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避風港(哨兵嚮導AU)更新05

Chapter05

“這是一個讓所有人都感到悲哀的消息,因為他們都知道是塔給了哨兵與嚮導第二次生命。這裡讓他們成長,變得強大,甚至找到自己終身的伴侶。但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天改變了,這個家已經轟然倒塌——”

“你在念什麼鬼東西?”拉姆停下手中的筆,抬頭看著站在窗臺捧著書本大聲朗讀的默特薩克。

“還能是什麼?”默特薩克轉過身沖著拉姆晃了晃那本金色滾邊無比華麗的厚書,“布拉特的《永恆之塔》。”

拉姆嫌惡的皺眉,抬起下巴對著默特薩克說道,“把那個玩意兒丟掉然後洗手,不然別進我房間。”

後者咧著嘴笑得有些得瑟,“你需要放鬆一點,菲利,別總是把自己逼的那麼緊。你瞧瞧這本書,搞笑的就是本笑話大全。”說著把書還往拉姆面前推。

“Per!”

知道那人快忍到極限,默特薩克終於停止了玩鬧的心。“你知道聯合政府把那天叫做什麼?”他看著遠處已經開始從頂端開始拆除的塔樓問道——那裡之所以被稱作塔,是因為在營地的正中間確實有一座高達百米的塔樓——象徵著權利的中心,擁有著聯合政府軍事最高指揮權。

卻是所有哨兵與嚮導噩夢的開始。

“災難日。”拉姆平靜的回答,然後乾脆放下了筆,走到穆特薩克身邊和他一起看著曾經生活了數年的地方,“我差點死在裏面而不是外面所謂的危險的世界,清楚的記得每一磚每一瓦是因為無數次的想要逃出來,我甚至丟掉了我的妻子我的嚮導——你覺得對我們來說那天應該被稱為什麼?”他反問。

“幸運日?”默特薩克低頭看著拉姆濃密的眉毛投下一片陰影,他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卻感受的到。那是一種彌漫在空氣中的悲傷,鹹鹹的,像淚水。

“不。”拉姆抬頭,湛藍的眼珠子不落一瞬的看著身邊的人。“榮耀日。”他堅定地說。

 

正準備敲門的施魏因施泰格放下了手,他笑著看著並排站在窗前的兩人,決定給難得安寧的兩人多留一些時間。

‘別進去。’他無聲的壁畫口型,然後無奈的拉著沒怎麼明白還想往裏面沖的波爾蒂迅速的離開拉姆的門前。

“怎麼了?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彙報!”波爾蒂不解的看了看走廊盡頭的房間,“托馬斯呢?”

“不急這一時半刻,你也讓托馬斯先把傷口處理一下,免費勞動力也不是這麼使喚的。”施魏因施泰格拽著還不死心的波爾蒂往醫務室的方向走去,“我們去慰問一下托馬斯順便拿資料。”

波爾蒂掙脫不開只能不情願的跟著來到了醫務室。

穆勒躺在病床上,胳膊和腹部都掛了彩,索性不是什麼大問題。厄齊爾坐在床邊,小心的替他消毒縫合傷口。

“怎麼傷成這樣?”

“臥槽別提了!”穆勒憋氣的說道,“那個小子像是打了興奮劑一樣,兇惡的跟只狼崽子一樣,我懷疑那邊是不是用他做了什麼實驗,感覺已經連自己的意識都沒有了。”他想了想補充道,“而且可能不止他一個。”

施魏因施泰格‘嘖’了一聲,“有些難辦,我們還是下手晚了。”他說,然後從穆勒的戰鬥服暗袋裏拿出一疊紙,少說也有幾十張,“這麼多?!”

“不止我們的,還有其他分隊,所以我說情況有些不對。”

“你先療傷,我和波爾蒂去找菲利普。”

醫務室很快又恢復了安靜,穆勒低頭看著認真的厄齊爾,伸手幫他把垂下來的頭髮縷了回去。

“別亂動!”厄齊爾躲過穆勒不安分的手,“不想我給你縫只豬就老實點。”

穆勒收回了手,安靜的躺好,他看著天花板,想了想開口說道。

“當我的嚮導吧。”

“我已經拒絕了31次,今天是第32次。”

“為什麼?”

“還是那個問題,你為什麼要找我。”

穆勒想了想,“跟你配合過幾次,我感覺特別好。”

“……換個問題。”厄齊爾暫時停下了手裏的工作,他認真的看著穆勒,“你覺得嚮導和哨兵是什麼關係?”

“搭檔啊。”穆勒脫口而出甚至沒經過大腦思考。

“我拒絕。”

“啊?”

“我說。”厄齊爾剪斷線頭,提起一旁穆勒的衣服扔到他身上,“我拒絕成為你的嚮導。”

 

“怎麼托馬斯那傢伙又惹你生氣了?”

厄齊爾沒有回頭,他收拾好沾著穆勒血蹟的床單和被罩,躺在了病床上。“曼努。”他喊了一聲,“你說我是不是很作。”

諾伊爾站在門口靠在門框上,回頭看了看被趕出去的穆勒,又扭回來看了看已經把自己裹進被子裏面的厄齊爾。

“是他太蠢。”諾伊爾說,“如果硬要說……也許你作的地方在於問了他一個需要用大腦思考的問題。”

“那需要思考嗎?!”厄齊爾有些不滿,聲音悶悶的從被窩裏發出。

諾伊爾忍不住笑了起來,他走到床邊坐下,把厄齊爾扒拉出來。“他是一根筋,腦容量有限,哪裡想的到你有幾層意思。”說著他又捏捏厄齊爾還是有些氣鼓鼓的臉頰,“與其想從這個問題確定他的心意,你還不如直接問他‘喜不喜歡你’。”

厄齊爾面色一红,氣惱的抓過被子重新把自己裹起來,“去你的,誰喜歡他!”他在被窩等了一會兒看諾伊爾還沒有打算離開的意思,就又鑽出來用手死命把那個大屁股推離床沿,“你不是還有小鮮肉要帶嗎,快走啦!”

明明在幫你。諾伊爾翻著白眼出了醫務室。等他站在訓練室門口的時候才想起來這個時間是克洛澤的教學時間,不過反正這會兒沒什麼事,他索性站在門口等了起來,順便透過門上透明的窗口監督了一下——每個人都認真的聽克洛澤講課,尤其是他的小崽子。諾伊爾看著克拉默不時的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心裏湧起的感覺就像是看到孩子成才的家長一樣欣慰。

這麼想著,諾伊爾笑的嘴都快歪的和裏面那隻小歪瓜一樣。他無聊的在門口踱步,餘光看見一個黑影從走廊盡頭的窗戶翻進來快速的網樓下跑去。

陌生的哨兵!諾伊爾聞著那人身上瘋狂四泄的信息素,皺著眉頭飛快的追上。兩個人追趕着到了一樓樓梯口的時候,那個人停頓了一下,鼻尖聳動像是在確認什麼,很快他就朝一個方向跑去。

諾伊爾愣了一下拿出聯絡器,“有哨兵闖入!目標是醫務室的梅蘇特!”


===========TBC===========

25 Aug 2014
 
评论(4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