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的是青云直上,为的是曲故情长。

231大法好/大男神是RR/冷门爱好者/墙头多的自己都算不清

让我安静的做一块美草皮ಥ_ಥ
 
 

【德足同人】第二人生(複生AU)更新07

#寫到二娃想壓抑都壓抑不起來(躺


Chapter07

穆勒和厄齊爾對著茶幾上的筆電面面相覷。

“我早說應該聽隊長的話。”厄齊爾把筆記本推向穆勒的一邊。

“但你也沒阻止我。”穆勒推了回去。

“那都是因為你胡攪蠻纏。”再推過去。

“明明是你自己意志力不堅定。”穆勒乾脆拿起電腦放倒了厄齊爾的懷裏,“到底現在要怎麼辦啊!”

“我怎麼知道!我現在滿腦子都是那個穿著斗篷的傻逼好吧!”厄齊爾也急了,把電腦摔到了床上,“會不會被當成反社會分子抓回去……”他繞著床走了一圈又一圈,直到被晃的頭暈穆勒拉住了他的胳膊。

“只是看了看而已,我們怎麼可能反社會!”

“也對。”厄齊爾抿了抿嘴唇,重新拿起電腦清理乾淨了所有記錄,“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不會被盯上了吧?”穆勒不放心的追問。

“不會的不會的。”厄齊爾肯定的點頭,但他其實一點底都沒有,心虛的要命。不過他很清楚的是,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要再回去那個PDS治療中心。

門被輕輕敲了幾下,兩個人嚇得站了起來,腦門都撞在了一起。

“嘶……”厄齊爾抽氣,“你腦袋什麼做的!”

穆勒有些委屈但又不知道怎麼反駁。‘是你自己太脆弱。’最後他小聲嘟囔,在厄齊爾重新抬起頭的時候立刻閉緊嘴巴。

“你們怎麼了?”母親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早飯好了出來吃吧。”

“沒事!這就來!”厄齊爾面色兇惡的推開和自己一樣趴在門上聽動靜的穆勒,“走啦!”

“又不能吃,看著簡直是酷刑啊。”

“都說了做樣子,不聽話就別在這裏呆。”

穆勒癟著嘴跟在厄齊爾後面乖乖的往餐廳挪去——還沒享受夠難得而短暫的安寧,穆勒就又湊到了自己身邊。

“又怎麼了?”不耐煩的拉出椅子坐下,嫌棄的看著穆勒一屁股坐在旁邊,“你就不能坐遠點?”

“這樣好說話嘛。”穆勒擺手示意厄齊爾好好聽他說話,後者翻了翻眼睛但還是閉上了嘴把耳朵湊近穆勒。

“最好別說廢話。”他不放心的又補充了一句。

穆勒神秘兮兮的湊得更近,厄齊爾都懷疑他是不是貼在了自己的耳朵上,“絕對不能把這件事告訴隊長哦。”

厄齊爾一瞬間有些迷糊,“什麼事?”

“嘖。”沒有人想被穆勒鄙視,但厄齊爾確確實實被他鄙視了,“就是我們看了那個的事。”

“看了什麼?”肩膀猛地被拍了一下,厄齊爾站起來的力道差點掀翻了餐桌,後撤的椅子也直接撞到了身後人的腿,“嗷——”一聲熟悉的慘叫。

“爸爸!”厄齊爾慌張的扶起蹲在地上捂著膝蓋的父親,內疚的替他揉著,順便還不忘瞪一眼罪魁禍首穆勒,‘能不能不要說的那麼奇怪,誰懂啊。’他比劃著口語,猙獰的對著穆勒呲牙咧嘴。

“行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父親歎了口氣站起來,拍拍褲子坐在了位子上,把手裏才拿到的清晨報紙攤開放在兩個人面前,“這是昨晚的新聞,你們好好看看。”

兩個人湊了上去——就在昨晚他們爭執着要不要點開那封郵件的時候,誰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慘劇。

10名PDS患者在地鐵上服用藍色赦免後,發狂襲擊殺害了15名成人以及3名兒童,最小的還在嬰兒推車裏不足5個月大小。照片中混亂的車廂和滿身鮮血的屍體讓兩個人立即合上了報紙,沒有心情再去詳細的閱讀。厄齊爾甚至將報紙捏起丟盡了垃圾桶裏,穆勒也難得的閉上了嘴。

“所以——”父親的手指了指厄齊爾又指了指穆勒,“你們兩個離那個什麼活死人公社遠一點,也告訴你們的朋友千萬不要做傻事。”

 

超市,貨架,少女——同樣的場景走馬燈一樣在腦袋裏循環播放,恍惚中克拉默很多次都覺得也許自己的腦子會就此炸掉也說不定。但沒有,他不想承認這是種失望的感覺。

克里斯,你是個懦夫。克拉默抬起雙手揉了揉臉。

“怎麼樣?”他睜開眼睛看著諾伊爾著急的臉,幅度很小的搖搖頭,“沒事,曼努,我沒事。”的重複了好幾次。

諾伊爾歎了口氣,“還要再睡嗎?”

“不了。”克拉默坐起來,“我要回家,我真的沒事。”

“信你我就是穆勒。”諾伊爾把他重新压回床铺里,“我用你手機給你父母打了電話說你今天在我這裡不回去了。”

“你告訴他們了?!”克拉默激動的企圖坐起來,但諾伊爾乾脆直接坐到他身邊用手按在了他肩膀上防止亂動。他掙扎了一下,很快放棄了。

“怎麼可能,我說我們有些關於俱樂部的事情要聊,他們也沒多問什麼。”諾伊爾伸長手臂拿起桌子上的鏡子,塞到克拉默手裏,“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你就這樣回去他們才會擔心,你今天就安生點呆在我這裏吧。”諾伊爾頓了頓,抿著嘴想了很久才決定要不要說出來,“克里斯,你真的需要調整好狀態。”

“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我想起了什麼。”克拉默把臉埋進枕頭裏,像是要哭一般的聲音。

“每個PDS患者都會有閃回,也肯定會有人比你的更無法接受……就像我。”

克拉默抬頭向上看去——諾伊爾逆光低著頭看著自己,他無法看清諾伊爾的表情但他知道他現在一定很難過,他能感受得到。克拉默握住了諾伊爾放在自己肩頭的手,“我在這裡,就像你陪我一樣,我願意幫你分擔,我們可以一起。”

“得了吧,你連自己都搞不定。”諾伊爾笑著甩開克拉默的手,“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的。”說著將克拉默塞進了被窩,“好好休息吧,週末聚會前就呆在我這裡。”

“那你睡哪裡?我可以回家的真的沒問題——”克拉默急忙拽住諾伊爾的手。

“替你的父母想想,你想當著父母的面重複一遍早上的情景嗎?”

克拉默鬆開手,縮進被子裏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諾伊爾無奈的站在床邊看了一會兒,以為克拉默不會再說話,準備去客廳休息的時候,他悶悶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是不是很軟弱?”

轉身的腳步停了下來,諾伊爾看著把自己裹成蠶繭的克拉默。然後他重新回到了床邊,脫掉鞋襪拉開被子躺了進去。

“不,你已經做得很棒了。”

克拉默轉過身把自己埋進諾伊爾懷裏,諾伊爾覺得如果他們可以流淚,自己的襯衫早就濕透了。

“如果你確定你可以承受,我可以告訴你我的那個……不願意提起的記憶閃回。”

“我想幫你。”

諾伊爾的下巴撐在克拉默的頭頂,做了好幾個深呼吸。克拉默清楚的感受到諾伊爾細小的顫抖,他伸手環抱住了諾伊爾,輕輕拍著他的背部——有些硌手的肩胛骨讓克拉默不由自主的抱得更緊,他想告訴諾伊爾他不是一個人。

“你知道克拉蒂亞已經過世了麼?”

“什麼?”克拉默驚得抬起了頭,還沒看見诺伊尔的臉就被重新按回了懷裏,“隊長的妻子?曼努——這不是個好笑話。”

“是真的,她已經死了……你覺得我為什麼要說這件事?”

 

克拉默一點兒也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他感覺一切都糟透了。


==============TBC===================

24 Aug 2014
 
评论(19)
 
热度(12)