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07

#怎麼寫著寫著兩篇都變得辣麼抑鬱(躺→不是這次更新是下次


Chapter07

訓練室成了動物園。

克拉默窩在角落沮喪的看著其他人高興的和自己的精神嚮導交流,就算諾伊爾那樣安慰自己,他還是感覺自己弱爆了。

“別難過,不還有我陪你嘛。”許爾勒坐到了克拉默的身邊,對德拉克斯勒的那隻小獒犬招了招手。那隻小狗看了看許爾勒,很快扭頭飛快的跑回他的主人身邊。“我居然被只夠嫌棄了。”他皺著眉毛,看起來不爽極了。

“好了,安靜一下!”克洛澤拍拍手示意大家的注意力回到自己這裡,“你們的精神嚮導會隨著你們的力量一起成長,現在是只小狗是吧?”他指了指羅伊斯身邊臥著的長得很拉風的狗說道,“以後會長成和他一樣高大的——”

話沒說完就被羅伊斯哭喪著臉打斷,“老師這是只狼……”

“呃……抱歉。”克洛澤有些尷尬,“長成和你一樣大的狼。”

許爾勒沒有忍住的撲哧笑了出來,倒不是說在嘲笑那隻像狗的狼——狼和狗在幼崽時期本來就不容易分辨,認錯了也沒什麼。他只是觉得這隻小狼崽仔長的和羅伊斯太像了!飄逸的頭毛和有些歪的臉,覺得自己很帥的得瑟表情。他有些止不住了,直到身邊的克拉默拍了拍他的後背,小聲的在耳邊說道,“馬爾科要生氣了。”

許爾勒抬頭看了看,感覺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他眨巴着眼睛,白眉毛皺在一起,看起來他才是像只小狗——羅伊斯莫名就消氣了。一旁的格策吃驚的看了看,懷疑這麼大度的羅伊斯是不是那個和自己從小長大的發小。

“為什麼就不能認真聽我的課。”克洛澤嘆氣,看了看低頭認真做筆記的克羅斯,他肩膀上那隻小小的貓頭鷹仰著頭看著自己。“謝謝你。”

克羅斯驚喜的抬起頭,激動的握著筆的手都有些顫抖——這孩子有點反應過激,克洛澤想。

“是老師你講的太好了!”

大部分時間都是嚴肅而面癱的克洛澤感覺到自己的耳朵迅速的紅了一圈,他甚至聽見了角落裏的那群混蛋在笑。他招呼著站在角落聊天的私人老師們,“現在這些小崽子歸你們了。”說著拿起外套準備去找拉姆商量點事。還沒邁開步子就感覺衣角被人拽住,他低下頭,看著憋紅着臉卻不知道說些什麼的克羅斯。

克洛澤疑惑的蹲下平視着他,“怎麼了,孩子?”克羅斯搖了搖頭,鬆開了手,克洛澤無奈的重新站了起來。

“老師!”德拉克斯勒舉起手問道。

“說。”

“我們早上聽到樓下有混亂,是不是政府已經追查到這裡了?”

“事實上他們早就知道了。”克洛澤示意慌亂的新兵們安靜一點,“不要擔心,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和完備的防禦準備。而且這裡暫時是安全的,塔還在風頭浪尖,聯合政府不會輕舉妄動。貿然和我們開戰會損失巨大的兵力,他們可是狡猾的政治家。”克洛澤停了一下,露出一個難得的微笑——所有人都聽見了克羅斯小聲的抽氣聲音。他接著說道,“更何況我們也不止這一個避難所,中國一句老話‘狡兔三窟’,你們猜猜我們有幾個?”

 

克羅斯直到看不到克洛澤的背影才低落的垂下頭,齊勒無奈的搖頭走近那個情緒異常低迷的小子,“你是哨兵,你應該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要影響到你的戰友,尤其是那些嚮導。”眼看著看著難過的克羅斯又開始內疚,他最終還是補充了一句,“如果你表現得好,我會和隊長提議換搭檔。”

諾伊爾看著操透了心的齊勒,有些欣慰的拍了拍克拉默,“別再難過了,這真的沒有什麼,當初在塔裏那麼艱苦的條件下我也是快半年才看得到Simon。”

“真的?”克拉默懷疑的看了看諾伊爾,後者堅定的點頭。

“我說過對你毫無保留。”

克拉默發現自己總會因為諾伊爾不經意的一句話或者是動作而高興半天。就像現在,陰天瞬間轉晴。他開心的笑了,站起來和諾伊爾朝里間的私人訓練室走去。

“比起精神嚮導,基本格鬥術更為重要。”諾伊爾邊走邊說,“並不是所有面對敵人的時候都需要你們放出精神嚮導示威,那不是個好習慣。”

克拉默點頭,想起了剛才克洛澤的話,“Simon還可以變得更大,對嗎?”

“當然,戰鬥時候他會變得和真正的虎鯨一樣大。”諾伊爾笑著回答,“拉風極了。”說完他推開門等克拉默走進去後關上,“你有學過格鬥術嗎?”

克拉默搖頭。。

“我猜你都沒和別人打過架。”

“被打過。”

“有我在,你以後不會被欺負的。”諾伊爾無奈的嘆氣,安慰的揉了揉克拉默的頭髮,“那我們從最基礎的開始。”他豎起食指,“首先,不能再像狗狗一樣了,你要知道你是哨兵。勇敢,智慧,強大——你要把自己當作最兇猛的肉食動物。”

肉食動物。克拉默愣了一下,莫名其妙看了看諾伊爾肉肉的臉頰和豐滿的屁股——我被托尼傳染了。他捂住臉,臉紅得不敢抬頭再看諾伊爾一眼。

 

拉姆剛睡起來就看見默特薩克悠閒的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喝咖啡,他敲著二郎腿嘴裏還哼著不著調的歌曲。

“唱的是什麼?”拉姆坐起來結果水杯,咕咚咚灌了幾大口。

“家鄉的小調,記不得名字了。”

拉姆很輕的笑了下,起身狠狠的揉了兩把默特薩克本就淩亂的頭髮,“進展的怎麼樣?”

“可以通知哥倫比亞那邊來接人了,該問的不該問的全問了。”模特默特薩克把拉姆的手拽下塞在自己懷裏,‘手怎麼老這麼涼’。他嘟囔了兩句,然後接著說,“那個小子接到的任務就是把梅蘇特帶回去,其他什麼都不知道。不過他給了我們其他抓回去人的名單,我想並不是因為梅蘇特是嚮導而是因為他在信息素研究領域所取得的成就——那些被抓回去的都是這方面的專家。”

拉姆皺起眉,思考著要不要把梅蘇特轉移到更為穩妥安全的地方,“關於他們自己為什麼會發狂有沒有解釋。”

“他是三個月前得到通知進塔的,但還沒到塔裏就被轉移了。他被打暈,帶著眼罩和耳套,根本不知道自己去了哪裡。他只知道那是個巨大的倉庫,有幾十個哨兵在那裡。每天只有很少的食物和水,他們都在為了得到那少量的糧食而拼命。你想想,幾十個哨兵,沒有嚮導,沒有嚮導素,沒有心理輔導,吃的食物甚至聞的空氣裏都可能參雜這興奮劑,不發瘋才怪。”

“他們越來越喪心病狂了。”拉姆總結,決定還是讓厄齊爾儘早離開這裡,“你讓托馬斯和他的小隊帶著梅蘇特撤離到下一個安全屋,我讓在河岸那邊的戈麥斯接應。”

默特薩克點頭同意,起身準備通知一直窩在醫務室的那兩個人,“我覺得托馬斯短期內都不會再離開梅蘇特一步了,我聽曼努說他剛才的表情就像是被搶了主人的狗狗。”

 

==========TBC============

30 Aug 2014
 
评论(6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