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11

#發完補覺等明天早上的比賽(希望默默首發:)


Chapter11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給克勞迪婭的墓誌銘那樣寫嗎?”拉姆擦著頭髮,看著剛把路易斯和尤裏安哄睡著的默特薩克問道——波爾蒂說他們那裡暫時不安全,先讓拉姆把路易斯養兩天,等他們搬到施魏因施泰格的新家再接回來。

“這種事情沒必要告訴我,菲利。”默特薩克心疼的看著拉姆,他小心的關上房門,把他拉到沙發上坐下,“你不要一次一次的自己撕開傷口又撒上鹽巴。”

拉姆搖著頭看著天花板,“那天在下雨”他說,“我和克勞迪亞去超市置辦補給,那時候我們已經斷了兩天的水,沒有辦法再撐下去。已經準備離開的時候几個喪……半死症患者沖了進來,他們抓住了比我走慢兩步的克勞迪婭。當時我很快拿出了槍,對準了咬著克勞迪婭脖子的那個。另外一個也朝著我咬過來,我想開槍,但我做不到。那個人是曼努。”

拉姆說道,他覺得那個場景重現在自己眼前,甚至還比劃了一下當時拿槍的姿勢——默特薩克覺得自己快要看不下去了。

“我根本沒辦法對我的隊友開槍,我只能閃躲,就這麼錯過了救治克勞迪婭的最佳時間。”他停下了,看著默特薩克,“所以我說這些從來不是曼努的錯,他甚至不需要向我道歉。昨晚他找過我,不停的說對不起,說如果他當時沒有襲擊我就不會發生這一切。我告訴他就算他沒有出現在那裡,我也救不了克勞迪婭。這是真的,我沒有騙他。那段時間我們住的地方還沒來得及派援兵增援,沒有電力,沒有食物水源,也沒有醫生和藥品——就算我救下克勞迪婭她也遲早會死於感染。”

“說到底如果我當時一個人出門尋找食物就不會有這些事,誰也不用自責。”

默特薩克抱住了拉姆,一下下的撫著他的背,聲音輕的一點也不像原來那個瘋瘋的佩爾。“你沒有錯,曼努也沒有。因為誰也不曾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但我們可以彌補曾經的過錯,就像曼努努力做的一樣。”

拉姆回抱住默特薩克,把臉埋在那人的胸膛,聽著一聲聲熟悉的心跳,試著讓自己的頻率跟著他恢復正常。“我知道。”他說。“我還要讓他們重新回到熟悉的球場。”

 

讓諾伊爾和克拉默松一口氣的是,房東奶奶並沒有任何排擠他們的表現。依舊是微笑著幫他們打開門,甚至幫諾伊爾接過外套搭在了衣架上。

“奶奶,您知道最近發生了什麼嗎?”克拉默有些心虛的問道,雖然外面發生的那些跟他們沒有關係,但潛意識的會覺得身為PDS患者總要承擔一些連帶責任。

“我知道。”房東奶奶看著他們兩個,然後顫抖的握住他們的手,“我的丈夫過世了,再一次。他作為PDS複生,我覺得這是天賜的幸運,但有些人卻覺得他們是魔鬼。孩子……”克拉默低著頭,讓她能夠順利摸到自己的腦袋,“我比任何都理解你們,我明白你們的處境。我想幫助你們,避免再出現像我丈夫一樣的慘劇。知道嗎?那些口口聲聲喊著PDS危險的傢伙卻殺害了一個80歲手無寸鐵的老頭。就在十字路口,就在我眼前。”

克拉默和諾伊爾無措的互相看了看。“抱歉。”諾伊爾說道,“我們不該提起這些。”

“其實半死症患者比任何人都懂得感恩,那些活死人公社的孩子們也一定是被逼壞的。”房東奶奶笑了笑,“我沒事的,你們快去休息吧。”                                                                                            

兩個人被推著回到屋子裏面。克拉默還是不放心的扭頭看著她說了兩句,直到奶奶終於被他逗樂才關上門。

“看吧,世界也不完全那麼黑暗。”諾伊爾幫著收拾克拉默的洗漱用品,“但我還是要給你打個預防針。”

“什麼?”

“我們重新歸隊的事情,因為這幾起襲擊,可能會無限期延後。”

“能猜到。”克拉默合上背包後放到肩膀上,“雖然想說沒事來找我,但……最近還是不要亂跑。”

“小鬼長大了都輪到你來教育我了!”諾伊爾跟在克拉默的後面,順手幫他整理了一下衣服領子,“在恐怖襲擊告一段落之前你也不要隨意走動,關好門窗,別放陌生人進屋——”

克拉默無奈的轉身看著還在喋喋不休的諾伊爾,“我就說了一句,你就說了一堆……而且我又不是只有3歲,我會自保的。”

諾伊爾看著克拉默安全坐上他父母的車後才重新回到屋子。他打開電腦,一封接一封的郵件提示音響起,全部都是來自於帳號ULA。諾伊爾根本連打開都懶得,全部清理進垃圾箱。但他有些擔心厄齊爾,身为发小,他甚至敢說比任何人都瞭解厄齊爾的性子——諾伊爾擔心他會牽扯進ULA。

‘希望托馬斯看好他。’諾伊爾皺眉在網頁上搜索關於PDS和ULA的新聞,他想尋找一下那個神秘的不死先知和他的十二門徒——說真的這個稱呼真的蠢爆了,簡直像是他幼稚園才會做的事。從一些消息和跡象可以推斷出不死先知是在英國,而且關注重點似乎是在一個叫做諾頓村的小地方。諾伊爾注意到,那裡是複生開始的地方。德國地區活動的僅僅是他的門徒,甚至不是那十二個之一。

他們想引起第二次複生。

諾伊爾猜測,最近的流言很猖獗。到處都是第二次複生的宣言,政府白天撕了他們晚上再次貼出更多——據說殺了第一個複生的人就能得到第二次的機會,上帝會讓那些純潔的人們重新返回人間。僅僅因為這條流言,很多PDS患者被殺害——他們聽信了,覺得自己家裡或是身邊的不是曾經熟悉的人而是從地獄來的魔鬼。

願上帝保佑那個第一個复生的倒楣鬼。

諾伊爾看著看著就有些煩躁,他本來只是想找出這個危害社會穩定和治安的傢伙。就算不能繩之以法,防備點也是好的。結果看到這麼些糟心的東西。

手指甲不自覺的敲擊着桌面,諾伊爾企圖停下來卻發現做不到。他把雙手舉到眼前仔細看著,他在顫抖,完全不受自己意識控制。

他的第一反應是神經替林出現了問題。不過這沒法兒驗證,因為不知道是否有人和他出現了一樣的症狀。像克拉默就看起來很好,還有其他隊友。最重要的是他沒辦法停止服藥,他見過企圖停止神經替林注射的PDS患者——僅僅不到48個小時,就又恢復了狂暴狀態開始襲擊人類,最後又被治療中心帶回。

再等等,諾伊爾握緊了拳頭又舒展開來直到症狀開始緩解。

 

車子還沒停穩,克拉默就扛著背包飛奔進了自己的屋子,沒理會父母驚詫的疑問。他小心的鎖上門,打開電腦。在頁面上輸入‘同性戀’的詞條,查找相關資料——大部分都是關於同性戀婚姻是否合法的新聞,不過很快他看到了一個測試。克拉默小心的點開進去,一條一條仔細的看著。

‘一個、兩個、三個……媽的中了六個!”他大喊了出來。

“克里斯!你在爆粗口嗎!”母親的怒吼聲從門外面傳來。

“媽媽!”克拉默鬱悶的喊回去,“你怎麼能在門口偷聽!”快速的關上電腦,他打開門對著還保持著耳朵貼在門上姿勢的母親不滿的癟著嘴。

“一回家發什麼瘋,還給你的隊友添了幾天的麻煩。”

“曼努都沒說我是麻煩!”克拉默不滿的反駁,“我已經23歲了媽媽!你不能像個小孩子一樣看管我,就算我窩在房間裏面打飛機你也不可以——”眼看著母親的臉色開始不對,克拉默靈敏的重新回到房間迅速的鎖上門。

我真是瘋的可以。克拉默有些後怕,雖然床底下那邊標著R18的雜誌都已經積了厚厚的灰,他也已經早就過了亢奮的青春期——但他就是心虛。因為他在滿嘴亂噴的時候想到的不是INS上關注的大胸模特而是大屁股的諾伊爾。

這不是第一次了。克拉默沒辦法再尋找藉口安慰自己,他得承認自己對諾伊爾的感情方向出了問題,不單純是原先小跟班的崇拜,而是像追求者。好吧,他高看自己了,克拉默知道自己頂多也就是個癡漢的等級。

但他說不清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他甚至覺得要更早,早在諾伊爾和他在治療中心再次相遇之前。


==========TBC============

03 Sep 2014
 
评论(2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