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08

#一會兒更另一篇我先補個覺(躺


Chapter08

約定聚會的週末很快來到。

施魏因施泰格關掉鬧鐘,艱難的爬起來。快速的洗漱完畢後,來到客房——被子已經被波爾蒂踢到了地上,晾著大脊背趴在床上睡的四仰八叉。他輕手輕腳的走近把被子重新蓋在波爾蒂身上,確認無誤後走出去關上房門。

“好吧,讓我看看,要做些什麼?”施魏因施泰格看著扔滿生活垃圾的客廳,鬱悶的瞥了一眼波爾蒂的房間,然後認命的拿起了吸塵器。

還沒把垃圾撿完,門鈴就響了起來。施魏因施泰格順手拿起牆邊已經整理好的2大袋子垃圾準備丟掉,“哪位?”

“是我,菲利普——還有我!”施魏因施泰格忍不住笑了,他打開門,看著一高一低的兩個人一前一後的站著。默特薩克撐在拉姆的肩膀上,一臉激動的對施魏因施泰格大喊,“Surprise!”

“是驚嚇。”他糾正,然後敞開大門讓兩人先進來,“怎麼來的這麼早。”

“怕你忙不過來,要知道這裡從下午開始可是要招待二十幾個人。”拉姆換上拖鞋,“佩爾和他們球隊經紀人昨天過來談了談轉會的相關事宜,意外的很順利。我還以為會拖到今天,沒想到。”拉姆聳肩,“既然沒事就來早點。”

“也好,我一個人還真是忙不過來。”施魏因施泰格領著兩個人來到客廳——意料之中的抽氣聲音。“這是我已經收拾了兩袋垃圾之後的。”他看著兩個人嫌棄的眼光又補充了一句,“是盧卡斯。”

這句話很有說服力,兩個人點著頭拿起抹布和洗滌劑加入了打掃的隊伍。

“穆勒他們歸隊的事情進展怎麼樣?”施魏因施泰格問。

拉姆皺眉輕輕的搖頭,“不好辦,上面一直在拖,我催了幾次了。”他突然想起來似得把抹布丟到默特薩克手裏,順便在他的圍裙上蹭了蹭雙手,然後快速的跑到衣帽間從自己背包裏面拿出一個文件夾。拉姆很快又跑回來,把文件遞給施魏因施泰格,“你看看從你那邊能不能幫上忙。”

“沒問題。”施魏因施泰格把文件收好,問拉姆,“你沒把尤裏安帶來?”

“他早上有補習班,我下午去接他過來。”拉姆看了看波爾蒂緊閉的房門,小聲的問,“你聯繫上莫妮卡了?她同意把路易斯讓你帶過來?”

“這是給盧卡斯的驚喜。”在拉姆表示自己明白的點頭後,施魏因施泰格解釋,“事實上莫妮卡最近準備結婚了,婚禮就在下個月,她說可以讓路易斯在這裡待到她蜜月結束。”

“那太棒了!”

施魏因施泰格滿足的笑了笑,“盧卡斯這幾天一直不高興,希望他今晚能恢復成原來的狀態。”

兩個人正在說著,波爾蒂的房間傳來一陣吵鬧聲後,抱著被子跑了出來,他還在大喊,“佩爾你走遠一點!”

兩人這才發現默特薩克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波爾蒂的房間去騷擾他。

“好了盧卡斯。”施魏因施泰格從衣帽間拿出襯衫和長褲,扔到了波爾蒂的懷裏,順便扯下了被子,“你快去給我收拾你的豬窩。”他指了指依舊慘不忍睹的客廳。

波爾蒂苦著臉換好衣服後接過施魏因施泰格手裏的吸塵器,“早啊隊長!”他揮舞了一下另一隻空閒的手。

拉姆笑著回應,“真早。”

默特薩克見波爾蒂都開始認真的打掃衛生,他左看看擦玻璃的副隊長,右看看拖地板的隊長,他想了想,伸長了手臂準備清潔一下天花板。

四個人一起的效率提高了不少,很快客廳變得乾淨了許多。施魏因施泰格招呼著默特薩出門去買些吃的和喝的,出門前他輕輕的對拉姆炸眨了一下眼睛——拉姆知道這是讓他看好波爾蒂,他順便要去接路易斯了。

“路上小心。”拉姆叮囑。

 

“你已經很漂亮了,小姑娘。”諾伊爾出門倒了個垃圾回來後看見克拉默還在對著鏡子整理衣服。

“事實上我有點緊張。”克拉默又給脖子補上了一點啫喱,“我還沒想好要說什麼。”

諾伊爾無奈的笑了,“不要刻意去做些什麼,他們是我們的隊友和朋友,像原來那樣就好。”

‘像原來那樣。’克拉默小聲的呢喃,但諾伊爾還是聽見了。兩個人短暫的沉默了一會兒,諾伊爾先站起來穿上了外套。

“走吧,早點過去說不定可以幫上忙。”

“曼努。”克拉默拽著諾伊爾的袖子,停住他出門的腳步,“那不是你的錯。”

“你每天都要說一遍嗎?”

“我們是部分死亡綜合征患者,為治療狀態下的行為並非我們的過錯。”

“我沒想到你把手冊看的這麼仔細。”諾伊爾重新坐回了床上,他看著克拉默,“告訴我,你真的認同嗎。”

克拉默沒有說話,他知道這只是減少自己罪惡感的藉口,依舊無法抹去PDS就是Zombie的事實。記憶不會說謊,腦漿的觸感和味道甚至還停留在舌尖。他們就是殺了人,而且做了比殺人更瘋狂更殘忍的事。對那些沒有反擊能力的婦女老人和小孩——甚至是親人和朋友。

他不敢再想卻不停地想起來。

“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殺了那個女孩的雙胞胎姐妹,我還殺了我的青梅竹馬。”克拉默說,“這兩年的記憶突然間全部湧了出來,我做夢都看見她們血淋淋的站在我床邊。曼努……”克拉默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也許我們就不應該回來,不應該被治療……那不能被稱作‘複生’而是場災難。”

“不。”諾伊爾堅定的反駁,“只有這一點我確定,我對自己能恢復而感到幸運,因為這樣我才可以補償我曾經做的那些事。但很快他又變得有些頹廢,就像以前小時候被破了球門抱著泰迪熊的孩子,“我可以面對我傷害的每一個人的家屬,但我真的不知道怎麼面對菲利普。因為我知道菲利普不會怪我,這只會讓我更難受。”

“那不是你的錯。”克拉默站起來抱住諾伊爾的腦袋,“不是。”

“那也不是你的錯。”

克拉默認真的捧起諾伊爾的臉,“你不用總在乎我的感受,我會長大的。”

“我知道,你比看起來要堅強的多。”諾伊爾笑著肯定,他湊近克拉默短暫的親吻了一下他的額頭,“我們走吧,小子。”

 

兩個人最後選擇了步行,因為施魏因施泰格的家裏諾伊爾租住的地方並不遠,更重要的是因為頻繁的半死症患者傷人事件讓有些出租車都掛上了牌子:PDS三個字母上有一個巨大的紅色×——留給他們生存的空間愈發窄小,所謂的《半死症患者保護法案》在滿大街反PDS標語的面前就像是笑話。兩個人沉默着並排走著,低著頭,那些標語壓抑著他們喘不上氣。

克拉默一邊走著一邊小心的瞟了幾眼諾伊爾,他還在想剛才的那個吻,儘管他知道對諾伊爾來說並沒有特殊的用意。

那只是曼努在安慰你。克拉默對自己說。但還是忍不住一遍遍的回想,想像著曼努嘴唇的觸感。克拉默沒有比現在更恨自己不是正常人,沒有感覺,無法感受曼努的碰觸——停下!克拉默猛地停住腳步,諾伊爾疑惑的看向他,他卻仍舊不由自主的盯著那人的嘴唇。

克拉默捂住了臉,小跑著重新回到諾伊爾身邊,嘴裏還不停的安慰他說自己沒事只是突然想起忘記帶手機了。

這一定是神經替林的副作用。他告訴自己。


========TBC=======

28 Aug 2014
 
评论(3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