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09

#跟著那個勤勞的九點檔一起按時更新:)

#每天幾遍複生簡直要虐死自己了什麼時候可以寫的歡脫一點(躺)


Chapter09

拉姆再次打開大門的時候看見的是身上掛了彩的默特薩克和克拉默。

“克里斯?”拉姆把兩個人拽進來仔細的查看了一下,確定血蹟並不是來源於他們後鬆了口氣。“這是怎麼了?”說著準備關上門。

“等一下!”克拉默急忙撐住大門,“曼努在後面馬上過來。”話沒說完就見諾伊爾一步三回頭的走進屋子。

“沒人跟著吧?”克拉默擔心的問道。

“沒有。”諾伊爾肯定的說,“這一片治安還是不錯的,如果他們就這樣進來一定會被警察抓住。”

“到底是怎麼回事?”拉姆難得有些著急,他把三個人按在沙發上又檢查了一遍。

諾伊爾拍拍拉姆的肩膀,對沖向他們的波爾蒂喊道,“先幫我們找一下換洗衣服!”然後解釋道,“我們在來的路上碰見了提著東西的佩爾,然後就一起往這邊走。在路過一個便利店的時候聽見了慘叫,我們跑了過去,看見一個吃了藍色赦免的半死症患者已經開始發狂攻擊收銀員和顧客。”

“你們就這麼沖上去了?為什麼不報警?”

“我們報警了——菲利,讓我說完。”諾伊爾打斷拉姆不斷的提問,“就算報了警我們也不可能就站在那裡無動於衷,因為不能讓佩爾被傷到,我就和克里斯兩個人去阻擋那個發狂的病人,讓佩爾疏散人員撤離。接下來很順利,為了不要引起麻煩我們在警車到來前就離開了,那個人很虛弱,我們把他鎖在了超市裏面。”

“那克里斯為什麼會問有沒有人跟著?”

諾伊爾不安的皺眉,“在路上我們看見了好幾個沒有化妝的半死症患者,感覺都是活死人公社的成員。”他走到窗邊又確認了幾遍,“菲利普你給其他還沒到的人打電話通知一下,讓他們小心。而且我覺得讓巴斯蒂暫時住到別的地方比較好,他不是還有幾處宅子麼。”

拉姆點頭表示同意,然後拿起手機一個個打電話聯繫。

 

很快剩餘的人都陸陸續續來到,壓抑的氣氛總算是緩解了一點。在克洛澤帶著他的雙子進門的時候,大家才歡呼着排著隊抱起他們轉圈圈。

“你們太治癒了!快來安慰一下叔叔!”穆勒吧唧吧唧的親著雙子的臉頰。

厄齊爾嫌棄的急忙從穆勒手中搶下交還到克洛澤手裏。

拉姆看了看時間,拿起外套往外走去,“我去接尤裏安——不是你。”無奈的推開嬉笑著湊近自己的德拉克斯勒,一旁的默特薩克跟了上來說要和他一起去。

“小心。”諾伊爾叮囑,拉姆點頭說自己知道。

他們前腳剛走大門還沒關上,波爾蒂就聽見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喊了一聲。

“Papa!”

波爾蒂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看著施魏因施泰格抱著路易斯站在門口。他高興地手舞足蹈了一會兒,然後小心的接過路易斯。好吧,抱娃的技術有些生疏了,但路易斯只顧著蹭著他爸爸的脖子沒空理會是不是舒服。 

“我不知道說些什麼,巴斯蒂。”波爾蒂覺得自己都快哭了,他看著對方。

“那就別說,好好和路易斯呆在一起。”施魏因施泰格笑著把路易斯的行李拿進波爾蒂的臥室。

“我發誓這輩子再也遇不到比巴斯蒂對我更好的人了。”波爾蒂說道。

“這句話你要說給他聽。”諾伊爾笑著指了指在房間忙活的施魏因施泰格。

“我會的。”波爾蒂肯定的點頭,“我願意每天對他說。”

其實波爾蒂不知道他的嗓門大到足夠讓房間裏的施魏因施泰格聽的清清楚楚。‘傻子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他無奈的把路易斯的衣服一件件放好,看著那一大一小的兩件10號球衣。

“願所有的一切都會變得美好。”他合起雙手祈禱著,然後把空調溫度調成適合孩子的恒溫後走出去關上了房門。

“1,2,3,4……”穆勒伸長了脖子不知道數著什麼,厄齊爾好奇的問了一句。他擺擺手示意別打斷,厄齊爾鬱悶的發誓再也不要理他。很快他清點完畢,“還少了兩個人?”

“拉姆和默特薩克去接尤裏安了。”

“不是不是。”穆勒搖頭,“凱文和施科德蘭沒來嗎?”

施魏因施泰格看著隊友們好奇的聯文,艱難的開口,“這是個壞消息……他們因為對神經替林沒有反應,所以……”他說不出來下面的話。

但大家都明白,对神经替林沒有反應意味著無法再回覆到正常的狀態,也就是會永遠停留在喪屍的階段。政府自然不會放任這樣的危險存在,對於這類患者他們的選擇是清理。

這簡直是噩耗,甚至比兩年前死在空難中更糟糕。

穆勒抓抓脖子,他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嘴怎麼那麼討厭,看著大家瞬間低落的情緒,路易斯都感覺像是要哭了。穆勒沮喪的低下頭,小聲地說著‘對不起’。

“不是你的錯。”

穆勒感覺又一雙手捏了捏自己的後脖頸子,他扭頭看去,是厄齊爾。

“這跟你沒有關係,別自責。”他又說了一邊。

穆勒有些感動,他伸手按住厄齊爾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我只是難過。”

“所有人都一樣。”厄齊爾看著每一個人,“但我們應該慶倖還有這麼多人在這裡。”

施魏因施泰格點頭,“梅蘇特說的沒錯,我們還有這麼多人是幸運的,而且治療中心把他們歸還給了家人,我們可以去看望,打起精神來!”

大家互相看了看,長出了幾口氣緩和著情緒。

“別把我們的路易斯搞哭了。”諾伊爾拍著手示意大家想點開心的事,“事情總會變好的。”

克拉默點頭,親了親路易斯的臉頰,“快來治癒我們一下吧。”

路易斯聽話的捧著克拉默的臉,在額頭上‘啾’的親了一下。

“嗷!我們也要!”其他人瘋狂的湧了過來,克拉默驚得急忙後退差點絆倒自己,索性諾伊爾在後面扶住了他。

“你們這些禽獸放開我兒子!”已經被搶走路易斯的波爾蒂在人群外圍無助的跳腳。

“曼努,你說的對。”克拉默看著疑惑的轉頭望著自己的諾伊爾說道,“有些東西是不會變得,無論發生怎麼樣的噩夢都不會。”


======TBC======

29 Aug 2014
 
评论(1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