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06

Chapter06

還沒走遠的穆勒幾乎在聽見諾伊爾話的瞬間就沖回了醫務室。他踢開大門,看見冷靜的和那個哨兵對峙的厄齊爾後鬆了一口氣,快速的擋在他的前面。

那個哨兵快速的掃了一眼穆勒,眼睛依舊死死盯著他身後的厄齊爾。身體呈攻擊的姿勢,準備隨時撲出戰鬥。胡亂四溢的信息素讓厄齊爾捏住了鼻子,他看著那個還只能被稱作男孩的哨兵,撞了撞穆勒的胳膊,示意他看那個孩子的眼睛。

一雙充血通紅的眼睛,像是很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一樣。穆勒皺眉對他喊道,“你是哪裡的!”

那個人嘴裏說了什麼,一隻黑色的獵狗出現在他的腳邊,兇惡的呲着牙。穆勒聽不懂,倒是身後的厄齊爾皺著眉毛問了一句,“西班牙人?”然後拽著穆勒錯開一點,“你的Bernie呢?”

“對付這種小崽子沒必要。”

話音還沒落,那個哨兵突然間激動的沖了過來,穆勒一把將厄齊爾甩出門外到已經趕下來的諾伊爾懷裏。

“托馬斯你傷口啊——!”諾伊爾打斷厄齊爾的叫喊,把他固定在懷裏拽離了醫務室,給拿著麻醉槍的施魏因施泰格和波爾蒂讓開通道。

很快他倆就拖著那個哨兵走了出來,厄齊爾急忙甩開諾伊爾沖進了醫務室,嘴裏還喊著‘白癡笨蛋’這樣的字眼。

“就不能溫柔點嗎,這還是個孩子。”諾伊爾看著粗魯的波爾蒂,後者乾脆不滿的直接扔在了地上。

“臥槽這都已經二十幾了好吧!比我們有的崽子還大呢,小個屁啊!而且他企圖襲擊我們的梅蘇特誒!”

“屁你的梅蘇特,小心托馬斯揍你。”諾伊爾看著唾沫星子亂飛的波爾蒂也忍不住說起了髒話。

“他打我幹嘛?誒!托馬斯你要打我?”波爾蒂不解的像是轉身準備進醫務室找托馬斯問個清楚,諾伊爾急忙拉住,直接塞到施魏因施泰格懷裏,“看住了!”

波爾蒂被捂著嘴,還在嘰裏咕嚕的說什麼。諾伊爾翻著白眼不想爭論,讓開位子給隨後趕到的拉姆,拉姆蹲下來看了看那個陌生哨兵的臉,“沒見過。”他皺著眉,對諾伊爾招手,“拍一下臉,發到我們的加密網絡裏,看誰認識。”

諾伊爾掏出手機,‘哢嚓’。

 

克拉默叼著麵包,戳開牛奶,坐在天臺上晃悠著兩條大長腿,吃著喝著。。

“給。”一根火腿腸掉在了旁邊,克拉默開心的拆開夾在了麵包裏。“今天表現不錯,上課很認真,這是獎勵。”諾伊爾坐在了他身邊,揉了揉他的頭髮。

“早上發生了什麼?”克拉默問。

“一個和你差不多大的哨兵企圖襲擊梅蘇特。”諾伊爾掰了一點克拉默手裏的麵包,“可能是被聯合政府抓走做了什麼實驗,感覺已經沒有自己的意識了。要知道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們幾個一樣這麼幸運來到革命軍。超過半數的新兵都被抓了回去或者在抓捕途中就打死了,哨兵還好,死了也比嚮導強。”

“嚮導被抓住會怎麼樣?”

“會小心的不讓他們出一點事,因為嚮導的數量太少了。他們會找到強大的哨兵和嚮導結合,強迫性。”

“強迫怎麼達成精神結合?還是……”克拉默面色有些奇怪,他希望答案不要是自己想的那樣。

“就是你想的那樣。”諾伊爾潑了一盆冷水,“精神结合的幾率非常低,一般也是在肉體結合之後——他們沒有等待的功夫。”說著停了一下,給克拉默一個緩衝,“直接讓他們發生關係,不管雙方是否願意——不過大多數不願意的都是嚮導,因為每個哨兵都希望擁有屬於自己一個人的嚮導。”他接著說,“還有,如果哨兵死亡,想到會很快被安排給下一個人。”

“臥……槽。”克拉默爆了句粗口。

“這就是塔。”諾伊爾感嘆了一句,“他們並沒有廢除它而是將它轉移到地下,更隱蔽陰暗的地方,一個沒有人監督可以為所欲為的地方。”

“那為什麼會突然提出廢除?”

“因為不斷有哨兵和嚮導企圖逃離那裡,也有很多人成功。塔裏的黑暗在逐漸剖開在世界眼前,聯合政府不能因此失去民眾號召力。他們這樣是為了毀滅證據,顛倒黑白。從此以後在新一代的心中的歷史就是他們經過粉刷的,塔也是一個和諧有愛的家。”

克拉默有點噁心,他不敢想像自己居然曾經無比憧憬那裡。

“那你呢,你有沒有自己的嚮導?”他突然想起來,有些好奇的問。

“沒有。”諾伊爾搖頭,“我可以自己控制好,平時也藉助藥物和醫生的心理輔導。我不在乎自己的伴侶是不是嚮導,普通人甚至哨兵都可以,我只希望我們是彼此的唯一。”

“哨兵也可以?”克拉默把已經滾到喉嚨的那句‘那你看我呢’硬生生咽了回去。我這是怎麼了,他撓撓腦袋,紅著耳尖低下了頭。

諾伊爾好笑的拍拍克拉默的背然後站了起來,弄乾淨褲子上的灰後往回走。                 

“誰說不可以。”留下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和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後消失在樓梯口。

 

“菲利,有進展了。”默特薩克敲了敲門。

拉姆哼了幾聲,有些掙扎的從沙發上坐了起來,“幾點了?”

“下午2點,你可以再休息一會兒,今天沒什麼特殊的事。”默特薩克把手中的資料遞到拉姆手上,然後倒了一杯水也遞了過去,“你嗓子有點啞。”

“沒休息好,你和巴斯蒂看緊一點兒,我需要再睡一會兒。”拉姆翻看了一下,“那崽子是哥倫比亞那邊的新兵?”

“嗯。”穆特薩克點頭,“和那邊通話確認了,他說他們名單上確實有這個人,名字是哈梅斯·羅德里格斯。但被政府先一步抓走了,他們後來企圖搜救但沒有找到。”

“那邊什麼態度?”

“聽起來希望把他接回去。”

“找藉口推遲,讓醫療小組仔細檢查完再說。我們需要知道政府對他做了什麼,以及準備對梅蘇特做什麼。”

默特薩克點頭表示自己明白後,幫拉姆從書櫃地下拿出一條毯子,“既然決定要休息就好好的休息,外面有我們。”

拉姆抖開毯子把自己裹了進去,很快就傳來平穩的呼吸聲。

默特薩克小心的退了出去,關上門。看著一路小跑沖過來準備敲門的赫迪拉,急忙擋在前面制止。

“小聲點,菲利好不容易才睡著。”

赫迪拉了然的無聲‘哦’了一下,拽著默特薩克走到了遠一點的地方,這才開口說道,“那個兔崽子又在發瘋,什麼都問不出來,要不要打點嚮導素安撫一下?”

“浪費那幹什麼。”默特薩克擺擺手,朝地下室走去,“我來就好,兔崽子嘛,打兩頓就乖了。”

“祝他平安。”赫迪拉看了看表,該是訓練自家崽子的時間了。他沖默特薩克的背影揮了揮手,說了一句祝福的話。


=====TBC=====

28 Aug 2014
 
评论(4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