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10

#中午這一更晚上就沒有了

#順便中秋節假期期間暫時停更,因為電腦懶得拿回家裡辣

#下週一恢復更新:)麼麼噠


Chapter10

諾伊爾其實想和赫韋德斯商量的是,把德拉克斯勒和克拉默安排在一起訓練。雖然他不喜歡塔的做法,但還是覺得讓哨兵與哨兵在一起訓練,適當的有些競爭氛圍,會更有利於進步——不過他們的法子肯定會溫柔很多。

“貝尼你覺得怎麼樣?”

赫韋德斯點頭表示很好,“為什麼現在不告訴他們?”

“提前說他們就有心理準備了,明天突然公佈也許可以刺激到他們,想方設法重新恢復單人訓練。”諾伊爾解釋,想了想補充了一句,“反正我覺得克里斯那小子對我的依賴性挺強的。”

“確實挺強,還不止是依賴性。”赫韋德斯看著諾伊爾疑惑的表情,覺得自己的某些猜想不太忍心說出來。

“你剛在幹什麼?”諾伊爾換了個話題,他確實好久沒跟曾經一個戰鬥小隊的赫韋德斯好好聊天了,雖然那個時候是在塔裏,但卻很合得來。雖然一個哨兵一個嚮導,卻只是朋友一樣完全沒有成為互相伴侶的想法。

“在跟尤裏安商量不要讓他的小狗圍著我轉來轉去。”

“肯定是認錯了,你們那麼像。”諾伊爾笑了笑,有些賤賤的拍拍他的肩膀,“有人把你們叫父子党你知道不?”

“曼努!”赫韋德斯有些惱,“我才26歲!”

諾伊爾又嘿嘿的笑了一會兒,“玩笑玩笑……不知道你感覺到沒,馬茨對那小子不太友好。”

“馬茨?為什麼這麼說?”赫韋德斯有些奇怪,“尤裏安惹他了?他們都沒什麼接觸啊,還是你看見什麼了。”炮彈似得一連串問題讓諾伊爾都不知道回答哪個。

“嘿嘿,你剛開會太認真沒注意到。馬茨聽到菲利普說讓你代替凱文的時候的表情,比吃了屎還難看。”諾伊爾說著笑了笑,顯得不太想繼續這個話題。雖然他不太瞭解德拉克斯勒,但他確實不希望赫韋德斯和胡梅爾斯在一起。說不上來,就是感覺胡梅爾斯對赫韋德斯的那種感情像是哨兵單純的佔有欲,諾伊爾不太想把赫韋德斯交給胡梅爾斯。“以前覺得你聰明的都快絕頂了,現在怎麼變得這麼蠢。”

“曼努埃爾!我說過不許提我的頭髮!我才26歲!26!我願意嗎!”眼看著赫韋德斯開始暴躁,諾伊爾才一邊笑說著對不起一邊還要躲開攻擊。赫韋德斯見打不著,只能鼓著臉一副再也不想理他的表情,“好意思說我,你也就對別人的事情精,遇見自己的事蠢的還不如托馬斯。”

“我的事?我怎麼了?”諾伊爾皺著眉頭想了想,“你在說克里斯?”

赫韋德斯有些吃驚。他以為諾伊爾不知道克拉默對他的那點兒不尋常,“我以為你沒感覺出來……所以你準備怎麼辦?”

“我不知道。”諾伊爾坦白,手撐在下巴上想著。腦子裏第一浮現的就是那小子笑起來大小不一樣的眼睛,還有他叫自己名字時微微撅起來的嘴唇——其實他嘴唇挺豐滿的。‘在想什麼。’諾伊爾在赫韋德斯疑惑的目光中碎碎念了幾句,“說不上來,就是覺得挺好的一孩子。”

“你喜歡他。”諾伊爾不是很理解為什麼赫韋德斯直接用了肯定句而不是疑問。

“是喜歡,只是不確定是哪種。”

看著諾伊爾茫然的表情,赫韋德斯才確認那傢伙是真的不清楚他自己的真實想法。但赫韋德斯可以肯定的是,諾伊爾確實對克拉默的感情不一般。他不是沒見諾伊爾帶新人,卻從來沒像對克拉默這樣上心。

“算了,你自己看著辦吧。如果馬茨真的看不順眼尤裏安,那我都自顧不暇了。”赫韋德斯推開凳子站起來,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杯子,“你好好想清楚,克里斯那小子沒看起來那麼蠢,你小心到時候被吃的骨頭都吐不出來。”

其實那幾個小子沒一個省油的燈——赫韋德斯搖著頭準備去訓練室看看那兩個人有沒有搞出什麼妖蛾子。

 

花園長廊的凳子上蹲著一隻白眉毛的小猴子,五官皺在一起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許爾勒看著自己面前的這隻小猴子,覺得也有些難過。說真的就算他現在有了精神嚮導,也不太願意顯擺出來給大家看——感覺有些像是雜耍團的。但他又不能怨這隻無辜的小猴子,畢竟這是他自己的精神衍化出來的動物,也代表著自己。許爾勒摸摸瞪著水汪汪大眼睛的小猴子的腦袋,嘴裏念叨著,“別哭,這不是你的錯,我不會嫌棄你的。”

“其實挺可愛的。”

許爾勒驚了一跳,連忙把猴子護在身後。他扭過頭,看見羅伊斯和格策兩個人並排站在花園的路口。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兩個都沒自己高的人擋住了所有的陽光,他覺得世界都黑暗了——要知道他才惹過羅伊斯,而格策是他的發小。天知道他們會不會把自己拖到角落打一頓或者乾脆殺人滅口,許爾勒往後挪了挪。

羅伊斯咧著嘴笑了笑,中線不直的臉更歪雖然依舊很帥。許爾勒不想承認這一點,他還是覺得自己的老師也是副隊長更帥。“幹嘛要藏著?讓我看看。”歪瓜說。

許爾勒把猴子護的更緊,因為精神嚮導受傷的後果比他自己受傷害嚴重。他寧可自己被打一頓也不希望Celia受到傷害——他想好名字了,就這個。小學暗戀的隔壁女生,金色的頭髮長長的,許爾勒到現在都很懷念。

“我不會傷害它的。”羅伊斯無奈的看著防禦力十足的許爾勒。他露出一個對女生來說無法抵抗的微笑,右手的五指攤開放在許爾勒面前,“安德烈?”

“是她……而且我們沒有很熟吧。”許爾勒生硬的強調,然後嫌棄的用食指推開了羅伊斯的手。但他沒想到的是Celia卻悄悄的挪到自己身邊握住了羅伊斯的手指,大眼睛眨巴著還想湊得更近。

羅伊斯笑著伸出了另一隻手,“你就嘴硬吧。”

說實話格策一秒也不願意再呆下去了,他快被羅伊斯閃瞎了!自從那天許爾勒對他笑了笑之後就有些不對勁了,格策沒思考多久就知道羅伊斯的心思。發小不是白說的,他只希望羅伊斯這次能認真一點。畢竟許爾勒對他來說不是原來那些毫無關係的女生,他還是自己的戰友。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三個各懷心思的人看了看樓上,克拉默的腦袋伸在窗戶外面。“我泡了咖啡,要不要上來喝?”

許爾勒趁羅伊斯抬頭的功夫搶回了自己的小猴子,他集中注意力試了試,Celia在肩膀上轉了兩圈後消失在了空氣裏——說不上來為什麼對羅伊斯這麼惡劣,明明先得罪人的是自己。但他確實一開始就不爽羅伊斯,單純的看不慣他的長相。他不喜歡這種憑藉長相優勢混的如魚得水的傢伙——雖然實際情況並不是這樣。他就是覺得上帝有些不太公平,瞧瞧自己的眉毛。這麼想著然後頭也不回的往樓上自己的房間走去,走了兩步後停下對格策招招手說道,“老師說讓我們離這些年輕哨兵遠一點。”

格策左右上下看了看,小跑著跟上。

羅伊斯和樓上的克拉默對視了一眼,互相無奈的聳聳肩膀。

“我喝。”羅伊斯說著快跑去了他們的房間。

克拉默拿出杯子給他倒了一點,“你們幾個怎麼了?”說著下巴對著隔壁的方向揚了揚,“你和馬裏奧還有安德烈?”

“馬裏奧?”羅伊斯有些疑惑但看著克拉默支支吾吾的語氣很快明白過來,“我們是發小,他有自己的女朋友,是個嚮導。但比他早進塔,已經失聯一段時間了,馬裏奧還在努力尋找。”他停了一下,看著克拉默還準備張口再問什麼的樣子,乾脆接著說道,“知道你想問什麼,安德烈?對吧。”

克拉默急忙點頭,“你怎麼跟他也不清不楚的。”

“你才不清不楚。”羅伊斯翻著白眼,“不過說真的,我確實喜歡安德烈。”

克拉默沉默了一會兒,覺得世界真的很神奇。“算了,當我沒問,我有點暈。”然後收拾了一下咖啡壺和杯子,“我該去訓練了,曼努在等我。”

“你是不是喜歡諾伊爾老師?”羅伊斯在他出門前問道,不過很快他就肯定了自己,“你喜歡他。”


=========TBC===========

04 Sep 2014
 
评论(36)
 
热度(35)
  1. 曾是惊鸿照影来默少女的珍藏草皮 转载了此文字
    猴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