——”

克拉默突然開始討厭那張喋喋不休的嘴。他看著諾伊爾上嘴唇碰著下嘴唇,冒出來的盡是些自己不想聽見的話——也許應該堵上,他探了一下身子,看著諾伊爾的淚痣離自己越來越近。“我不會讓那些發生的,我發誓。”但他最終還是伸手抱住了諾伊爾,把頭埋在對方的肩窩,想像著吸入鼻腔的究竟是怎樣的味道。

“我發誓。”他又重複了一遍。

 

========TBC========

15 Sep 2014
 
评论(2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